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两方接触
    ((请所有乘船客人向出口方向移动, 非常抱歉, 本日上午由于突然的特殊原因, 无法开放港口, 还请大家多多谅解))

    广播员有些急促的声音出现在广播喇叭中。

    被排成长排的安保们推搡着,攒动的人群被迫向出口移动,抱怨的声音不断的从群众的方向发出。

    与之不同的是, 在宽敞的另一边被安保阻拦人群进入的一个出口,几辆排成车队的黑色toyota车辆正缓缓行驶进来。

    “为什么他们可以进来啊!”不满的群众大声朝无奈的安保人员咆哮。

    “请不要给我们的工作造成麻烦!”安保人员看着有些失控的群众, 连忙大声朝人群说道。

    “哈?!开什么”愤怒的群众看向越来越近的黑色车队, 突然, 黑色车队转了个方向, 露出的正面让群众们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车辆的车盖前方,他们最为熟悉的旗帜正随着前行而不断的小小飘扬着,让群众们瞬间静默了下来。

    “来了什么国际知名人物吗?不过这种情况下也没有驱逐群众这一说吧?”背着包的一名游客疑惑的问向安保人员。

    “我们也不清楚啊?只不过早上就听说了有大人物会来, 只不过没想到是这种级别的, 竟然还需要打扰你们的行程。”

    安保人员擦了擦因紧张工作而出现的汗水说道。

    看见安保人员这副劳累模样的群众们也不好再出声抱怨, 对于为了人群而认真工作的人,应该给予的绝不是呵诉。

    看见这一幕, 开在最前方车辆的副驾驶座上,因观察而有些降下来的窗户,又缓缓的升了回去。

    “没有引起骚动的确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也是为了民众考虑啊, ”

    拿着手帕擦拭着不停冒出的汗水, 坐在后排的警视厅高级官员向坐在驾驶座上——穿着平时根本不会穿的西装的那个讨厌媒体的英雄说道。

    “毕竟来的是那种大人物, 如果因什么招待不周而触怒他的话!”

    高官一边说着,一边在脑海中再一次的循环起了有关于即将要迎接的那个人的资料。

    前两年毁灭了全球三大毒品生产基地,之后又在海面上像是操控天气的神明,大西洋上那些私人赌博船,和大量走私船全部都被他淹没在海中。

    情报中更是显示他曾经操控着巨量的海水,把一座海盗们盘踞的岛屿像是用水冲蚂蚁一般的冲刷得干干净净。

    一想到这个,再联想到自己也是居住在岛国上的高官,就再一次的控制不住让汗水从有些肥胖的脸颊上流下来。

    至今为止,已经得知了那个恐怖存在不但面对飞机投下的炮弹还能毫发无伤,还能操控大风,甚至于搅动云层强行在干旱的地方降雨,更别说操控海水造成大浪了!

    究竟是复合还是单个,情报部那边到现在也依旧搞不清楚那个恐怖存在的个性究竟是什么。

    怎么会有人有那样犯规的个性啊!那真的还是人类吗?!该不会是什么外星人降临地球吧!

    正因如此,这次才请来了秘密武器!

    “如果出现什么万一的话!”

    高官双手合十像是拜神一般恭敬的拜了拜坐在副驾驶座上,这次特意被他们提议决定作为保镖出现,实际上却另有作用的这位不喜欢出名的英雄。

    “到时候就拜托你了!相泽消太君啊!!”

    因这次任务的特殊性,而不像平常一样穿着邋遢的相泽消太梳着大背头,西装革履的样子比坐在后排的高官看上去要更加像是传说中的警视厅高层。

    “我的[消除]也不是万能的啊,这一点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如果你说的那个恐怖存在是放出系,又或者是身体异型系的话”相泽和往常一样语调没有丝毫上扬的说着,

    “而且今天的太阳也太大了,海边的强风也很不妙啊。”

    高官一脸疑惑,个性方面可以理解,太阳大和海边的风你是哪里来的皮肤不能晒黑吹干的有钱人家大小姐吗?!

