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21章
    21

    邪道之主段邪涯, 算起来可能是这几千年来正邪两道中最精彩的人物。

    他自小精力旺盛, 连他父亲都直言这儿子他带不了, 段邪涯不光修行速度飞快, 还有精力跟人各种明争暗斗。

    等到他成为邪道之主以后, 更是贯彻了“与人斗其乐无穷”这一思想。

    他跟慕成雪是两个极端,慕成雪连多讽刺一句“精彩绝伦”以外的话都懒,可是段邪涯却是每次议事都变着法子气人。

    那些长老往往一来就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每次还没提出要搞事就先被气疯了, 等到回家想好该怎么反击邪主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要说的事根本没说!

    在天外邪魔入侵之前, 邪道光是消耗在内部斗争上的力量就已经让他们负荷不起,甚至都忘了要跟正道作对的本职任务。

    可是在段邪涯手中统一之后,他们不光有余力来跟正道作对,还在很大程度上参与到了跟天外邪魔的作战当中,取得了很多场关键性胜利。

    正道虽然觉得段邪涯烦,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坐在这个位置上, 利大于弊。

    他这一失踪, 那些失去压制的邪门邪派又要蠢蠢欲动,重新回到四分五裂的格局。暂代他职务的右使慕成雪是有能力, 可是他的性格跟段邪涯不同,他不耐去理会这些斗争。

    考虑到这件事会引起的震动,江寒要亲自去调查确实不奇怪。

    周玉停顿了很久, 才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随着一声轻响, 窗外的桃花枝也被风折断, 落在了地上。

    屋内,周玉问:“你此去可查出了什么?”

    江寒答:“什么也没有。”

    毕竟段邪涯这次惹到的不是常人,而是密宗高僧,谁也不知道这神秘的高僧用了什么手段对付他。

    两人聊到这里,忽然察觉到外面有声音,于是默契地暂停了话题。

    院子里,换了身崭新的衣服才上来的楚向晚抱着恢复干净的小黑麒麟,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人一麒麟现在都是干干净净的,甚至还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立在廊下的侍女认出了楚向晚,于是走出回廊迎了上来:“楚公子。”

    她向他行了一礼,然后站直了身体,眼睛看向楚向晚抱着的小黑麒麟,“这是……”

    “噢——”楚向晚怕她以为自己拐带了周麒麟,连忙解释道,“它刚刚跑到我那里来了,我见它一身都是草屑枯叶,就帮它洗了个澡,然后送它回来。”

    小黑麒麟待在楚向晚的怀里,一副乖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从这里逃出去野了一天。

    侍女掩唇一笑:“我就说,怎么一整天都没听见铃声。”

    她回头看向自己的同伴,对还站在廊下的那名侍女说道:“去告诉大家,不用找了,楚公子把麒麟送回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把小黑麒麟抱了过去。

    楚向晚看着它到了侍女的怀里,还在不忘用眼神示意自己。

    “……”不行,这张脸实在太黑了,他根本解读不出它是什么神情。

    少堡主想起刚刚在进来之前,自己站在门外还有些忐忑,结果周麒麟就在打包票:

    “你没来过这里,但是我不一样,我今天已经把这里摸熟了,待会儿你就看我的脸色行事就行。”

    楚向晚:“……”

    要让他看它的脸色行事,总得要让他看得懂啊!

    还好,他们之前讨论的事也就只是周麒麟强调它今天晚上要吃什么东西,所以现在见它睁着圆圆的眼睛看自己,楚向晚就心领神会。

    “姐姐。”他指了指她怀里抱着的小黑麒麟,对她说道,“它之前在我那里只喝了一点清水,我看它今天应该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吧?”

    “是的。”侍女听面前的少年叫自己姐姐,不由得又笑了一下,这位少堡主还真是见着谁都能叫哥哥姐姐。

    “今天一早它就不见了影子,院子里的人都去找了,也没找着,只是大概知道它还在山庄里,所以才没有禀报公子。”

    楚向晚放下了手,说道:“我之前见它喜欢吃葡萄跟柚子,还有昨天晚上宴席上的饺子它也吃了好几个,所以我想今天给它准备这些的话,它也会高兴的。兴许一高兴,明天就不跑出去了。”

    侍女有些意外地道:“楚公子观察得真是仔细啊。”

    楚向晚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

    她低头看一下怀中抱着的小黑麒麟,只见它一边听,一边点头,显然是非常满意楚向晚给它报的食谱。

    于是应了下来,回头就去给小黑麒麟准备它要吃的食物。

    对两人的初次配合,周麒麟很是满意。

    它打了个响鼻,矜持地抬起了一只前蹄,想要批准楚向晚今天留下来陪自己吃东西。

    它知道他也没有吃晚饭,刚刚上来的时候,还听他肚子咕噜咕噜了好几次。

    结果小蹄子抬了半天,这个没眼色的家伙也没伸手过来握。

    小黑麒麟:“???”

