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5章
    05

    还好大家都是男人,尴尬一阵也就过去了。

    反倒是因为刚刚段邪涯说到,书里写他带慕成雪去求医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令他们对这本书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刚一开始,七人只以为这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可现在看来,哪怕是千机楼也不能这样监视他们所有的动作。

    何况那时候段邪涯还只是邪道少主,他们邪道一向四分五裂,少主多了去,哪就知道他能从其中脱颖而出成为白道的心腹大患?

    楚向晚坐直了身体,所有人也调整了看法,准备从这荒诞离奇的剧情中探究出更深层的问题来。

    段邪涯敲了敲桌子,对他的右使说:“念下去,阿雪。”

    于是,他们就听到慕成雪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楚向晚缩在还挺好坐的椅子上自我安慰着,起码右使慕成雪念起来平铺直叙,感觉没有那么尴尬。

    只听慕成雪念道:

    围坐在桌前的其他人也看到楚向晚像被抛上岸的鱼一样徒劳地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段邪涯在旁发出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要学着跟周围的环境和解,一旦忘记尴尬,立刻就可以享受围观这种以自己为主角的同人文的乐趣。

    可惜,楚向晚没有邪道中人这样的段位。

    他羞耻得整个人都泛红了,脸红得快要滴血的样子甚至引起了承天帝的同情。

    慕成雪被分配到的部分就只剩下最后一段了,他没有受邪道之主的干扰,一口气念了下去:

    这样争风吃醋的举动,要是放在他们两人争一个美人上那就正常,可是争一个三岁的孩子……

    慕成雪阖上了书,抬起眼眸评价道:“神经病。”

    听到这个评价,千机楼楼主顿时用很敬佩的目光看向了他。

    不愧是右使慕成雪,天下唯一一个可以镇得住邪主的人,竟然在这时候还敢说这种话,不怕被打脸。

    段邪涯已经完全放开了无谓的羞耻心,听这个故事就像听说书。

    “别这么说,阿雪。”听自己的右使这么评价自己,段邪涯叹了一口气,做出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等你遇到我们可爱的小楚,你也会一样抵抗不了他的魅力的。”

    那本书悠悠地从慕成雪面前飘走,越过了坐在中间的楚向晚,停在了白云深面前。

    白云深沉默了片刻才抬起了右手,接住了这书。

    见这本书竟然忽略了自己,直接找上了白云深,楚向晚一边庆幸自己不用读它,一边又意识到身旁的人这是要亲自朗读他自己在书中的选段。

    正担忧着,结果听到段邪涯说的话,少堡主顿时愤怒地道:“我不可爱!”

    已经在红尘中度过了三十几载,比他大足足一轮的七人看着少年愤怒的小狗眼跟红彤彤的脸,难得有了一致的观感。

    不,很可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