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22章
    22

    既然少堡主决定了不在周家久留, 那么他们就要想好下一站要去哪里。

    在这个问题上, 四人产生了分歧。

    梅三说江南好,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江南秦淮河上美人多, 文人骚客也多,去见识场面陶冶情操再好不过。

    竹五表示江南的门派也多,更容易偶遇未来的少堡主夫人。

    听到竹五赞同自己的话,梅三跟他相视一笑, 点了点头。

    可是雷二却说:“龙门荒漠好。”

    他的修行地是在荒漠之中, 跟梅三竹五不一样。

    风四听到“龙门荒漠”这四个字, 脸上也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他年少之时的修行地也是在荒漠附近,有好些年没有回去了,现在很想回去看一看。

    楚向晚看着他们,桌上的东西已经全部进了他肚子里,少堡主打了个饱嗝,问道:“龙门荒漠好吗?”

    显然比起江南水乡, 大漠风情要更吸引他一些。

    “龙门荒漠跟我们边塞不同, 那里的风景你去看了就知道——”雷二眼中浮现出怀念,“‘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跟江南水乡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少堡主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梅三跟竹五见状又交换了一个眼神, 想道:也对, 他们在江南修行, 江南风景已经见多了,倒是还没见过黄沙落日的荒漠之景。

    最关键的是,胡姬也很美。

    两人于是投了赞同票:“好,我们下一站就去荒漠。”

    时近中午,黄沙中仿佛蒸腾出无数炙热之气,荒漠中的景象热得变形,连空气都是折叠波动的。

    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之中,远远地走来了两个僧人。

    一高一矮,一老一少,两人身上穿着破旧但浆洗得很干净的僧袍。

    老和尚的年纪很大了,脸上已经长出了皱纹跟老人斑,但是一双眼睛却还是明亮如昔。

    他踩在这滚烫的黄沙上,沙粒从草鞋破开的洞口钻了进去,老人仿佛完全无所察觉,以固定的频率迈步向前走着,手中的禅杖当作拐杖一样,每走一步就往前一拄,顶上的圆环发出声响。

    走在他旁边的小和尚修为却没有师父这么高深,在这被晒得滚烫的荒漠中,风一阵阵吹来,能把他头顶的帽子吹走。

    小和尚手里拿着根木棍,也在努力支撑着自己,另一手则在按着头上的帽子。

    然而猛地一阵大风吹,掀起一片狂沙,他一个难以呼吸就下意识地张开了嘴,结果吃了一嘴的沙,不由得低头吐了起来:“呸呸呸!”

    吐完之后,总感觉嘴里还有着沙粒。

    这鬼地方,太阳又烈,黄沙又烫,比他们的修行之地还要难走,小和尚简直想哭。

    他快走了几步,来到了师父旁边,皱着脸问道:“师父师父,我们还要走多久?”

    他们都已经在荒漠中走了一个上午了,遇上当地人好心提醒他们赶紧找个地方歇脚,看这天气,很快有沙尘暴会出现。

    人在自然面前,总是格外渺小,尤其小和尚修为不到家,特别害怕自己被卷走。

    老和尚望了望远处,天尽头是一片无际的黄沙。

    他闭上了眼睛,感应到了来自沙丘后的一点湿润水汽跟人气,然后又睁开双眼。

    小和尚听他说道:“继续走。”

    小和尚:“是……”

    他沮丧地捂住帽子,继续在黄沙中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每走几步就要把脚从滚烫的黄沙里拔出来,然后抬起来抖一抖,倒掉鞋里的沙子。

    尽管知道这样没用,可他还是忍不住这样做。

    一老一少又走了半个时辰,他们眼前这一片连绵不断的沙丘终于到头了。

    “哇——”

    站在这沙坡顶部往下看去,小和尚抬起了帽子,望着那半月般的湖水“哇”了一声。

    在这荒漠深处,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湖水没有干涸。

    小和尚两眼发亮,看到那半月湖畔栽种有耐旱的绿植跟几棵沙枣树,后面是几座用黄土烧制成砖建起的建筑。

    当中一栋两三层高的小楼,三面构起了回字形的楼墙,同这半月湖一起在荒漠的凹陷之中,形成了一道风景。

    “师父快看!”小和尚指着那处,高兴地道,“有水!是客栈!”

    走了这么久,水都喝光了,他感到自己喉咙都冒烟了,看到了这荒漠中的湖水跟明显有人气的客栈,简直热泪盈眶。

    “阿弥陀佛。”老和尚看他一眼,“果成,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些?”

