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羁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看着他总是走在前方的背影呢?

    希己一直都很优秀,这点我从小就知道,功课上不懂的地方只要问他就绝对能得到正确的解答,有时就连老师都不太清楚的问题,希己全部都明白。

    对于人生的走向,希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规划好了,[将来要当个科学家]这种话在别的孩子口中说出来只是像勉励自己一般的感觉,但从希己口中说出来,就是理所当然的。

    他不像我一样总是因为什么事而哭出来,也不像咔酱因为什么事而总是生气,虽然永远都一副表面上冷冰冰的样子,但却从不乱发脾气,在周围的孩子中比谁都要更加明白事理,有时虽然表面上一副非常恶劣的样子,但却从来没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对谁发过脾气。

    他是如此完美的存在,如果是真正的英雄拥有的就应该是这样的品格吧?从小时候我就这样觉得。

    然而天上的神明或许是看不过他如此完美,又或者说不忍他因太过完美而可能会像许多历史上的大人物一样短命,才让希己和如此平凡的我一样,成为了一个[无个性]的人。

    [人,生来就不是平等的],这样的道理我在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虽说和希己同一时间被确诊为[无个性],但我却因为想要成为英雄,而有一段时间拼命的做着些无用功的事。

    看着硬币想要让它漂浮起来,又或是朝着水盆里的水张开双手,企图能够让自己突然产生一道大风把水刮起来,也曾经对着空气使出全身力气吹气,在脑中想象红色的火焰从被吹出的气流喷发出来的样子。

    我也遇到过和我一样[无个性]的孩子,他们也全部做过和我差不多的事情,但结果都理所当然的,[无个性]依旧是[无个性],这种先天就已经被决定好的东西不可能因没方向的努力而凭空得到。

    但我却从来都没看过希己为[无个性]这个结论而苦恼,面对其他孩子对我和他的嘲笑,虽然咔酱总是在得知这种事之后把那些人狠狠的揍一顿,但我却一次也没见过希己为[因无个性而被嘲笑]这样的事情而生气过。

    啊啊,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仰望着他的背影了吧?

    他一直都是我心里的榜样,那一段时间做任何事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是希己的话会怎么做?希己这么做绝对会比我更厉害吧?毕竟他什么事都能做到,在小时候的我眼里,爆豪希己就是比欧尔麦特还要无所不能的化身。

    但这个化身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却因一件在他人看来非常微小的事情而破碎了。

    他感冒了,是非常普通的季节性感冒,告诉父母就可以迅速的得到解决的病,但他却因这样的感冒而倒下了。

    因诊治不及时从而引发了高烧,小小的身体在病床上虚弱的躺着,额头上一滴滴的流下冷汗。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我在后来知道,他不想因自己的病,而让正处在即将升职这个机会期的父母打乱节奏,就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自己吃药没有去医院。

    他是一个把在乎的人看得像山一样重,但却把自己看得比羽毛还轻的人,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吞咽着痛苦的果实。

    看着病床上的希己,他表面上看上去坚韧无比,但内在却简直一折就断,这样脆弱的存在才不是什么[完美]。

    为了身边的人,这样的傻事他肯定还会再做,所以不好好保护他的话绝对不行。

    再也不想看见他在我面前倒下了!

    于是从那时开始就总是挡在他身前,嘲笑我怎样都好,但却绝对不允许有人嘲笑他。

    因长得和咔酱一样而招来麻烦,我就站出来模仿欧尔麦特一样笑着压下内心的恐惧,用尽全身力气打倒他们。

    如果有诱拐犯想要对希己不利的话,我就挡在他面前拖延时间让他先跑,毕竟不知道这里具体地址的我也根本没办法真正的报警。

    但这次我完全搞错方向了,看着门上被希己轻松扯下的把手原来的位置,我明白了一件事。

    我原来一直在拖希己的后腿。

    “怎么了?摆出这样一张蠢脸?”重新坐在沙发上的金发少年喝着咖啡问坐在旁边的深绿发色少年。

    “啊?什么都没有!”猛然从回忆中惊醒的出久连忙摆手。

    “既然如此的话就快点回去,引子也会担心的。”再次喝了一口咖啡,我不再去看出久。

    又或者说我根本没有脸面去看他,从一开始捏爆那些咖啡罐子,直到把门把手甩出去,都是我故意这么做的。

    卑劣至极的践踏着他的心意,故意让他看见我现在和他的差距。

    真是恶心啊,我。

    “嗯,也是啊,妈妈会担心的。”出久笑着挠着脸颊,像是完全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的笑着。

    “那希己要好好加衣服,饭也要准时吃,生病了绝对要去看医生。”

    “啊,我知道了,所以你快走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

    门被轻轻的合上了,脚步声渐渐的远去。

    走远了吗?那么接下来

    手中的咖啡罐子被单手狠狠的捏扁了,我的嘴角浮现出疯狂的笑意。

    “特地选的落地窗房间果然很不错啊!可以完全的看到躲在阴暗处的残渣!”

    正在逛街的人们听到一个巨大的响声,然而这对于喧闹的人潮来说只不过是小小的插曲而已,在没有人察觉到的高楼顶层,一具已经失去头颅的躯体放开了手中的重狙,跪倒在满是红白的地面上。

    在他倒下的身后,一个团成一团的铝制金属物像是子弹一样深深的陷进墙里。

    某栋隐秘的大楼,眼角下方有着倒皇冠的白发男性从观星望远镜观察口抬起了脸。

    “果然用望远镜来观察是一件超级明确的行为啊,和平行世界里的我一样,我也完全打不过这个怪物呢,超级恐怖啊~”

    正因如此,才非常棘手啊。

    白兰习惯性的把手伸进棉花糖袋子里,但却摸了个空。

    “没有手下在还真是不方便啊,不过算了,自己买棉花糖也不错~”

    ————————————————————

    街道上,一个深绿发色少年漫无目的游荡着,巨大屏幕的电视上突然插播了一条现场直播,那是no1的英雄欧尔麦特正在救人,出久和其他人一样抬头仰望着那耀眼的存在。

    要是我也有个性的话,是不是就能帮希己更多一点,而不给他添麻烦了呢?

    “吖哈~欧尔麦特还真是厉害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出久的耳朵里。

    白发,脸上有着倒皇冠的男性正在旁人看来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揉捏一颗棉花糖。

    “维多利亚少年啊~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来拯救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