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29章
    楚向晚这么昏迷了有一段时间, 小黑麒麟先是绕着他走, 然后又用角顶他, 发现都没有办法叫醒他, 就干脆趴在他身边, 闭着眼睛跟他一起睡。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小黑麒麟的耳朵抖了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警觉地站了起来。

    外面的说笑声越来越近, 出去了一上午的四个中年人回来了。

    “今天的收获真不错。”梅三一边推开院门, 一边说,“在这天南城呆着,我真是越来越不想走了。”

    “你看看你。”雷二摇头,“还说怕少堡主会沉迷这里的生活,我看你这个叔叔才有这个危险。”

    “二哥说的没错。”风四抱着手臂在旁说道,“少堡主之前就说了, 等秘籍拿到之后, 我们就该尽快启程离开,毕竟玉公子家中诸事繁忙, 也没那么多时间招待我们。”

    他又不可能赶他们走,自然是他们主动一点离开才对。

    竹五笑了一声,没说话。

    他跟梅三一样, 都特别喜欢天南城的风物, 若是可以, 倒真的想在这里停留个一年半载。

    “本来以为此行出来,是我们带着少堡主见世面,没有想到反过来却是要沾了少堡主的光。”

    四人一边说笑着,一边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梅三看到趴在地上的楚向晚,顿时惊慌地跑了过来:“少堡主!”

    剩下三人听到他的声音,也朝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只见楚向晚穿着中衣趴在门边,手边的包袱散了,东西滚了一地,好像是被什么人抢劫了,追出来的时候又被打晕了放在这里一样。

    “少堡主!”

    几个人连忙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照理来说,在明月山庄里不应该出这种事情才对啊!

    雷二把趴在地上的楚向晚翻了过来,伸手掐他人中。

    小黑麒麟在旁看着楚向晚的人中都快被掐破了他也没醒,心想着难怪自己刚刚顶他没有用。

    剩下三人在周围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入侵者的痕迹,于是都围了回来。

    他们看着被雷二抱住的少年,说道:“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雷二抬起头来,束手无策地摇了摇头。

    小黑麒麟看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在旁边叫了一声。

    几个人的目光这才转向它,梅三惊讶地道:“黑麒麟,你怎么在这里?”

    这站在地上的小瑞兽仰着脖子看他们,又叫了一声。

    四个人的目光集中在它脸上——不行,看不出它是什么表情。

    不过它在这里的话,那就没理由是有什么人来做坏事了,毕竟这可是明月山庄里最珍贵的瑞兽,他们这都没有带走。

    几人看着它,雷二说道:“你是想告诉我们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黑麒麟心道,还行,这还不算太笨,知道它要说什么。

    可是梅三说道:“唉,就算它看到了又有什么用,它又不会讲话。”

    小黑麒麟心道,谁说我不讲话就不能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只见它在原地一转身,然后哒哒哒地跑进了房间里。

    他们连忙探头过去,就看到它在房间里面上窜下跳,一下子跳上桌子,一下子又跳上柜子,作势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扫了下来,推推推到了房间中央。

    那里铺着一块地毯,小黑麒麟用牙齿咬着那块地毯跑了出来,来到门外停下。

    几人看着它,雷二试探地问道:“你是想说少堡主他刚刚在里面收拾东西,然后走到了这里?”

    小黑麒麟打了个响鼻,退回了门槛后,接着作势一边跑出来,一边回头向着屋里发出叫声。

    几人看着它的小蹄子撞在门槛上,一下子没有收势,就整个被面前的门槛给绊倒了。

    这小小的一团的从门内飞了出来,“啪”的一声倒在地上,然后不动了。

    四人:“……”

    他们低头看了看被雷二抱在怀中的楚向晚,风四不敢置信地道:“你是说,少堡主是自己从里面拿着包裹走出来,然后一边走一边跟里面的人说话,没看到门槛,就被绊倒在地上摔晕过去了?”

    小黑麒麟点了点头。

    “……”

    这也太令人吃惊了,这个真相。

    他们看着昏迷不醒的少堡主,他会被门槛绊倒真的不奇怪,但是摔得晕过去……这就未免太蠢了。

    梅三自言自语道:“当时屋子里有什么人?我们少堡主要跟他说话?”

    小黑麒麟在旁叫了一声,用蹄子在地上跺了跺。

    梅三看向它,睁大了眼睛道:“你?”

