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怀疑
    ,!

    脚上传来的剧痛,让芥川龙一脸上有些抽搐,他心里更是一阵骇然。自己借助全身力道的一脚,竟然会被一拳击退,对方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

    但是场中这么多的弟子,加上武士道精神的骄傲,他又岂能退缩。惊怒之下,他强忍着脚掌的疼痛,大喝一声,朝着陈真胸口就是两记飞踹。

    想要踹中陈真,又哪有那么容易,轻松避开之后,脚才落地,芥川又是一顿连环腿攻来。不过陈真已经没有心思再试探下去了,在躲过他的攻势后,抢身上前,以面贴面的姿势,双目直接凑到了芥川的眼前,紧盯着他的双眼。

    芥川龙一久攻不下,怒气更盛,见陈真凑得如此之近,立马又是一记掌刀朝他的脑袋劈去,不过陈真身体往后一退,这发掌刀便又落在了空处,情急之下,芥川龙一再次想要出腿,但这一次他的腿还没抬起来,便被陈真后发先至的一脚给踢了回去,并且连续几脚都踢在他的小腿之上。腿上的剧痛,令芥川龙一不住往后倒退,还没回过神来,便发现对方的双眼又贴了上来。

    陈真凌厉的眼神,让芥川龙一心头一慌,生出了一股想要远离他的冲动,脑袋更是不自觉地往后一缩,想要避开对方的眼神。

    他这一退,就代表着他的胆气已泄,陈真顺手就揪住他的耳朵,将其扯了回来,继续盯着他看。

    芥川龙一更加吃痛,尤其在众多的弟子面前,被陈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有一股强烈的羞辱感,恼羞成怒之下,不顾耳朵的撕裂,心下一横,猛地一记摆拳朝陈真的太阳穴横扫过去,想要摆脱他的钳制。

    这如同垂死挣扎般的攻击,又怎么奈何得了陈真,此时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根本就不想再与对方纠缠下去,直接三两下将其击倒在地,他才皱着眉头道:“我现在才看清楚,你根本不是我师父的对手。”

    待那群虹口道场的弟子将倒地不起的芥川龙一扶起的时候,陈真已经回到夏阳身边并且绑好了鞋带,冷冷地漠视着场中的众人。

    此时所有日本人,都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傲气,只是全部都以一种愤怒和畏惧的复杂眼神看着二人,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阻挡他们离开。

    “夏师弟,我们走吧。”陈真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虹口道场。

    亲自与日本人动了手,又看了一场如此精彩的对决,夏阳也是心满意足,嘴角微微一翘,跟在陈真后面走了出去。

    “五师兄,你真厉害!”

    夏阳陈真并列而行,由衷地赞叹了一句。要知道这可不是看电影,也不是孝子打架,而是武者之间真正的较量,陈真先是一敌数十,又轻松击败芥川龙一,身手十分恐怖。

    “夏师弟,你也不错。”陈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

    夏阳讪笑一下:“我不过是靠一把蛮力,哪里能和五师兄你比,简直就是把那芥川龙一打成了猪头!”

    听到芥川龙一的名字,陈真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他紧皱着眉头,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夏阳知道他在想什么,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道:“师兄可是觉得,以那芥川龙一的身手,根本就不可能是师父的对手,师父又如何会死在他的手里?”

    陈真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身上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气势,紧握着拳头道:“没错,师父的死,实在疑点太多!师弟你刚才也亲眼看到了,那芥川连我都打不过,又怎么会是师父的对手?”

    “那如果师父是事先被人下了毒呢?”夏阳知道他此时心里已经有了怀疑,时机也已经成熟,便直接将这层纱布揭了开来。

    陈真面色一变,身子同时微微一颤,转头看向他:“夏师弟,你也怀疑师父是被人下了毒?”

    “不错!从知道师父的死讯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有这种想法。”夏阳轻轻点头,沉声道:“刚一开始,我也只是怀疑,直到师兄刚才打败那日本人,我才肯定,师父绝对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陈真眼神一凝,身上的气息更冷,脚下步伐顿时加快:“走,我们出去再说。”

    夏阳点点头,跟着他往外走去。

    两人刚走到大门,边听到有人大声说道:“快看,五师兄他们出来了!”

    他这一喊,门外的一群不由全部望向里面,就见到陈真和夏阳从道场里面走了出来。

    门口的日本卫兵纷纷诧异地看着两人,其中领头的卫兵队长更是惊声问道:“你们不是日本人?”

    陈真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回道:“不是!”

    那队长脸上涌起怒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只见两匹马远远行来,后面还跟着一队日本士兵,不禁面色一变,立刻挺胸收腹,行了一个军礼:“敬礼!”

    坐在马上的两人,一人穿着西式礼服,文质彬彬,另一人则是穿着高级军服,满脸煞气。夏阳一眼就认出了这二人,一个人是日本的领事,另外一个,就是电影中的**oss,也是毒害霍元甲的真正元凶,日本陆军部在上海的最高长官,藤田刚!

    藤田刚翻身下马,整了整身上的军服,见门口围着这么多人,便走到那名卫兵队长面前,一脸冷酷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卫兵队长心里惶恐至极,压根不敢抬头,也不敢开口说话。要是让长官知道自己居然让中国人混到里面去后,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

    就在他内心挣扎之际,旁边一名戴着圆帽的中年人却是摘下帽子,弯腰赔笑道:“没事,没事,藤田先生,领事先生,真的没事。”

    藤田刚认得此人叫解元魁,是公共租界的巡捕房警长,冷冷看了几人一眼:“最好不要闹事!”说完转身走入大门。

    解元魁继续赔笑着,点头哈腰道:“是,是。”

    守门的卫兵队长此刻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见状不由长松了一口气,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命令卫兵们收队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门口这群人。

    精武门的弟子见日本人走了之后,连忙询问起来:“五师兄,夏师弟,怎么样?”

    “打赢了。”陈真脸上丝毫没有喜色,反而心事重重。没理这几名师弟的高兴,他回过头来,先是想了想,然后吩咐道:“你们回去通知廷恩和农大叔,到师父的坟前来找我。”

    几名弟子没有多想,以为他是想去坟前拜祭,也没多说,便直接往回走了。

    一旁的解元魁跟农劲荪的私交甚笃,十分关心精武门的状况,闻言有些疑惑不解地道:“可是霍大爷的墓还没有弄好啊?”

    陈真点了点头:“那最好。”

    此时其他人都不知道陈真的打算,但是夏阳明白,他这是准备要开棺验尸了。想到原本的剧情里,开棺验尸是个比较难为人的活儿,于是他掏出二十个大洋递了过去,说道:“这位老总,我和五师兄怀疑师父是被人下毒暗害而死,所以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麻烦你去帮我们请一位验尸官来,一切费用由我承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