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某操控矢量能力者的灾难
    白发蓝眼的军火贩子明明是和死亡擦身而过,却露出了毫不在意的笑容。

    “损失好大一笔呢~”卡仕柏拍了拍有些粘上灰尘的西装,语气中却没有丝毫为这批货物毁于一旦的痛惜。

    “你的[个性]真强啊,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

    一声枪响在几近废墟的仓库街上空升起,一根建筑用的钢筋稍稍偏转方向与卡仕柏擦肩而过,白色的发丝因带起的冲击而乱舞着。

    “我不喜欢从人渣口里听到这种话,”我看向一边半跪着手中握枪的女人,“也厌恶有人拿枪对着我。”

    千姬坦握着枪的手心冒出细汗,如果不是刚刚她用子弹稍稍偏转了钢筋的方向,卡仕柏现在已经遭遇了不测!

    能够把一个装载30吨货物的集装箱以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扔出去,只是轻轻的踢了一脚散落在旁边的钢筋就能够达到炮弹的威力和速度这样的实力在太过骇人,但在哪个势力情报上也没有类似对方的情报记载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明明只不过是一个还拄着拐杖的少年而已,但却犹如行走的人间兵器!

    “那么想好遗言了吗?”我歪头看着不停冒出冷汗的女性,单手拐杖轻轻的在地上磕了一下。

    随着这微小的磕碰,大量的建筑钢筋因矢量操作的能力被加上了巨大的动能,如炮弹脱膛一般轰的一声朝对方抽击而去!

    距离较远而未被之前那股爆炸所波及的集装箱,因这强大的攻击而伴随着沉重的轰鸣倒下,再次的激起了大量的灰尘。

    “虽然我没兴趣听。”拄着拐杖的金发少年的声音被淹没在一片轰鸣之中。

    碍事的虫子也没时间叽叽喳喳了,我抬头看向一旁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样子的白发男人。

    “这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啊”卡仕柏双手插在裤口袋里,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然后

    “谁来救救我啊~武力上我可完全是个弱者啊!”白发蓝眼的男人完全不像是个呼救者般拉长着音调,“好可怕,要死了!要带着答应下来的那批巨量的货物一起死了!”

    这家伙脑子坏掉了?算了,早点解决吧,赶在那些麻烦的[英雄]来之前,我抬起了手中的单手拐杖——

    可头上好像突然多了什么有点分量的东西,虽然给我软绵绵毫无攻击力的触感,但却打断了我脑中的计算公式。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清脆的发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我伸手把它抓下来,却发现是一只已经肥得不像样的黄颜色小鸟,明明已经被我捉在手上,却没有一点要停下唱歌的意思。

    [被绿意环绕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

    这蠢鸟怎么回事?我随手把这只明显是家养的鸟丢出去,黄颜色的小肥鸟在空中飞了一圈,又飞回来想要停在我头上。

    “蠢鸟,给我滚开”对于动物我可没有什么称得上爱护的情绪,唯一喜欢的就是看见他们被端上餐桌之后样子。

    伴随着反射能力受到攻击时所出现的声音,一只棍状的武器打在了反射区上又以更加快速的速度飞了回去。

    反射回去的浮萍拐被极为熟稔的抓在手中,从烟尘之中走出来的黑发少年眯起了好看的凤眼,身上所披的校服袖子上,红色的风纪委员袖标在风势的带动之下飞舞着。

    唱着歌的小肥鸟在空中转了一圈,乖顺的停在了黑发少年伸出的手指上。

    “不是什么蠢鸟,他叫做云豆。”

    “带着你的宠物一起,给我滚开。”看着眼前这貌似是初中生风纪委员的黑发少年,我沉下声音对他进行警告,然后

    “以及前面那个白头发的人渣,你准备跑到哪里去?!”