    小和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然后双手合十,向着师父说道:“师父回头再训我,我们赶快先过去吧。”

    他说着,抬头看了看天空。

    这一片的天空还是蓝色的,可是从他们刚刚来的方向却变得灰压压的一片,眼看暴风就要来临。

    老人生得慈眉善目,仿佛永远不会生气。

    他看着自己最小的这个弟子,这孩子资质是有的,就是心性还要磨练,所以这次才带着他出来。

    小和尚看到自己的师父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师父万岁!”

    小和尚高兴地跑到了前面,也不再倒走鞋里的沙子了。

    从他背后背着的筐里掉下来一支有些枯萎的花枝,落在这黄沙之中。

    是桃花。

    那颜色浅淡、微微卷曲的花瓣一下子就从枝头脱离了出来,随着卷起的风沙吹向了天际。

    龙门客栈在正午迎来了几拨客人,所有人都是因为风沙将至,才来到这里歇脚。

    客栈的老板是个沉默寡言的汉子,他的夫人却是能言善道,很是泼辣。

    她举着盘子,在这有些拥挤的客栈中如同一条水蛇般行走,扭动的腰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只是谁都知道,这对夫妇能把客栈开在这里,凭借的当然不光是胆色。

    老板娘再风骚,也没有人敢伸手去碰她一碰。

    一老一少从门外走了进来,带进来一阵风沙的气息。

    这两个僧人一出现客栈中,就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

    小和尚兴奋地看了这客栈中各色的修行者,把背上的筐子往前提了提,这才跟在师父身后走了进来。

    小二一甩肩上的布,高声道:“有客到!”

    老板娘秀眉一挑,迎了过来,对着他们笑眯眯地道:“两位师父是要打尖还是住店?”

    老和尚向她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小和尚在旁说道:“我跟师父想在此歇歇脚,请给我们几个白馒头,还有一壶水。”

    老板娘看了看他青涩的小脸,对他说道:“小师父,你还在长身体,光吃这些怎么行?我看看再让厨房再给你们准备一份斋菜。”

    小和尚大喜过望,双手合十对她说道:“多谢施主!”

    老板娘领着他们来到一张空着的桌子前,把他们安置了下来,然后转身走回了柜台。

    老板正在柜台后沉默地打着算盘,外面呼啸的风声卷着沙子击打在窗上,又从那破烂的窗子里穿了过来,像要将这整座客栈都掀走。

    “当家的。”老板娘倚在柜台前问道,“要关门吗?”

    老板抬起头来,眼睛望了望另一个方向,开口道:“等等,外面还有一个客人。”

    远处,黄沙之中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身上的白色衣裳在这荒漠的阳光之中被映得像在发亮,在他头上戴着一顶斗笠,四周垂下的白色布匹挡住了他的脸,叫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他刚出现的时候还很远,转瞬间就走到了极近的地方。

    在他身上有着跟这荒漠截然不同的冰冷气质,他突兀地行走在粗犷的世界中,仿佛一个幻影。

    他瞬息就从荒漠入口那两座巨石外,来到了这由一家客栈跟几座商行驿站组成的荒漠小镇,然后进入了客栈的大门。

    老板这才说道:“去把门跟窗都用木板遮上吧。”

    老板娘得了令,喊来在店里忙碌的伙计,一起用木板将这整座建筑里开着孔的地方都挡上了,不让任何风沙进来。

    这白衣人走进客栈,伸手摘下了头上的帷帽,露出了一张神情冰冷的俊脸,左眼眼角下有一颗泪痣。

    他的目光在这闹哄哄的客栈中一扫,没有在那些修行者身上停留,径自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等着馒头跟清水的师徒二人,抬腿走了过来。

    客栈中注意到他的人,纷纷发出了震惊的声音:“那是……”

    “邪道右使……慕成雪?”

    慕成雪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也没有掩饰自己的面目,从他摘下罩在头上挡风沙的帽子之后,客栈中就陆续有人认出了他。

    他们惊恐地看着慕成雪,虽然他只是邪道右使,可是在世人眼中却比邪道之主段邪涯还可怕。

    落在段邪涯手上,邪道之主偶尔还会因为他们求饶就放过他们,可是慕成雪不一样,他说要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这人跑到龙门荒漠来做什么?

    难道这客栈中有他要杀的人吗?!

    他们拼命降低了存在感,看着慕成雪从门边走了过来,目标明确地走向了角落,在那对在他之前进来的师徒面前停下。

    一时间,整个客栈都安静下来,唯一的声音就是外面传来的风声。

    小和尚本来在等着厨房里送上来的馒头、清水跟斋菜,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气息的变化。

    他低着头,见到桌上映出了影子,像是有人走到了他们桌前,顿时精神一振,抬起头来期待地问道:“是我们的斋菜跟馒头来了吗?”

