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 不负责任
    由于实在一个狭窄的角落,再加上音乐声开到极大,因此角落里的场面并没有几人发现。

    几名少年拿着酒瓶,纷纷砸向周毅。周毅将菲比朝安全的人群中推了过去,然后躲闪飞过来的酒瓶。不得不说,周毅的身手极为矫捷,十几个酒瓶并没有碰到他,他还抓住了几个。众少年找不到酒瓶,全都赤手空拳的扑了过来。菲比眼见周毅将要受到伤害,立马跑到周毅身边,张开手臂,对着众人说道:“不许伤害他,他是我男朋友。”

    红色爆炸头少年听了之后,脸上的怒气更甚,对着众少年说道:“上,别管她。”说完,几个少年朝着周毅挥拳。

    周毅对菲比笑了笑,说道:“没事,到一边去,小心漂亮脸蛋变花了。”用力将菲比推到一边,周毅坦然里面对着挥过来的拳头。周毅闪开了半个身子躲开这一击,顺势一推那个挥拳的少年,将其往旁边的一个少年身上推了过去,两个人相撞,顿时都摔在地上,周毅自认为自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周毅压着火,当发现菲比时,看到身边围着的这些不良少年,周毅就觉得他们没安好意。现在看来,果然不出所料。因此,周毅才会选择出手。

    周毅从小身体就不好,因此从小就锻炼身体,周淼更是帮助周毅找了一个武术老师,而周毅也学的非常刻苦。只不过,从小到大,他对人都是非常和善,并没有和别人打闹过。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还会武术。

    周毅闪过一个少年,把另外一个少年就势推开,反手抓住第三个少年的手腕,稍微用了点力气一扭,少年哎呦一声,吃痛身子软了下去。

    周毅松开了面前那个少年的手,顺势把他推坐在座椅上,然后冷冷看着他们:“滚,不然我不再手下留情了。”

    此刻的周毅已经不再是平时的那个对人客客气气的周毅了,那个红色爆炸头少年,警惕的盯着周毅,然后对着众少年说道:“兄弟们不要被他唬住,我们人多,干他。”

    说着,自己带头冲向周毅。这次周毅没再让了,退后一步,飞起一脚正踢在他小腹上,他痛叫一声,抱着小腹跌坐在地上,对着呆若木鸡的同伴吼道:“愣着什么,还不快上?”

    听到老大发话,中少年们终于鼓足勇气,再一次冲了上去。只不过,他们的攻击都被周毅躲过。旁边一个少年扑到周毅身后抱住了周毅,周毅双臂一用力,反手捏住他手腕,顺势一抬,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正在这时,周毅突然觉得一丝危险的气息朝自己袭来。

    “周毅小心。”菲比尖叫道。

    周毅正欲转过头来,只见那个红色爆炸头的少年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两个酒瓶,猛地抡在周毅的头上。

    “嘭”的一声,酒瓶爆碎,一汩汩鲜血从周毅的额前流了下来,周毅抬起一脚,将其踹到,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菲比迅速的跑到周毅身边,痛哭流涕地说道:“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害了你,周毅,周毅……”

    周毅摸着菲比的脸,笑着说道:“没事的,我,我不会有事的。”说完,头一歪,失去了意识。

    这时,事情已经彻底闹大了,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周毅。但是众人并没有感到任何奇怪,在众人眼里,这只不过稀松平常的事。如果在酒吧里,没有这些事发生的话,那也不叫酒吧了。众人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观看场上的情况。

    其中,一个黑人小伙子看到躺在菲比怀里的周毅后,“咦”了一声,挤开众人,来到菲比身旁,蹲下身子仔细观看周毅。

    “这不是周毅吗?”黑人小伙子吃惊的说道,如果周毅清醒的话,定会认识这个黑人小伙子。因为这个黑人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队友威尔拜纳姆。

    菲比看了拜纳姆一眼,点了点头,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拜纳姆一急,对菲比说道:“快叫救护车,不然周毅会有危险。”

