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三年的变化
    纯白的游轮在这片海面上前缓缓前进着, 晴日的阳光撒在凌驾在海浪的船身上, 远远看过去像是身披白纱的穆丝。

    那是在这片海中, 按理来说绝对不会飘行的豪华游轮。

    船长放下望远镜, 疑惑感爬上心头。

    这里可是z国和日本之间的交界海域啊!除了他们这些走私的,就是那些像苍蝇一样不断巡逻的两国海军,怎么可能还会有什么游轮?!

    海鸥停在这座伪装成渔船, 事实上压舱物都是贵重金属和大量他们原先主人处理不了的贵重赃物,还有必要的枪支弹药。

    再就是这三年来, 因大型的原产地全部都被破坏殆尽, 而已经涨到天价的那种白色粉末。

    可以说干成了这一票, 今后也就不用再继续做这样危险的工作了。

    但那个纯白的游轮, 该不会是!

    联想到那个存在的船长,因个性而有着鳞片额头上却渐渐流下冷汗,他颤抖着举起望远镜, 镜片中, 那纯白的游轮依旧是悠哉悠哉, 一副极其无害的肥羊的样子。

    豪华游轮离他们这座[渔船]越来越近,似乎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不法分子去抢一样的美好外表吸引着船长的眼睛, 没有任何炮台和炮孔的船身栓释着工业学的独特美感。

    “头儿,看来是只大肥羊啊!您的运气可真是太好了!”抽着雪茄的大副看不清远处的船长成什么样子,但这却不妨碍他神神秘秘的凑上前,讨好般的向船长恭维,

    “叫上我们的水手, 炮台一字排开, 必定三分钟不到,就让在那豪华游轮上不知死活的败家子乖乖献上所有家产,来保住他们的命!”

    船长拿着望远镜的手像是木偶一般慢慢放了下来,大副抬头朝船长的脸看去,但看到的却不是船长一贯有的自信沉稳的表情,而是换上了一副极为惊恐的脸。

    望远镜啪咔的一声摔在地上,镶嵌着细碎宝石的心爱之物被主人完全顾不上的失手摔坏,精美的表面也出现了价值大跌的裂痕。

    “该不会是那个移动的天灾吧?!”不知何时,已经满头大汗的船长朝还理不清状况的大副吼叫。

    “哈?船长,你在慌什么呀”大副捡起外表有些碎裂的望远镜,悠然的看了过去。

    白色的船身,没有任何旗帜的标志,唯一和普通豪华游轮不同就是太过白净了,白得连一丝杂色都没有,似乎就是为了向周围的一切宣示着什么。

    大副的额头上也流下了冷汗。

    “哈哈不会吧?那种大人物怎么会来我们这已经靠近日本这块小地方的转角?按理说绝对是在最凶险的大西洋那块吧!”

    那种黑暗世界里,只要是犯罪者就会爬行着绕着走的那个恐怖的存在,那个活着的移动天灾怎么会开着他的白船到这片小地方来啊?!

    听到大副这话的船长也忍不住点了点头,的确是,那种大人物会来这样的小角落,简直像是no1英雄欧尔麦特有颗少女心一样不可思议。

    船长沉吟了一会,

    “该不会是日本海军想出来的那个歪主意吧?去年他们就是仿造了那个移动天灾的白色游轮在近海巡航,让我们这些走私的根本不敢靠近!幸好最后识破了!”

    “那朝它发一炮试试如何?”大副提议,“去年那种游轮可是让不少人大赚一笔呢!”