    等到他看清站在桌旁的是个白衣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客栈里的伙计,声音顿时就卡在了喉咙里,“……”

    暮成雪没有看他,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老和尚身上,他开口道:“无畏大师。”

    坐在破旧有些油腻的桌前的老和尚睁开了眼睛,目光平和地看着他:“慕施主。”

    所有人都在想着无畏大师是谁,有人忽然小声道:“难道是密宗高僧,无畏大师?”

    不得了,这龙门客栈中一时间竟来了两个大人物!

    他们不禁害怕起来。

    狂沙将至,这两人会不会在这里打起来,把龙门客栈给拆了?

    小和尚听到他师父叫慕成雪,愣了一下,然后一张脸变得煞白——

    邪、邪道右使慕成雪!

    救、救命,他来报仇了吗?

    本来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的慕成雪,终于从眼角分了一点余光给这小和尚。

    无畏大师见他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然后收回目光,望着自己开口道:“看样子大师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

    无畏大师依然是那般平和,点头道:“知道。”

    在众人的窒息中,老板娘走了过来,以商量的语气说道:“两位一看就是有事相商,不过这楼下烦杂,不如楼上清静,不如两位到楼上去坐下谈一谈?”

    慕成雪说道:“不必。”然后连目光都没有分给身后的老板娘,直接伸手一挥,从他的衣袖中便飞出一片暗淡的雾气,瞬间将这整个客栈笼罩。

    正在惊恐地看着这个方向的人一下子失去了意识,倒在桌上,而站在柜台后已经有所防备的老板也抵挡不住这灰雾的力量,趴在了柜台上。

    小和尚“啊”了一声,去扶住了往后倒下的老板娘,让她靠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这才看了看四周,发现整个客栈里清醒的就只有他跟他师父,还有这位邪道右使了。

    慕成雪放下了手,道:“现在没人影响我们了。”

    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块布料,那布料残破,仿佛是从什么人的衣服上撕下来的。

    然而即便是这么一小块的红色,也看得出材质金贵,上面闪烁的光泽都还没有暗淡。

    随后,小和尚果成又看着他取出了一枝桃花。

    小和尚立刻想起了自己背筐里放着的桃花枝,感到这枝桃花比自己保存的好多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慕成雪将这两样东西都放在了桌上。

    段邪涯失踪,江寒亲自从飞星城出来调查这件事情,他也是如此。

    只不过慕成雪得到的消息比江寒多,起码他知道段邪涯惹的是什么人,又是在什么地方跟这密宗高僧见面交手。

    果成正在走神想着桃花枝的保存方法,耳中听慕成雪说道:“我去过那里,只找到段邪涯身上这片衣料跟这枝桃花。”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邪主的气息。

    无畏大师的目光在这两样东西上扫过,又听面前的邪道右使继续说了下去:“我虽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这个道理,了解段邪涯这个祸害不会死得那么容易,可我还是想问大师,你对他做了什么?”

    慕成雪这段时间并不在中原。

    他们负责的边境战场最近出了点问题,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一个厉害的魔头,磨死了他们很多精锐都没有把它拿下。

    所以他便动身去深入前线,亲自绞杀,没想到段邪涯又趁自己不在跑出去胡乱折腾,这回还招惹到了密宗的高僧。

    密宗向来不出世,高僧们也是以慈悲为怀,慕成雪本来笃定段邪涯就算是偷了人家高僧的舍利子来玩也不会死,顶多就是被教训一通。

    然而没有想到,等他回来之后,段邪涯却不见了踪影,而那些没用的家伙们则要让他顶上邪道之主的位置。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坐那个位置。

    于是,知道密宗那边出来收拾段邪涯的是无畏大师,两人交手的地方是在荒漠附近,慕成雪就又动身赶来了。

    这一片荒山,朝廷曾经在这里开采矿藏,在这个地方留下了巨大的空洞。

    两边的山崖高而且陡峭,是当初开矿的时候被清理出来的通道,段邪涯跟无畏大师便是在这里交的手。

    慕成雪先去了那里一趟,那里有交战的痕迹,可却没有留下残骸。

    他动用秘术在周围一扫,最终只凭借气息找到了这放在桌上的一块布料跟半枝桃花。

    布料是段邪涯身上的红衣,那像是折自江南水乡的桃花,则有密宗高僧的气息。

    一番争斗,段邪涯像是直接在这个世界上被抹去了踪迹,而无畏大师的气也弱了很多。

    所以慕成雪一路追着他的踪迹过来,来到了这龙门荒漠,在这里堵住了他。

    他等着无畏大师的一个答案。

    无畏大师开口道:“邪主确实是我修行多年来遇见难得的敌手。”

