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27章
    “砰”的一声, 门板倒在地上, 扬起一片黄沙。

    慕成雪看了看外面, 风沙已经停了, 只是整个世界变得更加昏黄一片。

    在他身后的客栈角落里, 无畏大师跟果成依然坐在原位,而其他倒在桌上、地上的人正在纷纷醒转。

    慕成雪重新戴上了帷帽。

    段邪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以为自己只有三岁的黑麒麟,慕右使本来非常嫌弃,不想去找他了, 只是在这里站了片刻之后, 还是皱着眉决定过去一趟。

    荒山中没有活物的影子, 他之前去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可是听说最近周家老夫人过三百大寿,周玉献了只黑麒麟给她。

    这算是一个线索。

    慕成雪透过帷帽望着远处,低声道:“那最好不是你,段邪涯。”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看着这个方向的果成见他终于走了, 立刻趴在桌子上松了一口气。

    无畏大师闭上眼睛,说道:“阿弥陀佛。”

    -

    明月山庄半山腰, 楚向晚抱着周麒麟冲回了自己的院子,一脚踢开门冲进了房间。

    周麒麟被他放在地上,看他在屋里疯狂地收拾东西, 不由得发出了困惑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楚向晚没空回答, 他在想着做梦都那么可怕, 当梦想照进现实的话,那会怎么样?

    完全不敢想象。

    少堡主抖了抖,决定走得越远越好。

    小黑麒麟靠了上来,它觉得是很奇怪的,有人喜欢他,楚向晚这么紧张做什么?

    它不知道楚向晚紧张的不是因为周玉跟江寒都说喜欢他,而是随之而来后面还有五个人!

    集齐他们七个,场面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或许周玉跟江寒两个人不会对他用上什么激烈的手段,可是其他人呢?尤其是段邪涯,根本说不定!

    少堡主六神无主,转来转去也没收拾多少东西。

    因为他一直没有理会小黑麒麟,所以就被它扑过来咬住了衣服的下摆:“……”

    小黑麒麟仿佛使了个千斤坠定在原地,用米粒大小的牙齿咬着他的外袍,少堡主差点哭出来,“你咬着我干什么?”

    拜托,他生死关头,大哥你就放过他吧!

    “不。”小黑麒麟仰着头,咬着他的衣摆呲着牙说道,“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要走吗?”

    “对!”楚向晚扯自己的衣服,“我要走!”

    他想要找一个少堡主夫人,带她一起回去继承追云堡,生个继承人,等到儿子十八岁的时候,自己再卸下肩上的重担,游山玩水。

    他问小黑麒麟:“你放不放?”

    小黑麒麟给了他一个“不放”的眼神,少堡主于是说道:“行,你不放也行。”

    小黑麒麟:“???”

    只见面前的人麻溜地把外衣脱了,直接扔给了它。

    “……”

    那件蓝色的外袍落下来,直接把它整个罩在里面,小黑麒麟咬着下摆,呆立在原地。

    楚向晚成功脱身,转身继续收拾。

    可是当他看到手里拿着的东西,突然意识到这全都是这段时间周玉送给自己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下来。

    他心中有些挣扎,哥哥之前对他那么好,城主也是,这样什么也不说就离开,是不是很伤他们的心?

    哪怕他们说喜欢自己,可是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反而一直都对他很好。

    正在他心中的天平渐渐要倾向江寒跟周玉的时候,他脑内又在播放起了那个恐怖的读书会细节。

    少堡主抖了抖,一下子清醒过来。

    不了,就算要伤他们的心他还是要走!

    长痛不如短痛,要是七个人齐聚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不过不想不告而别的话,那怎么做呢?

    小黑麒麟从衣服里挣扎了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他在原地转来转去,身上只穿着中衣。

    楚向晚没发现它已经从衣服里挣扎出来了,突然抬起头来,头上亮起了灯泡:“啊,有了。”

    留封信给他们不就好了?

    小黑麒麟看他坐到了书桌后,它刚刚追着楚向晚问他是不是要走,只是觉得他走得很突然。

    他要是走了,那以后岂不是就没人陪自己玩了?

    可是转念一想,他要走也行,把自己带走不就好了?

