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金新月
    以ah-64型号为蓝本的改装直升飞机流畅的机身上方,v字形钢带叠层支架连接着的旋翼叶片正随着高速转动而发出搅动空气的轰鸣。

    但这和机舱里表情严肃的向后排座位的两名本部[人形兵器]解说的海伦小姐有什么影响。

    “金新月地区一直以来都是以种植罂粟作为收入来源,也是世界上第二大鸦片产地,每年仅从阿富汗秘密产地搜集来的鸦片即可提炼出60吨的海洛因,曾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整个地区的一年鸦片产量到达了数量惊人的4600吨,占当时全世界鸦片产量的百分之七十五,

    讲到这,你们都应该明白飞机下方的土地是块多么危险的地方了吧?”

    海伦有些烦躁的看着玻璃窗上反射出的倒影,单手拐杖旁边的金发少年坐在对他来说显得有些宽大的座位上,纤细的手腕撑着还有些稚气的脸,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窗外。

    至于旁边那个捏着棉花糖的白毛被海伦干脆的无视掉了。

    卫宫那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居然把这么小的孩子都拉进来,他的心难道是让地狱里的恶魔换进去的吗?!

    可是任务就是任务,不会因什么不满和抱怨而改变分毫。

    “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这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的新月形交界地带——金新月进行为期16个月的武装压制活动,打击在这片地区使用[个性]来让罂粟大量增殖的行为,以及使用空间[个性]进行大批量鸦片转移行为,类似这样非法使用[个性]来进行不正当盈利的团伙都要加以严肃的制裁!”

    几乎是羞耻和愧疚两种情绪强烈的影响下,海伦艰难的念完了在昨天上午还没有见到这个新进组队时觉得没什么大问题的命令,但现在看来,总司令部那边完全就是全体发高烧再跑到珠穆朗玛峰上集体洗冷水澡吧!!

    居然让小孩子上战场!脑壳里放着的真的是脑子而不是花肥吗?!

    “命令汇报完毕了,”内心恼火的海伦把手中的签字笔捏得发出一声脆响,却依旧是一脸冷静的表情,她环视着机舱内包括驾驶员在内的其余三人,

    “你们就没有什么问题想要说的吗?”

    快给我反驳什么啊!让我好向上级汇报具体情况,再重新修改命令才是最优的办法吧!

    她着重的把目光放在还在看着窗外,仿佛事不关己般的金发少年。

    你这小子倒是说点什么啊!还想不想活着见到明年的今天啦!

    “我没什么问题啦~”白兰嚼着棉花糖摊了摊手。

    不,你怎样都好吧!一脸笑嘻嘻的是在耍我玩吗?!你这个成年人!海伦看着白兰的一张帅脸丝毫不为所动,或者说在昨天晚上聚餐时被他骗着吃下去超辣的辣椒时,就已经彻底对这个表面浪漫的意大利男人死了心。

    “那么就把我旁边这个叫白兰的下三滥给我扔回废品站。”

    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我一边在脑内演算着能够进一步提升杀伤力的公式,一边以明显不可能被采纳的提案烦躁的回答着。

    这个棉花糖精全身上下那股像是下水道里捞出来的下三滥气息几乎让我作呕,这个组织的情报人员所搜集的资料真的是[毫无疑问]的吗?

    “给我认清现实啊!”看着后面这两个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新人,海伦终于忍不住了,

    “机舱下面可全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仅仅凭你们两个新人下去完全就是在自寻死路!给我正常点向上方汇报真实情况,好让我驳回这个根本无理取闹的命令才是最优的做法吧!”

    怒吼的声音落下,机舱里顿时只有旋翼叶片发出的轰鸣声,驾驶员忍不住向海伦小姐投去了[关怀]的眼神。

    “又是个不了解情况的笨蛋吗?”我叹了口气,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我没有丝毫兴趣的风景。

    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我皱起眉,光线折射的计算公式在矢量操作的作用之下展开。

    完全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个少年骂的海伦抽搐着嘴角,现在的小孩自尊心都这么强吗?逞强到连性命都不想要了?!

    “给我适可而止”海伦的额头青筋暴跳。

    然而——

    “驾驶座上坐着的那个,把舱门打开,发现一群阴沟里的下三滥了。”金发少年语气毫无波动的向驾驶员命令道。

    白兰饶有兴致的看着拿起单手拐杖的金发少年,紫色的眼瞳微微眯起。

    自称恶党,但却又对真正的恶党毫不留情,这样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在十三年后变成那种状况?