    他们在那里打了一场,飞沙走石,若不是这里是无人居住的地方,早被这惊天动地的力量给轰毁了无数人的住处。

    两人交手,惊动得这荒山上仅有的那些生物四处奔走,禅杖都被挤断了,他手上拿着的现在是后来到了城镇上买的。

    那时他手中没了兵器,于是就拿了弟子果成折来的桃花,化了法相与眼前一身红衣的邪主斗法。

    在这黄沙呼啸的荒漠客栈中,道行高深的大师说起自己跟段邪涯的战斗,依然忍不住叹息。

    慕成雪听他说道:“我本以为自己已经修到高深处,戒嗔戒怨,不会再下重手,可没想到邪主却能将我逼到那个境地。”

    他动用了最强杀招,连自己也收不住手,一举就在荒山之中轰出了另一截通道。

    而段邪涯也被他的法相镇压,动弹不得,等极致的光芒过去,他整个人就只剩下半截。

    听到这里,慕成雪皱起了眉。

    段邪涯为什么会去惹密宗,他的右使再清楚不过。

    除了因为作死,就是这家伙一直想见识一下密宗的手段。

    他总以为自己有保命的能力,无论对方什么手段使出来,他也能够全身而退,何况密宗仁慈,总不会把他赶尽杀绝。

    现在的局势没了他,那是不稳定的,可是哪里想到一下子就玩脱了。

    无畏大师庄严的法相消散在天地之间,原地站着的就只有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没有任何杀伤力的老僧,而段邪涯自己也只剩上半截躺在地上。

    那块从他身上被光芒撕裂下来,幸运的没有销毁的红色衣料飞到了一旁,在远离他们的地方落下。

    段邪涯从未如此狼狈,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霹雳手段,竟是连他也挡不下。

    无畏大师一身修为耗尽,只剩下能够站在这里的力气,远远躲在一旁的果成看着这边尘烟消弥,便背着背筐飞快地跑过来。

    他担忧地伸手去扶自己的师父:“师父……”

    原以为师父会躲开,没有想到他却结结实实地碰到了师父瘦弱干枯的手臂。

    小少年望着那个趴在地上的邪道之主,原以为他应该死透了,结果没有想到那人被轰没了半截,居然还没断气,还在断断续续地发出笑声。

    小和尚简直要被这人吓疯了。

    段邪涯躺在地上,仰天望着头顶那一线天空,一边咳血一边说道:“咳咳,我输了……”

    世人都说不要惹到他,可是他现在觉得这句话应该改一改,不要去惹和尚才是。

    无畏大师站在原地,由自己的弟子扶着,也是咳出了一口血。

    “阿弥陀佛。”他对段邪涯道,“段施主,你——”

    他本来想对段邪涯说自己还有一些力气能帮得上忙,他这个邪道之主要是死了,那现在的局势就要乱了。

    本来以为像段邪涯这么邪佞高傲的人,肯定像落败成这样也不会要人帮助,宁愿骄傲地死去,正在想着该怎么劝他的时候,那躺在地上的人就直接说道:“我服我服……咳咳,求大师救我小命。”

    “……”

    果成听师父说到这里,纳闷地道:“我都不知道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明明是他偷了他们密宗的至宝,然后又打伤了他无数师兄,最后引得他师父要出来动手,结果耗尽他师父的修为之后,还有脸要他师父救他。

    慕成雪冷冷地道:“我毫不意外。”

    段邪涯既然都求了,那无畏大师肯定要救,正好他还有一些力气,便闭眼在这荒山之中搜寻了一下,找到了一具刚刚断气的尸体。

    居然还是只瑞兽。

    他睁开眼睛,对段邪涯说道:“段施主你运气不错,我寻到了一具瑞兽尸体,只要将你的上半身跟它的下半身拼在一起,这样你就能活下来了。”

    而且等他醒来之后,还会拥有瑞兽血脉,说不定还会因此获益,功力大涨。

    慕成雪:“……”

    他不敢置信地道,“段邪涯答应了?”

    段邪涯当然没答应,事实上他拼了命地拒绝。

    他躺在地上,一边咳血一边摆手道:“这样的话……咳咳,我宁愿死了。”

    果成见状都有些想骂他了。

    这人刚刚还在求师父救他,现在不过是要把他跟瑞兽的下半身拼起来,他就不愿意了,难道活着不好吗?

    无畏大师好脾气,说:“那这样的话,还有一个办法。”

    段邪涯躺在地上,气息渐弱。

    他闭上了眼睛,气若游丝地道:“只要……只要不是把我跟随便什么神兽的下半身拼接在一起,都行。”

    只听无畏大师说了一声“好”,接着他就感到自己身体一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慕成雪沉默了两秒:“你把他怎么了?”

    果成在旁说道:“我师父在荒山之中找到了一只刚断气不久的黑麒麟,然后用六道轮回**,把段施主的神魂送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