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无人瞩目的抉择
    从平行世界的结果来看,不管是温度极低的冰冻,还是温度极高的火焰,又或者是化学毒药,瓦斯类的毒气,人为制造的山体崩塌,还是火焰的攻击,全部都对一方通行这个存在没有任何作用。

    一直以来,一方通行这个存在就像是神话传说中,因奥丁之妻弗丽嘉的祝福,而无法受到任何伤害的光明之子巴尔德。

    但他又要比巴尔德更为全能,所投向他的一切攻击都会以轻松无比的姿态反射回来。

    甚至连对手最后的鲜血都无法溅上他一丝一毫,仿佛他就是纯白无垢的化身,所呼吸到的空气都似乎不沾半分尘埃。

    从第一次在他手中失败时,白兰就知道一方通行是处在和普通的凡人所不同的另一个次元,他的能力正体究竟是什么,直到现在白兰也没有搞清楚,只知道是有着[反射]这一功能的存在。

    但在得知一方通行也会受伤的现在,这个功能明显也是有着缺陷的。

    说实话,在得知一方通行也会受伤,也会流血的时候,惊讶和荒谬感让白兰恍惚之间觉得这个世界是否还处于真实。

    心目中的世界设定[一方通行是无敌的存在]这个形象,在看到一方通行拄着拐杖打开门,像个只是有些叛逆的普通少年一样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瞬间崩塌了。

    原来他也会受伤,他也会流血,他也是个可以被什么东西给击败,就好像懈寄生击败光之子巴尔德一样,[无敌]的一方通行也并非真正的无敌。

    他只不过是[强大],虽然这强大绝对超乎狭隘世界观所局限的想象,但现在白兰清楚了一点。

    那就是一方通行并非[不可能被击败]这个现实。

    绝对有可以击败他的东西,绝对在哪里有能够击败他的存在!

    从观测和理解平行世界一切的那一刻开始,就陷入死寂和绝望状态的白兰欣喜若狂的行动起来。

    他不再沉寂,积极日以继夜召集了原来的部下,利用先知先觉的能力筹集大量的资金,如蜘蛛网一般的情报部队在名为金钱的庞大的推力之下疯狂发展,寻找那个能给一方通行造成伤害的蓝眼睛的人。

    建立到一半就被他丢下的密鲁菲奥雷,现在却仿若它的名字——像是春天盛开在原野的千花一般迅速而又的蓬勃成长着,渐渐的朝着庞然大物的姿态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但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杀死那个从无敌的神坛上掉落下来,也是他仇恨无比的存在——一方通行。

    但白兰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无论怎样拼尽全力,都无法让一方通行那冰冷的表情有半分动容,无论怎样强大的攻击,绞尽脑汁想出的绝招,在他眼中都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一般低等。

    平行世界的他毫无疑问的做出过多次以一方通行家人作为要挟的行为,但无论怎样努力,白兰都从来没有成功过。

    就仿佛小正说过的那样,一方通行的智商永远和实力成正比。

    虽然现在入江正一这个人在白兰的行动之下,根本不认识一方通行就是了。

    从来追求和平与稳定的组织最不缺的就是炮灰,人海战术和层出不穷的伪装个性让人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而炮灰方面,由国家机器所搭建起来的组织又比密鲁菲奥雷更强。

    单靠自己绝对无法战胜一方通行。

    所以白兰换了一种方法,爆豪家既然贸然出手只会惊动一方通行暴怒着杀死他的话,那么就从他少年时期还不慎关注的,他未来和他最亲密的友人——绿谷出久这里寻找突破口。

    简单的黑色涂装的卫星电话被白兰握在手中,因没来得及防御而疼痛的腹部反而让他更加清醒起来。

    “总感觉绿谷君最近仿佛变得沉默起来了呢~以前明明一联系就会问离一方通行最近的我,[希己最近是什么情况]不是吗?”白兰微笑着向行动电话那端的出久说道。

    想要了解一方通行的所作所为?没问题哦~甚至欢迎至极,在白兰所录下的视频里,那发色渐渐一日比一日更为浅淡的少年,似乎永远都能够把[杀人]这一残酷的行为发挥得淋漓尽致。

    扭曲的骨骼?人体艺术墙绘?碾压成渣?被风卷起来窒息而死?被高温烤成焦炭,还是直接原地爆炸?

    进入任务状态的一方通行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每次传视频给绿谷出久的白兰再也清楚不过了。

    而白兰也不认为,一个从小在和平社会长大,未来百分之九十会成为日本no1英雄,有着超乎常人自我奉献精神,和对他人的同理心的绿谷出久会对这样的事态有着什么样强大的容忍度。

    和一方通行那个天生就似乎对杀人特别熟稔的怪物比起来,绿谷出久只不过是一个拥有着比常人强大的坚持心的一个[普通人]而已。

    卫星行动电话那边的沉默让白兰嘴角的弧度往上扬起。

    “这次一方通行也真是过分呢~竟然一口气全灭了四十多人,我虽然是他的同伴,但有时真的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那么毫不留情啊。”

    [“你说这些,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出久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卫星行动电话那边响起,

    [“希己只不过是做了他应该做的而已 。”]

    从口袋中拿出棉花糖的白兰随意的靠坐在树干上,火焰精细的切断包装袋口,白色的棉花糖在手中捏成弯曲的弧度。

    “想要做什么?”棉花糖扔进口中,发出了甜腻的味道。

    “那么我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这个理由如何呢?”

