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当铺
    ,!

    走出巷子,虽然衣服没换,但夏阳的心里还是轻松了不少。他故作自然的走在石板街上,以好奇的目光,快速地吸收着这个时代的事物。

    以他的眼光来看,此时的建筑风格自然是极为落后的,房子大多都是由青砖灰瓦建成,街道也是极为狭窄,来往的车辆都是只有影视剧里才能见到的老式汽车,无比真实的老派上海景象,一切都深深地震撼着他。

    走过一家店铺,里面飘来一阵诱人的香气,夏阳闻出了这是牛肉汤的味道,在穿越过来之前,他还没有吃早饭,此时嗅到这股香味,立马就感觉饿了,不过他身上只有软妹币,也不可能用得出去。

    此时店内还没什么客人,站在店门口的一名小二,一眼就见到了门口正吞咽着口水的夏阳,忙小跑过来,带着讨好地笑问道:“这位先生可是要吃牛肉面?快里面请!”

    尽管身无分文,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多少钱一碗?”

    小二诧异地看了夏阳一眼,本以为眼前这人穿着西装皮鞋,一看就是有钱人,却没想到吃碗面竟然还要先问价格,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减:“只要6分钱。”

    “真够便宜的。”夏阳对此时的物价一点概念也没有,但听到以“分”做单位,还是不由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沉吟了一下,他装模作样地露出为难之色:“小二哥,我刚从国外回来,却没想到这才到上海,身上的钱就被小偷摸了去,实在是倒霉。请问这城里哪里有当铺?”

    “原来是留洋回来的先生。”小二释然过来,指着一个方向道:“这前面就是公共租界,那里面有不少洋人开的典当行,先生若是活当的话,可以去寻那边。若是死当的话,前边路口往右走,不远有一家陆氏当铺十分有名,信誉极好,童叟无欺。”

    夏阳在现代之时,也就小的时候去卖过旧铜烂铁,哪里分得清活当和死当的区别。仔细询问了几句,才明白过来,原来活当,就是可以赎回来,届时收一笔利息,相当于保管费。而死当则是一锤子买卖,不管东西多值钱,都永远是别人的,因此死当得到的钱也比活当要多。

    向小二道完谢,夏阳按他所示的方向,没一会就找到了那家陆氏当铺。

    当铺并不大,里面坐着一个和夏阳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伙计,见他进来,忙道:“先生可是要当东西?”

    “嗯”了一声,夏阳摘下手腕上的表,放在了柜台上:“我要当这块表,死当,你给估个价吧。”

    “嘶!”那年轻伙计哪见过打磨得这么精美的腕表,忍不住吸了一口气,瞪圆了眼睛。

    “恕我眼拙,如此贵重之物,我也估不准,还等先生稍等,我去请掌柜来看看。”伙计心里没底,将表递还给夏阳,转身往后堂通报去了。

    不多时,伙伴领着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中年人走了出来,那中年人身型略有些发福,面相颇为周正,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看上去不太像是奸商。

    “嗬,先生这块洋表可不多见。”掌柜拿起手表观察了一阵,只见那镜面透着湛蓝色,外边镶着一圈银边,里面表盘的数字和指针上,均嵌着一颗颗闪亮的细钻,表带也是由精钢打造,极为夺目。整支手表精致无比,带一股难以言喻的金属质感,和时下的洋表大有不同。心惊之下,他压低音量:“先生不如随我入内详谈?”

    “好。”夏阳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到了后堂。

    招呼夏阳坐下,并让年轻伙计倒了两杯茶进来,那掌柜才开口道:“先生的样子,应该是留洋归来的学生,这洋表恐怕买得不便宜吧?而且看先生穿着,家中理应颇为殷实才对,怎么会想到当表呢?”

