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
    第二天一早,球队没有训练,而周毅也不打算自己单独训练,因为他要好好的照顾布莱克。布莱克的病情已经好了差不多了,过不了两天应该就会痊愈,只不过周毅还是有些担心,所以才会决定放弃训练。

    周毅做好早餐的时候,布莱克还没有起床。其实布莱克早就已经醒来,但是仍旧感到有些不适。周毅倒了一些温水,得到布莱克的许可后,端着水走进其卧室内,帮助布莱克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整理好之后,周毅将做好的早餐又端到布莱克的卧室中。

    “布莱克叔叔,以前很少做饭,所以你就将就着吃一些吧!”周毅讪讪地笑着,将早餐放在床前的桌子上。

    布莱克的脸色好转了许多,洋溢着笑容对周毅道:“你之前做的饭都很不错,我很喜欢吃,你不要以为叔叔的是假话哦,叔叔可是很少夸人的。”布莱克边着,边从桌子上拿了一份早餐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毅,这些天幸亏有你照顾我,实话,就连卡尔和菲比都没这么细心的照顾过我。这些天,在我的心里,已经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的是真的。”布莱克看着周毅,目不转睛的道。

    “我知道,叔叔,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要对你好啦!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啊!你快点吃吧,不然就要凉了。”周毅也拿起早餐吃着,然后端起牛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布莱克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少年,心里却复杂无比。

    “这些天,毅不仅要艰苦的训练,还要参加比赛,然后再找出时间来照顾我,唉,这孩子……看来,我当初做的决定一点也没错。呵呵,周淼,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我好羡慕,呵呵……”

    …………

    吃完早餐之后,周毅就下楼整理家务去了,而布莱克仍旧躺在床上休息。周毅将所有事情都做好了之后,就坐在客厅里,无聊的看着电视。

    看着看着,周毅双眼就开始迷糊了,显然是被这无聊的电视搞得困意袭来。周毅正迷迷糊糊滴躺在沙发上,忽然别墅门前铃响了起来。

    周毅一惊,立马清醒了许多。但是即便如此,周毅的脑子还是直犯迷糊。摇摇晃晃地走到大门前,周毅揉了揉眼睛,映入其眼帘的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出头的典雅端庄标准的美国女人。

    这个女人虽然年纪有三十多岁了,但是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风韵犹存。除了这些,女人身上还隐隐透着一股干练,仿佛是一位在商场打拼多年的女强人。

    周毅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女人。那个女人也好奇的盯着周毅看了一会儿,然后开了口。

    “你是周毅吗?”女人的身声音听起来让人感觉到很温暖,仿佛汩汩温泉流淌进全身一样。

    周毅诧异的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问道:“我是周毅。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笑了笑,回答道:“我是卡尔的妈妈。”

    听了女人的回答后,周毅双眼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半合着,深吸了口气,对其道:“怪不得,呵呵。”

    “我听卡尔,布莱克生病了,而且很严重,所以就过来看看他。你的事情,我也是听卡尔的。起来,你现在在底特律也算是一位名人了。”

    周毅知道卡尔的妈妈所指什么意思,羞涩的挠了挠头,打开大门,然后将卡尔的妈妈迎了进去。

    周毅在走进客厅这段短短的路上便将布莱克的身体状况大致的告诉了卡尔妈妈,卡尔妈妈边听着,边环顾着别墅内的环境。

    “都差不多一年没过来看看了,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卡尔妈妈幽幽地道。

    周毅也不知道该些什么好,于是领着卡尔妈妈朝着布莱克的卧室走去。周毅一路跑到布莱克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对着里面轻声问道:“叔叔,你休息了吗?”

