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开棺验尸
    ,!

    “你们想验霍大爷的尸?”

    解元魁听出了夏阳话中之意,不由瞪大了眼睛。

    毕竟中国人讲究死者为大,惊扰遗体已经很不妥了,更何况还要开棺,这可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他下意识就表示了反对之意。

    不过在夏阳和陈真的解释下,他很快就动摇起来,若霍元甲真是被人下毒害死的话,那可真不是件小事,还是查清楚为好。沉吟了一下,他也就不再继续反对,并命手下的巡捕去请验尸官。

    很快,一位经验丰富的验尸官就被找来,众人便一同出发,一起去到了霍元甲的墓前。

    霍元甲的墓地选在郊外,离此有不短的距离,他们还没赶到,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一群人只能举着火把,继续往前。

    等到了坟前,果然霍元甲的墓还没有修好,陈真也是迫不及待地就想要让人把师父的棺木抬出来,准备查个明白,却被夏阳阻拦下来,提出不能先斩后奏,要等霍廷恩和农劲荪到了,取得他们同意之后才能动手。

    在原来的剧情里,陈真虽然头脑精明,武力很高,但也是因为容易冲动,事事自作主张,这才引起霍廷恩的自卑,农劲荪的不满,导致后面闹出馆主之争。

    夏阳预先知道,自然要规避这些问题,好歹他后面还要留在精武门习武,一个团结一致的精武门,才符合他的利益。

    听完夏阳的话,陈真犹豫片刻,就被说服下来。他并非不通情理的人,也知道开棺验尸乃是大事,于情于理,都该等霍廷恩这位霍家的嫡长子到了再说,这也是对师父的一种尊重。

    没等多久,霍农二人就带着一群精武门的弟子,浩浩荡荡地赶到墓前。农劲荪一见坟前这么多人,就连巡捕房的解元魁也在,不禁疑惑地问道:“陈真,你把我们喊到你师父的墓地来干什么?还有元魁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解元魁站在人群后方,离得比较近,所以先开口道:“开棺验尸啊。”

    “开棺验尸?”农劲荪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霍廷恩一听,也急道:“父亲的尸体,怎么可以随便动?”

    “农大叔,大师兄,你们先别急,听我说。”夏阳站出来安抚了一下两人,然后才道:“今天我们去过虹口道场,五师兄和那芥川龙一交过手,那小日本根本连五师兄都打不过,又哪里会是师父的对手,所以我们怀疑师父是被人下了毒。”

    农劲荪对夏阳这个新弟子的印象很好,听到他的解释,心里倒也松了口气。只是他想了想,还是有些怀疑地道:“可是你师父与芥川擂台比武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在场,也都亲眼看见了,日本人应该没有机会下毒吧?”

    “那如果师父是在比武之前就中了毒呢?”夏阳神情冷静地道。

    农劲荪有些无言以对:“这……”

    没等他开口,夏阳又转向霍廷恩,一脸坚毅地道:“大师兄,我和五师兄宁愿背上不敬不孝之罪,也是想查明真相,替师父洗刷耻辱,还望你成全我们。”

    听到他诚挚的话语,陈真暗了暗点头,这位夏师弟如此尊师重道,一再让他刮目相看,再加上开棺验尸本来也是他的想法,随即也附和道:“是啊大师兄,农大叔,我和夏师弟都是为了要替师父讨回一个公道,你们就成全我们吧。”

    不光是霍廷恩,就连旁边的精武门弟子也都被二人的情义打动,纷纷开口道:“是啊,大师兄,五师兄和夏师弟只是不想让师父死得不明不白,你和农大叔就同意吧。”

    想着陈真和夏阳只是父亲的弟子,都对父亲之死如此关心,没理由自己这个做儿子还被比下去吧?想到这里,霍廷恩也就不再拒绝二人的恳求,点头应允下来。

    得到同意后,陈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然后招呼其他人,把师父的棺材从墓里抬了出来。

    打开棺盖,一股难以形容的浓烈腐臭味顿时迎面扑来,不少人发出“哇”的一声干呕,掩住口鼻往后退去。

    夏阳的五感远比正常人灵敏,几乎也被这股味道激得作呕,连忙强忍了一口气,摒住了呼吸。

    “接下来就麻烦您了。”陈真转身对那验尸官道。

    那验尸官乃是清廷时期的仵作,姓许,年龄与棺材里的霍元甲相当,从事这个行当接近三十年,闻言肃然道:“能为霍四爷验身,是我老许的福分,你可以放心!”