    “那么试一试吧,毕竟这么远,打不过还可以跑吧?”有着些侥幸心理的船长这样对大副说道。

    然后船长做出了他这一生最为后悔的一个决定,如果他能够穿越未来过去的话,想必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选择把现在的自己揍翻在地。

    然而很可惜,这条[渔船]上谁也没有能够预知未来的[个性],否则他们现在的选择就绝不是进攻,而是疯狂的转舵逃离。

    水手吹着口哨把炮口对准了那条缓缓向他们这条[渔船]行驶的洁白游轮。

    “bye~永别了,美丽的洁白天使啊!”水手喃喃着,露出了笑容。

    随着剧烈的轰鸣,炮弹应声从炮膛中脱出,1500千米每秒的炮弹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肉眼无法观察到的优美弧线。

    应该就会这样被摧毁那漂亮的船头吧?水手不经意的想着,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打破了这条船上所有人的认知。

    巨大的海浪以极为不合常理的方式笔直的冲天而起,遮天蔽日的姿态犹如神话传说中吞噬一切都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炮弹像是一粒米被丢进了谷仓,而[渔船]在这大浪的对比之下犹如巨树下的可怜蚂蚁。

    大副叼在口中的雪茄因主人吃惊的张大了嘴而掉落在地上。

    那个存在为什么会被称之为[移动的天灾],现在的他确实的体会到了。

    “从两年前看到传闻中的照片,我就一直疑惑那个恐怖存在的白船上为什么没有武器,”船长发出谁也不会注意的喃喃自语,

    “原来,是并不需要啊。”

    巨大的海浪以绝对无法阻挡的方式吞噬了走私的[渔船],像是神在天上降下了巨量的大水,叫它淹没整个人间。

    在突然以极其不自然的方式吞噬了[渔船]之后,海浪又像是被强行抚平的衣服褶皱一般,瞬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任何波涛。

    纯白的游轮依旧向着日本港湾的方向缓缓行驶着,海面上依旧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真的是好惨呢”

    懒懒的依靠在纯白游轮护栏边上的海伦放下了望远镜,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却没有对那些被大浪埋在海里的人有什么同情心。

    “毕竟都是些手上占满了鲜血的家伙,有这种结局很正常啦。”端着杯饮料的金发男性胡茬都没刮的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无所谓的说着。

    “上鸣,你竟然还有时间这么闲,”海伦看着旁边的金发男性,朝他丢了个白眼,

    “一方通行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啊那个这个,找了三年也没有半点踪迹根本就不是我的错!虽然我的个性是电磁系的,但也不代表我什么情报都能搜集到吧!”

    被称之为上鸣的金发男性掩饰心虚般的,猛的仰头把饮料灌进嘴里。

    脚步声从高处落下来也没有任何变化的存在出现在上鸣的背后。

    “所以结论就是,你依旧没办法给本大爷带来那个叫[赤谷海云]的家伙任何情报吗?”

    熟悉的声音让上鸣连忙回头。

    十五岁的少年本应正处在青春的年纪,可这名白发少年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身上并没有任何少年人所特有的阳光和朝气,反而逸散着一股像是冰一般寒冷的意味。

    红色的瞳孔像是快要凝固的鲜血,少年的白发和平常的白发也带着些完全不同的感觉。

    他穿着带着简单的白色t恤,包裹着腿的灰色牛仔裤下的白皮鞋一步一步的踏在地面上,向已经陷入僵硬状态的上鸣走了过来。

    “哈哈有一个不用给工资还这么积极的提供情报的坚实后盾,而且三年来也没有出任何问题,这这不是挺好的吗?!”

    上鸣掩饰心虚的对白发少年笑着,在内心开始为自己祈祷起来。

    一向好运的电气啊!保佑爸爸度过这犹如罗生门一般的关卡吧!

    “啊,是挺好的,”我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转移话题的上鸣,接过海伦递过来的饮料喝下一口,

    “好到我都想要把白兰那混蛋给调回来,好到我想要把你的工资拖到明年再发。”

    “看在我家里嗷嗷待哺的妻儿的份上!请务必不要这样啊!一方通行大人!”

    白发的少年表情依旧冷漠无比。

    看到上司这副表情的上鸣咬牙,可恶啊!计划一:卖惨失败了吗?!那么

    上鸣极为夸张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忙向上司纤细的大腿抱去。

    “我只是个普通的情报人员啊!那个叫[赤谷海云]的情报技术实在太厉害了,简直就像是十年后的技术一样,我根本玩不过他啊一方通行大人!”

