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萌芽
    向我现在的上司卫宫切嗣汇报完这次的破坏工作之后,发来的任务评价竟然是a,不是s的原因却并非放跑了卡仕柏海克梅迪亚和那个彭格列黑手党,而是对仓库街造成了太大的破坏。

    嘁,叽叽喳喳的不停念叨着,这样做难道就会让那些被炸飞的东西飞回原地吗?

    我把手伸向茶几上的塑料袋里,但却摸了个空。

    咖啡喝完了吗?明明买了十九罐。我看向旅馆白色墙壁的电子日历,被裱装好的三副欧尔麦特签名安静的码在墙角。

    距离见到欧尔麦特已经过去四天了吗?也不知道家里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该不会还在抱着笔记本电脑看着聊天记录长着嘴吧?

    从旅馆的沙发上撑着单手拐杖站了起来,卫宫切嗣那副让人想要揍上一拳的脸出现在脑海里。

    [你的搭档已经在前去日本的路上了,你们一个星期之后要飞往金新月,在此之前做好准备,与家人好好告别吧,这次的旅程将十分漫长。]

    我可不需要什么搭档啊,当我是去幼稚园念书的孩子吗?!旅馆的门被嘭的一声重重关上,单手拐杖在地面上发出敲击声,一下接一下的配合着急促的步伐。

    说什么[与家人好好告别],事到如今,已经粘上鲜血掉进泥潭里的我还去和家人过多接触的话,不光是打探仓库街爆炸事件的日本警视厅,还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军火贩子和彭格列黑手党,又或是那个像是虫子一样脱壳的蓝眼睛下三滥,都是不得不防范的目标。

    虽然组织上已经做过对爆豪家安全方面的保证,但[万一]这个东西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所以结论就是,与家里接触越少越好,这才是聪明的选择。

    街道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的结伴往前走着,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正开心的笑着,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蹦跳着荡起父母亲为他搭建的简易秋千。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三人,恍惚间,我回想起很久以前的记忆。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金发爆炸头幼儿缠着父亲和母亲的手臂,有些着急的蹦跳着,额头上的汗水掉了下来,但眼睛却闪闪发亮着。

    “不行哦,胜己的次数已经没有了,”爆豪胜故作严肃的拒绝。

    “我还要玩!还要玩!”金发爆炸头的小孩不满的鼓起了脸。

    “但这样的话,爸爸的力气就会用光,希己就玩不到了!”爆豪胜双臂环抱着抗议。

    “爸爸好弱啊!”小孩看着因为这句话而瞬间倒在沙发上的父亲,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安静看书的孩子。

    “那算了,我不想玩了!希己玩!”明明很想继续玩的小孩却没有再次要求。

    “那接下来是希己了~”光己向坐在一边看书的孩子伸出了手,“要好好拉住妈妈和爸爸的手哦!”

    街道上汽车的鸣笛声把我拉回了现实里,售卖咖啡的自动贩卖机正咔咔的把刚刚被塞进去的纸币吞下。

    恶党是没资格去享受幸福的,这种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只要远远的看着他们平安无事,幸福的过着平静的生活,就已经很满足了。

    罐装的咖啡从出口滚了出来,我弯腰想要伸手去拿那罐咖啡,却有一只手先我一步把它拿了出来。

    系带的红色运动鞋出现在我的眼前。

    “脚受伤了还弯腰去拿东西的话会很痛的啊。”

    深绿发色的少年帮着拄着单手拐杖的金发少年拿出了那罐咖啡,正想递给对方的时候,却看见对方抬起的脸。

    “希己?!你怎么会在冬木市?”出久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是去美国和女友相聚了吗?而且为什么脚的扭伤还没好啊?”

    先不说出久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浮躁的空气,究竟是要把这件根本不存在的传闻播散得多广啊!卫宫切嗣你这混蛋!

    “上次不是说要把我搜集的英雄资料给你看吗?”出久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脸颊把咖啡递给了我,

    “结果去了之后发现你并不在,光己阿姨才和我说你出国去找女朋友的事情”

    罐装的咖啡瞬间被单手给捏爆了,出久呆滞的看着幼驯染手上已经光荣牺牲的咖啡罐子。

    果然不是出国找女朋友啊!心中莫名的松了口气,话说希己他有这么强吗?!明明不过是左手啊!不对,这样做手真的不会割伤吗?!

    “腿已经成这样了,连手都要弄伤吗?!多注意一点自己啊!”连忙把咖啡罐子从幼驯染手中抢出来的出久仔细的检查对方的手掌。

    “太好了,没有伤口,”检查一番的出久松了口气,“手心受伤最难受了,手心分泌的汗液也特别多啊,特别容易伤口感染,像咔酱他就是一个手汗分泌机,但恢复能力也是一流的,希己你可和他不一样,腿伤这么久都还没好”

    又开始念了,我叹了口气,或者说和这家伙待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特别容易叹气。

    “你还要握到什么时候?不嫌脏吗?”

    “啊!抱歉!”出久连忙收回了粘着咖啡的手,脸上有些红红的。

    究竟在想什么啊?竟然握着男孩子的手不放,不对!女孩子的手也不能随便乱握!我究竟在干什么!太失礼了啊!

    自动售卖机里再次掉出一瓶水,因矢量操作而未粘上任何咖啡的我把水递给了还呆着的出久。

    “啊,谢谢!”出久连忙接过水,金发少年有些冰凉的手指让他回过神来。

    希己他,没和家人在一起,而且还编出那样的理由,是因为什么?

    “希己现在,没办法回家吗?”出久皱眉问道。

    我拿着新买的一罐咖啡,正要打开拉环的动作顿住了。

    “这跟你没关系吧,你只要回去睡一觉,把遇到我的事情忘记就可以了,也不要再去家里找我了。”

    “果然是卷进什么事件里了吗?”出久手中的水因紧握而发出咔咔的声音。

    “现在和我靠得越近,受伤的可能就会越大,”我不去看出久的眼睛。

    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能波及到身边的人才行,不,是必须不能波及到身边的人,所以啊,出久,离我远点。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远离我才是最聪明的选择。”

    “所以你又要独自一个人承担吗?”

    我顿住了。

    “别再说蠢话了,出久,这不是什么承担之类的关系”

    “那就说出来啊!!”深绿发色的少年看着我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

    “你一直都总是一个人撑着,从小就是这样,感冒也好,痛苦也好!每次都是这样!”

    “我,一直都很担心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