    卡仕柏弓着身体准备逃跑的姿势停了下来,

    “被发现了~哎嘿~”他吐出舌头用手轻轻的敲头,看着金发少年没有丝毫变化的表情,有些遗憾这招从网上学的名为[卖萌]的招数对金发少年并没有什么用,于是他转头看向和他站在一边的黑发少年。

    “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年啊~~要不要试着和对方打一架?”

    凭借着多年出生入死的直觉,卡仕柏躲过了突然朝他甩过来浮萍拐,脸上挂着的微笑有些裂痕。

    这在网上叫什么情况?好像是[痛击我的友军]?

    “云豆很喜欢他,并且很讨厌你。”黑发的少年表情冷漠无比,停在头上的小肥鸟亲昵的用鸟喙梳理他的头发。

    看着不远处一攻击一躲闪的两人一鸟,我有些头疼的捂住了脸。

    是什么情况,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奇怪的场面?

    单手拐杖再次的在地上轻轻一磕,地面突然的像是纸被卷起来一般,把正在攻击卡仕柏的黑发少年给卷了进去,像是一个圆一般以包裹的方式控制住对方,而又没有让那名黑发少年和他的小鸟受到任何的伤害。

    说到底普通人卷进来是想要看我的忍耐能力到了什么程度吗?情报组的那些家伙应该已经联系了官方的人封锁这一片了吧?除了那些持有执照的[英雄]之外理应没有任何普通人会进入这个范围之内才对。

    我挥手带起周围微小的气流,随即这股气流在[矢量操作]的控制之下,犹如锋利无比的刀片一般朝卡仕柏割裂而去。

    剧烈的轰响再次一回荡在仓库街上空,就连原本遮掩视线的烟尘也随着这一击一扫而空,但展现在我眼前的却并非卡仕柏海克梅迪亚那个军火贩子的尸体。

    机械感十足的手套上火焰安静的燃烧着,澄澈而又带着温暖感觉的火焰在粽发的上方不断的跃动,金红色的眼瞳中却不像表现出的火焰性质一般有着强烈的起伏,反而是盛满了冷静与理智。

    我仿佛听到有什么神经在脑中炸响。

    “今天装作一脸白痴的样子,搜集了不少情报吧?然后,看着本大爷被耍得团团转很开心对吧?”

    崩坏的笑容渐渐的在我脸上升起。

    “好强的攻击诶诶诶?!怎么是你?!”看见金发少年姿态的纲吉下意识的熄灭了火焰,因退出了状态而变成戴着棉线手套的双手慌张的在身前挥来挥去。

    “我可完全不知道是这种情况啊!rebo!”

    身着黑色小西装的幼儿端着咖啡杯,坐在高高的集装箱上,豆豆眼看着在下方哀嚎的沢田纲吉,嘴角向上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事先告诉你又怎么可能看到你这副令人想要爆笑的表情啊,蠢纲。

    一个外标注为30吨重的集装箱在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情况下,被拄着拐杖、发出令人汗毛倒竖笑声的金发少年像是举玩具一般轻松的举了起来。

    “呵呵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去死吧!黑暗世界的残渣们!!”

    集装箱带起剧烈的风,像是巨人拿起石头碾压蚂蚁般的朝沢田纲吉和卡仕柏碾压而去!

    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rebo用幻化成枪的列恩压了压被风有些吹起的帽檐,豆豆眼中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恶趣味。

    并且令人爆笑的事可不止这一件~

    集装箱被什么存在强行的停住了向前冲击的势态,被强大的力量丢到一边,纲吉移开了因恐惧而挡在眼前的手臂。

    白银时代的英雄服装在阳光下宣誓着到底是谁到来了,金色的刘海与平常人完全不同的冲天而起。

    粗大且画风完全不同的手臂挡在了纲吉的前方,这个以救人为己任的真正的英雄朝对面一脸错愕的金发少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少年哟,已经没事了!”洁白的牙齿似乎也在闪闪发亮,纲吉眼神亮晶晶的崇拜的看着眼前的英雄。

    “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