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力量的代价
    [“你还有什么问题?”]卫星电话那边, 令人感到愉快的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尽管提出来,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我都会努力帮绿谷君办到的哦~”]

    “话说得太满的话可是没有挽回余地的, 白兰。”

    出久低声的说着,因为时差的原因,日本这边已经进入了绿谷家睡眠时间的十点, 不想吵醒引子妈妈的出久只能在房间里压低声音说话。

    [“怎么会呢?”]白兰带着笑意的声音继续说道,

    [“绿谷君可是帮了我非常大的忙不是吗?从基本的等价交换来看, 是你必须收下我这份带着感激之情的礼物才对啊~”]

    “只不过是使用个性让你经营正经生意的密鲁菲奥雷公司在日本高层人士之间得到更广的知名度。

    而且我也没用个性自带的众多能力之一[催眠]对他们做出过任何的意识修改, 只不过是让他们得知密鲁菲奥雷这个公司而已。”

    [“这点就已经非常感激了哦, 毕竟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知名度啊~”]白兰捏着棉花糖塑料袋的声音从卫星行动电话那边传来。

    “于是明明是商人的你为什么会去当国际警察这一点才最可疑吧?”出久说着皱起了眉头。

    [“但不管是什么情况, 为了不关键时候掉链子,钱可是很重要的。”]白兰解释着。

    “我果然无法理解你的脑回路。”出久吐槽着说。

    [“那绿谷君到底接不接受这份自行选择的礼物呢?”]白兰像是回避什么一般的转移话题。

    “那么,搜集希己”出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搜集一方通行的情报的专门部队, 你肯定是有的吧?作为交换, 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我会帮你。”

    称呼改变了吗?最后一颗棉花糖被扔进嘴中咀嚼。不知是糖分还是愉悦给他带来的感觉让白兰眯起了眼睛,

    想必一方通行那情报中残酷的样子一定能让绿谷君更早的加入我这一边。

    虽然事到如今,加不加入也无所谓就是了。

    [“没问题,”]白兰爽朗的回答出久,

    [“三天之内, 不论是有关于通讯卫星的坐标, 还是底层跑腿人员的联系方式, 我大部分都会交给你,而且我也会像你那边派出最为强力的情报人员——切尔贝罗,请注意查收哦~”]

    “提前说好,我不会帮你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出久警告着说道。

    [“怎么会呢?”]白兰语气中满是惊讶,[“我像是那样过分的人吗?”]

    出久面对这个问题,给予了白兰沉默。

    [“看来我在你心目中依然是大魔王的形态啊~不过这难道是站在正义的这边人的共同点吗?小正也他总是因我的话而瑟瑟发抖的吃胃药呢~~”]

    所以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啊?!那个叫[小正]的人真的没问题吗?胃还好吗?

    但出久却明显的感觉到,白兰在说出[小正]这个词汇的时候,语气却显得非常的温柔。

    就好像是小孩子舍不得拿出自己的珍藏一般,在出久和白兰这几个月联络的记忆中,向来称呼他人不是名字,就是姓氏的白兰竟然也会亲昵的叫某人的小名。

    “小正是你重要的朋友吗?”出久向白兰问。

    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懵懂少年那般,绿谷出久似乎也有着少年人所特有的好奇心。

    [“只不过是以前认识的一个人罢了,现在已经很陌生了,只不过时不时的,还会在电视里看他的演奏。”]

    像是陷入回忆一般,他的语气不再像之前一样的带着笑意,白兰轻轻的说着,温柔的语调像是手抚摸蒲公英的绒毛。

    [“嘛~等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一定会吓一大跳,然后胃药又买个不停的吧~~”]

    有白兰这样的友人,想必大多数人都会为那个被他称为[小正]的人可怜吧?

    但出久认为白兰的私事和他扯不上任何关系。

    “那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我就先挂断电话了。”出久对白兰说着。

    [“重要的事的确有哦~”]白兰的声音再次变回了有些上扬的语调。

    “那就请你快点说出来吧。”出久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放在桌面上的水杯。

    [“请绿谷君作为密鲁菲奥雷日本地区的掌舵者。”]

    水被喷出来的声音和猛烈的咳嗽声响彻在出久的房间,和白兰的行动电话那边。

    “你是在开玩笑吗?白兰!”

    连忙悄悄开窗看隔壁引子妈妈睡觉房间灯亮没亮,出久缩回来压低着声音对着行动电话那边的白兰说道。

    [“并没有开玩笑哦~不管是地位还是金钱,日本这边的密鲁菲奥雷全部交由你来处理,人事调动也完全交由你来处理,玩坏了也没有任何关系。”

    ]

    白兰像是在说一件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一般,连语调都没有任何变化。

    [“绿谷君是要拒绝?还是要接受呢?”]

    “白兰,你果然没有我是个初中生的自觉啊”出久说着,额头上的冷汗滴落下来,但嘴角却像是模仿谁一般的向上弯起,

    “行啊,如果这就是[代价]的话,那么没问题,我答应你!”