    菲比急忙拨通医院的号码,然后和拜纳姆将周毅扶坐在椅子上,接着拿出纸巾,堵住伤口。可是血流还是不止,将一层又一层的纸巾浸湿了。

    酒吧的内部人员,已经将那些不良少年制服住了,而且打了报警电话。不一会儿,警察们就来了。

    在警察刚走进酒吧的时候,救护车也到来。拜纳姆和医护人员将周毅抬进救护车内,拜纳姆和菲比二人也上了救护车朝医院驶去。

    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个头上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黄皮肤少年躺在病床上。坐在其旁边的,是一个拥有着美丽气质的女孩,只不过,其美丽的脸庞上还隐隐有着丝丝泪痕。旁边还站着一个深褐色头发的中年人和一个青年。

    那黄皮肤少年正是头部遭受重击的周毅,坐在其身旁的是菲比,而站着的分别是布莱克和卡尔。

    布莱克在来的时候就已经严厉的训斥了菲比,差一点就要动手打了菲比。幸好在卡尔的劝说下,布莱克才没有动手。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布莱克向菲比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布莱克听完,气的差一点又要打菲比,卡尔见状急忙将布莱克拉开。

    在这过程中,菲比始终没有反驳,只是和布莱克说了事情的原委后,便一言不发,坐在周毅的病床前,默默地看着周毅的脸庞。

    后来,警察也来了,他们好像和布莱克很熟,再加上拜纳姆在旁边解释作证,事先警察们又调查了那些不良少年们的底细,发现他们有很多打架斗殴的前科,因此警察们得出结论,此事与周毅无关。

    送走了警察之后,拜纳姆也起身告辞,病房里只剩下周毅和布莱克一家三口。

    卡尔走到菲比身旁,对菲比轻声说道:“菲比,回去休息吧,周毅这里,我来照顾,你就放心吧。”

    菲比没有丝毫的反应,卡尔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布莱克。布莱克也没有办法,之前冲菲比发那么大的火,自己也觉得有些冲动。于是,布莱克对卡尔使了个眼色,卡尔会意,跟着布莱克走出病房。

    两人刚走出病房,迎面走来了周毅的主治医生,医生手里拿着几张检查结果的单子。布莱克急忙拉住医生,既焦急又担心地问道:“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医生笑了笑,回答道:“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只是头上裂了道口子,失血过多,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应该没事了。现在,你都可以安排他出院。”

    紧张的心立马放松了下来,布莱克松了口气,对着卡尔说道:“现在差不多十一点多了,我们就先回去吧,这里交给菲比,明天早上我们来接他。”

    卡尔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两人离开了医院。

    周毅的病房里。

    眼见众人都离开了,菲比伤心地握着周毅的手,眼泪不自觉的再一次流了下来,呜咽道:“周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菲比哭泣着,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也不知道说了几百几千遍。

    周毅紧闭双眸,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周毅感觉头痛难忍,微微睁开双眼,眼睛艰难地向四周扫去,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菲比趴在他的身旁,正在熟睡。可能是周毅醒的时候抽了一下手臂的缘故,菲比慢慢地抬起头,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周毅一眼。当看到周毅醒来的时候,菲比眼中立刻焕发出神采,然后鼻子不由得一酸,眼泪再次噼里啪啦的滴落下来。

    周毅轻轻地摸着菲比的脸,试图去擦拭其眼角的眼泪。菲比一把抓住周毅的手,哭着说道:“周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的,咳咳,这里是哪里啊?不像是我的房间。”周毅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笑着说道。

    菲比一手抓住周毅的手,一手擦了擦眼泪,说道:“这里是医院,昨天你昏倒的时候,是威尔拜纳姆和我把你送到医院的。”

    接着,菲比把昨天事情发生的经过,完完全全的告诉了周毅。周毅微微一笑,对其说道:“好啦。我没事的,你不要再哭了。额,我有点渴,你帮我倒杯水吧!”

