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20

    一团蓝色的小旋风从温泉池子的方向冲了出来,沿途卷起一大片竹叶。

    直到冲到了竹林里那条木头搭建的小道上,楚向晚才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回头望了望这藏在竹林深处的温泉小庄。

    他的心砰砰地跳着,弯下腰来撑着膝盖喘了口气。

    等到急促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楚向晚才直起了身,挠着脸颊想道:“可江城主为什么会在这个温泉池子里?”

    他来明月山庄,不是应该到山顶上去,跟自己的结义兄弟一起抵足而眠吗?

    结义兄弟感情好,在一起论道切磋,抵足而眠是常有的事,楚向晚也是一直向往这样的情节的。

    少堡主放下了手,觉得想不明白,不过这温泉是没得泡了,还是直接回去吧。

    他以正常的速度往回走,没有再用排云步,刚刚在雾气中见到江寒的完美躯体还在眼前晃。

    楚向晚很感慨,江城主身材真好啊,下凡来真是辛苦了,相比之下自己简直是只弱鸡。

    他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臂,跟刚刚看到的画面一比较,不禁摇了摇头。

    院子里,四个中年人还坐在石桌前闲聊,等着楚向晚回来。

    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他们抬头看去,看到少堡主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四人还愣了一下。

    “少堡主?”雷二开口道,“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他目光在楚向晚身上一转,发现他身上穿的还是刚刚穿出去的追云袍,一点也不像洗了澡的样子。

    楚向晚还在想着要怎么锻炼自己才能有那样好看的身材,大家都是在边境打天外邪魔的战士,没理由差距这么大的。

    听到叔叔的话,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站在门框前问道:“我们旁边的院子里住的是谁?”

    石桌前的四人面面相觑,他们可没注意这个。

    楚向晚走了进来:“之前我们来的时候那座院子是没有住人的,可是今天我看到里面门已经打开了。”

    然而四人都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少堡主的要求,竹五便站起身来,说道:“我去打探一下。”说着走出了院门,也不知是要去上哪打探。

    几人就在院子里等着,楚向晚在回想着偶像完美的躯体,一点也没觉得自己这样有哪里不对。

    不多时,竹五回来了,他一振手上的金算盘,兴奋地道:“你们猜院子里住的是谁?”

    另外三人想道,他们哪知道是谁?

    可正在神游天外的少堡主却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是飞星城城主吗?”

    竹五大惊:“少堡主怎么知道?”

    楚向晚:“我在温泉里看到他了。”

    听到这话,叔叔们都反应过来,难怪他连澡都没洗就跑了回来。

    毕竟正道之首自带难以接近的气场,少堡主还小,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被吓跑是难免的。

    风四问道:“那我们还去吃饭吗?”

    楚向晚低头捏起了自己的袖子,凑过去闻了闻,然后皱着脸道:“四叔给我打包吧。”

    风四应了,四人又鱼贯出去,留下楚向晚一人在这院子里,坐在石桌前捧着脸。

    周围很是安静了,夜色渐深,月光却变得亮堂起来。

    少堡主抬头望着月亮,想着这几日在渐渐接近满月,或许能在这里盘桓到满月之日,见一见月光凝聚在山巅之时的美景。

    他又累又饿,居然就这么坐在石桌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片刻之后,院门动了一下,像是被风吹开。

    然而门缝开启之后,却并没有风吹进来,溜进来的一团黑漆漆的影子。

    那小狗大小的小兽脖子上被挂了个金色的铃铛,黑金配色很是显眼。

    伴随着它的跑动,铃铛就发出了一串清脆的声音,在这月夜里听着格外动人。

    小黑麒麟跑到石桌前,睁着又黑又圆的眼睛看正在打瞌睡的楚向晚。

    看了片刻,它挪动小蹄子走过来,用头顶钝钝的角顶了他一下。

    在睡梦中,楚向晚感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吓得差点跳起来:“哇啊!”

    他被顶得毫无防备,手一滑头就磕在了桌子上,撞得两眼冒金星,“痛痛痛——!”