    与电影中那西洋医生还需以手术刀剖尸不同,他只是从随身的工具包里取出一支银针,对准肝部扎了进去,随后取出一看,便断定了霍元甲的确是中毒而死。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就连农劲荪这个老顽固,都有些不敢相信。

    解元魁更是一脸诧异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毒?”

    “这个问题就交给你了。”陈真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颇为尴尬,只能轻咳一声,退了两步。

    夏阳轻笑了一下,先是将他和农劲荪拉到一边,避开了旁人后,又招呼了陈真跟霍廷恩过来,才开口道:“能给师父下毒的,十有**是精武门内部的人,也就是说,我们精武门有内奸。”

    “有内奸?”几人同时神色大变。就连陈真,也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刚那句话的意思,是想解元魁查一下,看之前师父之前平时在外都是和哪些人接触,没有想过会是精武门内部下的手。

    “不错。”夏阳点了点头:“我之前就怀疑过师父的死因,所以特意向师兄们打听过,为了跟芥川比武,师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静养,根本就没有出去应酬。所以下毒的,一定是精武门的人。”

    说完,他又把目光投向农劲荪和霍廷恩,带着暗示性地问道:“农大叔,大师兄,我们精武门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师父一个人吃的?”

    “霍老四一个人吃的东西?”农劲荪思索了一阵,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了,有了,我记得前段时间,田根曾经托人从南洋买回来一批鳄鱼肉干,说是给霍老四治哮喘病的,整个精武门只有他一个人吃那东西。”

    “农大叔,你怀疑根叔?”霍廷恩有些疑惑地道:“可是根叔在我们精武门几十年了,我还没出世之前,就已经跟着父亲,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可是……”听到霍廷恩的话,农劲荪一时也不知道自己的怀疑是对是错。

    “这个简单。”夏阳装作不在意地道:“拿一些鳄鱼干去化验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毒,就知道是不是根叔做的。要是没毒的话,也算是证明了他的清白。”

    “化验?”农劲荪和霍廷恩二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同意夏师弟的意思。”没等夏阳开口,陈真就出来替他解释道:“化验就是化学检验,是一种西洋的科学技术,可以很快就查验清楚,师父吃的鳄鱼肉干到底有没有毒。”

    陈真和夏阳的话,如今在解元魁心里十分可信,令他有种后生可畏的感觉。既然他们两个都是这个意思,他便主动道:“好,我现在就派人去取鳄鱼肉。”

    “解老总先不要急!”见他转身准备唤手下过来,夏阳连忙叫住了他:“现在师父刚刚去世,我们精武门人心不稳,内奸之事不能大张旗鼓去查,以免大家闹得人心惶惶,互相猜疑。”

    农劲荪闻言,连忙道:“没错,夏阳说得对,我们精武门现在可经不起折腾了,这件事私下去查。”

    夏阳又道:“而且此事现在还是猜测,并不能确定就是根叔做的,要是贸然清查内奸之事,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惊动真正的内奸。”

    他的分析,让几人震撼不已,解元魁更是一脸佩服地望着他,询问道:“夏兄弟,那你说怎么办?”

    “这事简单。”夏阳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在他们看来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待会我们先不动声色,等回去过后,农大叔随便找个理由把根叔支开,大师兄再找机会趁没有人注意之时,去根叔房里取一些鳄鱼干来,然后拿到外面交给解老总去化验就是。”

    他一番安排,让农劲荪和霍廷恩都有事可做,也算是让他们参与进来,不再如剧情中那样像个路人一般,没有丝毫参与感。而且如此一来,相信他们二人也不会再对陈真产生一些负面的看法。

    对于他的计划,农劲荪和霍廷恩都没有意见,至于陈真,就更不会有什么想法了。就是有,也是对夏阳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好,夏兄弟,这件事就照你说的做。”解元魁点点头,约定好分头行事后,便带着下手的巡捕和验尸官离开了。

    霍农陈夏四人随后也回到精武门的人群里,招呼一声:“来,大家帮忙,再把师父安葬下去。”

    将霍元甲重新葬回墓里,众人又祭拜了一番,这才返回精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