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26章
    楚向晚又听到周围传来的嗤笑声。

    还有人在说:“阿九, 就让他在这里跟那群小鬼一起练嘛。”

    话音落下, 那些笑声就变得更加毫不掩饰。

    “楚兄, 你听到了。”站在他面前这人一摊手, 说道, “去吧,跟那群小孩儿一起,他们比你熟悉,或许还可以教教你。”

    小黑麒麟感到牙痒痒, 刚甩了甩尾巴, 就听抱着自己的人说道:“我这次想借你们的测试厅一用。”

    “测试厅?”少年挑了挑眉, 站在原地抱着手臂,转头看向演武厅正中的测试厅。

    那是狮吼功修炼有成的人才需要用到的地方,比如他。

    他回过头来,对楚向晚摇了摇头,看似好心地劝道:“测试厅对楚兄来说难度太高了,那里的计度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推上去的。”

    然而楚向晚并不领情, 少年看着他把那只小黑麒麟放到地上, 径自走了过去。

    “……”

    该死,竟敢这样无视他。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方向, 周九少爷眯起了眼睛,在楚向晚背后说道:“楚兄,做不到的事情要硬做, 否则很容易给玉哥哥丢脸的。”

    楚向晚充耳不闻, 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无人使用的测试厅里, 随手关上了门。

    这个测试厅跟测试墙不一样,测试墙那边只有一面墙跟两边的隔档,这里却像江寒设下的屏障一样,是完全封闭的。

    他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计度器,底端漂浮的红球比在测试墙上的那些大得多,看起来也重得多。

    少堡主气沉丹田,一言不发地摆好了架势,在脑海里回想方才成功发出狮吼的每一个细节,接着骤然发动——

    众人只见他猛地张开了嘴,从口中发出无形的音波轰然一声向着计度器冲去,让里面计度器上显示的指数一路飙高!

    狮吼带来的风暴穿透了四周的壁垒,将聚集在演武厅中的周家子弟身上的练功服跟束发的带子都吹得猎猎作响。

    所有人目瞪口呆。

    周家九少爷直接愣在原地。

    他之前吹牛说自己的两位哥哥是一次过关,实际上他们两个也是偷练了半个月,他自己也是十足十地练了一个月才来了演武厅测试。

    可是,楚向晚却是真的刚学,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他还只能发出像土拨鼠一样的尖叫。

    为什么一个时辰之后他回来,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发出的狮吼甚至已经临近了狮吼功的上限?

    再上一步,就是大狮子吼了,难道他是什么修行奇才吗?!

    风暴散去,所有人都怀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咔哒一声,楚向晚伸手打开了测试厅的门。

    原本站在周家九少爷身后的周麒麟正想绕过他跑过去,不过看了面前这个讨厌鬼一眼,大大的眼睛里忽然窜过一道使坏的光芒。

    它用小蹄子在地上刨了刨,然后“嗷”了一声冲了出去,一头撞在了毫无防备的少年身上,把这傲得不行的周家九少掀翻在原地!

    “啊——”

    听到身后摔倒的声音,小黑麒麟携着一阵清脆的铃声,快跑着冲向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楚向晚,一跃而起,跳进了他怀里。

    少堡主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它,发现周九被撞翻在了地上。

    他低头看了看周麒麟,觉得它真的是皮死了。

    少堡主抬起头来,遥遥地对坐在地上的少年说道:“怎么样?我通过了,现在可以用演武厅了吧?”

    少年躺在地上,觉得被小黑麒麟的角撞到的地方痛死了。

    他坐了起来,感觉自己这一摔好像摔到了腰,旁边有人想把他扶起来,却被他一手挥开。

    “可以是可以……”

    周九不说话,旁边便有人代他发出了声音,这少年疑惑地问道,“可是你是怎么这么快学会……”

    少堡主一脸严肃地道,“自然是凭我的努力——”

    “……”

    “——还有高人指点了。”

    “……”

    楚向晚很心机的没有说是江寒指点的自己。

    毕竟如果换了是周玉的话,也能瞬间教会他如何改变气流,发出狮子吼。

    总之现在打脸完成,他很是高兴,也暂时没了继续留在这里给他们添堵的兴趣。

    他抱着小黑麒麟往演武厅大门走去,在路过那捂着腰的少年身边时停顿了一下,留下一句“我明天还会来的”,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演武厅,确定身后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了,楚向晚才哈哈大笑起来。

    他怀里的小黑麒麟也跟着一起哈哈大笑。

    两个家伙像是做了坏事一样,一起蹲到了路旁。楚向晚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刚刚装的哔帅不帅?”

    “哼。”周麒麟顶顶他,“你怎么不说我刚刚顶他那一角更帅?”

