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23章
    23

    不倒翁在地上摇了摇, 又倔强地站了起来。

    它梨型的身体上画着大大的、生气的五官, 仿佛被撞倒之后非常不开心。

    小黑麒麟亮晶晶的眼睛里映出这不倒翁的身影, 没忍住又上前一步, 低头用钝钝的角顶了顶它。

    不倒翁再次被顶了下去。

    嘻, 它眼睛一亮。这家伙怎么撞都撞不倒,又长着一张这么生气的脸,真是太有意思了。

    楚向晚蹲在旁边,跟他蹲在一块的还有送周麒麟来的侍女。

    周麒麟这次还真不是私自跑出来的, 少堡主想, 它不知是通过了怎样的脸色示意周玉的侍女们把它送到这里来, 想想就觉得难度很高。

    不过这也证明了这世间还是有能看懂它脸色的人的,楚向晚都替它高兴。

    少堡主转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身旁的少女。

    跟周玉身边的其他侍女比起来,这个侍女的年纪显得格外的小,穿的衣服也跟她们不太一样。

    她看着小黑麒麟不停地用头去顶这个不倒翁,不由得笑出了声。

    楚向晚看她伸手摸着小黑麒麟的背,听她小声说道:“你还真喜欢它呀。”

    小黑麒麟甩了甩尾巴, 认真用角去顶这个不倒翁, 把不倒翁顶在地上磕碰得啪啪作响。

    楚向晚在旁看着它这认真劲,嘿嘿地笑了一声, 然后揉了揉鼻子。

    在他身上还沾着一些木屑,手指上也有刚刚刷颜料的时候沾到的油漆,那小侍女听到他的笑声, 转头看向他, 眼睛亮晶晶地道:“楚公子还真是手巧, 做的这个不倒翁好可爱。”

    难怪小黑麒麟这么喜欢往他这里跑。

    “没、没什么的。”楚向晚有点脸红,忙道,“雕虫小技罢了。”

    跟比自己大一些的姐姐们在一起,他不会紧张,可是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在一起,少堡主就会忍不住紧张脸红。

    毕竟,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他未来的少堡主夫人……

    少堡主想着,都害羞得有点想缩起来了。

    小黑麒麟顶着这个楚向晚给它做的玩具玩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它很满意这个不倒翁,觉得应该给楚向晚嘉奖。

    它看着面前这摇晃个不停的家伙,发现在那愤怒的大眼睛底下,左眼眼角还有一颗泪痣。

    小黑麒麟的喜爱又瞬间上了一层,它决定了,自己要给它起个名字。

    就叫阿雪好了。

    远在龙门荒漠的慕成雪忽然打了个喷嚏,把生怕他一下子暴起殴打自己师父的果成小和尚吓了一跳。

    毕竟没个三五月时间师父的修为是恢复不了的,这时候他们跟邪道右使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慕成雪捂着鼻子,想着这么炎热的天气,自己怎么也会感冒?

    他从手掌之上望着无畏大师,问道:“那剩下的尸体呢?”

    无畏大师念了一声佛号,答道:“我让果成挖了个坑,然后埋了。”

    免得让一代邪主的残躯曝尸野外,被野兽叼走吃掉。

    慕成雪思考了片刻,然后放下右手,向面前的无畏大师道了一声谢。

    也就只有密宗高僧在被段邪涯这样气之后,还能不计前嫌送他去转生,还把他的残躯给挖了个坑埋了。

    这要是换了别人——

    不,慕成雪目光一冷,都不用换别人,让他见到段邪涯的残尸,他都能先把这个家伙挂在城墙上向世人展示。

    现在听完无畏大师的话,转过头来想一想,也难怪他找不到尸体。

    桌上放着这块布料是飘落在道旁的,找到那里的人一眼就能看到,而段邪涯的残尸则被埋在了三尺之下,身上没有生气,自己当然感应不到。

    “还有一事。”慕成雪道,“段邪涯现在在麒麟的身体里,那我应该感受得到他的气才是——”

    “阿弥陀佛。”无畏大师解释道,“用了六道轮回**,就犹如转世重生,段施主现在在那黑麒麟的躯壳之中,已经是新生的神兽了。”

    他有完整的麒麟血脉,整个气息自然也跟以前不一样,所以慕成雪感应不到不奇怪。

    他问道:“那他应该还是在荒山中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回去找他应该还是能够找得到的。

    他想象着段邪涯在麒麟的身体里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黑麒麟会有什么反应。

    想来想去,觉得段邪涯多半不会乖乖呆在那荒山里,肯定会跑出来,说不定还会直接跑回他们的圣坛去。

    然后就被那些老不死的抓住。

    慕成雪抿了抿唇,这样一来,自己就要尽快动身去找他了。

    “阿弥陀佛。”无畏大师又闭上了眼睛,说道,“照理来说,段施主应该还是在荒山之中的。”

    果成在旁嘟囔:“经过了六道轮回**的人就犹如重新投胎,前世的记忆是会消失不见的。他醒来的时候,大概就觉得自己是只麒麟幼崽了。”

    “……”

    那他这样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慕成雪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不如自己现在直接去了结了他算了。

    被楚向晚抱着走在山道上,小黑麒麟忽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正在跟小侍女交谈的楚向晚顿时低下头来看它,担忧地道,“你怎么打喷嚏了?你着凉了吗?”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们麒麟也会着凉吗?”

