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白鸽与橄榄枝
    雨在持续下了半个晚上之后还是停了下来,夜晚的森林里没有丝毫光线,但要避开那些警员,只有走还没有开辟出道路来的森林。

    我撑着霰弹枪作为拐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右脚的痛感让我的行动变得缓慢起来,但要使用矢量操作进行高速的移动的话,对地面造成的损毁和在幽静森林里显得过大的声音都会暴露自己现在的方向和移动目标。

    脑中那名吓得坐在地上的年轻警员的脸一闪而过,毫无疑问的,我的脸确实的被看到了,虽然没有被拍到照片,但专业素描师的人像速写在上个世界也还好好存在着,这个[个性]遍布的世界,只会有更加夸张的东西把我的脸重现在他们所整理的情报里。

    我确实可以杀了那个警员来进行情报掩藏,但是啊,虽然我是个人渣,却还没打算堕落到粪坑里和蛆虫一起游泳的地步啊!

    虽说现在这种被拖入黑暗之中,总有一天不得好死的状态的确是符合我这个[恶党]应有的宿命。

    可是,和我长着一样脸的胜己要怎样面对别人的非议?他的理想是成为英雄,他的将来可是应该光明远大的,和我这样在泥潭里爬行的残渣可完全不同啊!

    该怎么办?该怎么选择?我的脚步顿住了,握在手中的霰弹枪把手发出细小的碎裂声。

    脚步停顿了一下,我转换了方向,原本应该朝着家的方向前进,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为什么,我却控制不住往回走的脚步?

    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变得这样愚蠢不堪了啊,只要稍稍想到一点有关于他们的事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就像现在一样。

    无法容忍胜己的理想可能会因我而破灭,而愚蠢的去自投罗网。

    “想要自投罗网的话还是放弃吧,你这样做只会让他们多出一个抓捕重大犯人的功劳,和一辈子被当做危险品监管起来度过完全没有自由的一生。”低沉的男声出现在身后的不远处。

    这回又是哪个老鼠?我深吸一口潮湿的空气,不耐烦的转过身去看说出这话来阻止我行为的人。

    打火机发出齿轮摩挲的咔嚓声,火焰在绒线上发出微小的火光,照亮了凑近打火机点燃嘴上叼着烟的这个黑发黑瞳男人的脸。

    总的来说,是一张苦大仇深的脸。

    我感觉不到他对我有什么恶意,但要是说他是凑巧出现在这里的又未免太过可笑了一点。

    “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本大爷想要怎样做和你毫无关系,所以趁我发火之前,给我快滚。”

    “解决你现在烦恼的身份曝光问题,还可以对你的家人进行最全面的保护,这个条件怎么样?”

    打火机的光熄灭了,黑发黑瞳的男人深吸了一口香烟,白色的烟气环绕着他。

    “代价只要你加入我们的组织就可以了,那样强大的[个性],我可不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啊。”

    果然被看到我使用[矢量操作]时的场景了吗?一个又一个的像是粘人的虫子见到蜜糖一样扑上来

    自投罗网之后的结局是什么样子,我都已经规划出来了,普通的状况话无非是被监控起来,然后拿我的家人做威胁。

    但那只是没有强大能力的普通人的状况而已,以我现在所持有的lv5[矢量操作],进行最大程度的计算的话,理论上连地球都可以停止转动五分钟的这股力量怎么可能轻易的受他人摆布!

    要是不被相信的话,就直接在他们面前使用[矢量操作]沉下一个无人岛,这样的事情我还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做出来的。

    所以情况应该是反过来,是我拿整个日本的安危来威胁他们才对啊!

    “如果是这样无聊的诱惑的话,你可以快点滚了。”我不想再和这个一脸苦大仇深的男人说什么话了。

    “但问题是,那个有着一双蓝色眼睛的男人,并没有被你杀死。”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转身的动作停滞住了。

    “别开玩笑了,他的生命体征可都完全停止了啊!”

    “但[个性]是个神奇的东西,”对方拿出了一个手机,在森林里亮得格外刺眼着的屏幕上,一个个有着天蓝色眼睛的存在或是老年人,或是幼小的孩子,又或者是家庭主妇,更甚者是政界的精英。

    “对方的个性是[附身],一个非常棘手的能力,我们到现在也依旧没能找到他的真实身份,唯一可以得知的是对方即便行使[附身]这个[个性]同时,却也还依旧可以使用身体原主人的个性来进行犯案,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做也只不过是全力狙击[蓝眼睛]这一特征的存在。”

    “在国际上他是相当有名的罪犯,一旦他锁定了你的家人,究竟是什么后果,你不会不清楚吧?”

    真是麻烦的个性,但就算如此,面前这家伙也依旧是说出了对我家里进行全面的保护这样的保证

    “啧,真是令人火大的事态,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黑发黑瞳的男人收起了手机,从怀里拿出一张白色的鸟儿叼着橄榄枝的类似于警员证一样的证件。

    “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卫宫切嗣,欢迎你加入我们,脚上的伤很痛吧。”黑发黑瞳的男人朝我伸出了手。

    没去握住他向我伸来的手,我冷冷的看着他。

    “想要让我真正加入的话那就拿出足够打动我的东西,但姑且还是告诉你一个方便称呼我的代号——

    一方通行,这样叫我就可以了。”

    ————————————————————————————

    雨后的早晨空气清新无比,麻雀叽叽喳喳的在电线上跳来跳去,就好像心情不定的人起起落落的情绪。

    就好比某个刚刚经历了诸多不合常理事件的金发少年。

    “我昨天晚上所做的事的确是没有曝光,腿伤也被伪造成散步时不小心造成的扭伤”

    我手握着移动电话贴在耳边,单手拐杖随意的歪在车座位的一边,前面穿着白大褂坐在副驾驶的医生肩膀一颤颤的强忍着笑意。

    “虽说答应了你作为代价去国外执行所谓的组织任务,但你给我找的借口是用小脑想的吗?!卫宫切嗣!!”

    移动电话那边的卫宫切嗣深吸了一口烟,小孩子真是麻烦啊。

    [“对身在美洲大陆的网恋女友相思成疾,所以必须飞往国外。这样经过权威心理医生[诊断]的结果不可能出错,所以这样不是很正常吗?”]

    “但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的可能性是零啊!你这混蛋!”

    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光己和胜己那张吃惊得嘴都不由自主张开的样子!

    [“放心吧,你笔记本里的聊天记录都已经伪造完毕了,你的母亲和兄长正在翻你和(女友)的对话,所以不会有任何破绽。”]

    “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方面!你在给本大爷装哪个演技极差的傻!”我对着移动电话咬牙切齿。

    前座的医生已经抱着肚子笑趴在座位上。

    [“但你的家人已经有严密的保护了,警察局那边我们也通过高层的命令强压了下去,一切的一切都帮你解决了,这的确是无法争议的事实。”]卫宫切嗣低沉的声音在移动电话那边诉说着。

    “嘁,要扒皮吸血就给我直接点。”

    在内心默默的记下这笔耻辱,我拿起了一旁的单手拐杖狠狠的给了前面不停爆笑的医生一下,强制性的让他在梦里继续去笑。

    [“我们可是正经的官方国际组织。而且这只是新手任务罢了,hcli军火组织的卡仕柏海克梅迪亚出现在了港口,在附近我们的情报人员也发现了意大利黑手党彭格列的踪迹,怀疑他们在进行大宗的军火交易。”]

    “通通摧毁就可以了吧。”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建筑物,我语气冰冷。

    [“就是这样,那么祝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