    少堡主捂着撞得生疼的额头,坐直了身体低头一看,发现顶自己的是小黑麒麟。

    楚向晚:“……”

    “周麒麟!”小黑麒麟听他叫了起来,“你干嘛?!”

    听到这个新奇的称呼,小黑麒麟茫然了一下,不确定这是不是在叫自己。

    楚向晚的逻辑简单粗暴,他放下了右手,这野生的黑麒麟归了周家之后,是周家的麒麟了,冠周姓。这要是归了他们的老楚家,那就得叫楚麒麟,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少堡主蹲了下来,伸手拨弄它脖子上挂着的铃铛。

    大概是之前在飞舟上跟楚向晚建立了友谊,所以小黑麒麟在山顶呆得无聊了,就偷偷溜了出来,寻着楚向晚的气息就过来了。

    小黑麒麟站在原地,不闪不避,任楚向晚碰了碰那金色的铃铛,听那铃铛发出细碎的声响。

    楚向晚稀罕地道:“他们还给你挂上铃铛了,怕你跑丢吧?”

    小黑麒麟打了个响鼻,少堡主连忙缩手,避开了它喷出来的一点火星。

    他抬头看向被它顶开的院门,然后问道:“你自己跑过来的吗?”

    小黑麒麟低头刨了刨地,点了点头。

    楚向晚蹲在它面前,抱着手臂问:“山顶上很无聊吗?哥哥呢?”

    少堡主还怕周玉在这个时候出现,自己这一身臭汗,又穿着半旧不新的衣服,形象不整,都不好意思见他。

    还好,周麒麟明显是自己偷跑出来找他的,周玉大概都还不知道它跑了。

    楚向晚挠了挠头,这里也没什么吃的,于是起身从屋里拿了个盘子,接了点清水喂它。

    小黑麒麟倒也不嫌弃,低头就舔干净了盘子里的水,想来是在山上疯跑,跟找它的侍女们捉迷藏,这么玩了一天也渴了累了。

    楚向晚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角,想着它这么喜欢撞东西,回头应该给它买个不倒翁让它撞。

    小黑麒麟喝完水,抬起头来。

    楚向晚看着它的眼睛,自言自语道:“哥哥要是发现你不见了,该着急了。”

    小黑麒麟还没长大,身上的鳞片摸起来都是软软的,楚向晚把手一收回来,就发现沾了一手的草屑。

    这家伙在山上跑了一天,也脏脏的。

    少堡主把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说道:“我该把你送回去的,可是我现在好臭啊。”

    小黑麒麟看着他,楚向晚又说,“你也脏。”

    他们两个这么脏脏臭臭的,简直都不应该呆在明月山庄里,果然还是要找个地方洗了澡再把它送回去。

    楚向晚想着到底该去哪里洗澡,就听见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在面前奶声奶气地响起:“你臭——我不脏。”

    少堡主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他的目光游移了一下,然后落在了小黑麒麟身上。

    小黑麒麟得意地看着他,准备等他的反应,没想到面前的人却大叫了一声:“妖怪啊!”

    小黑麒麟:“……”

    它敏捷地往前一跳,跳到了楚向晚身上,小小的蹄子踩上了他的胸口。

    楚向晚被它这踩胸的力道给压到了地上去,差点吐血!

    只听这踩在自己身上的小东西说道:“太失礼了,什么妖怪!”

    楚向晚两手撑着地面,看着小麒麟像个小男孩儿一样说话,震惊地道:“你开口说话了!麒麟不是只有变成人之后才能说话吗?”

    小黑麒麟:“昨天老夫人喂了我一颗灵丹。”

    但是它太小了,还不能化形,就只学会了说话。

    小黑麒麟从他身上跳到了一旁,甩了甩尾巴,说道:“你这个傻子。”

    楚向晚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被它留下来的蹄印,看着这趾高气扬的小瑞兽:“哥哥知道你会说话了吗?”