    “你进来吧!”屋内传来布莱克的回答。

    周毅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似笑非笑的对着布莱克道:“叔叔,有位熟人想要看看你。”

    “谁啊?”布莱克好奇的问道。

    “是我!”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后,布莱克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慢慢地,那道令其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身影出现在布莱克的视线中。

    “你怎么来了?”布莱克看着那道身影,淡淡地问道。

    “怎么,我不能来吗?”卡尔妈妈语气幽怨的反问道。

    “滚,给我滚出去。”布莱克面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对着眼前的女人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周毅被这突然的一吼吓得呆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布莱克。他怎么也没想到布莱克看到卡尔妈妈,情绪居然会变得这么激动。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会……

    卡尔妈妈走到周毅身边,拍了拍其肩膀,温柔道:“毅,吓坏你了吧?呵呵,他就这臭脾气,没事的。呵呵,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叔叔。”

    虽然卡尔妈妈的语气听起来很温柔,但是隐隐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周毅很识趣的离开了房间,卡尔妈妈随即将门紧紧关上。

    对于卡尔妈妈做的这一切,布莱克没有什么,而是冷冷的看着她。

    “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副臭脾气?”卡尔妈妈坐到布莱克的床边,将那刚刚因为布莱克动作过大而变得凌乱的被角重新掖好,语气温柔的道。

    “没别的话要的话,滚。”布莱克冷冷地回应道,头看向另一边。

    卡尔妈妈也不在意,显然不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况。

    “我听你生病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你还好吧?”

    “还死不了?”

    “你……好了,我来这儿不是想和你吵的,我是真心过来看看你。当得知你生病的消息,我是多么的焦急,我……”

    “谢谢。”布莱克还是那副口气,打断了卡尔妈妈的话。

    卡尔妈妈深深地看着眼前略显憔悴的男人,默不作声,一滴滴晶莹的泪水从其脸颊流淌下来。

    布莱克看了其一眼,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淡淡地对其道:“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再了,我死了也轮不到你哭啊?”

    布莱克这话刚一完,卡尔妈妈眼中的泪水像决堤了一样,哗啦啦的流了出来,一一发而不可收拾。布莱克眉头紧锁,喝道:“别哭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卡尔妈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呜咽道:“我知道,当年是我负了你。可是要不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我会离开你吗?”

    “沾花惹草?好,我承认,但是那是在和你交往之前。那时候我太年轻,不成熟,所以才会那样。但是在和你交往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布莱克大声道,在客厅内坐着的周毅都听到了布莱克的声音。

    “是么?那么卡娜琳是怎么回事?”卡尔妈妈幽怨滴盯着布莱克看,不甘地问道。

    “那天全是个误会,我都已经和你解释过几百几千遍了,信不信由你。就算你不信,我也无所谓,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布莱克的语气变得很平淡。

    “那天真的是个误会?”

    布莱克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脸看向另一边。

    卡尔妈妈叹了口气,对着布莱克道:“好,我相信你。”

    布莱克笑了笑,那笑声中明显透着一股不屑。“有用吗?”布莱克笑问道。

    卡尔妈妈看着布莱克,然后低下头,沉默不语。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只会让我感到恶心。”布莱克眯起眼睛,淡淡地道。

    “布莱克,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

    “绝情?你也配和我这个词吗?”布莱克腾地坐了起来,指着卡尔妈妈反问道。“当年,无论我怎么向你解释,劝你,求你,可你呢?还是离开了我,让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你不绝情吗?”

    卡尔妈妈眼眶中的泪花不断地闪烁着,浑身颤抖着,带着哭腔回答道:“是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当时是我太冲动,所以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布莱克……”

    “什么也不要了,你走吧,我很累,想休息了。”

    卡尔妈妈止住了哭泣,深情地看着缩在被窝里的布莱克,嘴里道:“好,我走,你好好休息吧!”

    完,卡尔妈妈慢慢地站了起来。可是刚一站起来,卡尔妈妈的身体突然向后倒去,头狠狠地磕在地上。

    布莱克听见声响,探起身子朝地面上看去。见到此情景后,布莱克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将卡尔妈妈扶了起来。

    “琳达,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布莱克摇晃着卡尔妈妈的身体,紧张地问道。但是任凭他问什么,卡尔妈妈都没有丝毫的回应。

    布莱克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对着楼下大声喊道:“毅,毅,快上来,快上来……”

    周毅听闻布莱克的喊声后,迅速地冲到楼上,看到布莱克抱着卡尔妈妈,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别站在那儿,快过来帮我背着她,我去开车把她送去医院。”布莱克对着周毅吼道。

    周毅急忙跑过去,将卡尔妈妈背了起来,朝着楼下跑去。而布莱克整理好衣服之后,快速地拿起车钥匙去取车。

    …………

    距离布莱克家最近的一所医院里,卡尔妈妈正躺在一间病房里,坐在其病床边得是布莱克,只见布莱克双眼通红,两手握着卡尔妈妈的手,低着头,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

