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绝望与希望
    昏暗的库房灯光之下,双手插着西装裤口袋的白发男人看着匍匐在地上的褐肤白发少年,却仿佛像是看着普通动物一样的眼神。

    不过说是动物也没错,女孩子都喜欢小动物吧?虽然我亲爱的妹妹大人和普通的女孩子有些不一样,但即便是军火商人不也是女孩子吗?在听说这个少年的事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带到身边去,果然是因为小动物的属性吗?

    嘛~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看着地上的少年,卡仕柏无所谓的想。

    况且还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小动物,山岳部队出身,从懂事起就开始拿枪,不久前还趁夜端掉了一个基地,和我旁边这位[交易人]所雇佣的半吊子佣兵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为了更好的驯服他,就在只给了水的情况下把他丢进了集装箱里关了一个星期,从而让他明白[真实的恐惧]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就现在没有立刻攻击我的这种状态,看来他已经认清了现实。

    虽然从此会把我恨透顶,但毕竟是我送给我亲爱的妹妹大人的礼物,这种事情随便怎样都好啦~毕竟恨我的人遍布五湖四海~

    最重要的是也不用担心这只小熊会突然的咬人,因为啊

    “你把我的伙伴们带到哪里去了。”

    褐肤白发的少年尽全力抬起有着一道细小刀痕的脸,眼神涣散的仰头看向他最厌恶也最恐惧的存在,那白发的男人——武器商人卡仕柏海克梅迪亚。

    玛尔卡已经因那个部队让她扫地雷而死了,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三人再遭遇什么不测。

    可像我这样的杀人凶手,谁会来救我?

    答案是谁也不会来,但我想活下去,想和伙伴们一起活下去。

    死太可怕了。

    卡仕柏看着褐肤白发的少年从有着红色瞳孔的眼里流出泪水,露出了微笑。

    这就是恐惧的力量。

    接下来就是提出由我抚养那三个孩子到成年,而这个少年兵则付出自己的战斗能力来作为报酬,所谓的交易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前提是先打发旁边这个买了武器之后,还不立马离开的讨厌留客才行。

    “不愧是一个人就端了整个基地的存在,在封闭的集装箱里关了一个星期居然没有死掉,普通人坚持个三天就疯了吧?还真是可怕的意志力。”

    油光满面的中年男人摸着光滑的下巴,像是看上什么满意的货物一样对地上的褐肤白发少年评头论足。

    “可以卖给我吗?出个价吧?抓到他的功劳不是也有我一份吗?”中年男人笑咪咪的说着。

    卡仕柏眯起眼睛,直视着这位不知轻重的客人。

    虽说是毫无节操的武器商人,但我可不是什都卖,又或者说,对于洗脑教育我从来可敬谢不敏。

    “不好意思,这个是非卖品。”

    中年男人稀疏的眉毛扭曲起来,他强压下暴躁的情绪。

    真是让人恼火的武器商人,这样的单体强兵我现在可非常缺啊,哪怕是一个也好,能争取到手总是不会错的!

    这么想着的中年男人渐渐舒张了脸皮,重新露出了笑眯眯表情,他正想说些什么向这位自己绝对不能得罪的武器商人试图挽回一下局面。

    库房外传来并不悠远的枪响打断了他想要说话的**,中年男人的表情重新扭曲起来。

    果然雇佣兵就是雇佣兵,拿到了新武器就这么张狂,之前不是说了为了隐蔽性要用消音器吗?!除了拿钱之外,还真是什么都办不好啊!

    听着这阵枪声,卡仕柏身后的千姬坦面罩下的眼睛微微眯起。

    枪声太急促了,也太细密了,是强敌吗?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中年男人叹了口气,“不过新武器的威力应该马上就能得到测试结果了吧?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

    中年男人碎碎抱怨的嘴巴在褐肤白发少年没有光芒的眼中像是鱼一样一张一合,长期的食物缺失已经让他精疲力竭,声音从耳中穿过,却渐渐的没有心力去注意有谁在说什么了。

    飞机扔下的炸弹让眼前的一切都化为灰烬,爸爸和妈妈也因此而死去了。

    肚子饿得受不了,无论如何请求都不会有人伸出援手,哭泣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没有谁会再来安慰我了。

    渐渐的从他人口中听到,只有军队里才有吃饱的权力。

    和大批的孤儿一起去参军了,山岳部队的训练很严格,不断的有同伴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又或者死在敌人的炮火之下,但是和同伴们一起欢笑着,真的很开心。

    直到后来,和我一样的少年兵都死光了,脸上再也无法露出真正的笑容了。

    因军事调动,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玛尔卡他们,他们还那么小,还不明白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死亡和肚子饿,想要他们在阳光下笑着,能够吃上饱饭。

    然而玛尔卡却死了,被强迫的走进地雷区,军人们为什么要在基地里收留孤儿?这就是理由。

    那算什么?明明玛尔卡什么错事都没做啊?

    玛尔卡太可怜了!

    在手上用布条绑上了小刀,端起枪械,凭借着唯一会的杀人技巧,像机器一样乘着夜色杀死了所有让玛尔卡去死的人。

    现在,为了偿还我所犯下的罪,我也要死了吗?

    世界果然在讨厌我。

    泪水不断的从无光的眼中一颗一颗的流淌出来,晕染着干燥的地板。

    可是我,为什么依旧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的美丽?依旧的,对这个世界念念不舍?

    “谁来都好”褐肤白发少年虚弱的声音在嘈杂的枪声之下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拯救那些孩子们吧,如果真的有奇迹,如果真的有”

    在中年男人惊恐的呼声之中,卷闸的大门伴随着金属扭曲的声音被逆光的人影撕开,那姿态仿佛扯下黑夜的幕布,使光明降临的太阳。

    手臂化作流星锤一般的雇佣兵大吼着使用自己这天生的武器攻击向那逆光的存在。

    头颅飞天而起,鲜血像是薄弱的幕布一样微微遮挡住了阳光,金发少年手中停下挥舞的枪支像是侠客最锋利的剑一般滴落着鲜血。

    “作为多管闲事的国际警察该说什么来着?啊,对了,你们被逮捕了——”

    抛弃了拐杖,用狙击枪支撑平衡的金发少年的目光在地面上的褐肤白发少年身上停留了一会,朝房间里的大人们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然后下地狱去吧!拐卖儿童的混账东西们!”

    奇迹,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