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13章
    13

    大概是怕楚向晚半途摔下去,那些白绫把他捆得紧紧。

    一被拉上白玉舟,他就被推送到了舟内,全身除了头以外,全部被束缚在白绫之中,裹得像个要侍寝的妃子。

    然后,白绫“刷”的一声从他身上抽走,楚向晚被这力道带得差点像个陀螺一样在原地旋转起来。

    ——不能丢人!

    火光电石之间,少堡主记住了叔叔们的教导,拿出了这辈子的最快反应定住了自己。

    外面隐隐地传来了侍女的笑声,楚向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调戏了一样。

    他站定了,这才看向舟内。

    舟内燃着明亮的烛火,可楚向晚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隔着一层纱,朦朦胧胧的,也看不清正中坐着的人。

    他是见过周玉的脸,不过那是在梦中,也不知他真人跟梦境里有没有出入。

    楚向晚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他明明邀自己上来伴游,却又搞得那么神秘……

    不,等等。

    他看到眼前的纱随着风动了一下,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一片朦胧不是对方在搞神秘,而是那块罩在他头顶的白纱还没有拿走!

    “……”

    少堡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极乐城中,众人抬头看着这白玉舟脱离了巡游队伍,向着空中升去,驶过了那片火树银花,驶向了那轮皎洁明月。

    眼见它越升越高,越升越高,所有人都在想着这白玉舟不知要往哪里去。

    一上了天空,外面的风就陡然大了起来,灌入了舟中,吹得窗上的白纱向着外翻飞。

    楚向晚头上的白纱也被撩动起来,然后风力一盛,就把那头纱吹跑了。

    周玉坐在舟中,在四周摇曳的烛火中看到了少年的脸。

    先是一张还带着稚气的唇,然后是鼻梁,最后才是一双好奇的眼睛。

    这少年就像是一只小狗狗一样,在飞起的白纱之后看向了自己。

    周玉从未见过这么一个少年。

    可他放下抵在唇边的杯子,却无端觉得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

    他的手指松了开来,感到自己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仿佛见到了它一直在追寻的东西一样。

    那轻而长的白纱向着室内飞去,楚向晚眼前的世界重新从白色朦胧变成了正常景象。

    少堡主看着坐在桌后的人抬起了右手,那白纱便在他手臂上一绕,化成了这天下闻名的玉公子身上的外袍。

    周玉身上穿着的衣袍也是白色的,加上这么一层轻纱并不臃肿,只多了几分仙气。

    在这安静的室内,他面前的茶几摆着两个杯子,仿佛在等另一个人来陪他一起品茶。

    楚向晚看着他拿起了桌上的紫砂壶,低头斟茶,整个人都像在这室内发着光,跟在梦境中一模一样。

    少堡主转移了目光,向着窗外看去,只见他们的白玉舟在离火树银花的不夜城越来越远,渐渐飞上天空,不知要去往何处。

    茶水沥沥地落在杯中,然后这声响停了。

    周玉抬眼看楚向晚,对他说道:“请坐。”

    楚向晚回过神来,发现他的容貌不仅跟自己梦中一致无二,连声音也是一样。

    从被选中到上船,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少堡主其实有些害怕,就怕这是那个噩梦的延续。

    于是他站在原地没动。

    周玉还没开口,就听这少年试探着问道:“您为什么选中我?您认识我吗?”

    他听着这少年的疑问,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被选中上了他的船,还这么害怕多疑,而不是欢喜雀跃的人。

    “我不认识你。”周玉摇了摇头,“也没有特意去选中你。”

    在楚向晚登舟之前,他甚至没有费心朝外面的人群看一眼。

    “真的?”他见这少年听了自己的话,看上去立刻就放心了,脸上也带上了可爱的笑容。

    周玉见过无数美人,甚至他自己便生得极为俊美,可是没有哪一张脸能像面前这少年一样,光是看着都让人心动。

    “哈哈哈!”以为解除警报的楚向晚一边摸着头,一边哈哈笑着走过来,说道,“那我很幸运哦。”

    周玉抬手,示意他在自己对面入座。

    楚向晚坐下来,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用两只手捧起了杯子。

    他这个像小动物一样的动作再次引起了周玉的注意,就连这个动作……也让他感到熟悉。

    而楚向晚只顾着喝茶,觉得杯子里的茶又香又醇,尤其还是周玉亲手泡的,这简直就是美梦成真。

    虽然他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不是真的,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认识玉公子啦,真的跟他一起喝过茶啦!