    [“那相关的文件就拜托你接收啦~祝你生意顺利哦,绿谷君~~”]

    卫星行动电话无声的挂断,出久握着行动电话,深吸了一口已经有些冰凉的空气。

    没拉上窗帘的窗户外,微小的星星寂静的挂在如幕布一般的夜空中,深绿发色的少年渐渐的在椅子上蜷缩起来,就这么静静的,一个人看着夜空上的星星。

    “好冷啊,”出久把外套裹得更紧了一些,

    “希己不,既然要在白兰那里假装对你的所作所为失望的话,那就必须要改叫[一方通行]了。”

    出久伸出手,想要去拿放在桌面上的耳机,但看到手背上面已经蔓延着裂开的不自然伤疤,又停顿了下来。

    白兰让他继承了不知道是谁的个性,出久很肯定这一点,那样强大的力量突然之间毫无缓冲的降临到虽然有经过锻炼,但却依然只是处在普通人身体的状况下,受伤是理所当然的。

    “幸好不是夏天呢不然让妈妈看见了,一定又会担心的哭出来吧?”

    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双露手指的黑色手套,出久稍微用药水处理了一下手上的伤痕就带上了手套,突然获得的个性中,自带的常驻发动系能力——超速愈合正不停的修复他不断裂开的伤口。

    “虽说身上到处都是了,但果然还是不希望这个像是树枝一样的裂痕蔓延到脸上啊,不过看这个速度,上半身这种侵蚀也慢慢停下来了,”

    出久看着镜子里因睡不太好有些黑眼圈的自己,他稍稍拉下了毛衣的高领,可怖的痕迹正在渐渐结痂,已经没有了往上蔓延的趋势。

    “希望不会留疤但对这样重复裂开已经不下十次的伤口,我还在抱什么不应该有的期待啊?”

    对于身上仿佛啃食理智一般的疼痛和麻痒,在一开始也的确因受不了而咬着手在床上不停的翻来覆去。

    但渐渐的,也习惯了。

    出久深知,要获得力量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就像是咔酱一样,每次发出爆炸的时候都在忍耐着痛感让身体进一步的适应个性,而他只不过是把这个漫长的时间缩短了,才会有这样强烈的效果。

    “这样看来,将来的夏天也都会被当成怪人啊妈妈那里要怎么解释呢?

    对了,就说[感觉把全身都包裹在衣服下的英雄超帅气],这样的话应该能够瞒过去吧?毕竟初中生都会到达中二的年纪不是吗?”

    带着露指手套的手拿起了耳机套在头上,出久移动着鼠标,再次点开了白兰传给他的那些视频。

    血腥残暴的画面一个接一个的播放着,但这些对没个视频都已经看过不下二十次的出久来说,虽然仍旧非常不适应,但却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了。

    视频一个接一个的播放着,出久的眼睛一直看着的却不是那血肉横飞的景象,而是那个永远处在中心,脸色冷漠无比的少年。

    “一群卖毒品的罪犯,不管是哪方面的正规机构,都会无法容忍。希己一方通行只不过是给予了他们正确的制裁而已,组织武装部队成员对三级犯罪分子有杀伐权,这点法律常识我还是有的啊,白兰。”

    但看着视频中无人能敌的那个存在,出久脸上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

    “一群违法犯罪的成年人围攻一个未成年人,这种根本没有道德可言的人类残渣,根本就没资格活在这世上。”

    最后一个视频也播放完毕了,最后展现的画面是一方通行一脚踢翻坦克的背影,哀嚎都没来得及喊出声的敌人湮灭在自己打出的炮火之中。

    画面中少年的头发浅淡得几乎看不出金色,他从爆炸中缓缓走出,不沾一丝尘埃。

    “果然不是自己太疼而出现的幻觉呢,他的头发变白了,怎么会这样?!明明咔酱根本没有出现任何这样的状况?为什么?!明明从组织那里的身体健康检查报告也没有任何异常!!”

    出久抬起手,却发现自己不停的在颤抖着,他捂住了脸,泪水不受控制的从指缝间无声的滴落下来。

    和看着自己受伤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和只需要忍耐就会渐渐好转的伤势不一样!

    好可怕,一想到他的身体出现了什么无法预测的情况就好可怕!

    啊,正是因为如此,才想要才白兰手里拿到他的情报搜集部队,正是因为这样,才对白兰抛给他的密鲁菲奥雷日本分部咬牙接下。

    获得个性是想要帮助一方通行。情报搜集部队是可以随时观察一方通行的近况。而密鲁菲奥雷则能够帮他进行有关于疾病的研究,调查清他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症。

    追着那个人的脚步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为什么总是对那个人如此牵心不已?为什么看到他和那个叫约拿的让他吃饭的场景就这么心绪不宁?

    为什么在他身边的不是我?

    为什么这样的想法会在我脑中不断的冒出来?

    比身体的痛疼感还要心焦的这股感觉到底是什么?完全搞不清楚啊!

    出久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眼神重新坚毅起来。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要有所行动,哪怕是一点也好,就算是隔着屏幕,互相也不知道是谁也没问题,想要和他说话,想知道他的心情,想要理解他,想要帮助他!

    对了,情报搜集部队可以达成这一点,自己的个性中的那个能力也能够保证让他们无法向白兰泄露情报,通过情报的搜集也可以帮助他,让他更加轻松的完成任务和规避风险!

    这样就可以和他说话了!

    不自觉露出的微笑出现在出久的嘴角上,他像个天真的普通小孩子一样躺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样的话,就要想个假名呢!”

    放在床头的那张欧尔麦特签名被出久抱在怀里,他仰望着挂着星星的天空,却觉得再也没有之前那样冷了。

    “就叫赤谷海云,是永远都守护着一方通行背后的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