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
    菲比正要再欲纠缠,看到从楼梯走下来的周毅,连忙对卡尔哼了一声,跑到周毅身边,拉着周毅的臂膀,笑嘻嘻的说道:“周毅,这两天休息,你没什么事吧?跟我出去玩吧!上次让你陪我去游乐场玩,因为你要签约的事情没有去成,我们今天去吧,去透透气。”

    周毅顿时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幸亏这时布莱克走了过来。

    “菲比,过两天就是季前赛了,这对于周毅来说是个莫大的机会,你让他这两天好好休息,以后时间多的是。”布莱克瞪了菲比一眼,说道。

    “以后,又是以后,以后也会没时间的,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学校了。”菲比情绪有些低落,头垂得低低的,慢慢的呜咽起来。

    周毅一滞,没想到菲比会这样,急忙微笑着说道:“呵呵,我陪你去玩。”

    菲比的情绪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她微微抬起头,抽泣道:“真的?”

    周毅一笑,认真的回答道:“当然是真的,这几天的训练太过枯燥了,正好你带我出去放松放松心情。说实话,自从来到底特律我还没有好好的去玩玩呢,上次你只带我转了转,这次可一定要让我好好见识见识。”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周毅你最好了!”菲比立刻停止了抽泣,猛地在周毅的脸上亲了一下,神情变得眉飞色舞起来,拉着周毅的手臂左晃晃右晃晃。

    周毅有些无语,难道她就这么喜欢装委屈啊?不过,看到布莱克略有些复杂的神情,周毅递给布莱克一个眼神,布莱克见状,点了点头。

    “小毅,你还是不了解我这个妹妹啊?唉,慢慢的你就会习惯的。”卡尔看到两人亲昵的样子,无奈的说道。

    菲比哼了一声,瞪着卡尔,怒道:“就你还是哥哥呢?一点都不知道让着我,哼,你看看人家周毅,对我多好。”

    卡尔瞥了其一眼,没有回答,仔细的把玩着他那些收藏的古董。

    布莱克走到两人身边,笑道:“好了,看把你乐的,我们吃早餐吧,吃完早餐,你们爱上那晚就去哪玩去。”

    …………

    吃完早餐后,菲比向卡尔借了车子,卡尔起初非常不情愿,但是在布莱克的劝说下,卡尔还是将车子借给了菲比。

    临走之时,卡尔追出来,对着菲比警告道:“车子不要开的太快,你的技术还有待提高,千万别把我的车子弄坏了。”

    “知道了,啰嗦,哼,小气鬼!”对着卡尔做了一个鬼脸,菲比快速的开动着车子,向远处驶去。

    卡尔说的话的确不错,因为菲比开车的技术的确不怎么样,至少周毅是赞同的。周毅自信,自己开车的技术跟菲比比只高不低。周毅脸色有些紧张,对着菲比小心翼翼的问道:“菲比,你学开车多长时间了?”

    菲比的回答直接让周毅翻了翻白眼,差点没背过气去。菲比自豪的说道:“我今年夏天才开始学开车,到现在估计有三个月吧。嗯,没到三个月,对,没到三个月。怎么样,技术不错吧?”

    周毅的额头有些冒冷汗,他假装微笑道:“很好很好。对了,你有驾照吗?”一提到这个,菲比的脸色立马变了下来,有些尴尬的说道:“还没有,不过凭我的技术应该快要拿到驾照了,你就放心好了。”

    听了菲比的话,周毅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心中默念道:“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不然的话,这事可就麻烦了。”

    似是发现周毅有些担心,菲比也有些心慌,连忙对周毅说道:“那你来开吧,男人就应当为美丽的女士开车,嘻嘻,我就不向大家展示我的才能了。”说完,菲比慢慢的刹了车,停了下来。

    周毅做到驾驶座上,神情立马变得认真起来。他有个习惯,那就是开车的时候,不喜欢和别人聊天,不为其他,只为不给别人或是自己制造意外的机会。

    看到周毅慎重的表情,菲比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周毅透过后视镜看到菲比的脸庞,虽然有些好奇,但是并没有说话。

