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24章
    秘籍很快就送过来了。

    狮吼功在大陆上是非常普及的功法, 在天地玄黄四个层次中属于黄级, 再往上进阶就可以成为玄级功法——大狮子吼。

    就前者来说, 这个世界随便哪个修行者掌握了诀窍都能来上一嗓子, 可能够发挥出后者那种威力的人就不多了。

    当世最强者, 当属周老夫人。

    楚向晚看着对方递到自己手上的线装书,黄级功法狮吼功的秘籍随处可见,周家的藏本胜在完整。

    少堡主翻了两页,发现这本秘籍上面居然还有很多练习过这一功法的人留下的笔记, 甚至周老夫人本人的心得也写在这本秘籍的第一页上。

    这就很不一样了。

    听说周玉的贵宾来了这演武厅, 要试试狮吼功的测验, 几乎全部人都围了过来。

    众所周知,周玉最好的朋友是飞星城城主江寒。

    江寒的战力独步天下,当世几乎无人能敌,他从来不需要来这演武厅。

    而这来自边疆的少年则是第二个入了周玉眼的人,他既然要接受这测验,他们当然不能错过了。

    楚向晚低头研读着心法口诀, 在心中存想行气路线, 忽然听到脚边有铃铛的声音。

    他进演武厅,小侍女是没有跟着他进来的, 但是周麒麟不肯离开他,所以楚向晚就带着它一起进来了。

    看秘籍的时候,就把它放在了地上。

    这铃铛响动, 正是小黑麒麟走动的时候发出的。

    少堡主被这声音从静思中惊醒, 察觉到周围的目光, 发现大半个演武厅的人都聚集过来了。

    这是要做什么?

    那叫人拿来了秘籍给他的少年见他抬头,便笑着说道:“楚兄这是已经看完了?也是,这篇功法口诀这么简单,对楚兄来说应该没有难处才是。”

    他说完,再次伸手搭上了楚向晚的肩,“来。”

    少堡主被他拉着走,下意识地问道:“去哪里?”

    见到里面的状况,站在门外的小侍女暗道不好,连忙去搬救兵,而小黑麒麟见状也挪动着脚步跟上了楚向晚,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又发出一串清脆的铃声。

    楚向晚被这少年拉着,从入口附近一直拉到了一面墙前。

    只见在这墙边站着的全是差不多只到他肩膀这么高的孩童,个个扎着马步,两手握在身前凝神运功,然后一张嘴,对准墙面放出了狮吼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来他刚刚进门时听到的那些尖叫声,就是在这个区域发出来的。

    楚向晚看到那墙上挂着的计度器,每一个底端漂浮着一个红色的球,一路往上是长长的计度。

    当这些站在隔间中的孩子发出狮吼功的时候,那底部的红球就会颤动起来,随着音波强度上下波动。

    “楚兄。”那搭着他肩膀的少年指着挂在墙上的计度器,“看到上面那根红线没有?”

    楚向晚抬眼看去,只见在计度器的中部画着一条红线:“那是什么?”

    只听身旁的少年说道:“如果站在这里发出的狮子吼,能够让这红球漂浮到那红线之上,就算是合格,可以正式进入演武厅进行修行。”

    听到他们的话,那些原本在刻苦练功的孩童都停了下来,纷纷转头看向了这个方向。

    少堡主感到了一丝紧张,要是自己比不过这些孩子,岂不是很丢脸?

    小黑麒麟蹲在他脚边,仰头看着挂在墙上的东西。

    太简单了,它想,要让那红球飞到红线上去要什么狮子吼,用它的麒麟吼就行了。

    那少年见楚向晚紧张,眼底划过一丝嘲笑:“大家都停一停。”

    他说着松开了手,把楚向晚推上了其中一个空位,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让我们玉哥哥的贵宾来试一试。”

    楚向晚把手中的秘籍放在了一旁,然后站到了刚刚他看到那些孩子站的位置上,扎好了马步,两手放在身前,拳头紧握。

    正当他准备开始运功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少年又开口了,说道:

    “楚兄是玉哥哥的贵宾,想来也应当跟江城主一样,是个修行奇才。当初我三哥跟五哥来这里的时候试了一次,便成功让红球飞到了顶,我想楚兄也一定可以做到的。”

    小黑麒麟闻言看了这家伙一眼,这是生怕楚向晚不紧张吗?

    它又看了看楚向晚,只见他抿着唇,明显是受到影响了。

    “……”小黑麒麟脸黑了起来,这个王八蛋,楚向晚明显是它罩的人,他们竟然也敢欺负他!

    它感到自己的角又痒痒了起来,很想把面前这个人顶飞了。

    楚向晚确实压力山大,可是不试怎么知道呢?

    他于是深吸一口气,按照秘籍上的行气路线运气,那股气在他胸腹中运转了一圈之后,突然爆发,直直从丹田冲了上来,令他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口!