    嘭的一声惊走飞鸟的枪响出现在甲板上,打在上鸣跟前地面上,子弹给地板开了个凹陷的洞口。

    上鸣背后的冷汗猛的冒了出来,他像个机器人一般转头看向那举着枪的存在。

    褐肤白发的少年表情阴沉,流畅肌肉的手上举着的黑色手枪正冒着硝烟。

    “想要靠近一方通行,先要搜查身上有没有藏毒,藏枪,藏针剂,这些话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上鸣?”

    约拿冷冷的对冒着冷汗的上鸣说着,从衣袋里再次拿出一颗子弹上枪入膛。

    “从白兰杰索调走,我来这里开始好歹都一起三年了”上鸣站起来拍了拍没粘上什么灰尘的裤腿,表情有些无奈的看向褐肤白发少年,

    “还对同伴这么不信任真的好吗?”

    “关于这一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搜集[赤谷海云]网络痕迹的你可能不知道,”女性的声音说着。

    海伦放下装着香槟的杯子,“前段时间约拿才抓到一个从海里潜伏过来暗杀的杀手,个性是仿造伪装,所以不可避免的有些神经紧张。”

    “你确定他不是报复我说他理科差劲吗?”上鸣看着约拿一声不响的样子,凑到海伦耳边吐槽。

    “我听见了,上鸣。”约拿面无表情的看向上鸣,语气中却带着微小的愤怒。

    海鸥重新的停留在船舷上,我不再去看逐渐开始吵吵闹闹的三人,邮件提示所发出的声音使我拿出了行动电话。

    屏幕上被标注为[赤谷海云]的联系人的图标正在闪动。

    啧,真的是完全搞不清楚这种不计后果帮助别人的笨蛋在想什么啊,明明都已经说过叫他不要再发信息过来了。

    有多少人因我的所作所为而觊觎我的性命这一点,已经多到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楚。这种不远离我,反而像只摇尾巴的小狗一样凑上来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一开始并非没有怀疑过是什么降低我防备心的手段,但三年来要想动手的话,早就应该动手了。

    [敌人清扫完毕了?没有受伤吧?]打开的邮件里是这样的语句。

    所以才说啊,明明最清楚我强大的是你这家伙,但却为什么总是发这种让人觉得[赤谷海云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的不知道害臊的话!

    我这种谁也无法阻拦的怪物,到底是有哪点需要他关心了!

    白发少年快速的编辑出这样的邮件,想要按下发送键的手却又停滞住了。

    这样说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好歹帮了我这么久,语气应该再

    邮件被下意识的删除掉了,直到海鸥的鸣叫声响起才让我回过神来。

    啊啊!本大爷为什么会为这样的家伙纠结语气!

    想要把刚才那样为邮件而纠结的自己,溺死在海里的想法像是野火一般在脑海中迅速扩散开来。

    白发少年再次的开始编辑邮件,然而还没有写完,一只手就突然的拍在肩膀上打断了他的动作。

    并且还让只写完[给我担心你自己]这样字眼的邮件不小心按下了发送键。

    “怎么了~怎么了~理科天才一方通行大人~”

    和海伦喝酒喝得微醺的上鸣兴奋的在约拿看死人的目光下,一下两下三下的拍着白发少年的肩膀。

    “理科这么好,不如来给我家电气补课如何!他可是超想上雄英的英雄科啊!”

    “可以啊,我答应你。”犹如暴风雨前宁静的声音从白发少年口中说出。

    本以为绝对会被拒绝的上鸣听到这话,人到中年的他突然有种今后人生会被终结的不妙预感。

    “但再此之前,”

    耳朵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其他原因而红起来的白发少年,犹如被惊醒的暴龙一般罕见的怒吼,

    “给我先去四分之三死一次吧!你这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