    他这么感慨地想着,只听周玉用他那好听的声音问道:“你从哪里来?”

    花车走远,来巡城的玉公子也选择了他的伴游,少女们于是失望地归去,收起了横幅。

    她们一离场,长街上顿时热闹度就减了很多。

    梅三跟另外三人汇合了,街上剩下的这些把戏对来过好几次极乐城的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

    他们于是动身去了客栈,定了房间,在睡觉之前又坐在客栈的大堂里,吃了一顿宵夜。

    极乐城的厨师也是一绝,家家店都做得很有特色,好吃得能让你流连忘返。

    现在少堡主跟着玉公子去了,他们待在这里也可以松泛一些。

    这个时间,客栈大堂里吃宵夜的人还有不少,四人才刚坐下不久,就听见隔壁来了一桌人,然后说起了今天被周玉选中伴游的事。

    其中一人说道:“今天被选中的那小子运气可真好啊,他一看就像是第一次来极乐城,这就被选中了。”

    像他们四个人一样,这些人也是来了极乐城好些次,遇上过周家的巡城,却从来没有机会被选上去伴游。

    听着他们夸赞少堡主的运气好,四人脸上都划过了一抹微笑,有种莫名的与有荣焉感。

    然而这些人羡慕着楚向晚,却没有到嫉妒的份上。

    另一人开口道:“要我说,他要是真的运气好,就应该搭上通公子或者炎公子的飞舟,那才是真正能享受人间极乐。”

    “对对,赵兄说的没错!”

    那桌的几人都笑了起来,“喝酒,喝酒!”

    四人听着这话,心里很快地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们少堡主的际遇不遭人嫉妒。

    比起精通玩乐的周通跟周炎兄弟来,受万千少女景仰的玉公子高洁出尘,向来是不去城中那些好玩的地方的。

    被他带走,可能就是去各处看风景什么的,只有春心萌动的少女才会想陪他,成年人表示自己更希望被其他公子小姐们选中,那才难忘今宵。

    不过这样不是正好?雷二他们对视一眼,闷闷地笑了起来。

    没错,这样很好,跟着玉公子游玩就像开启了家长模式,他们少堡主才不会学坏。

    而且伴游这件事,通常一晚上就结束了,人很快就会送回来的。

    四人于是拿起酒杯,面带微笑地碰了碰,决定明天再带被带着去餐风饮露了一整晚的少堡主找些无伤大雅的乐子。

    -

    结果等到第二天,楚向晚也没回来。

    四人起床洗漱,来到大堂却见到了周玉的侍女。

    昨日她就站在那白玉舟上,四人都认得她的脸。雷二一愣:“姑娘是——”

    见到他们四人,周玉的侍女先是福了福身,然后才说道:“四位先生,我家公子与楚公子一见如故,想多留他盘桓几日。”

    听到这话,所有注意着这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玉公子的兴致怎么这么好?昨天那小子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他们都在想着楚向晚到底是什么来头,用了什么法则博得了玉公子的欢心,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叔辈们也没有想到少堡主伴游了一日还不够,人家还想留他。

    雷二看着面前的侍女,试探着开口道:“那姑娘今日来的意思是?”

    这可别说是想留他们少堡主在身边,他还要回去继承追云堡的。

    侍女道:“楚公子怕四位担心,玩得不快活,我家公子便让我来接四位一起去。”

    “哇!”这会儿从旁边传来的惊叹声就是货真价实了。

    这简直是现实版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极乐城中从未见过有人被周家的飞舟选中做伴游之后,他身边的人也能跟着一起去玩乐的!

    雷二他们四人乍一听到这个邀请都愣住了,可是转念一想,左右他们今天也是要在极乐城中游玩的,倒不如跟少堡主汇合在一处。

    于是便对着侍女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侍女道:“请。”

    昨夜周家的飞舟才在这大街上行过,今天又见它停在客栈门口,所有人都看着这四人被那侍女引上了舟中,然后升空而去,心里发出了羡慕嫉妒的声音。

    白玉舟里,四人坐在椅子上,想着这白玉舟会带着他们往哪里去。

    梅三猜测道:“照玉公子的性子,倒像是会在松间听泉,跟少堡主手谈一局。”

    众人点头,觉得他这个猜测颇为靠谱。

    只是风四却说道:“少堡主就是个臭棋篓子,堡中谁都不愿意跟他对弈,玉公子能够忍受得了他?”