    那高速的气流瞬间便通过了喉咙,令他发出了一声高频的尖叫:

    “啊————————————!!!!”

    “……”

    楚向晚的声音一出来,小黑麒麟就心道要糟。

    正宗的狮吼功,应当是要发出像狮子一样低沉粗犷的咆哮,而不是叫得像是只土拨鼠。

    等到那股气流彻底冲出去之后,少堡主这不由自主的尖叫才停了下来。

    从头到尾,墙上挂着的计度器,那枚红球都没有移动一下。

    全场回荡着他被削弱过的尖叫声,等到安静下来以后,旁边就传来了高高低低的嗤笑声。

    少堡主维持着扎马步的姿势,脸飞快地胀红了。

    “遗憾遗憾。”那少年一边笑一边摇头,“既然通不过测试,那就只能请你离开了。”

    “好。”楚向晚忍住了气,在他们的嘲笑声中抱起了小黑麒麟,从这演武厅中走了出来。

    少堡主很生气,不光是对这些人生气,也是在对自己生气。

    他觉得自己来这里简直是自取其辱,最让他生气的是,这些人还通过他对周玉进行了羞辱。

    他一边往外走,就一边听待在自己怀里的周麒麟嘀咕道:“你真笨啊,怎么这都不会吼?”

    楚向晚脚步一顿,说道:“我又不是麒麟,又不是狮子,我不会吼多正常啊。”

    他走到外面,回头看了这周家的演武厅一眼,然后觉得不行,这一场他一定要掰回来!

    哪怕回去不眠不休地练,在离开周家之前,他也要把输的这一仗赢回来。

    “楚公子!”抱着不倒翁的小侍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咦?你出来了?”

    她刚刚本来想去找公子,结果周玉为了查密宗的事离开了明月山庄,院子里并没有人在。

    她求助无门,只能赶紧跑了回来,就看到楚向晚已经失败了,正在从演武厅里走出来。

    一见到她来,小麒麟立刻就不说话了。

    “是啊,我出来了。”楚向晚咬着牙,“抱歉,我给哥哥丢脸了。”

    “没事。”那小侍女却眨了眨眼睛,说道,“狮吼功本来就难掌握诀窍,九少爷说得那么轻松,说三少爷跟五少爷当初第一次就成功了,实际上他们在来演武厅之前早就在自己院子里偷偷练了小半个月。”

    楚向晚很意外:“真的?”

    “真的。”小侍女信誓旦旦地道,“连九少爷自己也是在家里练了一个多月才敢来演武厅,还差点不及格。”

    楚向晚哈哈地笑了起来,这看起来也没比他强多少嘛。

    小侍女犹豫了一下,才对他说道:“对不起,楚公子,是我让你来演武厅的。今天他们取笑公子的事,公子是不会在意的,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楚向晚却道:“如果连我都不在意,那谁还会将哥哥受到的屈辱放在心上?”

    他打定了主意要练好狮吼功,周麒麟却怎么也不肯走。

    无奈,楚向晚只好向小侍女保证自己会在天黑之前送它回去,让小侍女先行回了山顶的院子。

    他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有点发愁。

    排云功还可以在这个院子里练,可是狮吼功这一练肯定要发出巨大的声音,极其扰民,整个周家可能就只有演武厅有那个隔音条件,这可怎么办?

    周麒麟趴在石桌上,小尾巴在背后一甩一甩。

    它给他出了个主意:“你到后面的林子里去,泡在温泉里面,这样声音就不会发出来了。”

    “……”对啊,他要是呆在温泉里,那声音就出不去了!

    “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他惊喜地去摸周麒麟的背,看着面前这个家伙一副被摸得很舒服的样子,然后反应过来,“你是不是自己想去泡温泉?”

    小黑麒麟从石桌上站起了身,说道:“一边泡温泉一边练功,有什么不好?”

    它说完不等楚向晚拒绝就一下子跳到他怀里,然后用头顶着他催促道,“快走快走,不然昨天那个人又来了,我们又没位置了。”

    江寒坐在院中看着书,忽然感到脚下的地面震颤。

    他的目光一下子从书页上离开,投向了这震动传来的方向,这是从竹林后的温泉传来的。

    他放下了书,那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又一阵冲击从他脚底传上来,令他坐着的石凳都发出了细细的颤动。

    江寒眯起了眼睛,从石桌前站起来,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院子里。

    竹林深处,温泉小庄,楚向晚跟小厮们打过商量,让他们都离开,只留下他跟周麒麟在这儿。

    脱掉身上的衣服,在腰间围了条毛巾之后,少堡主就一下子跳进了温泉池子里。

    小黑麒麟也不甘落后,也跳了下来,然后浮在水面上看着楚向晚。

    楚向晚盯着眼前波动的池水,咽了口口水,对小黑麒麟说道:“我要开始了。”

