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综漫]某操控矢量的能力者 36淤泥的不幸一日(上)
    “那么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结束了, 大家可要回去好好完成家庭作业!”

    “是——老师拜拜——!”坐在座位上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下课的学生们乖巧的回答着。

    理了理手中的教案, 头发稀疏的老师把教案夹进臂弯, 视线在撑着烦躁表情的脸望向窗外, 和其他同学格格不入的金发爆炸头少年身上停留了一会,又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教室。

    看见老师离开了,学生们整理好书包, 好友之间一边讨论着今天要去电影院还是去卡拉ok,一边说笑着离开教室。

    “是优等生真好啊, 胜己!上课发呆也不会被老师骂!”凑到金发爆炸头少年身边的一个同学羡慕的看着他。

    “这样一比较, 我都想好好听课成为你这样的优等生了啊!”

    金发爆炸头少年听到这话表情更加烦躁了, 他偏过头朝这个同学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光靠努力就想成为我——爆豪胜己这样的优异者?梦话还是等睡着死了之后说!”

    “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胜己~”被打击习惯的同学习以为常的耸了耸肩,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金发爆炸头少年无视了旁边这个同学的笑声,提起挂在桌子挂钩上的书包从座位上离开, 单手把书包搭在肩膀上, 被低腰裤所包裹的腿站了起来, 向着教室门的方向走去。

    他不着痕迹的把视线擦过斜后方今天也因没来上学而空着的桌子,不耐烦的嘁了一声。

    这次是因高烧发热而请假?这种已经连骗人这个行为都懒得再继续的破烂理由, 是在小看我吗?臭久!

    从三年前希己离开了之后,就一直这样鬼鬼祟祟,一开始还装作乖学生的样子,到现在不是已经完全原形毕露了吗?

    说什么想要成为英雄, 想要让希己看看他拯救他人的样子, 但结果根本是在说大话!

    /

    被塞进自动贩卖机投币口的硬币发出咔哒的一声轻响, 因长时间不顾后果的锻炼爆炸个性,而出现众多细小伤痕手指按在了代表芬达的光标上。

    胜己咔的一声掰开易拉罐的拉环,像是要压下心中怒火般的,皱着眉紧闭着眼睛把冰镇的饮料狠狠的灌进口中。

    想要暴揍臭久一顿的想法,随着冰冷的饮料进入喉咙而渐渐强压下去,胜己重新睁开眼睛,但手中的罐子却被捏得咔咔的响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觉得火大,像是跟踪狂一样记录着详细的英雄资料和有关于我个性的研究,直至今日再也没看见臭久提笔写下什么。

    那这混蛋那时对希己笑着说[绝对要成为英雄]的诺言算什么?还是说到头来只不过是在骗希己玩吗?!

    一口气喝干手中剩下的饮料,金发爆炸头少年直视着前方的小巷入口,眼神凶狠无比。

    这种事我可不允许啊!混蛋臭久!你要是让希己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就绝对要杀了你!

    /

    正准备进入限高3米隧道的深绿发色少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在六月份还穿着除学生装之外长衣长裤私服的身体,像是感冒打寒战般抖了抖。

    “突然感觉好冷该不会真的发热了吧?”出久没带着露指手套的左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滚烫的温度让出久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回乌鸦嘴,昨天和老师说谎请假说自己发热了不能去学校上课,今天就应验了。

    “果然不能熬夜工作吗?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东京区黑暗世界的那些家伙这几年来,虽然表面上对我俯首帖耳非常安分,可暗地里那些伺机而动的家伙们也不少。

    不快点清理干净难道还要让踏上故乡土地,却因那些个别人类残渣的行为,继续让一方通行沾染上他不喜欢的鲜血吗?

    虽然从三年前第一次动手解决那些人类残渣所溅出的鲜血到现在也不习惯,但只要一想到那白发的少年站在鲜血之中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觉得这些狰狞的一切仍旧还可以继续忍受。

    所以全部都交给我就好了,[移动的天灾]只需要享受一直以来都渴望着的平和日常就可以了。

    即使是被那些道貌岸然,享受着你所带来的悠闲和平的那些人,称为[暗中吞噬一切的怪兽]也没关系。

    因为是我想要看你露出真正的笑,是我一直在追寻着你的脚步。

    “差不多该出来了吧?”出久低下头,幽深得看不见光的瞳孔看着眼前的井盖。

    “本来这种小事应该交给手下们去做,但果然我还是很火大啊,

    ——居然在我已经划出的绝对禁止范围里,和那个人现在所在的地只隔着一条街道的地方抢劫银行!!”