    “……”

    他们没有想到这一点,顿时陷入了沉思。

    只不过沉思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所乘的飞舟很快便停了下来,那接他们来的侍女站在外边说道:“四位贵客,我们到了。”

    这么快?

    四人从座位上起身,从舟中走了出来,发现这白玉中竟然停在了极乐城最大的赌坊里,而且就落在正中央。

    他们抬头,目之所及,这层回字形的八层高楼处处都是赌档,不分白天黑夜,日夜经营,简直就是一座自成世界的赌城!

    四人听着从耳边传来的麻将声牌九声还有骰子声,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竹五紧张地对侍女说道:“我们少堡主在这里?”

    侍女点头:“是。”

    昨夜楚向晚登舟之后,她们就摸清了他的底细。

    这是来自追云堡的少堡主,三个月之后将年满十八,即任堡主之位,根正苗红,爱好发(chai)明(jia),尚未婚配,无不良嗜好。

    这陪他一起来极乐城的四人身份自然也清楚,他们乃是现任堡主麾下的四位门客,为追云堡效力,却不受拘束,随时都可以离开。

    少堡主此次出来,是来游玩的。

    四人不知周家已经把他们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只是心情紧张地随着另一名侍女的引导进了这销金窟。

    只见这赌场中,人人都精神抖擞,连续几日几夜在这里豪赌也一样面色红润,丝毫不见疲劳颓色。

    也是,四人一边走一边想道,能来这里赌的人,要么有钱,要么修为高,自是跟旁人不同的。

    他们的修为没有高到这份上,也不像他们这么有钱,所以来了几个城好多次,竟是第一次踏进这里。

    几人看得眼花,忽然听到竹五说了一声:“快看,少堡主在那里!”

    他们连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楚向晚站在赌桌这一头,身上换了一身新衣裳,款式跟他昨天穿的追云袍相似,可是又华丽多了。

    少堡主手里拿着筹码,正在对准赌桌上代表各种结果的格子,准备一把扔下去。

    几人看得清楚,他这是在赌骰子,庄家在桌后按着骰盅,准备等他们买定离手。

    赌桌旁围着的其他人都是直接将筹码放在自己看准的格子上,只有楚向晚站在周玉身旁,手里拿着三个筹码,左手托在胳膊底下猛地一抬,手里的筹码就飞了出去!

    楚向晚:“啊哈!”

    这三个筹码分别飞往三个不同的方向,落到哪里就是哪里。

    这小子,四个人简直气乐了,他这是什么赌法?

    楚向晚满面红光,兴奋得不得了。

    在追云堡,他连斗个蛐蛐都会被父亲责备,可寂寞了,来到这里简直犹如天堂!

    周玉在旁递了块帕子给他,他伸手接过胡乱地擦了擦汗,然后又随手递了回去:“谢谢哥哥。”

    侍女们看着自家主人眉头也不皱地接过了少年擦过汗的手帕,心中对楚向晚的重要性认知又提高了一层。

    楚向晚并不知道这里一个筹码多少钱,只知道一进来周玉就给他一盘托。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少堡主开发出了不少玩法。

    在这座赌场中,这样年轻的纨绔子弟不稀奇,稀奇的是从来不进入这些产业的玉公子居然会陪在他身侧。

    于是所有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

    周家的产业众多,管事的少爷小姐也多,每个人管什么事有定项的。

    赌场生意向来不归周玉管,他也不会进来,这里赚到的钱都是先归他堂哥周炎的账目,然后再归进家里总账。

    可是现在,赌桌后面的荷官用铁钩把楚向晚扔得太远的筹码勾了回来,放进了格子里,然后看向周玉。

    周玉略一点头,他身后的侍女便在楚向晚扔了那三个区域里随便挑了一个,放下了一叠筹码,堆得高高的。

    这样的赌法对旁人来说是豪赌,对玉公子来说却是小赌。

    四个中年人在远处看了片刻,看到他们的少堡主脸上显现出一丝紧张,荷官说道:“开!”

    “哎呀!”