    小黑麒麟向他点了点头,因为埋在水里的缘故,所以挂在它脖子上的铃铛没有发出声音。

    少堡主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猛扎,整个人扎进水里。

    他在高温的水中闭眼,握拳,运气,那口气在他胸腹之间转了一圈,从丹田直顶而上,高速冲过了他的喉咙,令他在水中控制不住地睁眼张嘴,一道音波便激射而出——

    池水震动了一下。

    小黑麒麟在水中舞动着四只小蹄子,感到这震动很快就经由池水进入了周围的地面。

    楚向晚一下子从水里冒出头来,一抹脸上的水,然后对它摇了摇头:“不行。”

    小黑麒麟:“再来。”

    楚向晚点了点头,这个方法确实行之有效,没有声音。

    小黑麒麟看着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又钻进水里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池水再次激烈地波动起来,感觉跟上一次没有什么两样,小黑麒麟这次不用看也知道楚向晚又失败了。

    江寒的身影倏地出现在池边,看着震荡的池水,只见一只小黑麒麟在水中悠哉悠哉地游着,池子里还浸着一个少年。

    小黑麒麟察觉到有人来,还未出口警告,就看到眼前水花四溅,溅了自己一脸。

    江寒的第一反应就是跳下来,把疑似溺水的人捞了起来。

    原本正在运功的楚向晚被他这么一捞,运功顿时被打断,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从水里出来了,正趴在一个有些熟悉的怀抱里。

    少堡主整个愣住了,觉得这个场面很熟悉,一抬头,果然看到的又是江寒。

    温泉池里的水面波动了很久才停下来,两人站在水中,一个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毛巾,另一个则白衣湿透,贴在了身上。

    楚向晚都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他的茫然之中,江寒皱着眉问道:“你在做什么?”

    他没有想到在池子里的会是楚向晚,更没有想到他刚刚并不是被这只黑麒麟压在水里溺水,而是在修炼。

    只听眼前的少年小声道:“……我在练狮吼功。”

    上一次他在回廊上被这样抱住,还是隔着衣物跟盔甲的,这一次却只剩下了江寒身上的衣物,楚向晚顿时感到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江寒听到这个答案,眼中略微闪过一丝困惑。

    他松开了这少年,问道:“你要练,怎么不去周家的演武厅?”

    楚向晚连忙自己站直了,说道:“我就是想去,所以才要练,他们说不会狮吼功不能进。”

    他一边说着,那些水一边从他被温泉水蒸得红透了的脸上、头发上跟睫毛上滴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回池子里。

    江寒看着他,再次感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心动。

    他一时间甚至有些怀疑,眼前的少年是不是故意找了这么个理由引自己过来。

    小黑麒麟从头到尾在旁扮演着不会说话的瑞兽,四肢蹄子拨着水,浮在水面上看他们。

    只见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转过身去,然后从池边的台阶登上了岸。

    在上岸的瞬间,江寒身上的元力运转,蒸干了所有的水。

    楚向晚站在池中仰着头望着他,看到他转头望了还在池子里的小黑麒麟一眼,对自己说道:“找个人送它回去。”

    少堡主想着,这大概是不高兴他们两个在这温泉池子里胡闹了。

    他垂头丧气地从这温泉池子里爬了出来,想着这又不知要去哪里才能再找到个合适的地方,嘴里回答道:“是。”

    然后就听江寒的声音清晰地传来:“穿上衣服来找我。”

    楚向晚:“诶?”

    江寒头也不回地从池边离开:“我教你。”

    “真的?”少堡主一下子抬起了头,看着自己偶像的背影,激动地转过身去对还在温泉里漂着的小黑麒麟说道,“听见了没有,江寒说他要亲自教我!”

    这是谈资!好大的谈资啊!

    周麒麟:“哼!”

    它在水里看着江寒离去的背影,心中无端生出了一股想冲上去用角顶他的冲动。

    尽管这是第一次见这个人,可不知为什么,它就是看他不顺眼。

    只是看楚向晚这么高兴,小黑麒麟还是决定暂时不这么干了,任由他把自己从水里抱出来擦干净,找了个小厮送自己回去。

    送完周麒麟,楚向晚光速换好了衣服,来到了江寒的院子门口。

    这座院子里种着一株非常茂盛的桃花树,桃花灼灼,云蒸霞蔚,院子的门只是虚掩着,仿佛在等待他到来。

    “江城主。”楚向晚拘谨地敲了敲门,说了一声“我进来了”,这才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江寒就坐在院中那棵桃花树下。

    这个院子的格局除了多了这株桃花树以外,跟他们住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

    少堡主的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才落到了江寒身上。

    尽管算上在梦中,他已经是第三次见到飞星城城主江寒的真人了,然而此刻要在这个院子里,由他来教自己练习狮吼功,少堡主还是很紧张。

    他满脑子都是“近距离看偶像,好激动啊”、“偶像好帅啊”、“偶像真是个好人”、“我要是学不会偶像会不会嫌弃我”这样乱七八糟的念头。

    江寒从石桌前站起了身,跟楚向晚相对而立,微微垂眼看他:“狮吼功的心法口诀,你已经记熟了?”

