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无法窥视的真意
    身着防弹背心的褐肤白发少年在丛林之中穿梭着,低矮的小树也被这穿行而弄得乱颤。

    松鼠抱着小小的果子从树枝上的这头跳到那头,黑亮的小眼睛紧张的看着这个从它家旁路过,又渐渐远去的[庞然大物]。

    没过膝盖的野草阻止不了少年的脚步,但口袋中的卫星行动电话却震动起来。

    约拿背着与他身形完全不符的狙击枪停下了往前奔跑的脚步,拿出了发出信号的卫星行动电话,上面代表目标物的红色光标正在向他现在所在的方位缓缓移动。

    娴熟的从身后甩下狙击枪架在倒下的树木枝干上,个性[远视]发动,朝枪身的准星处向天空的方向远望而去。

    飞鸟的羽毛细腻的纹理在眼前点起涟漪般的划过,天空在这一刻仿佛近得可以伸手触摸。

    虽然有锻炼的成分在其中,但这毫无疑问是约拿只要出枪就百发百中的重要原因。

    [天生的持枪者],那个武器商人——卡仕柏是对他这么评价的,但约拿却并不觉得这种才能有什么值得欣喜。

    约拿厌恶枪这样的东西,又或者说厌恶这样能够轻易就把人的性命所夺走的一切武器,也完全搞不清楚那些创造出[枪]这个存在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不过是从一个又一个的人那里夺走他们最重要的生命,让人从枪口下一个个倒下,露出痛苦和绝望表情的恶魔的兵器。

    开枪这种事根本没有任何喜悦成分可言,即便是为玛尔卡报了仇之后,心中所升起的也只不过什么都没有的空虚感。

    枪让杀死玛尔卡的人死了,可玛尔卡却也还是永远都回不来了,是武器让这一切的悲剧展开的。

    但是

    目标物发现,从三点钟方向吹来和风四级,预估风速63,准星调整。

    褐肤白发的少年整个人像是机械般精密的调整枪口方向,看着天空上摇摇晃晃,快要张开自动降落伞的目标物,微微眯起了眼睛。

    仿佛平地惊起的响雷声回荡在树丛之间,栖居在此的动物们被这属于[人类]这一群体的力量吓得四处奔逃。

    补给箱因降落伞被射断绳索而不再受到风的影响向远方飘去,垂直的从并不算高的空中坠落下来。

    箱子被计算着正好挂在了众多枝条之间,受到冲击的树枝深深的弯下来,除了已经没有用处的降落伞之外,白色的补给箱丝毫无损。

    自己除了开枪之外,还能用什么办法帮助他,帮助一方通行呢?

    约拿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才能,能够让自己帮助到那个救下他和孩子们的少年。

    所以,就算是一点点忙也好,只要是能够帮得上的,也想要尽全力的去帮他。

    约拿拽紧枪背带重新背起已经完成任务的狙击枪,山岳部队里训练有素的技巧让他轻松的爬上了挂着补给箱的树枝。

    背起重量为18公斤的狙击枪虽说绰绰有余,但未成年的身体即便经历再怎样残酷的训练,所能达到的也不过是这个年龄的极限而已。

    费力的从枝条上取下补给箱,虽说一方通行总是不耐烦的对他说[给我滚到日本去,这种事不是你这样的小鬼该做的]这样的话,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要离开一方通行。

    “但明明是我年纪比较大才对,所以一方通行的反对无效。”从海伦小姐那里得知一方通行年龄的约拿自言自语。

    但虽然是这么抱怨着,褐肤白发发少年嘴角却好像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一般的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搅乱一切的人。

    “一方通行的反对无效?貌似听到不得了的话了~~”声音突兀的从约拿身后响起。

    放在枪套中的手枪在一瞬间就被拿了出来扣下保险,约拿先意识一步的就把枪口对准了突然而来的不速之客按下了扳机。

    枪声再一次的响彻在这片丛林之中,出现在视线中的倒皇冠刺青和白色的头发让约拿缩小了瞳孔。

    “好险好险~~之所以没有选择去正常社会生活,想必也有这方面考虑吧?稍稍惊动就会毫不犹豫的扭断他人的脖颈,这可不是普通人会做出的行为啊~~”

    不速之客轻浮的笑着,张开了被火焰包裹的右手,在其中的子弹已经化作了一簇渐渐流动的液体掉到长满野草的地面上,燃起了因高温而摇摇晃晃的野火。

    “白兰杰索你突然出现有什么目的?”看见这一幕的约拿却并未放下手中紧握的枪。

    就算海伦小姐给出了白兰这个存在的确是一方通行的同伴,但他却从不相信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笑着的人是站在一方通行这边的人。

    那若有若无的针对一方通行的危险气息,长期奋战在第一线的约拿再也熟悉不过了。

    毫不在意的踩灭刚刚升起的野火,白兰对着警惕的约拿摊了摊手,

    “别这样紧张嘛~~虽然我只是负责对一方通行提供敌人具体情报的后勤人员,但毕竟也算是你的同事了不是吗?”