    结果出来的是豹子,那三个骰子的纹样是一样的。

    楚向晚还没习惯赌场的这一套,不免就有些失落地看着自己的三个筹码被勾走。

    然而,周玉在旁对他说了一声“再来”,他就又高兴起来,又抓了一把筹码再去赌了。

    ……这小子,真是堕落了!

    四位叔辈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刚要过去勒住他这匹脱缰的野马,就被侍女们挡住了去路。

    在他们眼前立着四名俏生生的侍女,每一个都捧了一大盘筹码在手上,比起楚向晚那边只多不少。

    四人看到周玉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对他们微微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那先前引他们来这里的侍女适时地开口道:“这是我家公子为四位准备的筹码,希望贵客们在这里玩得开心。”

    四人看着这些筹码,竹五手中的算盘都蠢蠢欲动,忍不住想算这些赌资折现是多少钱。

    梅三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从嘴角挤出的声音说道:“别丢人。”一定不准问这些能不能折现!

    风四看了看他们三个,忍不住说道:“来都来了,赌一把?”

    “来都来了”简直是世界上最有魔性的四个字,一直没有发话的雷二感觉到兄弟们的目光,陷入了迟疑。

    “好,玩儿!”竹五最直接,把金算盘往腰间一插,说道,“要是输光了就走,把少堡主也领走。”

    在他想来,他们四个人的赌技都不怎么样,应该很快就会把这些筹码给输掉的。

    “好!”另外三人点了点头,各自由一位侍女陪伴着去了。

    然后,他们就这样从第一层赌到第八层,一口气就从清晨玩到了华灯初上。

    四个人托盘上的筹码再聚集在一起,总量跟他们来的时候相比居然还多了一些。

    “……”

    他们于是把多出的留下了,原本的退了回去。

    四人喘着气,他们已经把所有的项目都玩儿了个遍,现在是精疲力竭,被引着来了赌场隔壁的异域温泉洗浴,正在泡脚。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沉迷,等到回过神来要再找少堡主的时候,就听说玉公子上午就已经带着他离开了。

    “唉。”雷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我们几个自制力连少堡主都不如。”

    竹五一副精气神被掏空的样子:“这是少堡主还小,还不懂这牌九麻将桌的魅力,跟在玉公子身旁,也就是凑个热闹。”

    像他这样从小地方来的小少年,什么好东西都没见过,什么都想尝试。

    他们四人在赌场消磨了一天,楚向晚已经跟着周玉吃遍了极乐城里最大的几家美食,又去了梨园看最受欢迎的戏。

    他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玩,想要哄他开心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周玉看着他开心,自己也会跟着开心,像这样因为另一个人的欢喜而欢喜,是他活了三十年都未有过的感受。

    这令他困惑,也令他着迷。

    就这样,一行六人在极乐城中消磨了几日,楚向晚从来自边境的小土包子摇身一变,变成了这潮流中的一员。

    他身上的追云袍由周玉的侍女改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都玩遍了,而对周玉的戒心也是越来越没有了。

    不光是他,那四个中年人被这糖衣炮弹轰得晕头转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极乐城为什么叫极乐城,而世人常说从来不玩这些的玉公子,他玩起这些来又有多么精通。

    周玉带楚向晚去了很多地方,让他长了很多见识,少堡主现在对他喜欢得不得了。

    几个叔叔心里虽然有过这么占别人便宜的不安,可是周玉的侍女一直说他们公子难得跟人投缘,也难得这么开心。

    有他们少堡主做伴游,他们公子竟笑得比过去一年都要多。

    四人这才知道,原来有钱人也这么不快乐的,真是有些可怜。

    “况且你说都要带少堡主见世面,有哪一家排场比得上周家?又有哪一个人能胜过周玉呢?”

    躺在椅子上,大叔们又在泡脚,舒筋活络。

    楚向晚刚刚先跟周玉走了,说是去看什么新买来的珍奇异兽。

    梅三说道:“有啊,千机楼,谢眺。”

    北谢南周,两人齐名,自然是能力也一样。

    风四翻了个白眼:“你这话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吗?”

    都来了极乐城,有了玉公子做导游,谁还要千里迢迢跑到北边的千机楼去,再试图跟谢眺搭上关系?

    索性就这么着了,任周家的飞舟带着少堡主四处走,包吃包住,顺带也包了他们四人的衣食住行。

    只是像现在这样,享受着过往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快乐,四人心里总是莫名地有种在卖侄子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