    [“我第一次觉得这句话具有讽刺意味。”]出久的声音低沉。

    “那绿谷君所认为的正义的伙伴是什么样的存在?”

    白兰向出久发问。

    [“当然是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出久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我就是[正义的伙伴]这一点绝对没错哦~~”白兰语调愉快的上扬。

    [“你说谎!”]出久的语气激动起来。

    [“欧尔麦特和你根本不一样!他才是真正的[正义的伙伴]!”]

    “可[正义]是什么,绿谷君你到现在似乎也只是一知半解啊~”白兰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你知道吗?”

    [“真正的正义?应该是像欧尔麦特那样?”]出久的语气渐渐升起了疑惑。

    “这么说也没错啦~~但这却不是欧尔麦特被认同为正义的真正理由哦~”

    棉花糖被白兰紧紧拽住而又松开了手,看着在空气中慢慢恢复原状的棉花糖,白兰再次握紧了手。

    棉花糖被酷烈的火焰灼烧得不留丝毫尘埃。

    “欧尔麦特之所以被称之为英雄,正义的化身,难道不是因为他站在民众这边吗?亦或者说,站在绝大多数那边的才能被称之为正义吗?”

    [“这,根本不对吧,简直是歪理邪说!”]出久奋力的反驳白兰。

    “但如果有一天,欧尔麦特要保护一个个性非常危险,虽然什么坏事都没做,但却只是活着就会伤害他人的人那民众会怎么看?”

    白兰睁开了因微笑而眯起的眼睛。

    “如果是那种情况的话,那么欧尔麦特该如何才能被称之为[正义]呢?”

    卫星电话另一边的出久再次陷入了沉默。

    被不自强风所刮倒的树枝缝隙里,天上的白云悠闲的漂浮着,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这片地面上因争夺而流血,因流血而绝望的人类。

    开始迷茫了吗?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从小就把欧尔麦特当做憧憬的对象的他对这样的问题想必非常纠结吧?

    可憧憬永远都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

    欧尔麦特也是人类,就算是最强的英雄也无法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渐渐长大的绿谷君绝对会明白这一点。

    但现在的绿谷君却只不过是还未开始在这无情社会上打滚,被像种子一样保护得很好,什么社会黑暗面都还没来得及接触的一个刚刚升上国中的学生而已。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钓鱼也要适当的松一松线才能把鱼给钓上来,逼得太紧也只会产生反效果。

    “嘛~不过[正义的伙伴]也并非想当就能当的啊~~我现阶段还是老老实实的吃棉花糖好了~”

    白兰带着笑意的声音和出久说着,

    “绿谷君感觉你的个性怎么样?用得顺手吗?”

    [“感觉非常顺畅,但我很难想象这么强大的力量会是我所拥有的,”]但明明是应该高兴的事情,出久的语气却依旧没有任何兴奋感。

    [“白兰,说实话吧?这是不是你从其他人那里搜集来的个性,使用了什么方法转移到我身上的?”]

    一阵爆笑的声音从卫星行动电话那边传到出久的耳蜗里。

    “转移个性的能力我可没有啊~你怎么会这样想啊~~绿谷君!”

    止住大笑的白兰感觉肚子那里都重新抽痛起来,但嘴角却无法控制般的溢出笑意。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出久语气中带着怀疑。

    会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想必突然而来的强大力量多多少少也带给绿谷君一些兴奋之外的不安感吧?

    白兰看着天上如棉花糖一般的云朵,向天空伸出了手,从下往上看,就像是抓住了巨一大朵的棉花糖。

    这的的确确是[绿谷出久的个性]没有错哦~毕竟[平行世界的绿谷出久也是绿谷出久]不是吗?

    不过还真没想到,平行世界的绿谷君也会有黑暗英雄这样的存在呢,对犯罪的敌人毫不留情,强制性的让社会进入了几乎零犯罪的时代。

    平行世界的那位绿谷君,没有继承欧尔麦特的力量,反而是继承了欧尔麦特死对头——all for one的力量,这么多平行世界下来,白兰就只看见了一个继承all for one力量的存在,那就是绿谷出久。

    从那个杀敌人不眨眼的恐怖家伙那里取得他的身体组织,可是差点就让白兰氏我再也回不来了呢~~

    其姿态犹如再世的修罗,绝不放过任何手上沾染了鲜血的敌人。

    但那个轻易便能摧毁社会秩序,也能重建社会秩序的黑暗英雄,也是白兰在众多平行世界中唯一观测到的,实力上与一方通行稍微相近的存在。

    这也是他靠近绿谷出久的根本原因。

    同时,为了不让一方通行对绿谷出久这位友人的重视程度下降,必须要尽可能的减少外部因素——约拿酱那样的影响,从而让一方通行对绿谷的重视程度不变。

    虽然减少外部因素这个事项,因一方通行的行动而很可惜的失败就是了。

    刮起的大风吹拂着白兰的发丝和衣角,他放下了向天空伸出的手,渐渐的,像是在拽取什么一般的握紧。

    究竟是站在大多数的[正义]上,还是坚持维护一方通行而成为邪恶?

    接下来,你究竟会如何选择呢?绿谷出久。

    我期待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