    啊啊,早上那个巨大化的抢劫犯也是,明明在我发布这条命令之后都没有任何的犯罪活动出现在我所画下的这个禁止区域中。

    结果却在今天这个最为重要的日子破坏了我规定好的计划。

    淤泥渐渐的从井盖的缝隙之间如同牙膏一般挤了出来,有着大块淤泥般的身型晃晃悠悠的合成一团。

    “竟然被发现了,不过我现在这么狼狈都怪那个传说中和电视上见到的家伙!没想到会出现在这个城市里!”

    淤泥说着,圆形的眼球定睛俯视着眼前这个低着头的深绿发色少年,

    “不过既然有了这个m型号的隐身蓑衣,躲过那个英雄也是绝对能做到的啊!”

    只需要四十五秒!就能获得新的**,骗过那个恐怖的欧尔麦特了!

    汹涌的淤泥朝出久奔袭而去!

    “m型号吗?”深绿发色的少年抬起脸,扬起的微笑让淤泥想到了那个现在正在追捕他的no1英雄。

    “明明都因个性的影响成长到一米七了,还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太偏颇?”

    出久朝奔袭而来的淤泥伸出了手,黑色衬衫的袖口微微垂下,仿佛快要触及到他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无用的攻击。

    淤泥像是卷起的海浪一般倒向朝他伸出手的深绿发色少年,接触到有温度的皮肤的感觉让他狰狞的勾起因形态而扭曲的嘴角。

    然而在下一刻这刚刚升起的笑容却立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庞大的身形在接触到深绿发色少年的那一刻渐渐缩小,就仿佛被什么东西不断拉扯撕裂的感觉让淤泥惊惧无比。

    “你究竟做了什么?!”淤泥惊恐的嘶吼出声。

    然而这也是他目前留下的最后的喊叫,任手中已经被强行缩小成手掌大小的淤泥掉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出久的表情恢复了进入隧道之前的冷静。

    “[我究竟做了什么?],抱歉啊,我没必要回答犯罪者的问题。”

    看见事情解决完毕,两个身着黑色西装,露出的手背上纹着纹身的人从隧道边走了出来,自觉的站在比深绿发色少年要退几步的位置。

    “boss,这个淤泥敌人要解决掉吗?”

    其中一个黑西装恭敬的询问,而另一个则拿出白色的手帕双手递向深绿发色的少年。

    “未抓到切实证据之前,是不能随意处决他人这一点我有说过的吧?这样的现行犯先送到警察局,毕竟总是让那群人闲下来,不是在浪费缴纳者的税金吗?。”

    出久接过手帕擦了擦刚刚触碰到淤泥的手,微笑着看向了递给他手帕的黑西装,

    “谢谢你的手帕。”

    “怎么会!”被道谢的黑西装连忙摆手,

    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总是这么谦虚的boss果然是完美人物啊!

    “居然因这种区区小事而向手下道谢,实在太有失您的风度了!”

    出久看着这副恭敬的态度,忍不住叹了口气。

    即便是经过了密鲁菲奥雷日本分部的手下们三年的[礼仪]洗礼,他任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

    基于手下都是社会上比他经验丰富的前辈,出久觉得自己对他们礼貌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现在看来,这些手下们却并不这么认为,每次出久礼貌的对待他们的时候,他们不知为何的就已经一副为了他甘愿上刀山,下火海的表情。

    “那么我们就先把这个淤泥敌人送到警察局去了!”黑西装拿着被装进瓶子里的淤泥敌人,临走前还坚持的向出久鞠了个躬。

    身着黑西装的两个人影渐渐远去,出久放下告别的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果然还是依旧搞不懂为什么会被尊敬啊,明明只不过很普通的和他们说话”

    然而还打开的[超常感知]中,脚下有什么正在快速奔跑而来的存在让出久止住了接下来的话。

    伴随着嘭的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发出,隧道前方的井盖像是被扔出的飞盘一般在空中夸张的转了一圈掉落在地面上。

    “乖乖束手就诶?”

    欧尔麦特抬起头,却发现他预判中的淤泥敌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夏日里穿着黑色衬衫和牛仔裤的深绿发色少年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

    粉丝的注视永远都是这么让人热血澎湃啊!

    “哟!少年,你有看见一个黏糊糊的淤泥从眼前爬过吗?”

    欧尔麦特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插着腰快速的举起另一只没有提着可乐的手,向深绿发色的少年打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