    “喂,周毅,向左拐,对,向左拐。”周毅被菲比指挥着,不断的改变行驶的方向。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底特律动物园。周毅将车子停好之后,菲比兴奋的跳下车,朝着动员院门口跑去。周毅叹了口气,追上前去,忙着去买门票。票买好之后,菲比牵着周毅朝里面跑去,颇引路人注意。

    周毅环顾四周,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又不好意思将菲比的手甩开,只好遂菲比的意。菲比带着周毅到处游览着,显然对于这里轻车熟路。走累了之后,两人来到一个长椅面前,坐了下来。周毅想要松开菲比的手,于是略作沉吟,对菲比笑道:“游览了这么久,你一定渴了吧,我去买些饮料。”

    对于周毅所想,菲比显然不知。她高兴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嘻嘻,他还蛮体贴人的嘛,不像以前那些小屁孩,根本不懂得照顾人。”此刻,菲比对周毅的好感又增添了不少。

    过了好久,周毅才慢悠悠的从远处走来,手里拿着两瓶饮料。周毅帮菲比打开饮料,然后递给了她。菲比不禁又多看了周毅两眼,周毅被看的有些心慌,强壮镇定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呵呵,没事。”菲比喝了两口后,想要靠在周毅肩上。

    周毅本能地一推,菲比一怔,脸上有些愠色,不满的问道:“怎么,连靠一下都不能吗?”周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想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对菲比说道:“菲比,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

    “什么事?”

    “其实,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周毅一字一顿的说道。

    听了周毅的话,菲比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眼睛呆呆的盯着周毅,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周毅目光坚毅,坚定的说道:“我有女朋友了,在来美国之前就有了。”

    “为什么不早说?”

    “当时我觉的没必要说这些事,我来这儿只是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

    “别说了,我知道了。”菲比出人意料的安静,盯着周毅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看到菲比的笑,周毅觉得自己紧张的要死掉了。他已经伤害了一个女孩,本不想再伤害别的女孩,可是现在……

    菲比站了起来,拉起怔怔坐在长椅上的周毅,笑着说道:“没事了,我们继续玩吧,我已经休息够了呢!”说着,露出甜美的笑容。

    “菲比,你……”

    “我说了,没事,那只是过去的事,谁也无法料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菲比变得异常安静,而且脸上的神情也是非常严肃。

    周毅苦涩的一笑,于是不再说话。

    一路上,菲比还是像之前一样,玩的像个孩子一般。菲比看起来像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实则只有十六岁。游人看到玩的近乎疯狂的菲比,以为其发疯了一般。只不过,这一切只有跟在菲比身旁的周毅心知肚明。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毅跟在菲比身后,担心的说道:“菲比,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不然叔叔也该担心了。”

    “没事,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好好玩玩嘛!”

    周毅自觉有些对不住菲比,于是并没有反驳,静静的跟在菲比身后。过了一会儿,菲比转过身来,对周毅说道:“走吧,换个地方玩玩!”

    周毅点头不语。

    一路上菲比指指点点,周毅开着车按照菲比指示的方向行驶。不一会儿,在一个酒吧门口,菲比叫周毅将车停了下来。周毅眼见菲比要进入酒吧,急忙道:“菲比,不要进去,我们回家吧!”

