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也难怪秦总动心
    一出门,秦承衍就对林宁大骂。

    林宁被骂的委屈不已,低着头小声道:“他说他是秦家的人,我以为让他接我的人是你。”

    “以后你跟我记住,我要找你肯定会亲自去,就算不是我去也会让陈恒去,才不会派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去找你。”

    “那个……真的是你母亲吗?”林宁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对这件事相当好奇。

    秦承衍瞪着她,恨铁不成钢地问:“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重点。”

    “听到听到了,但是她真的是你母亲?我见过夏靖宇的母亲,貌似还没你母亲年轻呢。”林宁又小声道。

    秦承衍脸黑,愤恨地瞪她一眼上车去。

    林宁咬了咬手指,难道她说错了吗?

    可是夏太太看上去真的比秦太太还要年老,至少大个三四岁的样子。就算再保养不当,也没有女儿比妈妈还年轻的道理。

    “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难道你想跑回去?”秦承衍冲她怒道。

    林宁连忙打开车门上车,不过一上车就想到之前他在车上对她做的事。

    不禁脸红心跳,尽量往门的方向靠,能离他多远就有多远。

    秦承衍看她这一副躲着自己的模样心情就更加恶劣了,阴沉着脸道:“你躲那么远干什么,还还我吃了你?”

    “你不会吃我,但是你会对我做奇怪的事。”林宁小声说。

    秦承衍:“……。”

    也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天的事情了,耳根一红,倒是无法反驳。

    “我母亲说你是因为你母亲的医药费才跟我结婚,是这样吗?”秦承衍又轻咳一声,尽量用平静地语气问。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愤怒,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在她眼中,自己就值一点医药费?她到底长没长脑子。

    “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纠缠你。”林宁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连忙又举手发誓道。

    秦承衍气极反笑,看着她问:“所以,在你眼中我就只有这点利用价值?”

    “当然不是一点,如果你能帮我治好我母亲的病,我感激你一生一世。我知道你现在急需一位妻子,来稳固你的地位。我愿意做这个人,等你的青梅竹马回来,就马上让位置。”

    “呵,你听谁说我的地位需要一位妻子来稳固,又听谁说我有青梅竹马要回来。”秦承衍简直无语至极。

    “难道不是吗?”林宁挑眉。

    秦承衍气得都不想跟她废话,深吸口气冷冷说:“既然你愿意把你自己当商品出售,那很好,我也喜欢公事公办,以免以后麻烦。我会让陈恒起草一份结婚协议,没什么问题我们尽快结婚。”

    “好,但是能不能先付我一笔医药费。”林宁要求。

    秦承衍说:“你母亲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会尽快安排她去一家更好的疗养院。既然做了我的丈母娘,一切自然都应该享受最好的待遇。”

    林宁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说到做到。行动还很快,她母亲很快被转到丰城最好的疗养院。

    不但如此,还给她母亲找了她以前一直想找,却请不起的一名医生。

    而陈恒的结婚协议书也起草好了,拿给她签字。

    看着上面的条款,她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对陈恒问:“秦先生呢?我要跟他当面谈。”

    这哪是结婚协议,根本就是一份卖身契,还是以奴隶的身份卖身。

    “林小姐,我帮您安排。”陈恒恭敬道。

    很快,就安排出了时间让林宁和秦承衍见面。

    陈恒亲自派车将林宁送过去,没想到是一处高尔夫球场,秦承衍正跟人在那里打球。

    林宁一到便被陈恒安排着,去换上球衣,然后在球童的带领下送到秦承衍面前。

    秦承衍眯着眼睛将林宁上下打量一番,林宁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下身是一条迷你裙,身材修长前凸后翘,很是迷人。

    因为怀孕初期,肚子还没有显现出来,所以将腰肢勾勒的更加纤细。

    即便是穿着平底鞋,她也比旁边的球童高一些。

    秦承衍身边的贺总吹了声口哨,调笑着对秦承衍道:“秦总,这是您找来的?眼光不错啊!”

    “那是当然。”秦承衍得意道。

    钟莫谦深了深眼眸,看着林宁对秦承衍说:“这就是那天酒会上的小姐吧!”

    “什么小姐,她叫林宁。”秦承衍不悦说。

    钟莫谦看着他的眼眸更深:“你喜欢她?”

    “我们快要结婚了。”秦承衍勾唇道。

    “什么?”钟莫谦露出吃惊地表情。

    别说他,就连身边的贺总也是吃惊不小,像看特大新闻似得看着秦承衍。

    秦承衍也不管他们诧异地眼神,朝林宁走过去,伸手将她的帽子移了移说:“这么大的太阳,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有事找你谈,陈恒说你在这里。”林宁道。

    秦承衍勾唇,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走到钟莫谦和贺总面前说:“这位是贺总,这位是钟先生,那天酒会上见过。林宁,我未婚妻。”

    秦承衍给林宁介绍完,又把林宁介绍给他们。

    贺总笑呵呵地道:“林小姐你好啊!我们都以为秦总是棵铁树,没想到还有铁树开花的一天。不过林小姐如此娇美艳丽,也难怪秦总动心。”

    “您过奖了。”林宁连忙讪讪道谢。

    作为售楼小姐,她自然是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并不怯生。

    钟莫谦却眼眸深沉地看着她,缓缓问:“不知道林小姐是哪家千金,丰城林家……我倒是没什么影响,尊父母是……。”

    “你是警察啊,查户口呢,凭什么告诉你。”秦承衍打断他的话,毫不客气道。

    钟莫谦脸一黑,皱着眉头看着他。

    秦承衍对林宁说:“我带你打球吧!”

    林宁点头,跟着秦承衍走开。

    她看的出来,秦承衍好像很不喜欢钟莫谦,说话总是夹枪带棒地不客气。

    也幸亏那个钟莫谦修养好,不然肯定要翻脸。

    “会打吗?”秦承衍问。

    林宁点头,公司培训过。毕竟接待客人的层次不同,也有喜欢玩球的,她们多一项一技之长也是技能。

    “打一杆给我看。”秦承衍说。

    林宁摆好姿势,球杆一挥,球飞了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