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阴影
    拖得长长的蝉鸣声在树上回响着,燥热的空气中激起的热浪被展翅飞翔的鸟羽带向天空。

    公园的树木上用挂板所做的标记在名为时间的推力下往上又升了几个刻度,儿时所坐的公园长椅已经不见踪影,被换上了更加招小孩子喜欢的弹簧木马。

    “等等我啊!”穿着校服的深绿色头发的少年踩着红色的运动鞋,背上的双肩书包随着快速的跑动一摇一晃。

    走在前方的少年却不像身后的人一样穿着校服,而是和以往一般无二品味的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不似兄长的顺直金发被恰到好处的修剪到耳边,因长期待在室内而十分白皙的双手插着裤口袋,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都说等等啦!”感觉被无视的出久深吸一口气跑到金发少年的身前。

    啊,是这家伙啊,找我也什么意义?讨论前不久考完的小学毕业试题吗?看着眼前在我面前嘴巴一张一合的家伙,我叹了口气,关掉了对声音的反射公式。

    “所以说啊,希己,只有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去学校真的没问题吗?日常的全勤分会被扣光的吧!这样别说当科学家了,连升学都会有问题不是吗?!还有啊”

    放慢脚步与金发少年并排往前走的出久用手遮住嘴,发出了他的固有技能,碎碎念。

    “这种事不用你来担心,关心你自己能升上哪所中学就好。”对这种我用膝盖想都能答出来的题,还实施了基础教育的学校,去上学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但是,”出久侧脸朝我看了过来,眼神中是止不住的担忧,“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都说了关心你自己的成绩去啊,还是说你在我身边像只小狗一样打转能得到什么报酬吗?

    “全部满分的答卷足够让他们闭上嘴了,所以别把不需要的担心放在我身上!”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出久渐渐捏紧了书包的肩带,认真的看着我。

    “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是不是身体方面出了什么”

    “你脑子里究竟在上演什么年度红白歌会啊,”我并起手掌在出久头上敲了一下,“那样的情节想要看的话,给我去韩剧里找啊!”

    出久不好意思的笑着捂住被金发少年敲过的地方。

    太好了,身体没问题实在太好了。

    前一秒还这么想着的出久,后一秒背部就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砸到了,猝不及防的差点脸着地摔倒。

    虽说现在四肢着地像是乌龟一样的情况也并不光彩就是了。

    “跟着别人的弟弟想要干什么啊!臭久!”

    手上已经开始发出有如鞭炮声的胜己吊着眼角,喘着因过快奔跑而发出的粗气,像是恶鬼一般的朝绿谷出久大吼。

    作为全校考试的第一名(体育算分)做了最后致辞的胜己快速的单脚跳到两人跟前,穿上了刚刚甩到出久后背上的鞋子。

    “咔酱!你想杀了我吗?!”从地上迅速翻起来的出久脱下书包挡住胜己打向他的拳头,并凭借了书包的重量优势朝胜己压了过去。

    “而且希己和谁一起玩都要插手的话,管得未免太宽了点吧!你这情商负数的弟控!”

    “谁是情商负数啊!去死!”胜己空出的左手想要给出久来个近距离的免费爆炸头造型,但却被对方用灵巧的步伐给闪开了。

    公园外走道上,两个刚刚从小学毕业的准初中生用大人看了都会瞠目结舌的速度和技巧互相对殴,活像擂台上敌对的两个拳击选手。

    真是受不了这两个家伙啊,我看着已经进入状态的两人,单手捂住了脸。

    当初记得出久这家伙在幼儿园毕业之后来找我玩,然后被胜己这小子给打了一顿,因为实在受不了他的哭声,就对他说了[哭有什么用,有本事就打回去,这样才像英雄吧?]这样的话

    指缝间的公园外走道上,一个金发爆炸头和一个深绿发天然卷狠招尽出,他们的技巧上在这几乎每日的对抗中已经磨炼得像是两个大师,但打架的凶狠劲头却像是两只互相撕咬的野狗。

    明明最初是完全的单方面被打绿谷太太,你到底给出久这家伙报的哪个关节技道馆?

    正在对峙的胜己和出久一人被一只手用手刀在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好痛!”x2

    “知道痛就好,”我重新把手插回裤口袋里,“待会带一身伤回去是想让谁替你们的任性行为埋单?”

    胜己想象了下家里那个母霸王龙的怒吼,出久想象了下妈妈看到他一身伤不停掉眼泪的情景

    已经开始拍除身上灰尘的两人,毫不示弱的互相瞪着眼睛。

    果然还是这招最有用啊不过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去管这两个家伙打不打架?嘁,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啊,我自己。

    突然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伙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其中一个人看见我就指着我大声喊。

    “就是他!前天把老大打趴下了!现在还因为心理阴影而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下三滥?前天待在图书馆里一步都没出来的我歪着脑袋看着这群人,显然记忆宫殿里根本没这群人的脸。

    又被当成胜己这小子了,计算反射的公式在头脑中清晰的展开,接触面被仅限在手上。

    “大家,上啊!替老大把这个家伙彻底打趴下!”为首的大喊着朝金发少年冲了过去。

    然后被一左一右两个拳头直接打到脸上给揍了回去。

    跟在后面冲的混混被突然飞过来的领头者吸引了视线,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发爆炸头,和一个深绿发天然卷微笑着的脸。

    夕阳西下,公园里的蝉还在不知疲惫的吱呀吱呀的叫着,树叶的阴影打在一群发色染得乱七八糟的小混混们满是红肿的脸上,完全爬不起来的一群混混们哎呦哎呦的叫唤着。

    黑色的皮鞋踩着地面,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黑伞的阴影落在了一个小混混的脸上。

    “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手持黑伞的男人蹲下来朝脸上青紫的混混发问。

    “哈?谁要告诉你啊?!大叔!”抹了把被打出来的鼻血的混混拽着音嚣张无比。

    然后下一秒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痛感,黑色皮鞋的鞋底狠狠的在脸上撵出火辣辣的刺痛感。

    “给你第二次机会,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

    “是爆豪胜己,一个特别嚣张的小子!和一个没见过的深绿发色天然卷!”被踩着脸的混混连忙惊恐的回答对方,明白了这个打着黑伞的男人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个性是什么?”男人继续问。

    “爆豪胜己的个性是能从手里发出爆炸!另一个打人则特别痛,应该是强化**的类型!”小混混连忙回答,还讨好似的从口袋中拿出了之前拍过照片的手机。

    上面金发爆炸头的少年像是魔王一般残暴的笑着,手里正一拳把一个混混撂倒在地。

    “是吗?”皮鞋从脸上挪开,混混欣喜的以为自己被放过了,

    但下一秒,腹部强烈的冲击和剧烈的痛感却让他晕了过去。

    小混混的手机被男人从容的捡了起来。

    “强化类型的[个性]可没什么价值啊这种稀有的爆炸[个性]倒是不错,虽然不在boss的指定名单里,但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可不能轻易放过。”

    蝉的鸣叫声还在继续着,在斜斜的夕阳下被拖得越来越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