    听了周毅的话,菲比赶紧倒了一杯水,把周毅扶了起来,半躺着,然后将水递给周毅。周毅慢慢地喝下几口,突然对菲比问道:“这件事布莱克叔叔,不会知道了吧?”

    菲比低下头,周毅见状,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要自责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就行了。”菲比重重地点了点头,握着周毅的手又紧了几分。

    看到菲比仍旧梨花带雨般抽泣,周毅笑了说道:“你再哭的话,我都要哭了。你说,我昨天算不算是英雄救美啊?唉,我居然也会遇到这件事,呵呵!”

    听了周毅的话,菲比渐渐停止了抽泣,笑了起来,脸上的泪痕隐隐浮现。周毅心里暗叹一声,心里想道:“这妮子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哭了多长时间,眼睛都红肿了,唉……”

    …………

    不一会儿,布莱克和卡尔走进病房,看到周毅醒来,紧绷的神经,立马彻底的放松下来。布莱克没有再训斥菲比,而是出去找了医生,办理了出院的手续。临走之时,医生对布莱克建议道:“这两天要好好休息,不能做剧烈的运动,更不能太疲劳,过几天再回来复查一下。”布莱克点头不语。

    办理好出院手续之后,三人就将周毅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搀扶着周毅上了车。卡尔开车很慢,生怕周毅感到不舒服。

    一路上,四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十分尴尬。卡尔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卡尔对着坐在身后的周毅说道:“明天就是季前赛了,你现在受伤,明天怎么办啊?”

    布莱克没有丝毫表情,淡淡地说道:“这几天不能有任何的剧烈运动,一定要静养,明天季前赛的事,我会找杜马斯和库斯特说一声的。小毅,这两天你好好休息。”

    周毅内心苦涩,苦笑了一声,对着布莱克说道:“叔叔,我明天要上场。我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既然我现在能够出院,就说明我的伤没什么大碍,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一定要出场比赛。”

    布莱克皱紧眉头,语气不容反驳的说道:“不行,小毅,这次听叔叔的话,以后机会多得是,现在首要事情,就是把伤养好。其他的事,先放在一边。”

    周毅低头略作沉吟,坚决的说道:“叔叔,你不要劝我,明天我一定要上场。我来到底特律,目的就是站在nba的赛场,这点小伤如果我都承受不了,以后如何能够在nba立足。不管怎样,明天我一定要出场。”

    看到周毅坚决的样子,布莱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如此坚决,我也不劝你了。不过,我会建议库斯特在前两场季前赛里尽量你的出场时间。等到你的伤彻底好了,再说吧!”

    周毅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能够争取出场,已经达到极限了。周毅也不是急躁之人,这种事要懂得循序渐进,不然的话,不仅让布莱克担心,更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坐在卡尔的车子里,周毅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布莱克说道:“布莱克叔叔,那个?”“怎么了,有什么事?”布莱克看着周毅,问道。

    周毅想了一会儿,语气里略带恳求地对布莱克说道:“叔叔,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老爸老妈行不行?”

    布莱克盯着周毅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答应道:“好,我不告诉你爸妈,不过你要答应我,好好休息,以后不许再发生这种事情。”

    听了布莱克的话,周毅的脸上涌现一抹喜色,赶紧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布莱克叹了口气,语气有些难过地说道:“当初我带你来美国,答应了你老爸,要好好的照顾你的,可是现在,唉,以后你绝对不能再出现任何意外。不然,我怎么去面对你老爸老妈。”

    闻言,周毅内心升起一丝愧疚,对着布莱克郑重道:“叔叔,你就放心吧,仅有这一次。”

    “呵呵,那样我就放心了。”布莱克笑了笑,一道柔和的目光射在周毅身上。

    菲比坐在周毅身旁,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手里握着周毅的手。突然,布莱克温柔的声音传进菲比的耳朵里,“菲比,昨天冲你发火,是老爸的不对,老爸向你道歉,你不要再怪老爸了,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