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觉醒的怪物
    茶发的少女穿着常盘台的校服,手中持有的却是和这身校服完全不相配的对战车用步枪“钢铁破坏者(metaleatermx)。

    然而与手中所持武器的状况不同的是,她却是这场战斗中的弱势者。

    “检体编号08621汇报任务,经过实验检测,82-2式全塑无柄钢珠手榴弹对目标,代号[一方通行]进行持续35秒轰炸,结论”

    少女停止了继续向[御坂网络]叙述情报,一条上面还残留着手印的建筑工地用钢筋已经扎穿了她的右腿,殷红的血液因动脉的挤压从中快速蔓延而出。

    “怎么了?怎么了?!刚刚不还是跑得挺快的吗?!”浑浊的白色之人慢慢的走向她,投下的影子张开了双手,

    “难不成是累了?本大爷倒是不介意狠狠的抱住你啊!!”

    “目标,代号[一方通行]毫发无损。”

    大量鲜血的鲜血从名为[人]的容器之中散布开来。

    ————————————————————————————

    “希己?希己?!”有谁的声音在惊慌的呼唤。

    我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密集的汗水从发梢上滴落到白色的薄被上,形成了一块块被液体晕染的斑纹。

    “没事吧?!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完全不用担心”光己妈妈想要把喘着粗气的金发少年搂进怀里。

    但却被对方用手推开了。

    “你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爸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叫医生会比较稳妥。”

    我现在,在医院里吗?

    “我没事,不用担心。”阻止了爆豪胜要按下呼叫铃的动作,我用手捂住脸,试图遮住脸上的表情。

    “抱歉,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吗?”

    光己妈妈看着用手遮住脸的金发少年,向身为父亲的爆豪胜投去了担忧的目光。

    爆豪胜朝光己妈妈摇了摇头,牵着她的手走出门外,轻轻的合上了门。

    洁白的墙壁上,瓶子里插着的新鲜花朵因过于成熟而垂落下一片花瓣,轻轻的掉在桌面上,使得背光的一面又加上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又梦到过去了,看来最近比较频繁,我看向放在桌上的电子日历,只不过多睡了一天,就被送到医院里来了

    伸向水杯的手顿了顿,又把水杯握在手里。

    习以为常的无视这些声音,我喝下杯子里的水,重新把杯子放回桌面,我躺了下来,打开了反射声音的计算公式,以避免把其他声音也当成是幻听。

    这也算是我应得的惩罚。窗外池塘的波澜水光反射在纯白的天花板上,我伸出了手,就好像看见了它在梦里沾满了鲜血。

    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放在桌子上,那插在瓶子里的花里放着一张小小的卡片。

    [早点好起来,然后一起来看我搜集的英雄资料吧——绿谷]

    想要拿卡片的手顿住了,而又缓缓的收了回去。

    什么啊,事到如今也依旧还是像个胆小鬼一般,无法接受别人所给予的善意吗?

    梦里的血腥气息似乎还在呼吸之间徘徊着,我,终究还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恶党,狗屎般的恶党吗?

    强大,弱小,对于死去之人的强烈愧疚感,像是落水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卑微的幸福感,但却在自我厌恶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抱着一纸袋苹果的金发爆炸头少年正想敲门,但却突然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毫不犹豫打开了病房的门,胜己看着地面上散落的玻璃渣,以及病床上和以往一般无二平静表情的金发少年。

    “水杯摔到地上了,一不小心。”

    胜己把手中的苹果袋子放到桌子上,脚下的玻璃渣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咔咔的响声。

    “只不过是水杯而已,坏了就换一个。”胜己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从纸袋中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红色的外皮在十分娴熟的手法下欲断未断,苹果很快就被削好了,胜己把手中的苹果送向自己的弟弟。

    但躺在床上的金发少年却并没有像以往一般接过去。

    我真的有资格吗?

    出院的手续在做完全面的检查并发现无任何异常之后很快的办好了,作为患者却看上去和平常人根本没什么两样,并且在上午被送来,下午就出院了,诊断书上的结果也不过是[疲劳过度]这四个字而已。

    和往常一样的与父母和胜己在餐桌上闲聊最近的所见所闻,和往常一样的在洗澡前,和往常一样的躺在熟悉的被窝里摸索和研究新的计算公式

    昏昏欲睡之时,特例能力者多重调整技术研究所,那昏暗又不见光的环境里,被迫接受实验的孩童一个接一个因多重能力的实验而陷入能力暴走,白色的死神则在此时挥下镰刀。

    [为什么要杀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孩童细小的声音在呼喊。

    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如既往的天花板,我用手遮住脸,那么久远的事情都开始出现在梦里吗?

    手在不停的颤抖着。

    有什么一直以来脆弱着坚持的东西,轰然碎裂了。

    ————————————————————————————

    深夜细雨淅淅沥沥的以绝不打扰人睡眠的安静下着,我没有撑伞的浑浑噩噩的走在雨中,雨水从头发上一滴接一滴的划过面颊,带走为数不多的暖意。

    透过雨水所观察到的世界模糊不清,花草树木都扭曲起来,像是《神曲》中一个个要把人拖下地狱最深处的魔鬼。

    “看啊看啊,”打着黑伞的人带着些喜不自禁,“多么美妙的巧合~我想要去找你,你却先一步找到了我~”

    他踏着似乎有着独特韵律的步子,像是轻盈的鸟一般蹦跳着来到已经满是雨水的金发少年身前。

    “深夜出来,是有什么烦恼吗?不过我这里可以替你愉快的解决哦~只要跟着我一起来的话就可以了,”

    男人低下头凑近金发少年的耳边,“爆豪胜己小朋友~~”

    这家伙是哪里来的下三滥诱拐犯?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应该与我无关的存在。

    “你找我有什么事?”从对方身上所察觉到的,那种令人作呕的熟悉感让我在意起来。

    “虽然有点烦恼,但我们boss对拥有着强大个性的孩子特别喜爱,”男人说着装模作样的朝我鞠了一躬。

    boss?我歪了歪脑袋,组织吗?嘛,不过都一回事。

    男人抬起脸,“不知爆豪君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观摩一下更加不为众人所知的世界呢?~”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回答[no]”男人微笑着说。

    雨水下降的方向被打乱了,本该是无形状态的风发出了尖锐的鸣响,道路旁,一棵树木被分成数段倒了下来,光滑的横切面被不断掉下的雨水洗刷着。

    “然后你的家人会变成什么样,有没有想过这个结论呢?”黑伞下的男人眼中流露出愉悦的光芒。

    出乎他意料的,眼前这个少年并没有露出被威胁后应该做出的反应,这让男人有些失望。

    啊啊总算明白了,这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的真面目,这种感觉,和自己还没有作为学园都市排名第一的超能力者时,那些研究员看着我的眼神毫无差别啊。

    “可以啊,我跟你一起去。”

    不光是在黑暗的泥潭里兴风作浪,还要把处在光明世界不相关的人也扯下去,永远都一副这种道貌岸然,永远都一副所有人都应该为他们付出的这种理所应当的残渣做派!

    撑着伞的男人满意点点头,转过身为这名特殊的客人引路,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少年,就算有着强大的[个性],也无论如何都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然而他没有看见的身后,少年的表情兴奋的扭曲起来,嘴角带着疯狂的笑意向上勾起,露出了和以往平静完全不符的残虐笑容。

    残酷的我追你逃游戏开始了啊!这次的目标存活数,是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