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马步冲拳
    ,!

    “阿阳,本来我之前我还担心你的年纪有些大了,很难练好功夫。不过现在看来,以你的资质,以前锻炼之时肯定是下过苦功的,肌肉、韧带、筋骨、关节这些全都练得非常强韧,可以说基础打得非常牢固!就算是我和大师兄,从小开始练拳,在体魄上都未必如你。”

    惊叹了一句,陈真顿了顿,接着道:“只是你的身体虽然好,可以从发力练起,但不代表根基不重要,看你的腰、腿和脚跟都是稀松的,这也是你不懂拳法的原因,所以同样要从下盘练起。”

    “武术界有句名言,叫做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这个功指的就是桩功,大师兄刚才准备教你的马步,名叫四平马,也是我们精武门的入门桩法。但是阿阳你要分清,马步只是桩功的一种,属于入门的基础,与真正的桩功不是一回事。而接下来,我直接教你四平马里面的马步冲拳,让你学会发力的同时,也学会如何站马步,等你马步站稳之后,我再教你我们霍家拳的桩法。”

    在陈真的演示下,夏阳按照他的指点,双脚半蹲,与肩同宽,两手伸直,调整呼吸,站定之后,双拳笔直挥出。陈真一边指导,一边讲解道:“马步可以锻炼下肢的肌肉,稳固下盘,冲拳则是锻炼上肢的力量,体会发力,劲力一定要使到位,而且呼吸的节奏更加不能乱。”

    夏阳全身贯注,专心吸收着陈真讲述的东西,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算掌握了马步的要领。马步一道看似简单,但学问颇深,扎马的时候,脚掌要先出力,脚趾紧紧地抓住地面,同时小腿发力蹬地,才能将膝盖挺立起来。起伏之间,要不断的转换重心,起劲的时候,大腿要紧绷,落下的时候要放松,同时提腰、收腹,这才算是站稳了马步。

    站稳马步之后,上半身要挺直,同时还要转腰、催肩、带肘,然后出拳,并且出拳的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过慢,得和马步的提劲和松劲之间的起伏协调,同时调整呼吸,每拳都要吐气,这才叫马步冲拳。

    “阿阳,记住这种感觉,以后每天都要打上两个时辰的马步冲拳。”

    见夏阳这么快就掌握了马步冲拳,陈真满意地笑了笑,虽然阿阳的年纪大了些,但资质绝佳,武术界也不是没有成年了才开始练拳同样习武有成的例子,他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低到哪里去。

    学会了马步冲拳,夏阳一早上几乎就没停下来过。

    本来按照陈真的说法,初开始习武的人,马步不能死蹲,以防练坏身体。普通人扎马步,恐怕站不了多久就会膝盖发酸,小腿哆嗦,何况马步冲拳除了站马步之外,还要冲拳,身体的负荷更高,所以必须劳逸结合,以两炷香时间为一节,每站一节就得休息一会。

    但是普通人的体质,又哪里能和夏阳相比,他练了将近一个时辰的马步冲拳,身上才有微微发热的感觉,离身体达到极限,还有很远的距离。

    夏阳于是暂停下来,找到陈真,主动要求在他身上加上负重。陈真一开始并不同意,霍廷恩更是极其严肃地告诉他,欲速则不达,练武必须循序渐进,才能避免在身上留下暗伤。但是在夏阳的强烈要求下,并再三保证自己为量力而行,如果承受不住就会马上放弃,二人才勉强答应下来。

    最初,陈真只是在他身上加了一件二十斤的负重纱衣,并让他觉得负荷不起就随时脱下来。要知道此时的度量衡还不是后世的算法,而是半斤八两制,换算成后世的重量,已经是三十多斤。但是夏阳并不满足,一直加到五十斤,并且还在四肢上绑上了接近二十斤的沙袋,总体负重七十斤,即后世一百多斤后,才在精武门上下惊恐的眼神中,勉勉强强地说了一句:“够了。”

    其实夏阳还想再加一些,最好直接加到一百斤的,但要再继续加下去的话,也太过惊世骇俗了。

    在这种负重一百余斤的情况下,夏阳再次开始练习马步冲拳,一开始他也有些不习惯,出拳的速度也大不如前,经过好一阵子的适应,才勉强习惯了这种感觉。

    而且在这样的状态下,夏阳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便重新感受到了累的感觉,只见他大汗淋漓,不断从他脸上滴落下来,两只脚也酸软不已,大腿更是绷得紧紧的,甚至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要是常人以他这种方法训练,不要说打拳,恐怕光是这身负重,就足以消耗绝大多数体力,而且绝大可能,只会造成伤残。而武者若非拳术练到一定境界,还要养生养得极好,懂得以药材来调养暗伤,也根本不能用这种方法练习。

