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旅人的终点
    被众多黑色车辆护在中间的白色加长车随着车队的移动而缓缓前行着。手工定制的加长车身在阳光的反射下, 拉出一条仿若幻影般的弧度。

    游轮上连车都带吗?虽说知道国超防范组织对一方通行的重视, 但从现状看来

    相泽环视着加长车座上的众人, 坐在车末最中心的位置上的白发少年表情不耐, 原因是旁边褐肤白发的少年正把削好的苹果放在他面前,一副不看着白发少年吃下去就不罢休的样子。

    旁边陪护的两名戴着执照的营养师正皱着眉,在本子上敲着笔头, 时不时互相小声的讨论着,怎样才能把坐在中心的白发少年给喂得更健康一点的话题。

    这真的不是什么照护集团大少爷的保姆团队?

    自上车起就不止一次这么想着的相泽, 把目光移向正在向折原临也汇总任务具体的海伦。

    “清洗海盗犯罪岛屿窝点两个, 大型赌博船12座, 抓捕卖淫船只28座, 淹没中大型走私船只34条,小型走私船只因他们组成船队和海浪的原因,计数量只能写上若干了。”

    无视一旁因岸谷森严使用个性紧急治疗, 虽然表面上完全痊愈了, 但肌肉的拉扯痛感还仍然保留着的上鸣哎呦哎呦的捂着手的扭曲表情。

    但海伦依旧是一脸微笑着对坐在对面, 黑发红眼的日本分部情报部部长进行任务交接工作。

    “以上就是本次执行任务的全部内容了,折原君如若还有疑问的话, 还请不要勉强的提出来。”

    “怎么会?”折原临也接过海伦递过来的纸质总结文件,

    “海伦小姐已经给出了非常详细的报告了,关于一方通行在大西洋巡航工作的后续,我会向组织上方汇报具体情况, 得到结果之后进行实施。”

    从描述来看根本就是比哥斯拉还要哥斯拉的级别了吧!为什么包括相泽君在内, 再场所有人都这么淡定啊!高官用手帕使劲的擦拭着额头因紧张而不断流出的汗水。

    “就这么对外人说这些事, 真的没问题吗?”感觉自己待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的高官不自然的笑着说道。

    “啊,这个啊,没问题的,”揉捏着胳膊的上鸣试图用这动作缓解这又酸又胀痛的肌肉过劳感,

    “这些情报本来就是要透露给那些黑暗势力中的敌人。一方通行的强大可不只有战斗力方面,威慑力也是能起到非常规作用的呦~”

    这种被信任了又好像被利用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高官已经习惯性的在内心呐喊起来。

    不情愿的咽下水果,看着车窗外的黑色车辆和小孩子被家长拉着避开车队,而开始哭泣的样子。

    白发少年虽然仍旧是一副冰冷的表情,但插在裤口袋中的手却握了起来。

    “从一开始不是就说过了吗?我不需要这些根本无法保护我的保镖跟着。”

    红色的眼瞳环视着在车中的所有人,我压低着声音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毕竟”

    感觉自己似乎从一开始就拍错了马屁的高官,看着白发少年渐渐变得更加冰冷的眼神,连忙止住话语拿出行动电话朝手下的保镖们发撤离信息。

    周围的黑色车辆随着上司的命令而减缓了速度,渐渐的目送着白色的加长车辆向前穿行而去,离他们逐渐越来越远。

    似乎也并非只是单纯的移动天灾啊目睹着白发少年所有微小动作的相泽有些安心的不着痕迹移开视线。

    然而有些东西注定了让他绝对安不下心。

    正在前行的道路上本来没有任何的意外情况发生,本应一切都如高官所想的那样平平安安的,把一方通行这个行走的哥斯拉给送到应该送到的地方。

    道路不远处,一个渐渐越来越大的巨大化的敌人正发狂,围着他的警员们看着这逐渐越来越无法控制的情形,[个性]弱小的他们虽然怀抱着正义的理想,可现实的差距却只能让他们挥舞着警棍,只能用身体去隔开发狂的敌人与慌乱的民众。

    看到这副景象的相泽不耐的啧了一声,

    偏偏选在这种时候,想要去压制敌人的话就无法顾及到一方通行这边,虽然就现在情况看来,一方通行这样的性格或许根本不需要他来强行压制,可自己此次行动的身份是保密的。

    被一方通行发现他[消除英雄]的身份应该还好,但如果被车里这些一方通行的保姆们给发现了,自己怎样都无所谓,身为被保护者的高官的下场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相泽还是隐蔽的对车窗外的敌人发动了[消除]的能力。

    然而敌人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看着像是变动系,但结果却是我无法消除的放出系,真是没效率又麻烦啊,今天难道是我相泽消太的灾难日吗?