    “只是同事,并不是同伴。”面无表情的约拿冷酷的说道。

    “真是严格呢~约拿酱~~”白兰睁开了一直因微笑而眯起的眼睛,

    “但你好像搞错一件事呢~”

    一瞬间便出现在约拿身前的白兰握住了约拿手中的手枪,极具提升的热量让约拿松开了握着枪的手。

    前端已经因高热而严重变形的枪以扭曲的姿态掉进野草之中,白兰紫色的眼瞳中倒映着熊熊的火光。

    “现在是我比较强。”

    火焰薄薄的依附在白兰朝约拿伸出的手上,极高的温度让手附近的光线都扭曲起来。

    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让约拿无法做出任何对自己不利的动作,脑中飞快的司考着对策,但无论怎样的对策,面对强大的力量都只有[死]这一个既定选项。

    白兰低下头,级轻的声音在约拿耳边响起,

    “抱歉呢,约拿酱。我的计划里,可没有你参与的位置啊~”

    约拿直视着离他越来越近的火焰。

    要死了吗?

    明明什么都还没向那个人报答,连一句[谢谢你]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但拍在肩膀上的手却连一丝高温都没有感受到。

    这是怎么回事?惊人的杀气瞬间就消失了?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的约拿却流下了冷汗。

    “看到好玩的表情了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白兰笑嘻嘻的松开了拍在约拿肩膀上的手,

    “被吓到了吗?每天都在执行紧张的任务,放松身心可是很重要的呀~”

    “但我可不觉得你这下三滥需要什么放松身心。”冰冷的声音在白兰的背后响起。

    头发从金色已经变成浅淡白金色的存在扫过一脸笑咪咪表情的白兰,插在裤口袋中的右手伸出来接触到旁边的树木。

    几乎是一念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的白兰就被从地底而来的攻击给抽飞了出去。

    树根在空中像是被操控的蛇一般伸出地面,新鲜的泥土气息让白兰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口腔中鲜血的味道,还是泥土所散发的腥气。

    “明明只是和约拿酱开了个玩笑,但却要被打成这样,好委屈啊~”

    腹部的疼痛感并没有让白兰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他的脸上依旧是一副仿佛什么事加在他身上都无法变化的微笑。

    我没有理会他这番话,只是偏头示意约拿那小鬼到我身边来,才看向捂着腹部站起来的白兰,

    “安心吧,如果我身边的人受到什么伤害,我会第一个杀了你。”

    “那还真是严格到不行啊~”白兰的笑容有些僵硬,“自然灾害难道也算我吗?”

    伸手抢过约拿拖着的补给箱,我一手刀击退了想要抢回补给箱的约拿,身体微微倾斜的靠在箱子上,侧脸看向白兰,

    “如果你想要早点感受[死]是什么滋味的话,尽管可以试试。”

    猛烈的大风非自然的聚集起来,瞬间便已经到了无法睁开眼睛的程度,树林里的一切都在为这股风而战栗,但这不自然的强风对某人来说,只不过是代替走路而产生的短暂强风而已。

    白兰在两秒之后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仿佛龙卷风刮过的一切,手用力的握成拳状,但却又慢慢的松开了。

    “哈哈,这次可真是亏大了啊,明明都已经用任务情报引开了他,但在最关键的时候却被发现了。”

    要忍耐住,白兰杰索,必须要控制住对一方通行的杀意才行,因无法忍耐而死掉的话,就什么也无法达成,只会迎来谁也无法拯救的最悲剧的结局而已。

    “绝对要杀了你才行啊,就算被小正和尤尼酱唾骂和疏远也无所谓,就算是死也绝对要杀了你,一方通行。”

    白兰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全部褪去,危险又冰冷,仿佛燃尽生命一切也无所畏惧,仿佛最疯狂的赌徒一般的表情显露出来。

    拿出和传送情报时完全不同的另一部卫星电话,白兰按下一个不会储存进电话簿的号码。

    号码伴随着电话铃声接通了,微笑的表情再度出现在白兰的脸上。

    “呦~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感觉还好吗?绿谷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