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未知真名的两人
    [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虽然不管是看上去还是听上去都像一个只会在小说或者漫画背景里出现的龙套名字,但在[个性]还不叫[个性],而是被叫做超能力,异能力,甚至[灾祸]的最初,这个组织就已经在各个庞大国家机器疯狂运转之下,被迅速建立了起来。

    有着强大[个性]的人被像是熔炼黄金一般的聚拢在一起,其目的正是以迅速而有效的打击,给予那些利用自身[个性]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做着非法犯罪活动的存在带去制裁。

    不论是利用空间的[个性]走私毒品,还是在海面上以冰结[个性]在海水形成巨大的冰岛建立赌博场所,亦或者更加丧心病狂的利用[个性]来进行人口买卖,那些在国家之间的交界处而让国家无比头疼却无从下手的老鼠们,就是组织的清理目标。

    和[英雄]们不一样,这些人永远都在暗中做着最肮脏的工作,这个组织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什么都看不到的同时,却能在漩涡周围嗅到惊人的血腥味。

    甚至还有人说过,这个组织之所以叫[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是因为在那些罪犯还没来得及犯罪之前,就已经被发现了蛛丝马迹给迅速处决了。

    但无可否认的,它的出现确实的给社会带来了祥和与安定,迅速的行动也成功的让更多无辜的人得到了活命的机会。

    可这么小的孩子都要被迫投入这腥风血雨之中吗?!心中充斥着震惊的感情,欧尔麦特看着拄着单手拐杖的金发少年,却从口中无法发出什么声音。

    由大人们维持着和平的这个社会,已经脆弱到需要孩子来用鲜血在上面添砖加瓦了吗?!

    “总感觉你似乎在想些什么让我恶心的东西。”我嫌恶的收起手上这张对我来说像是狗牌一样的证件,虽然让那两个残渣跑了,但被运送的货物已经通通摧毁,任务算是圆满的完成了。

    不过最近到底怎么回事?那个蓝眼睛的男人也好,这个沢田纲吉也好!一个两个的都让人火大无比!

    把单手重新插进裤口袋里,看着这个比我高出太多的英雄,我的声音中充满了不耐,

    “我要干掉的人已经被你给放跑了,所以别挡在我前面了欧尔麦”

    强大健硕的金发英雄噗的一声,大量的鲜血像是无法压下去的水一般从牙缝间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一脸呆滞的看着最强的英雄像是一条失去海水的咸鱼一般倒在了地面上。

    刚才我已经调整了反射参数,只不过是让他的拳头打在我的矢量操作薄膜上失去冲击力量而已,以欧尔麦特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吐血?!

    “那是敌人吗?!”口中还喷着鲜血的欧尔麦特发出了含糊不清的震惊话语,就连身体开始冒出烟雾也忽略到一边,

    “不可能啊!明明没有任何染上鲜血的感觉!而且明显是未成年人吧!”

    然而面前这个国际特警也是未成年人不是吗?!而且看上去还更小啊!!无法说服自己的欧尔麦特在脑中爆炸般的咆哮。

    缭绕着欧尔麦特的烟雾逐渐开始消散,金色的刘海也渐渐垂落了下来,白银时代的英雄服装从原本的紧绷变为了松垮,一滴滴的鲜血从嘴角留了下来,滴到干燥的地面上。

    我震惊的看着眼前从肌肉大汉变成了一个只是普通身材高挑男性的欧尔麦特。

    这是什么状态?代价是出血的变身个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欧尔麦特是一直背负着这样的痛苦,却依旧挂着那副总是笑着的脸去拯救他人的吗?!