    “原以为到了陆地上,情况就会好一点,”

    看着车窗外还没等到英雄到来的群众们担忧的呼喊,我把目光定在了那个丝毫不顾及周围,不停往前狂奔着,甚至于连车辆都一脚踩过去的巨大化敌人身上。

    “结果现在看来,人渣的所作所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白发少年的表情越来越冰冷,沉重的杀气渐渐的逸散而出,原本还在讨论着营养计划的两名营养师立刻闭上了嘴巴。

    地面因巨大化敌人的奔跑而产生越来越大的震动,所有正在行驶的车辆都惊慌的掉头往回走,看着这一幕的司机也连忙才下刹车停了下来。

    “我去把他给解决掉吧。”

    从枪套里拿出黑色手枪的约拿看着越来越靠近的敌人,罕见的不快表情显露在他这张越来越面瘫的脸上。

    高官看着看不见光的枪口,条件反射的脖子往后一缩。

    这年头小孩子都随身带枪吗?!原本还以为只是个催着一方通行吃饭的玩伴,结果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把[解决掉]谁如此轻松的说出来,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一只手排上高官的肩膀,金发的男性另一只手正向他比出大拇指。

    “安心吧,约拿的枪法可是很准的!用狙击枪一公里外爆头都是平常事啊!”

    不,根本就没有人问你这个吧!高官在内心吐槽。

    “虽然约拿可以解决掉他,但倒下的时候,那么大的体型绝对会压到周围还没来得及疏散的一般民众。”

    说着这话的海伦看着外面甚至拿出手机来拍照的人群,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

    “这时候就会闪亮登场的专业人士很快就会来了哦~不过现在看来”

    折原临也举起手机,上面两个绿色的小图标正缓缓的向敌人所在的这条街道移动,但虽然是这么说着,折原临也却把目光看向杀气越来越沉重的白发少年,

    那个敌人也是非常的不好运啊~

    我压下旁边正在调试弹道的约拿的手,仍旧没有把目光从越来越近的敌人身上移开,最终把视线定在了敌人小腿的位置上。

    矢量操作的计算公式在脑中开始运算起来。

    “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本大爷从来都没有说过让你停下来吧。”

    “诶?啊?!”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司机惊慌失措,原本他只是替折原部长开车的,但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这辆车上来当司机了。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开上去只会被巨大化的敌人一脚踩扁啊!”

    看着白发少年周围的人这副情况之下,依然是一脸平常的样子,相泽微微眯起了眼睛。

    “是啊!虽然上班高峰期人很多,但职业英雄密林神威,和山岭女侠也正在向我们这边快速赶来!最多再过三分钟就会赶到现场!”

    同样拿出行动电话联系相关部门的高官紧张的说道。

    高官看着窗外这副慌乱的景象,虽然心中恨不得立马把这个敌人给抓捕起来关进牢房,但让一方通行出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可不敢担保啊!

    “开过去,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白发少年的语气中已经开始带着些不耐。

    空气仿佛灌注了凝胶一样沉重,压迫感极强的杀气越来越盛,就算没有被针对,也能从其中感到刺骨的冷彻。

    不听命令就会被杀一般的恐惧感瞬间席卷了司机的思维,紧张的汗水从耳背后流了下来,司机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一口气,踩下了油门。

    白色的加长豪车在路上行人看疯子一般的眼神中,从原先的停滞猛的加速,像是一条不知死活的剑鱼撞击海鲨一般,向着快速奔逃而来的巨大敌人撞击而去!

    “小虫子也要来阻拦我吗?!”

