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闯虹口道场
    ,!

    霍廷恩见状,也要跟去,却被农劲荪阻拦下来,只是派人去通知巡捕房,以防不测。

    夏阳之所以跟陈真一同前往,除了是想在这位主角面前刷刷自己的存在感以外,也是想亲眼看看陈真大破虹口道场的威风。最后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如今力量大涨,自信心爆棚,也想借此机会测试一下,自己和经过训练的普通日本武者,到底有多少差距。

    毕竟他是来自和平年代的人,从小到大连架都没打过几次,若是不经历几次大事,尽快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的话,岂不是白废了万界珠的一番造化?

    陈真的脚程很快,看似步子迈得不大,但频率很快,可以说是健步如飞,不过夏阳的也速度丝毫不慢,毫不费力就跟上了他。

    一开始,陈真还不察觉有异,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他便有意识地开始加快脚步。只是夏阳的体力何其充沛,依然轻轻松松地保持着半个身位的距离,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到了后面,两人几乎是以近乎小跑的形式,在路人诧异的眼神中,一路疾走,只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赶完了原本要二十分钟左右才能走到的路程。

    来到虹口道场附近的时候,陈真才停下来,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体力还有韧劲,没想到后面竟变成了两人比拼体能起来。

    而夏阳的耐力更是让他心惊不已,疾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连他感觉身体都有些发热,而夏阳却是脸不红,心不跳,十分轻松的样子。

    以夏阳的外貌,似乎比自己小不了两岁,从他行路的姿势,陈真不难看出,自己这位师弟以前并无习武的基础,也就是个普通人。按照常理来说,以对方这个年龄,根骨和筋络都已经定型,现在才开始习武已经是晚了,日后的成就也恐怕十分有限。但无论如何,夏阳的这份体力,却是着实令人吃惊。

    不过陈真也就是惊讶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无论如何,学武终究是件好事,哪怕不能成为一方高手,光是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暗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他才看着夏阳,语带赞叹地打破沉默道:“夏师弟,没想到你的体力竟然这么好。”

    夏阳并没有觉得得意,只是谦虚地笑了笑,道:“小弟尽管不曾习过武,但在海外的时候倒是一直保持着锻炼,所以体力方面还算可以。不过其他方面,就不值一提了,以后还要请五师兄多多指点。”

    夏阳的话,让陈真对他好感提高不少,淡淡一笑,点头答应下来。

    这时他们的目的地,就在两人前面不远,而此处除了虹口道场外,就连日本的领事馆,也座落在这片区域。一路走来,街上的日本人明显变多,一个个趾高气昂,仿佛他们才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一样。

    缓步往道场的方向走去,冷眼看着这副场景,夏阳突然开口道:“五师兄,你说这些都是什么人?”

    “自然全都是日本人。”陈真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了他。

    “不对,这些人,全都是侵略者!”夏阳开启了装逼模式,咬牙切齿地道:“这些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欺压我们的同胞,横行霸道,肆意妄为,当真可恨。这也是我加入精武门的原因,就是想着好好学武,将来好把这些小日本从我们的领土上赶出去。”

    此时距离日后的侵华战争尚有一段时间,尽管日本也属于列强之一,但还没有到日后那种天怒人怨,人人痛恨的程度。不过陈真也认可他口中侵略者的说法,重重点了点头道:“有志气!师弟你放心,只要我们的国人能够自强不息,早晚可以将这些侵略者全部赶出去。”

    说完,二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虹口道场的门口。

    虹口道场,乃是日本黑龙会在上海的分部,与日本领事馆相连,有重重士兵把守,戒备十分森严。

    看着门口那些扛着真枪实弹的日本卫兵,夏阳虽然不曾见过这种场面,但心里却丝毫没有惧意,而陈真更加不会将这些小鬼子放在眼里,两人毫不犹豫地便朝大门走了进去。

    他二人一个穿着整齐的日式学生服,一个穿着笔挺的西服,和时下大多数中国人的精神面貌有很大的区别,卫兵都以为他们都是日本的侨民,压根就没有进行盘问,便直接放行。

    两人径自进入道场内部,就听到了一阵哼哈的练武声,沿着声音的源头,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大厅。

    放眼望去,一群身穿白色练功服的日本学员,正喊着口号,进行着日常的训练,动作整齐而统一,气势极为逼人。夏阳目测了一下,场中至少有四五十人。

    与此同时,二人皮鞋踩在地下木板上发出声响,也引起了里面日本人的注意。

    见是两个陌生面孔走了进来,其中一名日本学员当即走上来大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到这里来?”

    要知道,虹口道场可不是任人随意进出之所,作为黑龙会的分布,就算是日本人进到这里来,都要依照规矩,脱下鞋子才能入内,而陈真和夏阳穿着皮鞋进来,可以说是对道场没有丝毫尊重。

    陈真面容冷峻,一字一句地道:“精武门,陈真。”

    夏阳嘴角微微一扬,也跟着效仿:“精武门,夏阳。”

    报上身份后,陈真平静地道:“我们要找芥川龙一。”

    道场内,芥川的大弟子渡边拄着木剑,以极其轻蔑的眼神看着两人,不屑地开口:“中国猪不可以进虹口道场,出去!”

    听到他的话,没等陈真开口,夏阳已经抢先站了出来,冷冷地道:“日本狗,这里是我们中国人的地方,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堂堂正正的进来。”

    “混蛋!”那名出言质问的日本人顿时大怒,直接就要上来教训二人。

    陈真动作极快,直接便摁住这人的头,顺势往下一按,便让其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这一下,便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场中的日本人纷纷怒吼着围了上来。

    “师弟你就站在这里别动。”陈真低声嘱咐了一句,身体不退反进,犹如虎入羊群,扑进了日本人堆里。

    陈真出手极为干净利落,动作简单直接,丝毫没有花哨的招式,一拳或者一脚下去,就能让一个日本人倒下,丧失进攻的能力,看得夏阳一阵兴奋,身体也是蠢蠢欲动。

    他仔细观察着陈真的攻击动作,打法往往简洁凌厉,十分有效,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有十多个日本人躺在了地上,慑得其他人纷纷后退,不敢上前。

    不过这些日本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见陈真如此凶猛,就有几个日本人绕过他,同时朝夏阳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