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现实
    [“早上好啊!还锻炼吗?”]行动电话里传来了少年健气的声音,

    [胜己,你最近是不是太努力了点啊!]

    汗滴顺着因细雨打湿而变得有些贴服的发梢落到耳后,随即又从初具肌肉线条的肩膀上没进柔软的毛巾里。

    “有什么事情快说。”被称作胜己的少年声音中充斥着不耐,今天的锻炼还没有完成。

    又或者说,在得知了那样的情报之后,他已经无法再像原来一样保持着一般的训练量了。

    [“要去打游戏吗?”]少年的声音有些讪讪。

    “不了,你们去吧。”声音烦躁的少年连一秒钟都没有拖沓的回复道。

    行动电话那边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胜己最近是怎么了?平时表面上很酷的样子,但还是会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和我们一起去玩啊?但自从前段考完试放假开始就一副非常不高兴的样子,英文输给绿谷就对他打击那么大吗?

    不愧是每根头发都充斥着自尊心的人啊这么想着的少年不禁想起对方那怎么也拓不顺的金发爆炸头。

    电话那边突然出现了一阵憋笑声,胜己额头爆出一个十字路口,嘀的一声的一声挂断了通讯,把手机重新放回黑色运动裤的口袋里。

    深吸一口气又重新呼出,伴随着沙滩上海鸥远远的叫声,身着黑色背心和黑色运动裤的金发爆炸头少年,保持着向前跑的步速,均匀的呼吸着空气。

    放着家里的跑步机不用,在这片有着垃圾山的海滨今天到底来回跑过去几次?这样无聊的问题怎样都好。

    只要不停的锻炼,耗尽体力的锻炼,也就没功夫去想希己那个笨蛋的事了吧?

    依稀之间,又想起小学三年级时,小小的孩子躺在床上,发了烧的他对无意识之间做的事情一无所知,那只要接触就会破坏和扭曲一切的力量,仿佛世间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是小小的烟影。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听到声音的我和老太婆连忙赶过去看待在自己卧室里的他,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毁坏殆尽,就连墙壁上也几乎布满了像是爆炸过后一般的痕迹。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发了高烧,没有正常发挥的个性只不过是从海中不小心泄露出来的一滴水。

    我当时很高兴,这意味着希己他可以更好的保护他自己了。

    但随着希己从未使出自己个性的漫长时间里,我渐渐的又疑惑他为什么不使用个性,可后来去翻希己常看的书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样简单。

    越强大的个性往往也伴随着巨大的副作用,就好比我每次光是用出能够把身体推动着往前飞的时候,手臂就会因爆炸产生的余波而出现撕裂般的痛感。

    但我这种情况会因为身体对个性越来越适应而逐渐减退,可有那样强大个性的希己会把自己的个性隐藏起来,只是作为一个[无个性]受他人嘲笑的活下去,那么他个性的副作用到底是有多严重?

    不是一直都瞒着我们你是无个性的事吗?既然那么不想暴露出来,那就给我好好瞒着啊!

    事到如今却又随便的暴露出来,随便的因我们而走上血腥的道路,随便的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竟然把骨折面不改色的说成扭伤!

    海边的水光与天光几乎同为一色,胜己快速的跑了起来,秋风在耳边刮出凛冽的声音,但就算如此,也跑不过胸中那像是燎原野火般燃烧起来的窒息感。

    你究竟还要把自己践踏到何种程度才会满意?还是说把自己毁坏到支离破碎的情况下才会停下来吗?!

    “可恶啊!”看着眼前一望无际,仿佛在嘲笑人类无比弱小的大海,胜己停下了脚步,无法控制般的吼出了声。

    身后的电器垃圾堆上传来了有什么人踩踏在报废电器上的声音,胜己表情凶恶的回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可怕可怕~一副这么凶残的表情,还真不像是当英雄的料啊~”

    穿着毛边黑外套的男性可以说是长得帅气又清秀,他站在电器垃圾的高处,习惯性的微微皱起眉头的笑着,清朗的声音有一种仿佛蓝天在向你搭话的感觉。

    但前提是他没有说出以上那番话。

    “我当不当得上英雄和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混蛋没有任何关系,”胜己手心爆出一串火花,

    “不想变成烤肉的话就给我快滚。”

    黑发红瞳的男性双手插回毛边外套的口袋,微微眯起了带着笑意的眼睛。

    “都是一副爱生气的样子,果然兄弟就是兄弟~~”

    胜己离开的脚步顿住了,看向了站在高处的黑发红瞳男性。

    知道我和希己是兄弟,那么就是组织的人,这副样子也不可能是派过来在我会受伤害的时候当杂兵挡枪的炮灰。

    高层人物吗?今天可不是土曜日和日曜日啧,原来是个税金小偷。

    “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双手插着外套口袋的黑发红瞳男性从高高的废弃电器堆上轻松的跳了下来 ,

    “折原临也,组织的日本分区情报部部长以及一个其他部长,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妖怪镰鼬~~”

    原来还是个中二病,没再去看身后的折原临也兼妖怪镰鼬,胜己嘁了一声的转身就走。

    “啊咧咧?竟然对弟弟君的情报没兴趣吗?!”折原临也语气浮夸的捂着脸,指缝间看向越走越远的金发爆炸头少年。

    “啊啊~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最喜欢人类了啊!”

    原本以为他会因为自己对无法帮助一方通行的无力感而陷入怪圈,但却没想到一个初中生竟然会有这么坚定的意志。

    他非常清楚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毫不犹豫的拒绝对事况来说没有用处只有风险的诱惑,并开始比以往更加有意识的锻炼,冷静的朝目标踏出稳定的脚步。

    居然是那种看上去非常暴躁,但内在却非常冷静的类型吗?和他的兄弟可真是几乎完全反过来了啊~~

    如果把他拉进组织里,看见他哥哥的一方通行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光是想想就非常有趣啊!

    可这种脊背发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怪物小静今天应该在池袋的

    “临~也~老~弟~呦~!!”

    伴随着这声怒吼的是一个像网球里的吊球一般飞过来的冰箱,折原临也赶紧往旁边一避,但却还是被非常悲惨的擦了一下。

    “今天我可没去池袋呀~小静~”扶着一边已经脱臼的手,折原临也此时此刻的笑容凝固了。

    “原本只是和汤姆先生一起来向不还钱的家伙来讨债”

    穿着酒保服的金发男性扭曲着一张脸,露出了堪称狰狞的笑容,

    “一路上就闻到一股死跳蚤的气味,好好算一次上次你拿卡车撞我的后果吧!!”

    折原临也,兼妖怪镰鼬,今天终于陷入了新的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