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父与母
    茶色的发丝被动脉中所淌出的东西所侵染,身着校服的少女躺在地上,明明是以这样凄惨的姿态,表情却没有任何对于这一本质有着哪怕一丝的动容。

    就好像人偶一般,一个没有思想的人偶,只会服从上级命令的人偶。

    “检体番号00003汇报任务,确认超能力者代号的存在,使用突击步枪扫射,未发现有任何破绽,结论,目前超能力者并无任何破绽。”

    身体各处都是孔洞的茶发人偶少女已经冒出红色沫体的嘴巴一张一合,依旧是面无表情。

    然后,她缓缓的合上眼睑,再也没有睁开。

    ————————————————————————————

    这次是00003吗?这种梦还真是一点可寻规律都没有啊

    我睁开了眼睛,习习的秋季热风从挂着白布帘子的窗吹进来,打在汗水密布的脸上,有一种令人想要啮咬的麻痒感。

    下意识的想要发动本应是升为lv4之后自然而然就能顺畅运行的反射,随即又因疼痛感抱住脑袋。

    然而我下意识的忘了,又或者根本不愿意想起来。我现在的**年龄不过是个四岁的小鬼,是个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弱者。

    虽然每天都安排了和过去一般系统性的训练,但勉勉强强只不过是平民阶级的lv3而已。

    就好像硬盘无法装下大于内存的文件一般,空有顶尖的计算公式,却无法支持这庞大运算的我,目前也无法使用出超过lv3的能力来。

    窗外的麻雀成群结队的在电线上叽叽喳喳的叫着,不像是那个冰冷的都市,在天空上飞着的永远只有广场上圈养的白鸽。

    这是普通的日常,和我这个完全不相称的和平地方,让我的能力也毫无容身之处的地方。

    但是,我除了能力之外,又还剩下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只不过是个而已。

    卧室的门砰咚的一声被大力的打开了,我漫不经心的看过去,对方则踩着重重的脚步声飞快的走到这个房间的另一张床前,像是饿虎扑食一般的猛的掀开被子。

    “胜己!你这懒猪!还要睡到什么时候!你这是做哥哥的样子吗?!”把被子甩到一边的金发女性额头上跳着青筋,一把拽起猛然被惊醒的金发爆炸头小孩。

    “老太婆!快放我下来!!”试图反抗的爆豪胜己像是被捏住后颈的炸毛猫科动物,发出了无力的威胁。

    “哈?!你把前一句话再说一遍试试看啊!你这混蛋小鬼!!”猛的把自家小孩按到枕头上的金发女性——目前是两个孩子母亲的恶鬼咆哮着露出代代相传的虎牙。

    “说就说啊死老太噗呃啊!”猛的被一掌按到腹部的金发爆炸头小孩发出了无法控制的嚎叫。

    习以为常的无视他们基本每个礼拜都会来一通的吵闹,我把印着小熊的那件新t恤丢进垃圾桶,从抽屉里拿出一件没有任何装饰黑色t恤和一条牛仔裤套在身上,踩着室内拖鞋进洗漱间洗漱。

    镜子里,和爆豪家其他三人都不相同的顺直金发乖顺的贴着面颊和耳根,小小的孩子脸上没有一丝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天真表情,红色的眼睛不像兄长一样剔透得像是红宝石,用[散发着铁锈味的鲜血]来形容这样的瞳色,倒是更为贴切。

    仿佛什么都无法走进他心里,什么都不在乎的眼神。

    像是一样的眼神。

    带着暖意的手突然的抚上了我的头顶,用我最无法忍受的,像是抚摸小动物绒毛一样的方式抚摸着我的头发。

    就像记忆中尚且温柔的母亲一样,是令人感到无法拒绝的溺蜜。

    “哎呀呀~”金发女性用夸张却和刚才对待金发爆炸头小孩完全不同的语气温柔的笑着说,

    “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怎么长得这么可爱,定睛一看,这不是我家希己吗?~”

    “别突然碰我。”我撇开了她的手。

    没去看她那有些失望的表情,我打开房门径直的走了出去。

    即便是我,也不能保证这随着我一起占据了这个身体时带来的能够百分之百不失控,上辈子没到达lv4之前,下意识的用出能力摧毁什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歹给我识相点,离我这个只会给别人带来伤痛的危险远一点啊。

    穿好小熊t恤的胜己看着比自己晚20分钟出生的弟弟走出房间,又看了看金发女性有些落寞的表情,不明意义的歪了歪头。

    “老太婆你吃错药啦?”

    有什么东西像是烧起来了。

    “爆豪胜己!!”

    ————————————————————————————

    “所以说到底怎么办啊”趴在桌子上的爆豪光己——两个孩子的妈丧气的说道,

    “今天也完全被希己毫无波澜的拒绝给击沉了啊本来还挺高兴他是个安静的孩子,但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像是胜己那个臭小鬼啊!”

    在雅虎上把自家小儿子的状况输入进去之后,得到了这个结果的金发女性重重的叹了口气。

    翻着案例书籍寻找灵感的爆豪胜——两个孩子的爸从书里抬起头,窗外的幼儿园娃娃车缓缓的停在家门口,金发的爆炸头小孩在一群小孩害怕又崇拜的表情之下登上娃娃车的小楼梯。

    以及一个人坐在犁耙后的庭院长椅上翻着厚书,安静得完全没有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该有的活力的顺直金发小孩。

    “不如让希己去上幼儿园?”爸爸如此提议。

    让希己去上幼儿园?光己妈妈不由得在脑中开始联想起来——

    和胜己那个糙小子完全不同的希己在幼儿园被欺负了,明明心里很害怕,但却因为不会感情表达而只能默默忍受着,即便身上受伤也不告诉父母和老师,只会一个人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啊!不行!”脑中完全没有保护过度这个概念的光己妈妈咆哮着揪住一家之主的衣领,

    “谁敢动我们家希己我就宰了他啊!!”

    “冷静一点啊光己!既然不能去幼儿园的话”

    ————————————————————————————

    今天风和日丽,天气晴朗,从幼儿园被娃娃车送回来的绿谷出久在吃完妈妈做给他的点心之后,像往常一样直奔爆豪家去找幼驯染玩耍。

    今天[咻咻]的就把海豚班的那个大个子击倒的咔酱真帅气啊!真想变得和咔酱一样强啊![咻咻]的就把电视里欺负普通人的怪兽打败!

    脚步放慢的小出久朝往常一样和咔酱约定好的集合地点望去,然后僵硬了。

    “诶诶诶!!两个咔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