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是因为余情未了?
    “喂,什么事?”

    一个烦恼还没解决,没想到林文渊居然给她打电话了。

    林文渊生气说:“还问我什么事,你都多少天没回来了?”

    林宁冷笑,她搬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居然到今天才给她打电话说这种话。

    “我回不回去你关心吗?在你眼中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女儿,现在又何必说这种道貌岸然地话。”

    “今天晚上回家一趟,我有事跟你说。”林文渊自知理亏,也不跟她争辩。

    林宁冷哼道:“我很忙,没时间。”

    “林宁,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忘了你妈的事情了?”林文渊威胁。

    林宁咬牙说:“别总是拿这件事威胁我,以后我妈的医疗费我自己负责。”

    “那你妈留下的那条宝石项链你也不想要了?”

    “我当然要,那是我妈留给我的东西,你说过给我的。”

    “哼,想要就回家,不然我就把它送人了。”林文渊说完挂断电话。

    “好了,我的宝贝,你别瞎想。”马芳云搂着她不断安慰。

    林珊还是哭着说:“可是我们只办了婚礼,连结婚证都没领。他要是要跟我离婚,甚至都不用通知我,直接登报申明就可以。呜呜呜,他现在对我越来越冷淡。我真的好怕会跟我离婚。”

    马芳云恨道:“当初就应该先领结婚证再举行婚礼,如果真的离婚,连一份财产都捞不到。“

    “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绝对不能让他跟我离婚。”林珊急着说。

    马芳云愤愤地说:“这件事我也找夏靖宇的母亲说过,可是那个老女人就是不肯松口,还不肯让你去夏家住,我看她分明就是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到底哪里出问题了,之前商量婚事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婚礼一办完,他们全家都像换了人。”

    “妈,你说会不会是靖宇还忘不了那个贱女人。”林珊抬起头,眼眸里透着浓浓地愤恨。

    马芳云冷哼道:“你放心,夏家是什么人家,怎么可能要个不干净的女人,夏靖宇就算是再放不下她,夏家也不能接受这种女人进门。”

    “可是……。”

    “你爸爸已经给她打电话,今天晚上把她叫回家,你也赶紧给靖宇打电话。”马芳云眼眸里流露出阴狠。

    ***********

    林宁抬手敲门,时隔多日,她再次回到这个让她厌恶的地方。

    开门的是林珊,一看到她就欢喜雀跃道:“姐,你可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林宁厌恶地躲开:“你用不着这么虚情假意,是夏靖宇在吗?整天带着这么一副虚伪的面具,你都不嫌累?”

    “姐,瞧你说的,我们可是亲姐妹。靖宇在不在,我对你都是一个样的”林珊的脸皮可真厚,居然没有因为她的讽刺而有丝毫退缩。

    林宁倒是小看她了,以前只知道马芳云脸皮厚不要脸。没想到林珊有过之而无不及,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你来了,靖宇一会就来,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林文渊出来道。

    “项链呢”林宁问。

    “事情办好自然给你。”林文渊也不傻。

    正说着,门口响起敲门声,夏靖宇来了。

    林宁和夏靖宇再见面,彼此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怨怼。

    说来也奇怪,林宁以前那么深爱着他,曾经以为一生一世都不会忘怀。现在见面,却心情平静地没有一丝涟漪。

    “林宁,你怎么也在?”夏靖宇声音低哑地问。

    林珊在一旁一看夏靖宇地模样,就忍不住醋意翻腾,恨不得冲上去撕烂林宁那张脸。

    可是母亲警告过她,让她不要冲动,否则容易因小失大。

    “姐姐回来有事。”

    “现在没事了,我先走了。”林宁说。

    不用她说,林珊也会让夏靖宇送她的。

    果然,林珊马上说:“靖宇,天这么晚了,不如你去送送姐姐吧!”

    夏靖宇一怔,不可思议地看向她。

    林珊又马上笑容满面地拉着他撒娇道:“哎呀,你就答应我嘛。”

    “好,我去送。”夏靖宇瞥了一眼林宁,看她没有反对,便声音低沉地答应。

    “路上小心哦。”林珊笑容满面地送他们出门,不过等车子开走,笑容就渐渐退去。

    林宁上车后报给夏靖宇一个地址。

    夏靖宇将她送到才发现,居然是一片很旧的小区,车子都开不进去。

    “你怎么住这里?”夏靖宇皱眉道。

    林宁冷笑:“你觉得我应该住哪里?我可不像你老婆那么好命,有疼爱她且不惜手段的父母。我要靠我一个人,还要养活我母亲,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林宁,你恨我吗?”夏靖宇问。

    林宁苦笑:“这时候了还问这种问题做什么,恨与不恨,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恨我自己。”夏靖宇痛苦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当我看到你身上的吻痕,我根本控制不住我的情绪,才会……。你不是有意的对吗?你跟没有骗我对吗?你一定是有苦衷的,可是我却没有听你解释……。”

    “夏靖宇。”林宁冷冷地打断他冷声说:“你已经结婚了,就不要再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不管当时的情况怎么样,我们都已经再无可能。我今天之所以让你送我,是受人之托想要劝你,既然已经跟林珊结婚,就尽快跟她领结婚证吧!当然,这件事情我没有任何发言权,听不听由你。”

    说完,林宁便打开车门下车。

    “林宁。”夏靖宇急切地叫了一声。

    林宁的眼眸一红,决绝地继续往前走。

    几乎是用最快地速度走进小区里,眼眸里噙着泪水,让她看不清楚前方的路。结果一不留神,一头撞上一面坚硬地肉墙。

    林宁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哭了,是因为余情未了?”冷冷地声音从头顶响起,十分的耳熟。

    林宁立刻抬起头惊愕地看着秦承衍,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们两个约会吗?”秦承衍又冷冷地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