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好友已上线
    “对不起,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第十六遍, 第十七遍……

    手机上的1字键已然有些松动, 阿弥抱膝坐在床上, 捂着手机静静听着冰冷的女声重复关机字眼。

    听不到知秋的声音,总觉得这一天开始不了。时间嘀嗒嘀嗒地走动,长街上一如即往的繁杂, 它们都不难过吗?

    阿弥吸了吸鼻子。今天没有缠纱布睡觉,反正知秋也不会来。

    泪珠沿着下眼睑溢出, 滑过脸颊, 冰冰凉凉的。阿弥赶紧伸手去抹掉。不能哭, 不能哭, 对眼睛不好。

    反正过一段时间知秋就回来了,一切都还会像之前那样。

    眼泪还是在掉,阿弥赶紧起来拧了湿毛巾搭在眼睛上。

    这样就好了, 不哭不哭。

    天气很好, 国内飞往冰岛的航班准时起飞。

    头等舱内坐着各色各样的人, 男士偏多,叶知秋成了其中一道亮眼的风景, 不时引人侧目,然而她却只盯着手表上的指针发呆。

    陆北南就坐在叶知秋对面。他是很典型的商务男性,多数场合都衣冠齐整,着西装, 梳分头。今天他穿了件银灰色的西装, 里边搭配了条纹衬衫, 不打领带,稍显出几分随意。

    “我送给你的表都没有见你戴过。”陆北南注意到叶知秋好一会了。从上飞机开始,叶知秋就盯着手腕上的表没抬过头。

    七点一十分。

    阿弥应该起床洗漱好了吧。叶知秋抿唇嗯了声,将视线从表上移向了陆北南:“我习惯了戴以前的这块表。”

    是她上高一的时候母亲林岚送的,价值不菲,就因为这,叶知秋可没少被同学冷嘲热讽过。说她炫富。

    从那个时候叶知秋便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个世个,无论是你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身边最不缺的就是闲言碎语。

    所以走自己的路很重要,在人生的旅途上不偏离航线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对一切作出安排。比如事业,比如家庭——配偶。

    叶知秋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点饮料,眼睛仍旧盯着陆北南。

    这是个完美的男人。

    “我送你的东西,你好像从来不戴。”陆北南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今年情人节那款项链可是我专门从拍卖会上买来的,本来以为这次你会戴。”

    一款坠着蓝宝石的链接,很清爽,适合这种季节,也适合这次的出游。造价近百万,叶知秋对它的价格印象深刻。

    是很好看。不过叶知秋仍旧选择了当前脖子上佩的这款,黑色的绳子吊着一个红色的珊瑚水滴石。与坠子相呼应的是手上的链子,红色的珠子串在金色的链子上。

    陆北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肤色好,戴什么都好看。”

    这不是奉承,陆北南对自己的眼光有着绝对的自信,他的口吻很平淡,没有鄙视的意思,淡然道:“不过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戴过的最廉价的饰品。”

    果然差距太大,还是很容易被区分。

    叶知秋笑了下:“是的,不过我还是选择了它。”

    叶知秋昨天夜里没睡,把阿弥送给她的地些小玩意一样一样地清了出来。接受这些东西的时候,叶知秋只觉得感动,过后便不大在意了。

    阿弥送的东西,每样都很廉价,地摊得不能再地摊。叶知秋自小便习惯了凡事精益求精,在装扮上也是如此。虽不追求样样奢侈,但至少款式不能马虎。

    当初的时候,她以为这些只能当纪念品。早上出门前却鬼使神差的将陆北南送的那条项链替换了下来。

    这是叶知秋第一次来冰岛,大自然的鬼斧神鬼确实令人感到震憾。秋天的冰岛是七色的,绿色的极光,蓝色的无际,金色的落日,红色的果实。

    要是阿弥在就好了,我可以讲给她听。

    阿弥很喜欢彩色的东西。

    长勺街头的公交站的候车的人寥寥无几,小吃摊却有三四个,千欢的烧烤车在其中滋滋地响着。

    阿弥闻着烤串的香味,听着面前一辆车一辆车地开过。

    “千欢,刚刚过去的那辆车是什么颜色啊,很大吧,那么响。”

    “反正声音大的全是公交车,你没感觉灰尘都跑脸上了吗?”千欢懒洋洋地翻着铁板上的火腿回答道。

    嗯。阿弥能感觉到灰尘跟尾气在周身扑腾着,她其实不太喜欢呆在这里,可是唐果去上学了,她只能出来找千欢。

    不呆在家里就不会一个人忽然就哭鼻子。

    知秋还要过五天才回来。

    公交站除了做生意的,坐车的,也时不时走过来一些打电话的人。阿弥便坐在那里侧着耳朵听这些陌生人打电话。

    除此以外她也没有别的事情做,因为千欢忙的时候就翻着煎板上的烤串,不忙的时候就只顾着玩手机,和人聊天。

    过来一个男人,身上有很重的烟味,阿弥有点怕下意识地往千欢身边靠了靠,接着她就听见男人打电话的声音。

    “我想租两房一厅,你那个房还在吗?”男人咳地吐了口痰,继续道:“我和我婆,带两个小孩。”