    小黑麒麟甩了甩头,因为有旁人在,所以没有开口说话。

    它怎么可能着凉?会打喷嚏肯定是因为背后有人在说它坏话。

    他们正在前往演武厅的路上,楚向晚将排云功练到了第十层,在院子里已经有些施展不开了,正好今天有带小黑麒麟来的侍女在,他就问她自己可以去哪里练功。

    “你怎么不早说呢?”小侍女说道,“我们有演武厅啊。”

    然后就带着楚向晚出来了,当然也没有忘记带上小黑麒麟。

    眼下,楚向晚抱着小黑麒麟,小侍女抱着那只不倒翁,两人一起走在山道上。

    小黑麒麟真的是非常喜欢它的新玩具,一听要出来,立刻就以眼色示意要带上它的不倒翁。

    小侍女非常自觉,没等楚向晚去体会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就把不倒翁抱了起来。

    少堡主再次感慨,这世上能有一个懂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好了。

    小侍女带着他走过长长的回廊,来到了演武厅。

    周家的演武厅非常大,面积可能有一整个追云堡那么广阔,少堡主还在外面就看到里面有很多穿着练功服的周家子弟,顿时忍不住“哇”了一声。

    小黑麒麟待在他怀里,忍不住用小角顶了顶他。

    这人怎么这么不淡定,搞得好像很没有见过世面一样。

    楚向晚抱着小黑麒麟一出现,就立刻吸引来了很多目光。

    谁都知道这只小黑麒麟是今年老夫人寿宴上,周玉献给她的贺礼,现在正放在明月山庄最高处的那座院子里养着。

    而这抱着它在往四处看的少年,则是来自边境的乡野小子,因为在极乐城得了周玉的青眼,才来参加了老夫人的寿宴,还一鸣惊人,很有心计的在寿宴上献上了的那幅盗圣真迹。

    在他们看来,楚向晚跟周麒麟身上妥妥的打着周玉的烙印,可是众所周知,周玉不能修行,所以他的人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这样一来,楚向晚的出现就变得很有趣了。

    所有对周玉在这个家的特殊地位有着不满的周家子弟,现在都很想趁这个机会欺负欺负他的人。

    少堡主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浑然不知,他只觉得这周家的少爷小姐们练的功法个个都超级刚的,而且他们十个有八个都向他们周家第一高手周老夫人致敬,都修炼了狮吼功。

    每天来到演武厅第一件事,除了热身,就是要测试一遍狮吼功的能量。

    他还没进来,在门口就听到了各种经过削弱的、不大得法的男妖女妖尖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吊嗓子。

    这真是太刚了,周家人。

    楚向晚震撼地想,简直被刷新了因为周玉而形成的周家印象。

    他一进来,正好遇上有人在演武厅正中的测试厅里测试狮吼功。

    那经过削弱的音波穿透了无形的壁垒,从其中爆发出来,犹如风暴一般席卷了全场!刚刚走进来的少堡主头发都被吹起来了,小黑麒麟脖子上挂着的铃铛也被吹得叮铃作响。

    等到这风暴停下,那测试厅中的少年也走了出来,他看上去跟少堡主差不多大,有着一张和周通周炎相似的面孔。

    他一看到抱着小黑麒麟站在演武厅门口的楚向晚,就立刻来了精神。

    没来得及行动的一众周家子弟只能看着他走了过来,微抬着下巴一脸玩味的对楚向晚说道:“这不是玉哥哥的贵宾?怎么也来我们这里啊?”

    楚向晚抱着小黑麒麟,对这陌生少年拘谨说了一声你好,然后才说道:“我想找个宽阔一点的地方练功。”

    “练功?”那少年眼睛一眯,说道,“想练功啊,好啊。不过我们周家的演武厅有个规矩,来这里的人都得会狮吼功才能进来——当然,玉哥哥例外。”

    他的话音落下,楚向晚跟小黑麒麟就听到周围传来了一阵窃笑声。

    这少年嗤笑一声,问道,“所以少堡主你是要靠自己的实力进来,还是要靠玉哥哥的特例呢?”

    楚向晚再迟钝也听出他们这是在嘲笑周玉不能修行了。

    “那当然是要靠自己了。”少堡主握住了拳头,抱着小黑麒麟说道,“不过我并没有学——”

    “简单。”那少年不等他说完就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把他一把拉了过来,然后对站在不远处的人打了个响指,说道,“来本秘籍,让玉哥哥的贵宾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