    巨大的敌人看着向他加速撞来的白色加长车,愤怒的一脚朝车辆踢过去。

    站在路边的一般群众们纷纷捂上了眼睛,不忍再去看接下来血腥的这一幕,只有个别的围观群众依然还举着录像的手机。

    然而接下来的景象却和他们想象中完全不同。

    鲜血四溅而出,靠得太近的围观群众们被大量的血液给泼洒得全身都是,然而这却不是让他们呆滞下来的主要原因。

    “啊!!”巨大化的敌人因失去了站立这一行为所必要的肢体,痛苦的哀嚎着要倒向旁边的楼房,但却像是被摔跤手来了一记背摔一般,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强行扭曲了倒下的方向被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从大量鲜血中飞速行驶而过的白色加长车丝毫未沾染上任何红色,就连压在马路上的车胎都没有丝毫鲜血。

    因强烈痛感而再也维持不住庞大身形的巨大敌人渐渐的缩小了身形,骑着摩托赶来的警员们只看到一辆白色的车从身边飞驰而过,姿态犹如传说中,那连光都追不上的神明的战马。

    “那辆车上,究竟是坐着什么怪物啊?”

    看着在地面上痛苦挣扎,失去双腿的敌人,停下摩托的警员喃喃着说道。

    道路两边的树木渐渐越来越多,白色的加长车辆还在继续朝着既定的目的地前行着,开着车的司机像是死里逃生一般露出了庆幸的表情。

    “呀~还真是不知死活呢~”上鸣轻快的语调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竟然在一方通行的前面做出违法行为,虽然他可能并不知道车上坐的是谁,但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不知死活。”

    约拿把黑色的手枪重新收回枪套,难得的和上鸣站在同一条线上。

    相泽沉默的看着又重新给白发少年投喂苹果的约拿,和又开始接着之前话题说笑的组织成员们。

    在场除了他和高官还有司机之外的所有人都一副平常至极的表情,仿佛刚刚血腥的一切都只不过是电影中轻描淡写的一撇。

    白发少年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但却把视线投向车窗外平凡无奇的景色。

    就好像是在逃避自己所讨厌的目光一般,不再去看周围人的脸,害怕他人脸上出现敬畏惊恐的表情,和他人像是看着怪物的眼神。

    所以他才觉得这群人是保姆啊,只会无微不至的照护一方通行,让他任性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从来不去真正的引导他。

    相泽一边想着,一边把背后的靠枕朝高官的脸上扔过去。

    对一个少年那样一副恐惧的表情,嫌不够丢大人的脸吗?

    不好意思啊,当惯了老师的我可实在没办法装作看不见!

    小小的插曲并没有让车内平静的氛围有什么波动,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被丢靠枕的高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也全当这个脾气古怪的英雄是想要让气氛别这么尴尬。

    虽然只有高官一个人觉得这里的气氛尴尬就是了。

    我看着车窗外慢慢划过的风景,其他人聊天的声音渐渐的变得越来越远。

    在海上一直飘着果然太安逸了,竟然已经矫情到会为什么[看怪物的眼神]而纠结起来。

    这种眼神,我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白色的加长车渐渐的驶过儿时停留的那个公园,一个深绿发色的少年正背对着这条小路坐在公园长椅上,穿着夏日里一般人根本不会穿的长衣长裤。

    一旁的小孩子们正拿着捕虫网在到处找知呀作响的小虫,欢快的笑声似乎隔着车窗都能隐隐之间听见。

    记忆中金发爆炸头小孩总是走在最前面,而深绿发色的小孩则总是因走在我旁边,而被他一直叫着咔酱的金发爆炸头小孩欺负。

    一边抽泣的哭着鼻子,一边依旧的拉着我的衣角不放手,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我哪一点招他那么喜欢,宁愿被胜己打也要跟着我。

    但是啊,我已经回不去了。

    我偏过头不再去看车窗外渐渐驶过的那个熟悉无比的公园,有些疲惫的合上眼睑。

    口袋中的行动电话突然传来了有新邮件的提示音,我打开手机,上面的发件人赫然是标示着[赤谷海云]这样的字眼。

    是有什么新情报来了吗?还是说附近有什么大型的犯罪团伙?如果是来嘲笑我早上不小心按下发送键的那封邮件的话,我就把上鸣那混蛋再打一顿!

    这么想着的我点开了这份邮件。

    [欢迎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