    “因为我有干眼症。”

    回答着高官还没说出口的疑惑,相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瓶眼药水仰头滴眼睛。

    真的是白瞎了这么强的个性了啊!高官和驾驶座上的司机看着消除英雄艰难的在车里朝着眼睛滴眼药水,在内心不约而同的咆哮。

    达到港口的黑色车队停下了继续前行,缓缓的停了下来,大队的保镖从车辆中鱼贯而出。

    “总而言之,到时候就还请相泽君努力一把了!”高官整了整衣服的领带,颇为严肃的向消除英雄说道。

    相泽沉默了一会,

    “所以那个你一直叫着恐怖存在恐怖存在的家伙,到底长什么样也不告知的情况下,我究竟要怎么努力?朝空气发力吗?”

    “咳咳,情报部门也是有极限的!”

    被一句噎得差点撑不下去严肃形象——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严肃形象的高官尴尬把这口黑锅给情报部门推了回去。

    “这极限也真是短啊。”相泽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才不想被你这个干眼症英雄说啊!

    “总而言之,待会看国超防范组织的情报部长对哪个家伙最热情不,相泽君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从车上下来的高官想起了自己在会议期间上厕所时,那个黑发红眼的情报部兼执行部的部长在走廊上,突然像是发疯一般把一个呆立在原地的一个女性的手机,不停的哈哈大笑往下踩的景象,高官就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什么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啊!不是哥斯拉怪兽就是疯子,这个世界到现在还没毁灭是应该好好感谢你们把危险人物都组织到一起,不让普通群众受到伤害啊?!

    “上午好呦~”一个像是蓝天在朝你搭话的声音在一众人不远处响起。

    高官因这声音而突然僵硬起来的动作,让相泽把似乎永远都半睁着的眼睛看向发出声音的存在。

    黑色碎发下红眼像是好看的宝石,在这大夏天里穿着和他们这一身西装完全不同的黑色短袖和休闲裤。

    长着一张好看脸孔,在日本群众间也是大名鼎鼎的折原临也一手拿着海钓的鱼竿,一边朝他们挥手。

    当然,这里指的在日本群众间大名鼎鼎,并非是指他日本分区情报部长和执行部长的身份。

    而是指他那在日本已经大红大紫的明星女团经纪人的身份,大众对那些女团里的女孩子迷恋不已。

    她们从不显露的神秘身份更是让她们每一次露面,都会被放在报纸上仅次于欧尔麦特的第二头条,折原临也这个唯一经纪人的身份自然是喜欢那些女孩的人咬牙切齿。

    好比相泽的同事——已经一起在雄英任职多年的声音英雄,就是女团的忠实粉丝。

    以至于已经喜欢到每次出来新曲,都会不停的向相泽推荐到烦人的地步,在某些时候,相泽真希望眼前这个不停拉女孩子进团的经纪人——折原临也能够消停下来。

    纯白的游轮终于快要靠岸了,开辟着海浪徐徐前行的样子让在场不少人暗骂了一声该死的有钱人。

    “哦哦!船来了船来了!”

    从折原旁边站起身来,在这大夏天里穿着让人觉得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的人扔下海钓的钓竿,像是终于忍耐完毕一般的兴奋大喊。

    “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在好不容易能和赛尔提一起度过的休闲日期来接他啊!不过是区区父亲而已!仗着自己把我养大就让我和赛尔提分离十个小时以上,真是让人愤怒啊!”

