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棉花糖精?
    我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举止轻佻,笑起来让人看了想要打一拳在他脸上的棉花糖精到底是什么人。

    又或者说作为一个随身携带行动电话的现代人没办法不知道,早在卫宫切嗣那家伙给我打完电话之后他就把眼前这家伙的情报给发送过来了。

    白兰杰索,意大利人,美国一所知名工科大学的学生,个性是能造成破坏的不明火焰,本该有着平凡的一生,并凭借着出色的头脑在一般人中鹤立鸡群,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

    但却不知道那估计被棉花糖给塞满的脑子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傻里傻气又或者别有目的的用自己超高的电脑技术,入侵了组织的系统后台,本以为他会大肆破坏一番顺便带走不少情报,但却只是像是个精神病人一般在高层领队的邮箱里塞了封自荐信就施施然离去了。

    对于这种绝对会被组织认为是[恶劣犯罪]的行为,这只棉花糖精本来会应该被查清楚祖宗八代之后被一干二净的[排除]掉,但这次却在查清楚祖宗八代之后,就意外的停止了下一步。

    那个意外就是卫宫切嗣,抱着[能够利用起来的就要毫不留情的利用起来]这种想法的男人不愧是什么[正义的伙伴],脑子里塞着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幻想,但行动起来却像是个只会通过冰冷的数字来计算得失的现实主义者。

    如果一边靶子上是一个人,另一边靶子上是一百个人,手里又有一把必须打中靶子的枪的话,卫宫切嗣就绝对会把子弹准确的送进那只有一个人的靶子上。

    而这次被强行拖到靶子上的牺牲者非常显然的就是我了。

    把这家伙的资料和过去通通塞给我的同时,也绝对好好叮嘱过让这个姓氏在意大利语中叫[石膏]的棉花糖精密切的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和组织汇报

    用没有中间神经元的膝盖想都能得出来的结果,就现在对我来说也并没办法对我造成什么太大的困扰。

    这种事在我待在特力研,对比那连厕所里都装个摄像头的全天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监视的情况,卫宫切嗣那个依旧保留着高尚人性的半吊子还是太嫩了。

    但这不能代表我就不对那个半吊子火大了啊!居然敢随便拿本大爷当筹码,下次见到你绝对要让你进医院给我躺个三年以上!!

    “要吃棉花糖吗?”带着紫色倒皇冠刺青的脸笑着说道,“连这样的糖果都有卖,日本的自动贩卖机还真是神奇呢~”

    拄着单手拐杖的金发少年在白兰的注视之下,表情变得越来越冷。

    事先就一直注意对方动作的白兰侧身一闪,什么东西以完全无法被观察到的速度,带起了巨大的风浪轰的一声擦过脖子。

    果然强得像是怪物一样啊,或者说本来就是个怪物?白兰捏着手里的棉花糖,开着的窗户可以很好的看见对面楼房的墙壁,而那原本贴着砖块的完整墙壁上现在却有一个亮片插在上面折射着刺眼的光芒。

    只是单纯的扔出了个铁质物品,但却已经快到让物体直接在空气中被磨损到这种程度的速度,这不可能只是推测中单纯的念动力了啊

    “本大爷说过,限你三秒之内消失的话了吧?”

    放下扔出门把手的手,我看着眼前这个依旧笑得想让人一拳揍上去的脸,冷冷的说道。

    “可是我只想和你交朋友啊,可以互相倾诉内心的那种知心好友~”

    像是被打击到一般的,白兰捂着棉花糖袋子夸张的捧着心口,然而183厘米身高的卖萌在156厘米身高的金发少年面前,简直像是个正在调戏正太的变态。

    再加上那虽然长得非常不错,但无论怎么笑都有着一股反派角色气息的脸,俯身的姿势几乎要遮住金发少年全部目光的高个子身材,简直就像是正在犯罪的诱拐犯。

    单手挡下直冲腹部横膈膜的拳头,深绿发色的少年出现在白兰的视线之中。

    “难道我长得就这么不讨小孩子喜欢吗?”轻轻的一推手中单手就可以包握起来的拳头,白兰看着对他满是敌视的出久,像是无奈一般的嚼着棉花糖。

    越发觉得对方是个变态诱拐犯的出久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危险的白发棉花糖爱好者。

    果然不应该怕希己生气,而听他的话躲进床底下的啊!虽然不知道刚刚那个巨大的响声是怎么回事,但果然听到声音就出来是正确的选择,感觉希己差一点就被眼前这个这么大还喜欢吃棉花糖的怪人给拐走了啊!

    “希己,你先快跑!”身体微微前倾摆出惯有的出招架势,出久紧盯着眼前这个白发的棉花糖怪人。

    “你是笨蛋吗?!”从被保护这一让我错愕的现实中回过神来,我恶狠狠的对护在我身前的出久吼道。

    遇到危险不第一时间逃跑或者躲在安全的地方,这家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啊!

    “如果只是当个笨蛋就可以让你获得安全的话,”出久侧过有些雀斑的脸向我露出一个微笑,

    “那当个笨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究竟要让我退到哪里才算你这个笨蛋的胜利啊!为了我这样的恶党挺身而出根本就是在亏血本!

    “真好啊~我也想要和一方通行成为朋友啊~不过他非常奇怪的不想理我。”看着眼前这一幕,白兰捏着棉花糖塞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发出羡慕的声音。

    “以那种奇怪的表情看着希己的你才最奇怪吧!”越发觉得对方是个怪人的出久更加警惕了。

    看着希己简直就像是电视里的科学家在看什么珍稀物种一样,这种眼神也太奇怪了吧!

    “那你可以教我怎么和一方通行交朋友吗?”白兰像是变魔术一样的从不大的衣袋中拿出一包棉花糖递向出久。

    果然是诱拐犯啊!递糖的动作这么熟练,这种事肯定做过不少次了吧!

    “放弃吧!在出来之前我就已经报警了!”

    “诶~怎么这样啊~”非常明显装作一脸吃惊的白兰发出了丢人的声音。

    “那就没办法了,我就只好先回去再研究一下我和一方通行交朋友的邪恶计划了~”

    随即在出久惊讶的目光之下轻盈的跳上窗台,朝我招了招手。

    “明天见啦~一方通行~”

    我对此的回应是掰下了门把手的另一边朝他扔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希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力气变得这么大,不过没被诱拐犯骗走实在太好了!”出久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了高兴的微笑。

    “你,果然是个超级笨蛋。”

    但为什么,我却奇怪的因这种笨蛋的行为而高兴起来了啊!混账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