    接着便是沉默,然后那个男人语带不满:“这种地方房租两房一厅哪里要一千五。”

    然后男人就走开了。

    这几天阿弥听到过很多类似的对话,这些人想在长勺街租房子。

    一千五……阿弥想了想,是有点贵。以前千欢家的房子只要交八百,千欢妈都还老是和房东吵架,说房租已经这么贵了,还乱扣水电。

    又有人走过来。

    身上有皂香味,阿弥熟悉这种香味,她一直用这种香皂来洗袜子。

    “好帅的纹身。”千欢凑近了阿弥,小声地说:“是个女生,打扮得好酷啊。”

    女生打扮得好酷?阿弥不大理解。

    接着她就听见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声音,是女生的声音,可是没有那种软软的感觉的,反倒有些生冷感。

    “单间还有吗?带卫生间的那种。”

    “哦,我一个住。”

    “合租?男生吗?……那算了。”

    对话中断。

    好像租房是件很难的事情,很多人站在这里打一会打电话,然后就又走开,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不过这个女生好像并不急着走开,阿弥闻见皂香味离自己近了些。

    “一串这个,一串这个,一串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打包,拿一瓶矿泉水。”女生一连点了好几样。

    于是千欢就忙碌了起来:“诶好。”

    滋啦,滋啦,铲……

    阿弥喜欢听这个声音,因为这样千欢就会卖得快一些,要是可以早一点卖掉下边柜子里串串,千欢就会陪她一起玩。

    可以去逛商场。知秋给她买了衣服,她也想给知秋买点什么冬天穿的。一想到这里,阿弥就有些小开心,咧了咧嘴。

    阿弥完全不知道扮相很酷的女生看了她好几眼。

    “你是不是住在这附近。”女生问千欢。

    千欢可热情了:“我不住这附近,不过以前住这边很熟悉,你想找什么样的房子?”

    “想一个人住,不想合租。”女生说,然后想了想又说:“也不是不可以合租,只要不和男生合租就可以。”

    长勺街都是很传统的老房子,都是些套房,很少有单间出租。

    千欢有些为难:“那可有点难,这街上除了阿弥家的房子一层一间套基本就没有你要的那种了。”

    “阿弥?”女生语带疑惑。

    “啊,怎么了。”阿弥刚才只顾着在琢磨给知秋买什么好,冷不丁听见有人叫自己,不由得懂张了下。

    千欢在旁边笑呵呵的:“不是叫你啦,我是说你家的房子。”

    然后千欢就和那个女生对视了一眼。

    “不要。”

    对于千欢的提议,阿弥连连摇头:“我不租。”

    “她说出八百块钱一个月。”

    阿弥还是摇头,她不想和别人一起住,她不习惯,而且这事儿她没经历过,她得问问知秋。知秋懂的多,会给她出主意。

    “反正你家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租出去能赚钱多好,不然你现在每天只花钱,不赚钱坐吃山空,有一天钱花完了怎么办?”

    以前千欢说的话,阿弥都能听进去,这次见阿弥连连摇头,千欢是真有些急了:“大家都在赚钱,你就只会花你外婆的那点死人钱,亏你心安。”

    死人钱。

    阿弥站起来推了一下千欢:“我不要和你玩了。”

    原来千欢是这样想的。

    阿弥拿起盲杖就走,长勺街有几栋房子,街头到街尾一千八百九十六步,阿弥都早已熟悉无比,她匆匆忙忙地避开路人往家的方向走。

    讨厌讨厌,才不要哭。有什么了不起,反正知秋就要回来了,阿弥就不和千欢玩,以后阿弥就只和知秋和唐果好。

    “你在哭吗?”一股子的皂香味近了前,是那个女生:“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落脚点。”

    阿弥不喜欢她,都是她害得千欢说了那样的话。

    女生很固执地跟着阿弥:“我不会打扰你的,我晚上上班,白天睡觉,东西也不多,就只有衣服而已,不占地方。”

    阿弥气怵怵地进了屋,叭地把门关了起来。

    “你考虑一下,你可以租给我住两个星期,我找到房子后搬走也可以。”

    女生有些清冷略带低沉的嗓音在门外徘徊:“我叫范小祝,今年二十一岁,是个好姑娘,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