    “哈?!开什么玩笑,这里是500米高的空中啊!”

    海伦不可置信的出声,像这小子这样正常人的外形,拥有能够安全飞行个性的几率是零啊!能够凭借自身飞安全飞行[个性]而进行飞行的人,可从来都没听说过有哪个能从高空上飞下去还安然无恙的,飞行中可能产生的窒息感可是主要原因!

    “小子,给我乖乖的安分一呜哇!!”强烈的大风瞬间灌进了机舱,把海伦的刘海吹得像是海妖一般在空中乱舞。

    海伦再度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只有缓缓合上的舱门,原本坐在座位上的两人都不见了踪影。

    “为什么打开机舱门?你想让他们去送死吗?!”海伦愤怒的质问驾驶员。

    “大概是我不想自己的老婆被拆掉吧?”在海伦小姐愤怒的注视之下,驾驶员慢悠悠的操作着变距杆,

    “不过也难怪,你常年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传达上方命令,情报方面难免会有所拖沓,不知道一方通行充满欺骗性的外表下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什么意思?”海伦沉下声音。

    “知道前天的时间喀斯喀特山脉附近的圣海伦火山喷发事件吗?”驾驶员明知故问的说道,

    “新闻报道说那批游客是幸运至极的人,虽然这句话也没有错,但带给他们幸运的可不是什么自然界的强风,而是正好乘坐组织的飞机飞往总部的一方通行,几乎是顺手就摆平了所有的问题,一个死亡的人都没有出现

    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还去担心的话,不就像是个傻瓜一样吗?”

    “所以这和让孩子上战场杀人有什么关系吗?”女性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对方的讲解,驾驶员沉默了下来。

    头发凌乱的海伦握紧了手,不甘心的试图在机舱的玻璃窗里去找外面已经消失的人影,却什么都没能发现。

    “还真是无能啊,我们这些人。”

    ————————————————————

    这就是想要抢肉却没有实力的入侵者的下场。

    戴着面罩的雇佣兵用脚碾了碾被割断喉咙的尸体,这种站立在生命之上的愉悦感让她控制不住的露出笑意。

    但背后突然而来的呼啸声和被裹夹的风沙让她瞬间从幻想中清醒过来。

    她连忙拿下挂在身上的冲锋枪,往身后看去。

    烟尘中似乎有什么在动,她皱起眉头,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扣下保险。

    看身高的样子,又是少年兵吗?该不会是boss前几天抓到的那种山岳部队出身,一个人就干翻了一个部队的强悍家伙吧!

    她的枪口笔直的对准了烟尘中那道尚且模糊不清的少年姿态人影。

    伴随着什么东西在砂石地面上发出的铿锵声,一个拄着单手拐杖,穿着极其不符合这个地区的t恤和牛仔裤的金发少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少年对枪毫不畏惧的漠然表情让女性雇佣兵脑中发出极为不妙的警告,长年生死之间游走所锻炼出来的敏感让她手心控制不住的分泌出冷汗。

    原本以为是什么值得好好蹂蹑的残渣,结果也只不过是这样的货色吗?

    我看着对方踩在脚下的尸体,烦躁的情绪不停的在名为心的墙壁上不停的向上攀爬。

    不管是哪个世界,泥潭里吸着他人鲜血的下三滥永远都这么让人作呕。

    “怎么了,这么一副瑟瑟发抖的表情,”

    我看着眼前这个握着枪对准我的家伙,嘲讽的话先意识一步的脱口而出,

    “是等不及想要到本大爷的怀抱里取暖吗?”

    毛骨悚然感瞬间爬上女性雇佣兵的每一寸皮肤,她终于控制不住的扣下了扳机。

    一阵连续的枪响回荡在这座临时基地的上空,令人汗毛倒竖的鸟叫伴随着黑色的羽毛从空中掉下,追寻着血腥气息而来的食腐乌鸦被这象征着生命消失的声音惊得逃命似的飞走。

    黑色的乌鸦羽毛一片片的掉落在女性雇佣兵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身体上。

    “嘁,又一个脑子里装着垃圾的白痴吗?”我踩过地上从女性雇佣兵伤口中喷出的血液,却没有让鞋沾染上一丝红色。

    然而有一个东西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掉落在地上的冲锋枪那用机器压制而出的标志让我扭曲了表情。

    那是hcli公司的标志,而这把武器却是资料里市面上还未见到过的款式,也就是说

    “还真是令人感动的再会啊,下三滥的军火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