    没错,就是它。

    “……”四人觉得这整个真相还原出来,简直要把人给蠢哭了。

    雷二摇了摇头,把楚向晚抱了起来,说道:“先把少堡主放回床上去吧。”

    其余三人也一致同意。

    竹五负责捡起那些滚了一地的小玩意,少堡主到底还是个孩子,收拾的包袱里面全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拿起掉在地上的追云袍,拍干净上面的尘土,想着楚向晚把衣服脱下来干嘛,然后一边摇头一边走进房间,把这衣服挂回了屏风上。

    楚向晚已经被妥善地安置在床上,雷二拧了毛巾,给他擦干净了脸跟手。

    在拨开他头发的时候,他看到了少堡主额头上撞击留下的红痕,确定这真的是他把自己给摔晕了。

    风四在旁站着,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他听到小蹄子落在地上的声音,回头一看,小黑麒麟也跑了进来。

    它跑到床前,看着面前比它高出一大截的床,四肢微微弯曲从地上起跳,跳到了楚向晚的床上低头看着他。

    风四跟雷二对视,想道:这小黑麒麟倒是跟他们的少堡主很要好。

    那少堡主应该沾得到瑞兽的好运才是,怎么还会这么倒霉,走出门都会被门槛绊倒,把自己摔晕过去呢?

    两人都想不明白。

    雷二从床边起身,给楚向晚盖好了被子,正好看到竹五也收拾好了那些滚落一地的小玩意,拿在手里走了回来。

    他对竹五点了点头,有小黑麒麟在这里看着少堡主,三人本打算出去,可刚刚在检查房间的梅三却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封封好了的信:“你们看,少堡主刚刚写了一封信。”

    众人围过去,看着这封信。

    楚向晚还不知道自己的信正在被四个叔叔看着,有被拆开的危险。

    在《警示录》制造的虚拟未来里,他盘腿坐在这边境上,身上的衣袍被边境的风吹动,《警示录》就在他旁边停着。

    “你现在再把他们叫进来。”楚向晚沉思了很久,最后说道,“就像上一次一样跟他们说清楚,半年之后天外邪魔就要结集入侵人境,要他们早做准备。”

    少堡主下了决心,便是要像上次一样,还是要他们轮流读出《穿越之万受无疆》里的片段公开处刑他,他也认了。

    他自会趁着这个机会跟这七个人解释清楚,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警示录》却晃了晃,然后书页上浮现出了两个字:

    “不行。”

    “不行?为什么不行?”楚向晚一手撑着地面转向它,急切地道,“你就再把他们拉进来就好了,我会帮你解释的。”

    警示录:他们七个的力量太强了,我上一次把你们全都拉进来不过是侥幸。现在我的力量已经剩得不多了,只能把你一个人带进来,其他人……我却是做不到了。

    “……”

    楚向晚简直恨铁不成钢,抬手戳着它急切地道:“你看看你,平白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结果那七个人根本什么也没记住。

    除了谈恋爱。

    少堡主放下了手,手指在神经质地颤抖,一想到整个人类的未来就要落在自己肩上,他就慌得很。

    本来他要肩负起追云堡的职责,都反复给自己做了十几年的心理建设,现在突然来个更大的责任,他觉得自己真是承受不起。

    可是再承受不起也得承受,只要一想到刚刚在眼前发生的那些惨状,他的心就痛得像是要裂开了。

    《警示录》上显示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少堡主看着它,它的世界被那个穿越楚向晚毁了,它是特意过来他们这个世界警示的。

    像它这样一个法宝,要独自穿梭时空过来,完成这个使命,想来也是很难的。

    所以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

    要怪只能怪当初那个制造它的人,没有把它制造得更聪明些。

    《警示录》像是想到了什么,书页微微发着光,又轻盈的绕到了楚向晚面前:“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少堡主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抬手抓住了它的书页,不过记得没太用力,“什么方法你说!”

    警示录:本来我是要警示他们不要重蹈覆辙,可是没有想到却产生了这样的效果。他们现在或多或少都对你残留着印象,只要你去接近他们,由你来让他们说出口令,你们八个人就能主动回到上次的那个空间里,我就能纠正这个错误了。

    它在空中飞快地翻起了页,把记录在自己核心中的口令显示在了楚向晚面前。

    通过这个核心口令,任何人都可以进到它制造的空间。

    楚向晚:“这什么……”

    警示录:我爱你。

    少堡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盘腿坐直了身体说道:“你向我表达谢意的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现在先告诉我核心口令。”

    警示录:我说了,就是“我爱你”。

    “……”

    警示录:只要他们说声“我爱你”,集齐七句,你们就能回到之前那个空间,纠正错误。

    一片死寂。

    在无人的边境上,少年突然爆发:“我不管了啊啊啊啊啊啊——!让人类灭亡吧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