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陈真归来
    ,!

    经过一轮改造过后,九窍金丹突然跳动了一下,九个小孔同时一闭,停止了释放药力。然后夏阳只觉胸口一动,心脏处的那枚九窍金丹忽然向内钻了进去,来到心脏深处,隐藏起来。

    夏阳原本总体偏瘦,但现在他干瘪的身材,在药力的作用下,变得极为丰满,尤其是四肢和腰腹,全是一块块饱满的肌肉。体内的筋肉、骨骼密度,也均比之前大了许多,结实紧密,柔韧而富有力量,体重至少增加了二三十斤。

    九窍金丹的庞大药力,仿佛打开了夏阳体内的潜藏的桎梏跟枷锁,将他的身体以及精气神,都重新塑造了一遍,整个人气质大变。

    只是从表面看上去,他也就是比之前变得结实了一些,变化最大的地方主要还是体现在气势上。如今的他经过蜕变,整个人精气逼人,悍勇无匹,丝毫没有之前的平凡之相,眼睛之中更是神光四溢,摄人心魄。

    捏了一下拳头,骨节中顿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响动,他试着用力挥出一拳,拳头便直接带起一道劲风,轰得空气发出嗡的一声闷响。

    这是速度与力量均达到一定程度上的极致体现,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挥拳的时候,虽然能令空气发出炸响,但也有一种十分明显的滞碍感,四周仿佛存在着一股阻力,让他没办法尽情释放自己的力量。

    这种现象,是他不过空有一身蛮力,还不懂发力技巧的原因,但能一拳打出这种效果来,也是极为令人震惊了,只有在那些于拳术之道上浸淫多年的高手身上,才能见到。

    不过夏阳虽然现在力量暴涨,但就如同一群不懂团队协作的狮群一样,接下来若是通过修炼,学会把全身上下的力量都串联起来之后,这些雄狮成为了一呼百应,首尾相连的精锐,那将不知道会凶悍到何等程度。

    如今的夏阳充满了自信,九窍金丹给他带来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心灵上,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这一切,全都是源自万界珠带来的造化!

    过了一阵,简单地体会了一下身体变化的种种好处后,夏阳又有些头疼起来。要知道,他刚刚加入精武门,才这么一会工夫,便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简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这要让他回去之后怎么解释?

    正当他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万界珠又传出一道讯息,就是它会自动为宿主蒙蔽天机。受到法则的影响,其他人只会通过时间,在潜移默化中感觉他的变化,并不会觉得十分突兀。

    看来这万界珠还有许多功能,需要自己慢慢去摸索。得到这道讯息后,夏阳也就放下心来,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收拾了一些生活物品,便回到了精武门。

    在农劲荪的安排下,夏阳就在精武门住了下来,今后一段时间里,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他都暂时没有要离开精武门的打算。

    随后几天,可能是因为丧事还未结束的缘故,众人都无心练武,夏阳也只能压下自己迫切想要开始习武的念头。不过他也没有闲着,趁着这几日馆内事务繁多,一直在主动地帮着大家干活,精武门上上下下也对他这个新弟子印象极好,就连霍廷恩和农劲荪这两个主事人,也都对他另眼相看。

    其它私下无人之时,还有深夜里其他人都在休息的时候,夏阳都在疯狂地以现代的一些方式来进行锻炼,来适应体内暴涨的力量,以及发泄无比旺盛的精力。然后只需休息一阵,他又精神抖擞起来。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霍元甲去世的第七天,即俗称的“头七”,就在夏阳默默静候着陈真归来的时候,一伙不速之客,也照着剧情的发展,在这个时间找上门来。

    这一行人不请自来,也不管门口的弟子阻拦,横冲直撞到灵堂之内,大喊着:“谁是精武门的馆主?快出来!”

    一身白衣的霍廷恩眉头一皱,当即站了出来:“你们是谁?到我精武门来有何贵干?”

    领头那名穿着灰色大褂的精壮男子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就是馆主?霍元甲是你什么人?”

    霍廷恩从容地道:“在下霍廷恩,霍元甲正是家父。”

    “原来是霍元甲的儿子,那正好。”领头那人冷笑了一下:“我姓倪,乃是河北扬威拳馆的馆主,听说你们精武门过去一直都是这上海滩的武馆之首,令尊霍元甲更是打遍津门无敌手,倪某一直有所怀疑。所以我也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想和霍师傅切磋一番武艺,可惜琐事缠身一直未能如愿。近日听闻霍师傅不幸死在日本人手里的消息,所以特意赶来参加他的葬礼,正好也想借此机会,向贵馆讨教一二。”

    此人嘴上说得客气,但是脸上却是满面桀骜之色,语气更是傲慢不已。

    见他这般态度,霍廷恩不禁眉头一皱:“家父刚刚去世,今天也是他老人家下葬的日子,切磋之事不如以后再说,倪师傅请回吧。”

    “霍兄弟,我们都是练武之人,自然是手底下见真章。我只不过是想见识一下你们精妙的霍家拳,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只要跟我打一场,就算是输了,我老倪也是心服口服。”

    倪师傅有备而来,岂容他退缩。三年前,他曾与霍元甲在一次外省的武术界交流活动上动过手,结果三招都没走过去就败下阵来,这件事在他心里就像是一根刺一样,一直耿耿于怀。好不容易这次听到霍元甲死了,他便起了一雪前耻之心,打不过你霍元甲,我还打不过你儿子吗。

    霍廷恩这些天还沉浸于父亲去世的悲伤中,现在哪有心情与人动手,还是摇了摇头,拒绝道:“倪师傅,今日实在不宜动武,还是改天吧。”

    人群之中,夏阳心中了然,电影的剧情,这就开始了。

    虽然从剧情中知道,这姓倪的根本就不是霍廷恩的对手,但是对方这种行为也令他极为不齿。从前霍元甲威震上海津门两地之时,怎么不见这些人上门挑战,如今霍元甲刚刚去世,这伙跳梁小丑就冒了出来,完全就是想借精武门的威名当踏脚石。

    “喂,姓霍的,你不会是怕了吧?要是怕了的话,就直接向我们师父认输,免得到时候别人说我们欺负精武门无人。”见霍廷恩再三拒绝,倪师傅身后的一名弟子突然开口,恶意挑衅起来。

    另外一个弟子闻言也极尽嘲讽地开口,出言不逊道:“不错,什么津门无敌霍元甲,我看只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竟然败在了日本人手里,真是丢我们武术界的脸。师父,我看他们精武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还是回去吧。”

    “你说什么?”

    精武门弟子听到这话顿时大怒,纷纷指着对面质问起来。

    就在双方争吵不休,剑拔弩张的时候,一直暗中观察着门口的夏阳眼睛却是瞬间一亮,只见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年轻男子跨步迈进了大门,另一名弟子阿彪则是提着行礼,跟在他的身后。

    夏阳心里一阵激动,这个一脸英气的男子,无疑就是这个电影世界的主人公,陈真,他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