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儿时好友
    我,今年四岁,喜欢吃辣,个性是超帅的(爆破),最想打败的人是最强的英雄——欧尔麦特!

    因为我很厉害,无论是在河面上用石子打水花,还是把想要欺负我和出久的隔壁班笨蛋打得趴在地上哭,又或者是从书上和老师那里学习东西的记忆力,我都是最强的!

    所以,打败欧尔麦特,成为最强的英雄,只要我努力去做的话,就一定可以办到!

    因为我很厉害啊!

    所以即便是从独木桥上摔进水里,也完全没有事,哪里都不痛的自己站起来,也完全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咔酱?你没事吧?”连忙跑来的深绿色头发,脸上有着小雀斑的孩子担忧的问,并朝还在水里的金发爆炸头小孩伸出了手。

    什么意思?这家伙在想什么啊?我,很强的啊。

    “有没有哪里痛?”小出久关心的问。

    什么啊,摆出这副拯救者的表情,我在他眼里,就只不过是个应该被拯救的弱小可怜虫吗?

    我在他眼里,和那些只会求救的弱者是一个级别吗?

    我在他眼里,我要比他更为弱小吗?!

    金发爆炸头小孩[啪]的一声打开了小出久伸向他的手,不靠任何帮助的从水里站了起来,沉默着与小出久擦身而过。

    —————————————————————————————

    夏季的余温非常明确的被风裹夹着,傍晚吹拂过公园湖面和树叶缝隙之间的风打在脸上,所能感受到的,仍然是一股不减余温的热风。

    啊啊被赶出门了。

    不但如此,还凭借着身为我长辈的优势,拿走了我正在与记忆中做对比的《物理定律》,说什么[小孩子就应该多做些高兴的事,和胜己一起出去玩吧]这样自以为是的道理——

    尤其是脸上那无法隐藏的担忧表情,真是让人想要摧毁它。

    “你喜欢猪排饭吗?哇~除了头发之外真的是一模一样啊!简直就像两个咔酱呢!”眼睛闪闪发亮的小出久一会看看胜己一会看看我。

    金发爆炸头小孩额头上蹦出青筋。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绿谷出久,今年四岁哦!你是咔酱的哥哥还是弟弟?”

    是说起话来喋喋不休的类型吗?和那个小鬼倒是有点像,总是御坂御坂的叫着。

    “爆豪希己,一方通行,想叫什么名字随你喜欢,”找到一把公园长椅的我顺势躺了下来,昨天晚上的梦让我有点睡眠不足。

    “所以别来烦我,去烦[咔酱]吧。”

    金发爆炸头小孩的额头再次爆出了一个十字路口。

    “咔酱咔酱的吵死了啊!”已经进入[生气]状态的胜己手掌心爆炸着噼里啪啦的火星,“还有啊!希己,明明是我比你大,应该叫我尼桑才对啊!”

    “好吵。”我在长椅上翻了个身背对着胜己,这种时候,我就会特别怀念升到lv4时,能运行的反射声音的那个计算公式。

    “不准无视我!也不准在户外睡觉!”

    小小年纪就已经在幼儿园的争斗和平时的调皮捣蛋中,拥有了远超其他小朋友力气的胜己一把把自己当空气的弟弟从长椅上拖了下来。

    然后他转头看着小出久,

    “还有你!不许随随便便就和我弟弟说话!臭久!”

    我打开胜己拽着我脖子后衣领的手,一个两个的,为什么都这么没有自觉,突然这样做很危险啊。

    以及别再说什么[不准在户外睡觉]这样关心我会不会感冒的话了,会让我很困扰啊。

    “别随随便便碰我。”顺直金发的小孩貌似不耐烦的表情让旁边的三个小朋友瞬间变得瑟瑟发抖起来。

    胜己的弟弟,好像比胜己还要可怕啊!

    “咔酱好过分”小出久被胜己给吼了,内心即恐惧被打,又委屈咔酱对他和以往不一样的排斥。而向来的泪腺发达已经让他的眼睛里聚起了滢滢水汽,带着抽泣声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

    喂喂,不是真的吧,我头疼的捂住脑袋,小孩子这么容易哭的吗?!记忆中小时候的研究所里,可从来都没有这样不坚强的家伙啊!

    嘛,又或者不坚强的在我见到他们的时候,都已经全部死光了说不定,但说实话,我对这样哭哭啼啼的家伙可喜欢不起来啊

    “你还真是弱啊,你这个爱哭包臭久!”貌似完全不被泪水影响的胜己朝小出久做了个鬼脸。

    深绿头发的小孩瞬间从原本的抽泣转为了哇哇大哭,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然而一只有些冰凉的手贴在了嘴巴上,有什么块状的东西掉进因哭泣而张开的嘴里,泛出橘子的甜味。

    小出久顿时安静下来。

    这是很甜的一大块糖果,小出久睁开因泪水而变得蒙蒙的眼睛,和咔酱除头发之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把手从他嘴上收回去。

    “别再哭了,你是男子汉吧。”小孩的哭声简直和天井亚雄打到脑袋上的那颗子弹有同等威力,起码对我来说是破坏力十足。

    小出久有些茫然的舔着糖果,露出来在旁人看来完全是吓傻了的表情。

    “别随随便便和臭久说话啊,希己!”胜己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禁鼓起了脸颊。

    “你不是崇拜欧尔麦特吗,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可称不上英雄。”我顺势把粘上了鼻涕口水和眼泪的手在胜己的衣服上擦了擦。

    “嘁这次就放过你好了,臭久!希己你别在我衣服上擦手啊!”咆哮起来的胜己转头就又看见自己的弟弟再次躺在了公园的长椅上,

    “都说了,不要在户外睡觉啊!”

    “好吵。”我再次翻了个身,背对着胜己。

    然后被理所当然的拽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像小出久破涕为笑,嘴里甜甜的橘子糖仿佛昭示着什么。

    [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可称不上英雄]这句话,真的好帅啊希己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