    “你先回去吧,我想好好静静。”菲比不顾周毅的反对,走下了车子。

    周毅赶紧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菲比的手腕,严厉的说道:“跟我回去。”菲比看了看周毅,冷笑一声,使劲一甩,将周毅的手甩开,冷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

    周毅没想到菲比的情绪变化竟然这么大、这么快,刚刚还和自己嬉皮笑脸,现在竟然……一时间一滞,呆呆的看着菲比即将走进酒吧。周毅猛然间清醒,手上一用劲,将菲比抓了回来。菲比疯狂的挣扎着,怒吼道:“放开,你把我弄疼了。”

    周毅并没有松手,而是将菲比拽到车子旁,无比严肃的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么做,布莱克叔叔会有多么伤心?你现在还未成年,应当以学业为重,不要因为叔叔没对你要求,你就肆无忌惮,你这么做,会多么伤大家的心。”

    菲比听到周毅的训斥后,瞬间一滞,明显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训斥自己。从小到大,爸爸都从来没有这么对自己吼过,这个家伙竟然吼我。

    菲比神色漠然,淡淡地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之前答应我的承诺,今天已经办到了,我们谁也不欠谁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后天季前赛就要开始了,为了你的梦想全力以赴吧。”

    说完,甩开周毅的手,径直朝着酒吧内走去,竟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要知道菲比还没有成年。周毅看着离去的身影,心情极为复杂。虽然听布莱克说过菲比极易受伤,但是没想到菲比的反应居然这么强烈。

    周毅将车子安置好之后,快速地朝着酒吧内走去。

    进入酒吧的时候,周毅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快要八点钟了。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布莱克,告诉他可能要晚点回去,但是并没有将刚刚发生的事告知布莱克。布莱克叮嘱了一番,周毅便挂断电话。

    走进酒吧的时候,周毅发现这里的人极多,简直将整个酒吧都要挤爆了,打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是在煮饺子一样。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鬼混,明灭不定的空气里充斥着暧昧的味道。

    周毅虽说也去过酒吧,但是也是在国内陪同几个好友去的,充其量也就是走个过场。因此,对于周遭的环境,周毅明显表现的非常不适应。不一会儿,周毅便被那烟味呛得直打喷嚏。

    转了一圈,终于在一个狭窄的角落里,周毅发现了菲比的身影,菲比的身边围着几个不良少年。周毅快速地冲了过去,拉起菲比的手臂。菲比抬了抬头,瞥了一眼周毅,继续拿起酒瓶喝着。周毅一把夺过酒瓶,吼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喂,你是谁啊?不想活了是不是,敢在这里撒野。”一个红色爆炸头的少年嘴里叼着烟,扫视了周毅一眼,不耐烦的问道。

    周毅没有理他,拉着菲比就欲往酒吧外走去。菲比猛地甩开周毅的手,冷冷地说道:“别管我。”

    周毅还欲拉起菲比,只见那个红色爆炸头少年手里拿起一个空酒瓶,指向周毅,怒道:“喂,人家已经说了不要你管,快给我走开,不要影响兄弟们的心情。如果还不快滚,小心你的小命。”

    周毅面色如常,淡淡地对着那红色爆炸头说道:“滚。”

    “你找死!!!”那个红色爆炸头少年,抡起酒瓶,正欲往周毅头上砸去。旁边站着的一个同伴拉住红色爆炸头,担心地低声说道:“大哥,我们刚来到底特律,之前的事才解决,现在这样,说不定又要被逮进去。”

    红色爆炸头转过头瞪了旁边的那个同伴,沉吟了一下,心里想道:“在里面呆了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出来。老子这么久没尝过腥了,这么好的一个小妞,怎能轻易放过。”

    红色爆炸头偏过头,一脸凶相,怒道:“现在赶紧滚开,老子既往不咎,如果还吗,冥顽不灵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周毅仍旧是那副表情,没有回答道红色爆炸头的话,拉起菲比朝酒吧外走去。菲比也觉得场面变得有些快要控制不住,于是并没有反抗,跟着周毅朝外面走去。

    “这是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红色爆炸头不顾同伴们的劝阻,抡起酒瓶猛地砸向周毅。周毅脑袋一偏,瞬间躲过了攻击,一脚踹在其身上。

    周毅并没有用处全力,因此红色爆炸头被周毅踹的只是朝后退了一步。红色爆炸头少年的同伴们眼见同伴被打,不再沉默,全都拿起酒杯准备攻击周毅。一时间,场面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