    小黑麒麟低下头来,拿角顶了顶他,自顾自地道:“不知道,我都没见他,他们说他一直都在书房里不出来,在看什么画。”

    听到这句话,楚向晚立刻便感动了。

    小黑麒麟一抬头,便看到这人的眼睛又变成了煎蛋眼。

    不行,楚向晚想道,他一定要去见哥哥,哥哥为了画上的功法都在书房不出来了,不能这样。

    小黑麒麟听他说道:“走,我带你去洗澡,然后送你回去。”

    楚向晚说着,一把揽起了它,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不去!我不去!我又不脏!”

    小黑麒麟挣扎起来,不过那颗灵丹除了让它会说话以外,似乎也没给它其他能力。

    楚向晚轻轻松松就抱起了它,看它在自己手臂间挣动,那黄金铸成的铃铛响个不停。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回温泉去看看江寒还在不在,如果他在的话,他们就在外面等,如果他不在,他们就进去洗澡。

    来到温泉小庄里,小黑麒麟还在挣动不停:“放我下来!”

    楚向晚一把捂住它的嘴,要它噤声,自己从柱子后面探头看去,只见温泉池子里只有袅袅的水汽,原本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太好了!”楚向晚放开了捂着小黑麒麟的手,感到小麒麟挣动得厉害,于是把它放到了地上,“你等着,我去拿东西。”

    小黑麒麟被他放在地上,转头朝冒着热气的温泉看了看,眼睛慢慢地亮了起来。

    它本能地向往那个热度,所以等楚向晚一回来,它就不挣扎了,跟着他去了温泉池边。

    楚向晚在腰间绑着毛巾,在温泉池边先舀了水,把自己跟小黑麒麟一起冲干净了,这才进了温泉池子。

    “啊——”少堡主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因为练功而酸软的筋骨被这温泉水一泡,整个都舒展开了。

    他靠在池边,看着原本死活不愿来的小黑麒麟在温泉池子里游来游去,四只小蹄子在水面下不停地划动。

    楚向晚听它一边游,一边在唠唠叨叨地说道:“你为什么叫我周麒麟?我不是周麒麟。

    “这热热的水是什么?周玉那里有吗?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会说话,待会你替我告诉他们,我要吃葡萄、柚子,还要昨天的饺子。

    “山顶上好无聊的,你要每天都来找我玩,不然我还跑出来。”

    楚向晚抹了一把脸,觉得它不会说话的时候还好,就只是撞东西、喷响鼻,现在会说话以后简直就是个话唠,没完没了的。

    正想着,那漆黑的一团就游到他面前,从水面上用两只眼睛望着他。

    “怎么了?”楚向晚坐直了身体,等着它说话。

    只听它问道:“周玉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因为你叫他哥哥吗?”

    楚向晚犹豫地道:“不是吧……?”

    要是叫哥哥就能增加好感度,那天下这么多人都在叫他哥哥,怎么不见周玉对其他人特别好?

    少堡主抬起头来望了望天空,说道:“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小黑麒麟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可是看楚向晚也给不出更好的解释了,于是哼了一声,扭头游走了。

    明月山庄山顶,已经卸下甲胄换上常服的江寒坐在周玉对面,两人正在下棋。

    他们眼前的棋盘不光是棋盘,更是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两人落子的速度都不快,越到后面,就越慢。

    侍女进来添茶,明月照着圆窗,窗上映出桃花的花枝。

    窗前的红木彭牙罗汉床上,两人神情专注,静静落子,等到添茶的侍女退出去之后,周玉才开口:“你说你要来贺寿,祖母就一直在等你。”

    江寒落下一子,将手伸进了棋盒中,拿起一枚白子:“那边耽搁得久。”

    周玉看他一眼,江寒这次去办的事务是他一个人去的,没有任何消息流出,便是周家也不知他这次去那里做了什么。

    江寒的黑发未束起,披落在肩头,衬着他身上的白衣,犹如黑色的匹练。

    他眉目不动,英俊的面孔浸在穿透窗纸的月光中,难得不见杀意。

    江寒开口道:“邪道之主失踪,右使慕成雪正暂代他的位置。”

    段邪涯失踪?

    周玉拈子的动作一顿,这确实是一件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