    “是是是,你最帅了。”少堡主笑够了,纵容地看着面前这骄傲的小黑麒麟,越看它越觉得像个小孩子,跟普通的人类没有什么两样。

    小黑麒麟听他问道:“你们麒麟都是这样的吗?”

    它歪了歪头,“什么?”

    楚向晚帮它摘掉了头上的一根草,这家伙一路跑过来,肯定又是从杂草丛里钻出来的,而且这次多半还没有跟侍女们道别。

    他摸了摸它的小角:“都这么八卦,叽叽喳喳,好像就你有嘴似的,还喜欢暗中使坏。”

    小黑麒麟看起来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知道。”

    楚向晚见它用小蹄子在地上刨了刨,听它说道:“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独自一个生活在那座山里,我也没见过别的麒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样的。”

    听小黑麒麟说它是个孤儿,被父母家人的爱包围着长大的少堡主顿时对它生出了同情。

    然而,这同情还没持续多久,这小家伙就抬起头来,肯定地说:“所以我想,麒麟应该都是像我这样的。”

    “像你才怪。”楚向晚哈哈笑着,把它抱起来揉了一通,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嗯。”小黑麒麟乖顺地被他抱了起来,把尾巴搭在他的手臂上,又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你还要回去找那个人吗?”

    它口中说的“那个人”就是江寒。

    楚向晚发现它从来不说江寒的名字,好像对他很有敌意一样。

    少堡主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啊,我要回那里去找他,哥哥也在呢。”

    小黑麒麟转了转眼睛。

    他们从演武厅的方向出来,穿过了花园的小径,回到了回廊上。

    小黑麒麟说:“他们两个在一起,不是应该聊重要的事情吗?”

    “是吧?”楚向晚想起周玉来的时候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哥哥是好像有事找城主,也不知道现在谈完了没有。”

    “肯定没有。”小黑麒麟说,“所以我看不如我们先出去玩,等天黑了再回来,你再来找他们。”

    楚向晚反应过来:“你就是想出去玩。”

    小黑麒麟理直气壮:“为什么不出去玩,呆在这里多无聊。”

    少堡主拍了它一下:“我怎么能带你出去?你叫周麒麟,又不叫楚麒麟。”

    “我叫楚麒麟你就能带我出去了吗?”小黑麒麟问,然后很没有节操地道,“那你现在带我去找周玉,问问他可不可以让我叫楚麒麟。”

    楚向晚简直被它逗乐了,这家伙还真是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知道这个家里谁能做主。

    他于是抱着它往江寒的院子走:“好。”

    就算要带它出去,也要先问过哥哥再说。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回到了半山的院子前,楚向晚想直接走过去推门,周麒麟的耳朵却动了动,发出了制止的声音:“等一等。”

    “怎么了?”楚向晚停住了脚步,奇怪地问,“你不想出去了吗?”

    小黑麒麟竖着耳朵,凝神听了听院子里的动静,然后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

    楚向晚:“嗯?”

    它说道:“他们在里面说话。”

    “你偷听?”楚向晚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不行,小孩子不能偷听大人讲话!”

    结果周麒麟说:“他们在里面说你!”

    原本想抱着它直接进去的楚向晚顿时又停住了脚步,哥哥跟城主在说他?

    他们在说他什么?说他笨,说他烦,说他不好?

    小黑麒麟头朝着那个方向,耳朵一动一动的。

    楚向晚看着它,很想知道两个人在里面说什么,可是他一靠近就会被江寒发现,他不敢。

    周麒麟听了片刻,又仰头看楚向晚,说道:“你想听对不对?”

    楚向晚被它猜中心思,只能点了点头,周麒麟于是开始奶声奶气的复述里面两个人说的话。

    它说:“周玉说,你喜欢向晚?”

    听到这几个字,少堡主的脸轰的一下烧了起来。

    怎么回事?城主的院子里,除了哥哥还有其他人吗?有哪个姑娘对哥哥说,她喜欢上了自己?

    救、救命,好……好害羞!

    周麒麟:“江寒说话了,他说是。”

    正在害羞的少堡主:“???”

    如果说刚刚占据他大脑的是害羞,那么现在就是疑惑跟某种不好的预感了。

    院中,江寒跟周玉两人仍旧坐在桃花树下。

    江寒看了周玉片刻,肯定地道:“你也喜欢他。”

    周玉没有掩饰:“是。”

    江寒听他说道,“从小到大,你要什么我都让给你——”

    尽管已经知道这一次的答案不同,江寒还是开口道:“这一次呢?”

    周玉微微闭眼,然后又睁开,眼中映出了自己的结义兄弟的影子。

    他说:“那是我喜欢的人,我不会拱手相让。”

    “好。”江寒也没有退让的意思,“那就各凭本事。”

    在周麒麟的转述中听完整个墙角的楚向晚:“……”

    ……噩、梦、成、真!

    ——不好,他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