    而周毅则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两人。过了少许之后,周毅走到布莱克身旁,手轻轻地放在布莱克的肩上,安慰道:“叔叔,别担心了。医生也了,阿姨只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昏厥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布莱克微微抬起头,看了周毅一眼,点了点头,愧疚地道:“毅,对不起。之前我不应该对你吼的,我当时太……”

    “我明白的,叔叔,你不用对不起,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你也别太难过了,阿姨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周毅柔声道。

    布莱克微笑地对着周毅道:“嗯。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还有比赛,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可是你的身体还没……”

    “没事的毅,你回去吧!”

    “嗯,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从病房中走出来之后,周毅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这事情还真是复杂啊!”着,周毅离开了医院。

    走出医院后,周毅并没有选择打车回去,而是步行回去。一路上,周毅都在思索着布莱克和卡尔妈妈的事情。之前他只是在第一次来到布莱克家中听闻其过与卡尔妈妈离婚的事情,但是从那之后,就再没有听过布莱克过关于卡尔妈妈的事情。甚至就连卡尔和菲比也很少在周毅面前谈起过他们妈妈的事情。

    “怪不得之前会那样,看来以后还是要少谈论关于阿姨的事情了。”周毅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

    病房中,布莱克仍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卡尔妈妈,而其双眼变得更加血红,一道道血丝布满其眼睛,看起来,甚是可怕。此刻,从布莱克身上一点也看不到之前的幽默与不羁,而是浓浓的感伤。

    过了大约半个时,卡尔妈妈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布莱克脸上浮现一抹喜色,全神贯注地盯着卡尔妈妈看。

    不一会儿,卡尔妈妈终于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双眼,眼睛在周遭扫视了一番,然后目光集中在一张熟悉的脸庞上

    “你终于醒了?”布莱克焦急的问道。

    “这是哪里?”

    “傻瓜,这是医院。”布莱克伸手摸了摸卡尔妈妈的脸庞,笑着回答道。

    卡尔妈妈疑惑地看着布莱克,问道:“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啊?”

    “额,医生是受到了严重地刺激而昏厥。”布莱克话刚一完,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

    “哦。我有些渴……”卡尔妈妈对着布莱克道。

    布莱克急忙帮其倒了一杯水,由于紧张的缘故,水倒得到处都是。好不容易倒好了,赶紧递到卡尔妈妈的手中。

    “是你送我到医院来的?”卡尔妈妈忽然问道。

    “你呢?”布莱克翻了翻白眼,反问道。

    卡尔妈妈扑哧笑了起来,然后心翼翼的问道:“布莱克,你原谅我了吗?”

    “不可能。”布莱克脸色一变,坚决地回答道。

    “哦。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因为……”

    布莱克顿时语塞,看着卡尔妈妈不知该怎么回答。

    卡尔妈妈微笑的看着布莱克,道:“既然你不原谅我,为什么还这么紧张我?为什么看到我醒来,这么开心?”

    布莱克默不作声,站起身子,把脸转向另一边。

    “我知道你还是,还是爱着我的,只不过你对,对当年的那些事情还不能释怀。我的没错吧?布莱克,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抓着以前的事情不放呢?我已经向你道过谦了,是真心的向你道歉,难道你还放不开吗?”卡尔妈妈变得激动起来,微喘着气,话都有些断断续续。

    “既然你没什么大碍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些事情,不好意思。”着,布莱克朝着门口走去。

    “布莱克。”卡尔妈妈大声喊道。

    布莱克身子一顿,没有转过身,依旧是淡淡的语气,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难道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布莱克没有回应,而是转过身看了卡尔妈妈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走出病房的那一瞬间,一滴眼泪从布莱克的眼角滴落下来。在病房外站了很久,布莱克才离开医院。

    卡尔妈妈静躺在病床上,两眼盯着雪白的墙壁,嘴里呢喃道:“难道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

    周毅坐在客厅里,正看着电视。突然一个声响吸引了周毅,周毅朝客厅外面望去,看到布莱克正无精打采的走了进来。

    “叔叔,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阿姨醒了吗?”周毅急忙站了起来,走向布莱克,好奇地问道。

    布莱克微笑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呵呵,醒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那阿姨现在还在医院吗?”