    你这家伙到底把自己的父亲当成什么啦!看着这一幕的保镖们在内心咆哮。

    “净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家伙啊,好想回去睡觉。”扑面而来的海风让相泽不快的眯起眼睛。

    不,你这家伙真的有资格说吗?立正站好的高官在内心吐槽。

    游轮上的楼梯缓缓放下来,同样也是上着洁白的底漆,虽说有着美观的考量,但更多的理由其实是通过最容易看出痕迹的白色,让身上带海水的间谍又或是杀手在上面留下显眼的痕迹,好让船上的人在第一时间察觉不对劲。

    首先下来的是让游轮能够顺利前行的水手,他们大多都是组织本部派下来的专员,一方通行现在的重要性已经不亚于,甚至超过了各国所拥有的核武器。

    已经到了只要还活着,走到哪里,哪里的黑暗世界犯罪活动率瞬间就会下降到百分之五以下。作为组织现在的头牌,严密的保护是必要的。

    即便这只是做做样子,却也能威慑那些暗处的不法分子。

    “什么呀,原本以为有很多携带细菌的人类会挤来挤去,没想到已经被清场了!”

    戴着像是科学怪人一样的防毒面具的男人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手中拿着消毒瓶的每走一步就朝周围喷一下,让列好队伍装样子的水手们额头上暴起了青筋。

    然后在看到这个科学怪人身后的一队美女护士又瞬间平静下来。

    组织上给一方通行配备的医疗团队虽然首席是个性格古怪的家伙,但他身后跟着的女孩子们可不是啊!

    “哦!新罗!你终于抛弃赛尔提那个勾引人的妖精来接你父亲我了!”

    岸谷森严戴着防毒面具看不清表情,但手中的喷雾却跟着他猛烈的甩手弧度不断的喷舞着,在空气中留下一股难言的消毒液味。

    站在最前排的相泽和高官,以及折原临也都往后退了半步。

    “不,要不是赛尔提说把你这个已经好多年没回过池袋的人丢在这里,绝对会迷路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来接你的。”新罗戴着眼镜的脸庞下一片冷漠。

    “啊!这是多么的让人伤心啊!不肖子孙!!”

    岸谷森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弯腰捂住了脸上的白色防毒面具,随即又猛的像是发神经一般弹了起来,

    “不过这么一想,也许可以叫赛尔提叫我公公大人?”

    “您在说什么啊!父亲大人!”听到这话的新罗完全变了一副样子谄媚的笑着迎了上去,

    “啊啊,您把我养大这份恩情我绝对永世难忘啊!!”

    然后新罗就被消毒液给喷了一脸。

    “别靠我太近!”岸谷森严的语气一改之前的不着调,

    “本世纪发现的最完美的人类最近就要在我手里做检查了!必须要确保他不会被任何细菌沾染上才行!”

    “本世纪最完美的人类?”新罗有些迷茫的看向父亲手所指向的那个游轮楼梯的方向。

    在场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全部都明白这个带着白色防毒面具的人是在指谁,下意识的就把目光从原来的漫不经心,集中到那游轮楼梯口的方向。

    相泽集中了注意力,刺眼的阳光让眼睛微微的眯起。

    就让我见识一下,恐怖的存在,移动的天灾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威慑众人的形态,以至于让黑暗世界的犯罪分子静若寒蝉。

    一个拿着行动电话,单手插着裤口袋的白发少年缓缓的走了下来,不经意的抬眼看了眼众人,又嘁了一声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个又是谁?小孩子?船员家属吗?众人心中疑惑无比,依旧把视线牢固的钉在游轮的楼梯口上。

    看着这一幕的折原临也捂着腹部,肩膀颤抖的蹲了下去。

    “新罗!快看啊!这就是一方通行!”岸谷森严强行的把新罗看楼梯口的脑袋,给大力的扭向白发少年的方向。

    “快把这完美的存在给印在dna里!给我一代代的传下去!!”

    “这种奇怪的dna我才不想传下去,又或者我和赛尔提根本不需要有什么人插入进去!这种世界最强啊啊?”

    看着白发少年完全和想象中搭不上边的形象,新罗被强行扭着的头感觉有些思考不畅。

    众人僵硬的把脸转向低头看行动电话的白发少年。

    注意到目光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我抬起了头,不耐烦的咔哒一声合上怎么也无法撤回邮件的行动电话,环视着在场的众人。

    “一个两个的,傻站在这里等本大爷送你们上西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