    但是夏阳在经过九窍金丹的洗礼,脱胎换骨之后,根本就不畏惧任何大强度的训练。那枚九窍金丹,就在他的心脏里面,原本已经停止释放药力,但是在这种接近极限的状态下,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九窍金丹正在不断地被血液进行冲刷,药气也在缓缓地释放,和他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相结合,全身就好像泡在温泉之中,口鼻之中都是清香,使得他的疲惫和伤痛全消。

    一下!两下!三下!

    夏阳不停地重复着马步冲拳的动作,每当他感觉到筋疲力尽的时候,那心脏中的九窍金丹就生出一股热流,滋养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肉。

    见到夏阳如此骇人的打拳,精武门的弟子们都是双目圆瞪,一个个直呼怪胎,就连霍廷恩和陈真,开始还担心他,后面也逐渐麻木起来。没过多久,所有人就放弃围观他,各自练拳去了。

    夏阳如今已经彻底练拳练得入了迷,就连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都是虚坐在凳子上,身体一起一伏,站着马步。并且饭量也是大增,比起以往足足增加了两倍,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和他初来精武门时那股文质彬彬的气质判若两人,吓得不少女弟子花容失色。

    午饭过后,休息了片刻,众人继续练拳。

    这就是精武门的日常,一切以练武为主。而弟子们加入精武门的目的,也都是学武,而且还是要交学费的那种。毕竟“穷文富武”,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练拳之人花销极大,伙食、药膳缺一不可。

    只有拜师的弟子越多,学费交得越多,武馆才能生存下去。现今上海滩武馆繁多,而精武门想要吸引他人来拜师,馆主就必须要武艺超群,技压四方,才能抵御其他武师前来踢馆,这也是霍元甲一死,农劲荪就必须立马要让霍廷恩继承馆主的原因。

    夏阳也在不停地打着马步冲拳,为了不引人注意,他还特意一个人来到角度里,以近乎摧残身体的方式,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为的就是催动自己的生机,激发体内九窍金丹的药力,就连陈真和霍廷恩在教其他弟子打拳,他都没有去看。

    就在精武门内响彻着“嘿哈”的练武声时,这时女弟子休带着两个上门学艺的人,来到了农劲荪的面前:“农大叔,这两个人是来学功夫的。”

    农劲荪点了点头,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其中一个人迫不及待地问道:“请问一下是不是陈真师傅和夏阳师傅教我们功夫?”

    另一个人也连忙说道:“是啊,我们要跟陈师傅和夏师傅学功夫。”

    此时,陈真和夏阳二人昨日挑翻虹口道场的事,已经传了出来。尤其是陈真,据说更是将那馆主芥川龙一打得一败涂地,这无一不让无数痛恨小日本的民众拍手称快,一夜之间,精武门和陈真的名字,响彻了整个上海滩!连带着夏阳,都被描绘成了高手,什么痛打日本人之类的,传得是有鼻子有眼。

    听到这两个人的话,农劲荪不禁皱紧了眉头。精武门的馆主明明是霍廷恩,为什么一定要跟陈真学?还有夏阳他根本就不懂武艺,怎么去教别人,这不是瞎胡闹吗?

    于是他没好气地对这二人说道:“精武门的馆主是霍廷恩,是不是陈真和夏阳教不敢保证,不想学就回去吧。”

    那二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农劲荪发什么脾气,随后也被他这种态度激出一股火气来,心想走就走,简直莫名其妙,上海滩有不是只有你们一加武馆。

    “等一下,两位先不要走。”夏阳如今的听力何等灵敏,隔得老远就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于是停止了练拳,在那二人即将走出精武门大门之前将他们拦了下来。

    告诉了他们自己就是夏阳,请他们在这里等一等后,他才来到农劲荪身边,开口道:“农大叔,那两位都是来咱们精武门习武的,哪有把弟子往外推的道理。”

    夏阳以为经过自己的介入,农劲荪应该不会对陈真产生排斥之意才对,哪知道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