    只见楚向晚的眼睛粘在了周玉的书房门上,根本都不看自己的脸色。

    小黑麒麟:“……”

    楚向晚确实还饿着,不过他更在意一直在书房里的周玉。

    他问侍女:“哥哥是不是还在书房里?”

    “是的。”侍女点了点头,将怀里往下坠了一些的小麒麟抱高了一些,说道,“公子正在跟江城主下棋。”

    “啊,江城主也在啊?”楚向晚一听到江寒在,而且还是在下棋,就知道今夜他应该不会再研究那幅画了。

    结义兄弟到来,当然是要抵足而眠啦!

    少堡主一下子高兴起来,那哥哥就趁这个跟江城主交流的机会好好休息了。

    江城主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

    周玉跟江寒在里面安静地听着,听见少年的声音在说话,而侍女问他需不需要进去通报的时候,他则一迭声地说道:“不用不用,不要打扰哥哥跟城主。”

    听到他这样习惯地叫自己“哥哥”,周玉的眼底掠过了一丝笑意。

    江寒坐在旁边,指尖转动着手中那枚棋子的边缘,想着这少年原来是跟周玉亲近,难怪自己从未见过他,他也能住在半山腰上的另一座院子里。

    楚向晚抬手摸了摸周麒麟,让它要乖乖的,然后跟侍女告了辞,转身离开。

    屋里的两人察觉到他的气息离开了,这才重新捡起了方才的话题。

    周玉说道:“我会替你查一查密宗的手段。”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手中那枚棋子也落在了棋盘上,断绝了江寒的生路,整个棋局顿时变成死局。

    江寒的目光在棋盘上巡视而过,将手中的棋子放回了棋盒里:“好。”

    他来明月山庄一是为了道贺,二是为了找周玉帮忙。

    论藏书丰富,天南周氏跟千机楼不相上下,论见识广博,周玉与谢眺二人同为最佳之选,只不过千机楼远,他跟周玉又亲密,何必舍近求远?

    楚向晚送完周麒麟回去,趁着月色高兴地回了院子里。

    一推开院门,就闻到了从里面飘来的食物香气,饿了半天的少堡主顿时“哇”了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正在石桌上摆碗筷的风四抬头:“少堡主?你跑哪里去了?”

    楚向晚关了门进来,一边搓手一边说道:“嘿嘿,去了山顶一下,好香啊。”

    他小跑着去房间里洗手,刚刚看到石桌上摆开的饭菜,觉得那股饥饿感简直席卷了全身。

    风四看着他跑过去,身上带起一阵淡雅的熏香,不由得直起身来问道:“嗯?洗了澡了?”

    “是啊!”楚向晚的声音遥遥地从他房间里传来,“你们走了以后我就折回温泉去看了看,发现江城主已经走了,我就去洗了个澡。”

    他在铜盆里洗完手,用旁边挂着的手巾擦干,然后走了出来。

    月光朗照的院子里,他在石桌前坐下,然后接过了叔叔递过来的筷子。

    风四也在旁边坐下:“快吃吧,我让他们弄了不少你喜欢的菜呢。”

    楚向晚本来很饿,可是却没有动筷,风四看着他一脸若有所思,于是问道,“怎么了?”

    楚向晚抬头看向他:“四叔,我觉得我们拿到秘籍之后,就不该再打扰哥哥,我们应该回去了。”

    正常来讲,周玉作为周家的继承人,应该是很忙的。

    更何况现在江寒也来了,两人也许会有要事相商,就顾及不上自己,楚向晚也不想分薄他的精力,周玉毕竟不是修行者。

    所以说,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风四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也对,我们在周家也停留得够久了。”算上在极乐城的时间,这都有小半个月了。

    眼下少堡主出来的三月之期过去了不到六分之一,他们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别的地方的。

    风四做了决断,“等他们几个回来,我就让他们先准备好随时离开,等少堡主跟玉公子告了别,我们就动身。”

    “嗯嗯。”楚向晚点头,开始飞快地扒饭,他是真的饿了。

    风四看着他吃得这么香,想道,他们少堡主是个好孩子。

    这世间有多少人想赖在这明月山庄不走,他们少堡主不是其中一个。

    关中再美,他们心中依然记着那抹边关的冷月,一点也不用担心这孩子会留恋花花世界。

    他会做个好堡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