    看着表情空白的金发少年,欧尔麦特翻身坐了起来,用不似以前一般充满肌肉的手臂擦拭干净嘴角的鲜血,因虚弱而凹陷下去的眼眶中,却仿佛有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抱歉,让你失望了吧?no1的英雄居然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

    与总是微笑着拯救他人的英雄状态不同,此时的欧尔麦特看上去和一个阴郁不得志的人没什么两样,他说话的声音也从鼓舞人心的高昂变得低沉,仿佛有无数的叹息隐藏在心底深处。

    “今天妨碍了你的工作真是非常对不起!不过还请你不要把我变成这副样子的情报透露给别人,虽然知道这对于你的工作来说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但身为和平象征的我绝不能显露出虚弱的样子,拜托你不要说出去!”

    “为什么?”我看着眼前低下头朝我道歉的欧尔麦特,声音从几乎紧咬的牙缝中脱出,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以你这样的状态,根本就不适合再做英雄了不是吗?!”

    “但是我必须要坚持下去下去才行,”欧尔麦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抬起头直视着我,

    “好不容易才从敌人那赢来的和平,怎么能够因象征物倒下而有可能再次终结?!以及,我很抱歉。”

    太耀眼了,简直就像是要把我这样的[恶党]晒化一般的存在。我仰头看着欧尔麦特,就像是地上爬行的动物仰望在天空中展翅翱翔的飞鸟,但随即又移开了视线。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做了一个英雄在当下情况该做的事而已。”

    欧尔麦特看着眼前拄着单手拐杖,脊背因此而微微前倾的金发少年,只感觉胸腔中那被摘除一半呼吸器官的伤口似乎再次抽痛起来。

    “不,请不要再这么说了,”欧尔麦特的声音颤抖起来,

    “竟然让孩子在战场上和敌人战斗,作为一个英雄,作为一个大人,我真的非常抱歉。”

    海风吹过欧尔麦特现在穿在身上有些松垮的战斗服上,看着表情悲痛的欧尔麦特,我发现我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什么啊?我可是lv5的超能力者,杀死了数以万计御坂妹妹,和掐灭了记不清多少孩子性命的[恶党]。

    我这样的残渣,有什么资格被你这样光辉伟岸的英雄道歉啊!

    脚步像是畏惧什么一般的后退两步,我低下头错开欧尔麦特那对我来说太过于刺眼的表情。

    “你的家人呢?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吗?”

    欧尔麦特有些小心翼翼的发问,他的声音放得很轻,明明吐血的是他自己,但却是那种像是对待易碎物一般安慰的语气。

    这样的态度让我感觉浑身都难受起来,但却没办法拒绝这种突如其来的善意。

    “啊,现在没时间住在一起了说到底别随随便便问别人的私事。”

    欧尔麦特松了口气,太好了,家人还在,但明明只不过是个少年,却说出[没时间和家人住在一起]这种话,这个年纪应该在学校里和朋友一起学习和玩耍才对吧?

    而现在却因大人们没办法填补上的空缺,而做着这种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危险工作。

    太丢人了,连这样的孩子都没办法保护,真的是太丢人了。

    “那有时间的话,还是要多和家人团聚啊,太难的任务也最好不要接,这是我一开始做英雄时的经验。”欧尔麦特有些啰嗦的说道。

    金发少年没有做出回答,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欧尔麦特抬起手无声的朝他告别,单手拐杖与地面磕碰的声音却停了下来。

    “欧尔麦特,我要三份你的签名,可以吗?”

    “诶?”一直被对方冷淡对待的欧尔麦特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哥哥和我一个朋友都很崇拜你。”

    原来如此啊!欧尔麦特看了下周围,不远处一个倒塌的集装箱里掉出来不少纸张,在心里默默朝纸的主人念了声抱歉,然后拿出笔迅速的在三张白纸上留下了签名。

    金发少年拄着单手拐杖的身影渐渐走远,直至消失不见。

    “两年来,还是第一有人在我这个状态下要签名啊”欧尔麦特不知为何有些高兴的摸了摸杂乱的头发,

    “不过还真是奇怪啊?哥哥和一个朋友,不是只需要两份签名吗?还是说少年他有两个哥哥?啊,糟糕,忘记问名字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