    “嗯。毅,我先回房间了,感觉有些累。”

    “好的,那你回房间休息吧!”

    布莱克缓缓地朝着楼上走去,周毅看着布莱克,感觉其步伐有些不稳,身体有些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周毅紧张地看着布莱克走回其房间,直到布莱克进了自己的房间后,周毅才收回了目光。

    “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感觉这气氛好压抑啊!”

    周毅有些担心卡尔妈妈和布莱克,于是当即打了一个电话给卡尔。将这里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和卡尔诉了一番后,卡尔沉默了很久。

    “毅,从你来我家这段时间,我都没和你聊过关于我妈妈的事情。看来今天,应该告诉你了。”电话那边的卡尔语气有些沉重,显然是犹豫了好久才决定要告诉周毅的。

    周毅并没有出声,而是静等下文。过了大半个时,卡尔才将关于他妈妈和布莱克的整件事情告诉了周毅。

    听完这件事情后,周毅叹了口气,缓缓道:“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所以,我和菲比才会很少在你面前提到关于我妈妈的事情。前两天我在和妈妈的电话聊天中无意中到了爸爸生病的事情,没想到妈妈真的会去看望老爸,唉……”卡尔无奈地到。

    “是啊,当时看到布莱克叔叔那副表情后,我都吓得呆住了。我从认识叔叔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过他情绪波动这么大过。”周毅心有余悸的叹道。

    “毅,这些天多亏了你照顾老爸,我真的应该好好的谢谢你。”

    “卡尔,我们还用得着谢谢吗?你放心读书吧,我会好好照顾叔叔的。”周毅笑道。

    卡尔顿了顿,似是想到什么事情,然后低沉道:“对了,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和菲比起过?”

    “还没有。”周毅回答道。

    “那就好,老爸生病的事情和妈妈的事情你都不要和菲比起,你知道她的性格的,不用我多。”卡尔立即提醒道。

    “呵呵,我明白的。”

    “嗯,好的。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

    “嗯,好的,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之后,周毅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心里暗道:“原来事情还真是这么复杂啊,唉,真麻烦!”

    “不过,叔叔之前那么在意阿姨的安危,看来,叔叔的心里还是深爱着阿姨的,只是还放不开当年的那些往事。呵呵,不过貌似他们俩还是有着复合的机会。”周毅心里想着,嘴角微微翘起。

    奥本山宫殿球馆主队更衣室内,活塞队的球员们正坐在一起聊天。周毅的更衣室位置距离拜纳姆和麦迪两人最近,因此三个人坐在一起笑不可抑的聊着天。

    今天晚上的比赛,对于周毅来,有些不寻常。因为本场比赛,来犯的是华盛顿奇才队,而中国球员易健连就身在奇才队中。所以,中国德比,即将在季前赛中预演。

    “周,你也是中国人,那么你认识易吗?”拜纳姆坐在周毅身边,手里拿着一听可乐,咧开嘴,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好奇的问道。

    周毅此刻心里也是有些激动,毕竟能在nba赛场上与另一位在nba征战的中国球员对抗,多多少少能够令自己变的些许激动,兴奋。

    “当然啦,他和姚铭都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当然认识了。不过,我是没见过他啦,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周毅神采飞扬的答道。

    麦迪呵呵一笑,对着周毅道:“估计你现在也成了你们中国人的骄傲了吧!”众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周毅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目露坚毅之色,道:“我可还没达到那种高度,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达到这样的高度的。”

    “那就祝你早日达成咯!”麦迪和拜纳姆齐声道。

    “呵呵,谢谢。”周毅将手中的手机放进上衣口袋中,笑着回答道。

    这时候,库斯特从更衣室外面走了进来,拍了拍手,对着众人呵呵道:“嘿,伙计们,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时,你们现在去练习练习投篮之类的,做好赛前的热身,争取拿下这场比赛。上一场比赛,我们输的可是很冤枉的,千万不能再发生这种情况。”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快速地换上了篮球服,纷纷朝着球场上走去。周毅、麦迪和拜纳姆三人并肩走出了更衣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能体坛子》,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