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试力
    ,!

    “我早就说过,师傅不会那么容易被小日本打死的。”

    “就是,看那些小日本以后还敢不敢神气。”

    “对啊,还好有五师兄跟夏师弟两个,要不是他们,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要我说,留过洋的脑袋就是好使,你们看五师兄和夏师弟都是从外国回来的。”

    “这和留洋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五师兄和夏师弟自己聪明好吧。”

    次日清晨,精武门上下就议论起霍元甲中毒的事。证实了霍元甲的死因,是被人下了毒,并非是因为技不如人后,一众弟子的精神也都振奋起来,不再像前几日那般沉默和颓唐,气氛也开始活跃起来。对于查明真相的陈真和夏阳,一时也成了精武门热议的焦点,成为众人崇拜的对象。

    吃早餐之际,众人又谈论起霍元甲为什么会中毒来,经过昨晚夏阳的提醒,农劲荪并没有提起内奸的事,生怕传出去影响了精武门的名声,反而让弟子们不要胡乱猜测,一切都交给巡捕房去调查。

    霍廷恩也适时转移话题道:“快吃饭吧,那些日本人说不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大家吃快一点。”

    招呼大家坐下之后,他才低声向同一桌的陈真问道:“陈真,你和阿阳说的那个化验,大概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昨夜回到精武门后,按照夏阳的计划,在农劲荪的配合下,他很快就在田根的房间里找到了鳄鱼干,连夜交给了解元魁。经过昨日之事,他也在心里真正认可了夏阳这位新弟子,连带着称呼都改变了。

    陈真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张桌子的夏阳,道:“想查出师父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可能需要两三天时间,不过只是想知道那些鳄鱼肉是否有毒的话,估计要不了多少时间,最快今天之内就会有结果。”

    “嗯。”听到很快会有答案,知道父亲究竟是不是被根叔毒害,他就专心吃起饭,不再说话。

    吃完早饭,众弟子开始活动筋骨,这也是夏阳来到精武门之后,第一次见他们准备练武。他心里顿时一阵火热,连忙来到场中,打算和他们一起练习。

    他半开玩笑着说道:“大师兄,五师兄,我来到精武门这么久,还没有正式地学过武,还是一个门外汉,你们可要好好地教教我啊。”

    “阿阳你放心,师兄一定好好教你。”霍廷恩拍拍他的肩膀,道:“练武的根基非常重要,第一步首重桩功,来,我先教你如何扎马步。”

    不过陈真却是有不一样的看法,拦住他道:“大师兄,昨天我和阿阳去虹口道场的时候,发现他的底子非常好,虽然没有练过武,但是体质很强,力量也非常大,所以我觉得可以直接从桩功和发力的部分开始教他。”

    “哦?”霍廷恩盯着夏阳,半信半疑地道:“来,阿阳,向我进攻,咱们比一下拳力,让我看看你的力气有多大。”

    “大师兄,这不好吧?”夏阳有些犹豫,经过九窍金丹的改造,他的肉身已经强得不可思议,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多大的力气。

    “没事,就试一试。”霍廷恩不以为然地道:“放心,我会收着点力,不会伤到你的。”

    夏阳心里有些无奈,可是我怕伤着你啊。不过这话他没办法说出口来,另外,他也确实也想试一试,自己现在的力量和真正的武者之间,到底有多少差距。于是他点了一下头:“好吧,那大师兄你小心了。”

    两人各自站定之后,夏阳眼睛一眯,脸色变得认真起来。他脚跟微曲,做了一个蓄力的动作,然后右拳朝着霍廷恩打了过去。

    他没用全力,力道太大的话,他怕会误伤霍廷恩,而力道太小的话,又起不到测试的作用,所以这一拳夏阳大概使了一半的力气。

    但是他的五成力道又岂是非同小可!只听到从他的拳头上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然后便仿佛炮弹一样轰了过来。

    感受到这股力道,霍廷恩的脸色也是瞬间大变,脚下连忙一沉,全身肌肉同时调集起来,汇成一股大力,手上一抖,同样也是一拳挥了出去。

    “嘭!”

    两人拳头相交,顿时激起一道沉闷的撞击声。

    在这股巨力下,夏阳也被震得一退,不禁后退一步,才保持住身体的平衡。但是霍廷恩更夸张,被他的力道轰得促不及防,足足倒退了五六步。

    “阿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霍廷恩手臂传来一阵疼痛,心里更是掀起一片惊涛骇浪:“我自幼随父亲习武,练了十几年才有今日的火候,可看阿阳丝毫不会拳术,也不懂发力的技巧,怎么拳头这么硬,简直就不合常理!”

    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清楚,自己从小练拳,到现在三十岁为止,已经有十多年的功夫在身,以他的拳脚力道,寻常人挨上一下就是伤筋断骨,全力之下,恐怕一拳一脚都不下于千斤巨力。谁知道刚才只是简单地对了一下拳,自己竟然略败一筹,这如何能不让他心惊。

    而且他看得出来,刚才那一拳,夏阳并没有夹杂拳术技巧,纯粹只是肉身力量,这样的力气,简直就是恐怖!

    另一边,夏阳心里也暗暗有些惊讶。要知道,他曾经测试过自己的力道,五分力气,足以轻松地碎石断木,但是刚才碰拳的时候,就连他都隐隐有种疼痛的感觉,看来他和武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大。

    自己是服用了来自仙道世界的九窍金丹,才有了这一身恐怖的巨力,但霍廷恩并非天生神力,只是运用功夫的技巧,控制全身的肌肉,集中在一点爆发出来,拳术的奥秘果然是非同凡响。

    夏阳并不知道,他丝毫不懂卸力的方法,若不是他肉身极强,能轻松抵消和化解霍廷恩的拳劲的话,就算是力道上胜了对方,恐怕也要受伤。

    “哇。我没看错吧?竟然是大师兄后退了,阿阳他好大的力气!”一众围观的弟子惊呼不已。

    “大师兄,你没事吧?”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以陈真的实力,自然看得出其中的奥妙,连忙上去扶住了霍廷恩。

    “没事。”霍廷恩甩了甩手腕,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才摇着头道:“陈真你说得对,阿阳他的确可以直接练发力了。”

    陈真看着霍廷恩通红的拳头,一边运劲替他活血化瘀,一边好奇地问道:“阿阳,你这一身力气是怎么练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夏阳苦笑了一下,九窍金丹这种东西,涉及到了仙道的奥秘,连他自己此时都还无法理解,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又哪里解释得清楚。

    他心里十分明白,自己这一身的变化,全是来自万界珠。而且通过刚才的试验,他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那九窍金丹的药力,自己只是吸收了一点点,绝大部分药力还在自己体内没有释放出来,若是完全消化了这枚九窍金丹,自己的力量又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没有得到解答,陈真也并未放在心上,只能理解成夏阳天赋异禀,只是夏阳的身体如此神异,倒是让他产生了兴趣,笑了笑道:“大师兄,不如阿阳就由我来教吧,你先带其他师弟去练拳。”

    听到陈真要亲自教夏阳练拳,本来还想让他指点一番的一部分弟子不由有些失望,不过来日方长,倒也没人说什么。

    霍廷恩想了想,也就同意下来。此时的他并未像电影中那样,感觉陈真回来之后被他处处压上一头,心里不是滋味。在他心里,陈真依然是那个从型自己一起长大,一起练拳,感情深厚的好兄弟。由他来教夏阳,和自己亲自去教,并没有什么分别。

    “来吧阿阳,我来教你怎么控制自己的力气。”陈真笑着招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