    它跑过来,轻轻一跃跳上了桌,正想跟他说这件事,就看到他开始在纸上写什么。

    少堡主写了两个字又停了下来,开始用笔杆不停地挠头,简直头都快要被他挠秃了。

    眼前的信纸上写着“展信佳”三个字,后面他完全不知该写什么。

    院子里很安静,四个叔叔一个都不在这里,不知跑去哪里玩了。

    他不能跟别人商量,还是得自己继续想。

    楚向晚只能硬着头皮想着措辞,以尽量轻松的口吻对周玉说自己有事要先离开,不过看他还在跟江寒讨论事情,就不当面告辞了。

    写完之后觉得不对,这么轻松,明显不是什么急事,根本就不需要玩什么不告而别。

    这样一来,他们会不会怀疑自己是听到了他们的话,然后就直接过来捅破了窗户纸,让他连回避的余地都没有?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

    楚向晚于是把写好的信又撕掉了,拿了一张纸,重新开始写——

    哥哥、城主敬启:

    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在院子外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在那一刻,我心中突然发现,其实自己也是很仰慕你们的。

    只是,我这一生只能与一人在一起——

    “——可是,不管是跟你们之中的哪一个在一起,我都放不下另一个,所以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我宁愿两个都不选,忍痛离开。”

    楚向晚笔走龙蛇,本来是边写边在心里默念的,可是写着写着,却发现这个声音忽然变成了实质,奶声奶气地在自己面前读了出来。

    少堡主:“???”

    他一抬头,就看到周麒麟站在书桌上,正跟自己面对面低着头在看他写的信。

    他一边写,它就一边念了出来。

    楚向晚:“!!!”

    这感觉简直瞬间像回到了被公开处刑的时候,他整个人羞耻爆棚,几乎要原地爆炸!

    “你——”他飞快地去挡住那墨迹未干的信纸,握着拳头对周麒麟叫道,“你念出来干嘛!”

    “看都看完了。”小黑麒麟喷了个响鼻,“谁让你不理我?”

    它用小蹄子在桌上敲了敲,说道,“你在写什么?你要走吗?带我一起走啊。”

    “不行!”少堡主断然回绝。

    他吹干了自己写好的这一封信,虽然矫情是矫情了一点,但是看起来很合理啊。

    然后从桌上找了个信封,把这封信装了进去。

    他自己走是一回事,带周麒麟走,那就是偷麒麟了。

    而且自己回了追云堡可能再也不敢出来了,把它带走的话,那就给了哥哥理由追了上来。

    等等,楚向晚封信封的动作一顿,突然想到在书里,那个穿越楚向晚也是一直都在叫他们“哥哥”的。

    他忽然感到一阵窒息,原来梦境已经无声无息地延伸出来那么久了吗?

    小黑麒麟看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又开始在原地打转,一边打转还一边紧张地吃手。

    这样的话真的不是办法,他好怕那些事情都会成真的。

    不管了!少堡主想道,既然信已经写好了,那就赶紧跑路吧。

    他把自己的小包袱一背,飞快地走到了门边,顺手拿起了被扔在地上的外袍,然后回头对还站在桌上看自己的小黑麒麟说道:“我不能带你走的,就这样再见吧!”

    因为一边急匆匆地往外走,一边对周麒麟说话,少堡主没注意到门槛,结果走到门边就被一绊扑倒在地。

    “……”

    他仿佛撞到了头,趴在了地上不动了。

    小黑麒麟:“!!!”

    它从桌上跳了下来,四只小小的、像玩具一样的蹄子落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声音,然后哒哒地跑了过来。

    “喂!”它用角去拱趴在地上的楚向晚,“醒醒!”

    可是楚向晚一动不动,小黑麒麟只能瞪圆了眼睛,站在一旁看着他。

    ……

    耳边是边境的风声,楚向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了追云堡的边境上。

    从小到大,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眼前的景象再熟悉不过,这铅灰色的天空,贫瘠的土地,几乎没有生气。

    他站在原地转过身来,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等看清自己身后原本是壁垒的地方时,少堡主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这原本应当是伫立在边境的第一道防线的地方,那些曾经严实的堡垒跟在上面巡视的军队全都没有了。

    眼前剩下的是什么?是残垣断壁,还有沾满尘灰的尸体。

    每一个人身上的血都像是流尽了,每一个人都跟这片他们曾经守护的大地一样,是一片灰暗的颜色。

    楚向晚踉跄地向前走了一步,心里想道,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他从小生长的地方会变成这样?

    这些问题像阴影一样缠绕在他的心头,他听到头顶有翅膀振动的声音。

    那声音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密密麻麻的一群,嗡嗡地震动着空气。

    这是——

    少堡主霍地转头,就看到远处飞来了一片黑压压的天外邪魔大军。

    这些怪物有着跟人类相似的身体,四肢却更加细长,面孔苍白,犹如变形的虫脸。

    平时看到一只已经足够吓人,眼前这么大的一群,就像一片乌云整个笼罩过来,少堡主惊骇得脸都白了。

    “啊——”他下意识地后退,在他们猛地加速俯冲的时候两手抱住了头。

    有无数羽翼震动的声音在他耳边穿过,少年等待着身体被他们切割成碎片的痛楚,却没有等到。

    他睁开眼睛,发现这些天外邪魔像是根本碰不到他,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扬起一片沙尘,飞向了后方。

    在残垣断壁之后有人,那,才是他们的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