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2章
    02

    江寒的声音停止了,他念完这一段,面前的书自动掩卷。

    从夜枫离开始把他的名字当做自己的名字开始,楚向晚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明明里面那个人不是他,他就是觉得哪哪都不对。

    他看着江寒念完这段书,目露沉思,然后竟然抬头看向自己,下意识地想往旁边缩。

    江寒生得俊美,人品也很好,飞星城在他的治下井井有条,抗敌有力,但他就有个缺点,就是他相当好战。

    从三岁就开始修行,基本上可以说同阶以内再无敌手,世上能打得过他的人,这桌上都坐着呢。

    楚向晚实力平平,自问是比不过十七岁时的江寒的。

    不,别说十七岁,可能连七岁都比不过。

    可是江寒刚刚读了这本书,里面说楚向晚出生就能够修行,江寒盯着他看了片刻,终于低沉地问道:“刚出生就修行跟三岁开始修行有什么区别吗?”

    “您问我?”楚向晚战战兢兢地指了指自己,下意识地用上了敬语。

    见江寒只是看着他,少堡主的小狗眼瞬间变成煎蛋眼,“呜”了一声拼命地摆手,“我不知道!”

    他跟书里那个人没关系啊!

    江寒探究地看着他,楚向晚非常害怕,怕他不相信自己。

    不过江寒很快就收回了目光,那本在他手上的书也离开了他的手掌,飘到了他身旁的人面前。

    在他身旁坐着的是天下第一首富天南周氏独子,周玉。

    他的目光不像江寒那样锋芒毕露,人也不像刚刚江寒一样那么不主动,书一过来他就伸出了手。

    楚向晚看着那戴着玉扳指的修长手指搭在了深蓝色的封面上,竟连指尖也像是玉质的。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形容他再恰当不过。

    那本书在他手上似乎翻到了新的章节,周玉看了书页片刻,继续念了下去。

    他的声音一出来,楚向晚就觉得耳朵要怀孕了。

    这也太好听了,周玉的声音!

    如同佩环撞击,带着一种奇妙的韵律,让少年刚刚的紧张一下子就被神奇地安抚下来。

    对楚向晚来说,在场的都是他的前辈,少堡主是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的,对他们超级憧憬的。

    如果说刚刚江寒还有点吓人的话,那么面对周玉,他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

    楚向晚想着,这声音、这相貌、这家世,真是从头到脚都无可挑剔,难怪被世人称作是玉公子。

    这样一个人,唯一的缺憾就是他不能修行。

    所以,在他身边时刻跟着许多护卫,身上也带着许多保命的法器,随便一个放出来都有毁天灭地之能。

    像现在这样身边只有他的结义兄弟江寒在,这是少有的情况。

    从周玉念的这一部分开始,前一处特工女王夜枫离作为楚向晚,已经在这个世界活过了三个年头,他三岁了。

    玉公子的声音念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要不是在座都是高手,还察觉不出这停顿。

    隔了片刻,他才继续念了下去。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探究地看向坐在桌旁的楚向晚本人。

    追云堡少堡主今年十七岁,虽然还没成年,但确实已经长大了。

    尽管他的轮廓还属于少年的俊秀可爱,带着一点婴儿肥,这张肖似他母亲的面容水准绝对在平均值以上,可是完全没有长成什么不知要迷死多少男男女女的绝世妖孽啊。

    “……”楚向晚也读懂了他们眼神里的意思,顿时羞得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他觉得很委屈,这书又不是他自己写来吹自己的,他自己听着也很尴尬,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凭什么都要一副他在吹牛的表情这样看他?

    坐在玉公子身旁的段邪涯笑了一声,顿时吸引了楚向晚。

    这邪道之主的声音又跟玉公子完全不一样,低沉而富有磁性,因为他修行的功法,所以尾音听在别人耳中带着一股撩人的意味。

    “不知要迷死多少男男女女。”他把这句话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又低低地笑了几声,才说道,“这句话我感觉更适合形容我。”

    说完,他又向身旁的右使一笑,“用来形容阿雪你也很合适。”

    右使不说话。

    等等……邪道右使慕成雪?

    那刚刚说话的那个就是……段邪涯?!

    如果不是被固定在椅子上,楚向晚现在已经要炸毛地跳起来了。

    如果说江寒是正派偶像,那么这两个就是反面教材,在追云堡通常是用来夜止小儿啼哭的。

    救命,这一桌上到底坐的是什么人啊?

    段斜涯虽然为人不正派,行事又乖张,但他说出的是众人的心里话。

    容行是这么想的,谢眺是这么想的,甚至连白云深,也是这么想的。

    尽管他战力不如其余几人,可他身兼的是一代神医跟千年难得一出的美男子两职,每天来神医谷要死要活的人多了去了,他出门都不得不易容。

    所以说,楚向晚在他们面前,真的够不上这资格。

    周玉连眼都未曾抬一下,继续念着后面的剧情。

    这本书分配给他的章节很长,就算是不间断地念,也要花费一些时间。

    楚向晚听得正入神,忽然感到脸颊上一凉。

    他伸手一摸,下意识地看向左边,发现是段邪涯以指尖沾了杯中的茶水,弹了他一下。

    楚向晚顿时朝着他怒目而视,用眼神质问他:干嘛啊!

    段邪涯挑了挑眉,薄唇上掠过一丝笑意,然后无声地对他说了一句话。

    ——我们少堡主的魅力很大嘛。

    “……”

    楚向晚读懂了他的话,那种好不容易遗忘的被公开处刑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只觉得自己恨不得从桌上爬过去,掐死这个破坏气氛的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