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个性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我合上书本,踮起脚把这本与上辈子一模一样的《飞鸟集》塞进书房的大书架上。

    明明是和上辈子相差巨大的环境,但无论是物理还是诗集都在被人们称之为古董的书里有迹可循,这几乎让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有[神明]这种东西存在。

    “希己,你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去医院喽!”光己妈妈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

    这当然不是有谁生病了,虽然在两岁之前因体质太差而经常跑医院的我没资格说这话。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的人百分之八十都属于我原来所在世界的[原石]超能力者,即天生就能够使出各种各样能力的存在,且觉醒能力的时间除了几十亿人中稀少的几个特例之外,其他人能力持有者全都会在四岁之前觉醒能力。

    就像我现在名义上的兄长,他就是在三岁的时候觉醒了名为爆破的超能力,但在这个世界上,这种异能力却被人们称之为[个性]。

    而前不久我和那个金发爆炸头小鬼已经过了四岁生日,先不说为什么蛋糕会甜得让人无法接受这件事,而是一直都没有展现出任何能力的我,让家里的两个大人担忧起来。

    毕竟在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个性]的情况下,剩余的百分之二十的人在社会中到底被怎么评价,还未踏入那浑浊社会的我还不得而知,但从光己越来越担忧的眼神中,我大概理解了现在的状况。

    这大概也是今天光己为什么要带我去医院的原因。

    但这次,我能给光己的,只有失望。

    ————————————————————————————

    由于爆豪家的一家之主已经把车开出去和客户谈论方案去了,虽然有驾照,但目前却没有车的光己妈妈只能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搭电车,好在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期,电车里除了三三两两落座的人之外,还有不少多余的空位。

    而为什么搭电车而不是别的什么,也是有原因的。

    “绿谷太太,一段时间不见,你们家小出久好像越来越可爱了啊~”光己妈妈说着,一边极为顺手的拍了一下想偷溜的胜己的脑袋。

    “不像我们家这个,明明是长男,但却只会给我添麻烦!”

    牵着躲到妈妈身后观察情况的小出久的手,绿谷妈妈连忙摆着空着的那只手,

    “哪里,你们家胜己很努力啊,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

    “绿谷太太,你就别再替这小子说话了,就是总因为这样,他才变得越来越过分,考试成绩好,将来到社会上还不是要看处事能力及不及格。”光己妈妈狠狠的用手蹂蹑着胜己的爆炸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两个从昨天就约定好一起去医院的大人像是敞开了话匣子般,开始谈论起养孩子的各种艰辛。

    金发爆炸头小孩则被自己的妈妈以完全不让他动弹的方式强行拘在怀里,还时不时的被绿谷太太揪一揪小脸,在那里气得哇哇直叫,却引来两个大人欢快的笑声。

    从某种方面也算是达到胜己想要引人注目的目的了吧?我看着车里进进出出的乘客,想要逗笑自己般的这么想着。

    深绿色头发的小孩从妈妈身后探出长着雀斑的小脸,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撑着脸,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的顺直金发小孩,随即趁妈妈不注意,跑到对方跟前。

    “希己君,喜欢欧尔麦特吗?他超帅哦!”小出久说着,还朝我展示手中的欧尔麦特手办玩偶。

    “哈?”这小鬼突然凑上来干什么?

    倒是手上那个玩偶和胜己每天晚上抱着睡觉的玩偶一模一样。

    原来只以为欧尔麦特是很有名的no1英雄,没想到还是孩童偶像。

    小出久看着对欧尔麦特玩偶完全没有反应的顺直金发小孩,不禁开始慌张起来。

    看着小出久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起来的脸,我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

    一个两个的,都给我离远一点啊。

    ————————————————————————————

    “真没想到,我家希己还能交到朋友啊!”

    看着抓着自己小儿子衣角的小出久,光己妈妈不由得发出了老母亲般的笑容。

    被妈妈单手圈在怀里动弹不得的胜己看着跟在自己弟弟背后的小出久,牙齿咬得咯咯响。

    那种只会装乖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啊!明明平时都对我不理不睬的!

    感受到胜己的[去死去死]光波,小出久有些瑟缩的把自己小小的身体往身边同样小小的一方通行藏了藏。

    我是哪里来的母鸡吗?说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在这家伙不哭的情况下,让他离我远点啊。

    不过光是看眼下被胜己瞪一下就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看来暂时还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电车在道路上安静的行驶着,随着到站提示,一行人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市立医院。

    每登上一级台阶,我的心情就往下降一分,不论如何,我这次都注定只能让光己失望了。

    “稍等一下,x光的成像马上就要出来了。”医生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坐在了电脑椅上,像是握住了期待者生杀大权的皇帝。

    绿谷妈妈和光己妈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紧张的双手合十紧握着放在胸前。

    但我早就知道结果了。

    “很遗憾,”医生揉了揉眉心看向两位等待着结果的妈妈,“根据x光来看,这两位小朋友,都是[无个性]。”

    “怎么会”听到这个结果的绿谷太太禁不住用双手捂住了嘴。

    胜己瞪大了眼睛,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弟弟和幼驯染。

    顺直金发的小孩依旧是一脸的淡漠,[无个性]这样惨淡的事实对他来说并没有让他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欧尔麦特的玩偶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小出久呆滞的看着医生面无表情宣布结果的脸,从有意识起,就是看欧尔麦特的救人视频学说话的他,明白了残酷的道理。

    人,生来就不是平等的。

    欧尔麦特玩偶摔在地上的声音,仿佛就像的纯真梦想被名为[现实]的残酷存在,狠狠的摔在地上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