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绝不会再忍下去
    ,!

    进门之后,陈真摘下帽子,露出一头寸发,见到院中的情景,露出惊讶之色。而这时精武门的弟子也看到了他,纷纷大喜着围上去高呼起来。

    “五师兄!”

    “五师兄你回来了。”

    陈真并没有开口,只是朝众人点了点头,目光注视着场中的情形。

    倪师傅同样看到了外面走进来的陈真,不过他哪里认识,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见精武门的弟子全部跑了过去,反倒是把他晾在了一边,不禁心头一怒,连之前虚假的客套话都懒得说了,对着尚还站在原地的霍廷恩大喝一声:“你还在等什么!到底打不打?”

    霍廷恩自然也发现了陈真,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喜意,两人目光隔空相碰,见他用力地点了点头,也就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双手抱拳道:“好,既然倪师傅想见识我父亲的霍家拳,我精武门自当奉陪到底。这里是先父的灵堂,要切磋武艺,请到外面去。”

    来到外面院子,两边的弟子同时默契地四下散开,给他们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霍廷恩和倪师傅走到场地中间后,四目相对,随后两人同时摆出了一个起手势。

    这可和看电影不同,除了打架之外,夏阳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真正的比武较技,自然聚精会神,不打算错过任何精彩的一幕。

    不过就如原来的剧情一样,这个倪师傅也就是个典型的龙套角色。率先发起攻击,踢向霍廷恩的面门,却被霍廷恩干净利落地踢回,两三个回合之后,就被三拳两脚踢飞在地,就连夏阳这个门外汉都能看出,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摔了几个跟头后,倪师傅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最后还被霍廷恩虚晃一枪,骇得他不自觉地连连后退,要不是陈真伸手拦了一下,只怕又得摔个大跟斗。

    他身后的两名徒弟连忙上来扶住他:“师傅,你没事吧。”

    霍廷恩面有得色,上前抱拳:“倪师傅,承让,承认。”

    “霍兄弟,是我技不如人。”倪师傅此刻垂头丧气,哪里还有傲气可言。

    霍廷恩微微一笑:“是我胜之不武才对,你远道而来舟车劳顿,如果下次有机会切磋的话,不如我到贵馆拜访。”

    倪师傅哪里听不出他语中的暗讽之意,只是实力不如人,恼羞成怒之下,他只能不甘地“哼”了一声,灰溜溜地转身离去。

    等倪师傅等人走了之后,霍廷恩走上前来,面色复杂地看着陈真,问道:“你书念完了?”

    见陈真缓缓地摇了摇头,霍廷恩也就明白,陈真肯定是得知了父亲的事,特意赶回来,于是用力拍了拍他的胳膊:“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

    此时农劲荪也走过来,道:“我本来不想耽误你的学业,所以叫他们不要通知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日本看到报纸才晓得。”陈真沉声道。

    霍廷恩闻言咬了咬牙:“那些日本人现在一定很得意!”不过他也知道此时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吸了一口气道:“算了陈真,先进去给父亲磕个头吧。”

    众人一起走进灵堂,因为陈真从小就是由霍元甲收养,自幼便在精武门长大,和霍元甲如同父子无异,所以休师姐十分自然的拿了一套孝服过来。

    陈真也不曾多想,顺手就接过来打算穿上,农劲荪却皱着眉头阻止下来,毕竟陈真不是霍家的人,没有资格披麻戴孝。但是在霍廷恩的坚持之下,还是让陈真穿上孝服,以霍家人的身份祭拜霍元甲。

    夏阳看得出来,农劲荪并不是很待见陈真,不过他熟知剧情,倒也不难猜测农劲荪的想法。

    其实很简单,作为霍元甲的好友,霍廷恩又是唯一的嫡子,乃是精武门的顺位合法继承人,他自然是责无旁贷,要力挺霍廷恩当上馆主之位。不过陈真的武学天分自幼就比霍廷恩要高,武术界始终还是要以实力说话,加上如今馆主的位置又未正式定下来,按照规矩来说,陈真作为霍元甲的亲传弟子,也是有资格继承精武门的。这也是他没有派人通知陈真回国的原因,就是想让霍廷恩顺利坐稳馆主之位,届时陈真回来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变动,大家自然还是友好的同门师兄弟。

    不过磕头之前,陈真好像想到了什么,径自走到墙边,将那块挂着忍字的牌匾摘了下来。想到眼下列强在中国横行,日俄两国正在东北打仗,又和德国在山东开战,还有自己最敬重的师父,也死在日本人手里。国仇家恨,顿时化作一股愤慨,激得陈真怒火膨胀,猛然一记手刀,就将牌匾劈断。

    众弟子顿时脸色大变,农劲荪更是惊呼出声:“你干什么,这个忍字,可是你师父亲手写的。”不管他有什么理由,损坏师父的遗物,这种行为已经算是不孝。

    霍廷恩却是止住了他,对于父亲意外之死,以及外国人的种种恶行,他也一直也深感痛恨,力挺道:“陈真做的对,外国人在我们中国人的领土上横行霸道,就是因为我们忍了太久了,我说过,今后有我霍廷恩在精武门,绝不会再忍下去。”

    祭拜完后,陈真三两下扯下孝服,提出要去找芥川。

    “陈真,照规矩要先下挑战书。”霍廷恩连忙阻拦。

    陈真面容冷峻,目露坚定之色:“我现在就去,管他什么规矩。”

    霍廷恩见状也要跟去,却被农劲荪阻拦下来,夏阳知道此时该是自己介入的时候,连忙站出来道:“农大叔,大师兄,我对外国的事务比较熟悉,我跟五师兄去吧,要是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陈真正准备往外走,闻言却是停下脚步,疑惑地看了过来。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见过夏阳,不禁问道:“他是谁?”

    “这是夏阳,是我代父收徒替父亲收下的关门弟子。”霍廷恩主动开口,介绍了夏阳的身份:“夏师弟和你一样,都是在海外留过洋的,就让他跟你一起去吧。”

    陈真此时怒火正炽,没有心思仔细过问夏阳之事,只是微微摇头道:“这位师弟,你不用跟着,我一个人去就行,无论如何,我也要将师父去世之事查个明白。”

    “陈真师兄,就让我去吧。师父之死,我心里也一直有所怀疑,和你一样,我也一点都不相信师父会输给日本人,所以我也要想把这件事弄个明白,替师父讨回一个公道!”

    夏阳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不少人都被他的话语震撼到。

    这番话,同时也仿佛说到了陈真的心里。紧紧地看着夏阳,眼神里透着一股强烈的认同感,他抬手拍了拍夏阳的肩膀:“好,夏师弟,我们就一起去闯闯那虹口道场,看看那些日本人究竟有什么本事!”

    说完,两人同时往外走去,大步离开了精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