    “说来话长。”夏阳随手将公文包放在桌上,装作一言难尽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我刚从那英国回来,岂止刚到上海,便遭到小贼光顾,偷去身上财物。如今身无分文,当表也是实属无奈。”

    “原来如此,难怪先生的国语说得这般好。”通过言谈,掌柜基本排除了夏阳是骗子的可能,点了点头道:“眼下时局不好,这上海滩的小偷和地痞也是越来越多了,先生出门在外,可要千万小心啊。”

    “多谢,我会当心的。”听出掌门话中的关心之意,夏阳心里有些感慨,这个时代的国人就是实诚。唏嘘了几句,他才转回正题道:“掌柜,这块表可是欧洲瑞士国最新款的纯手工机械表,正面乃是蓝宝石磨制而成的镜面,里面的指针也是镀金,表盘的刻度上更是镶嵌了十几颗钻石。而且这支表不但可以防水,还带了夜光功能,就算是晚上也能看得清楚时间,我当初花了五百元英镑买下来,这才戴了几个月,还和新的一样,你看能值多少钱?”

    掌柜哪里会知道,夏阳压根就不清楚此时的物价,只是随便把五百元软妹币买来的单位换成英镑而已,听完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五百英镑,那可是相当于五千多个银元,就算眼前这个年轻人夸大其辞,打个折扣下来,那也至少得是上千银元,这可是天价了!

    “先生要活当还是死当?”掌柜问道。

    “死当吧。”夏阳不动声色地道:“这玩意我也戴了数月,已经有些玩腻了,以后再买一块新的便是。”

    “也不知这是哪家的败家子,花几千个银元买了这么块表,还一点都不在意。”

    听到他的话,掌柜心里有些惊疑不定,一时也不知道该给一个怎样的价钱,若是给得少了,这小子家中万一到时不依,找上门来,那可如此是好?

    原本按照典当行的规矩,最起码也是“当半价”,也就是任何东西拿进当铺,最多只值原价的一半。赎回的利息更是惊人,相当于高利贷,而且很多时候,能给你两成或三成就该偷笑了。尤其是眼下正逢时世纷乱,若是黑心的当铺,就连一成,也未必能拿得到。掌柜阅人无数,自能从夏阳的气度以及他的言行举止判断出,眼前这位年轻人绝非普通人!且不说买得起几百英镑的洋表,光是对方这一身西装革履的洋服,和他脚上那双澄亮的皮鞋,恐怕都价值不菲。想必此子的家世定然十分显赫,也绝了他动歪念头的心思。

    他没办法不犹豫,须知此时的一般房屋,只不过一两百个银元,而租界内最贵的三层洋楼,也才值七八百个银元,眼下涉及数千个银元的当物,可以说是他近些年来几乎经手的最大一笔交易,如何能不慎重?

    反复摸索着那润滑的手表镜面,掌柜丝毫拿不准这表的真正价值,只是光看这般精细的做工和它的质感,就知道其价值不菲,就算是在西洋,也绝对是值钱货!

    他突然又想到一件事,那段大帅的公子,下月就要成亲了,自己不是正愁着如何攀上这段大帅,不知道要送什么礼吗。如今有了此表,届时送上去,自己脸上岂不是大大的有光。此等罕见之物,想必在西洋也极为贵重,那段大帅岂有不喜之理。

    “三千大洋如何?”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伸出三根手指。这个价格可是少有的高价,也不算坑了夏阳。典当行有典当行的规矩,就算是之后夏阳家中反悔,他也有话可说。

    夏阳却是面不改色,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本做好了一番讨价还价的打算,但是夏阳毫不犹豫地同意,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就好像这不是三千,只是三块一般的模样,掌柜心里又是一凛,更是高看了他几分。

    “先生真是爽快。”

    说了一句稍等,掌柜转身离开,过了片刻才又回来:“这是三张一千两的银票,各大银行均可兑换,还请先生小心收好。”将银票递给夏阳,他又将前堂的年轻伙计招呼进来:“再去柜上拿二十个大洋进来给先生。”

    稍时,伙计捧着一个纸包进来,放在了夏阳面前。掌柜笑道:“银票兑取多有不便,这二十个大洋便给先生以作零用。”他记得夏阳之前说过身无分文,这二十大洋权当作个人情了。

    “多谢掌柜。”夏阳也不推辞,道谢过后,又闲谈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当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