    “是的。”少堡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开,认真地道,“记熟了。”

    江寒道:“你做一次给我看。”

    楚向晚有些犹豫。

    他斜眼看了看他们头顶的桃花树,怕自己的土拨鼠尖叫一出来,这么好的一棵树就要没了。

    然而江寒在他面前等着他,少堡主只能把心一横,开始像之前那几次一样运功、行气,接着一口气从丹田直冲而上。

    气流上顶,他绝望地张开了嘴,眼看又要发出土拨鼠尖叫,站在面前的人却在此刻出了手。

    那修长的手指按在了他颈下,少堡主立刻感到那股不受控制的气被控制住了!

    下一秒,江寒又化指为掌在他身上一拍,那股气立刻就在他身体里散开了。

    ——咦?!楚向晚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样也可以?!

    江寒放下了右手:“气行错了。”

    楚向晚还没来得及不好意思,就听他说道,“手放上来。”

    少堡主“哦”了一声,然后迟疑地将手放在了他的胸膛上,不自信地望着他:“这样?”

    江寒却似乎觉得他离自己太远,伸出手臂在少年的腰上一揽,让两人贴得更紧。

    这一下两人几乎呼吸相闻,少堡主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他仰头望着江寒的脸,发现他的眼睛看起来颜色竟比一般人要浅淡,掌下的胸膛紧实,那沉稳有力的心跳正在透过两人交叠的部分,一下一下地传递过来。

    只听江寒的声音响起,低沉地道:“好好感受。”

    然后便运转起了心法。

    楚向晚只感到手掌之下有股强大的气正在凝聚,从形成到运转这前期都是跟自己一样的,他立刻全神贯注地感应起来。

    若是前面都是一样的话,那么成功的关键肯定是在过喉的时候了。

    那股气从江寒的丹田直冲而上,在将要过喉的时候,少堡主就感到横在腰间的手臂更加用力地将自己揽紧了。

    他一下子屏住了呼吸,望着江寒颜色浅淡的眼眸,感到自己感应到的那股气也陡然壮大,接着流速陡然慢了下来!

    楚向晚眼睛一亮——

    原来如此!

    在气流过喉时,体积变大,速度就会变小,震动声带的频率也会降低!

    这样,发出来的声音就不是高亢的尖叫,而是低沉粗犷的狮吼!

    少堡主感慨着面前的人对力量控制的极致,看着江寒张开了唇,然后在自己面前发出了一声狮吼。

    这狮吼逼真无比,音量却控制得只比耳语要大一些,可发出的力量向外一震,就以他们为中心袭向了四周!

    院中栽种的桃花轰然震了一下,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从院中掀起了一阵狂风。

    枝头的花瓣被纷纷地卷上了半空,楚向晚抬头,眼中映出这漫天飞花,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哇——”

    门外,周玉停下了脚步,看着这被倒卷而起的飞花。

    他没有修为,不知江寒是在里面做什么,也察觉不到院子里有两个人的气息。

    他现在过来是已经查到了江寒拜托自己查的东西,所以他没有迟疑地伸手按在了门扉上,轻轻一推。

    没有锁上的门在他面前打开了,那股席卷到门边的气劲就如同主人精确控制的那样,只掀起了周玉的一缕发丝就消弭于无形。

    周玉看向树下站着的两人。

    背对着他的是江寒,而被江寒拥在怀中的人,虽看不见脸,但他却认出了那一片蓝色的衣角。

    “……”

    一瞬间,周玉几乎忘了自己此刻为什么会在这里,直到他听见江寒放轻了声音,问道:“懂了吗?”

    江寒或许只是在问被他拥在怀中的人懂了这一招没有,然而这其中隐含的意味,却瞒不过站在门边的人。

    这分明就是江寒在隐秘地问怀中的少年,你可懂我的心意。

    他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又是结义兄弟,江寒在他的明月山庄找到了喜欢的人,他应该为他高兴才是。

    可是……

    不管是相遇也好,动心也好,明明都是自己先……

    周玉不自觉地握紧了拳,站在门边看着这两人,平生第一次尝到了被嫉妒焚心的滋味。

    站在院中的江寒也察觉到了门外的视线。

    他松开了楚向晚,转过身来,只见周玉不闪不避地站在门外。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上,眼中彼此的身影被从天空中落回来的桃花花瓣切割成了支离的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