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秋意渐深
    宣城今年的秋意格外浓, 霜雾频频。

    窗台上的花连着几天没开, 已然失去了香味。阿弥探出手在窗边摸了摸, 高的那两侏已然空空的, 不见了花瓣。

    知秋家的花怎么样了呢?今天晚上问问她吧。

    现在是长勺街的下午,周边各种车行人走的声音熙熙攘攘,时停时起。阿弥给自己倒了杯水, 用七色杯子里的一个。

    除了早晚和知秋用手机聊聊天,阿弥大多数时候只能一个人自言自语。

    “你是什么颜色的杯子呢?”即使眼前只是一个杯子, 阿弥也生出愧疚来:“对不起, 上次洗的时候, 我不小心放乱了。”

    接着就再也没办法区分七个杯子的颜色。

    就着热水, 阿弥把从医生那里拿来的药服下,这是最后一包药,轻微的感冒迹象昨天就好了, 鼻子现在很通畅, 声音也都恢复了原样。

    “看吧, 不用知秋带我看医生,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阿弥继续和杯子说:“我今天还把夏天穿的短袖都收叠起来, 收好了。明年再穿。”

    “杯子,你说,明年这个时候,我的眼睛是不是就好了。”

    阿弥坐在桌子前, 面容平视着正前方的已然有些斑驳的墙壁, 手不停地在桌子上移动着。

    她在一边说话, 一边写字。

    黑暗的世界里没有声音是可怕的,阿弥坐在桌子边不停地说着些七七八八的话,其中十有**都和叶知秋有关。

    如果那个红色杯子会说话的话,她大概会告诉阿弥,知秋就站在楼梯那里静静地站了许久。

    在感冒药的作用下,阿弥写着写着就有犯了困,手上动作变慢,人也就顺着桌边趴了下来,呢喃地和杯子说:“我要休息一下。”

    叶知秋脚步很轻地的走到桌边看了眼那个红色的杯子,杯子里还有半杯水,一丝波澜也没有,静静地站立在原处。

    杯子旁边放着一个本子。

    叶知秋坐在床边,低头翻静静地盯着写满了字的本子。本子上从大到小,从乱到整齐,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都是铅迹沉沉的三个字。

    叶知秋。

    阿弥说的那些话,叶知秋都听见了。

    阿弥说过,知秋是全世界最好的人,阿弥会喜欢知秋,一直一直都不会变,阿弥说,如果有一天,可以重见光明,希望第一眼看到的是叶知秋。

    不是蓝天白云,不是万丈星辰,不是风,不是雨,不是红尘哀笑,不是世事纷呈,不是春花冬雪,是知秋。

    这是什么样的喜欢呢?

    叶知秋抬头,看着几步开外睡得一脸恬静的阿弥。

    阿弥的打扮总是显露出几年前的风格,朴素而单调,条袖配直筒休闲裤,全身上下半分彩色的花纹都没有。

    外婆似乎很喜欢白色,或者她觉得白色很适合阿弥。衣柜里几乎都是齐整整的白上衣,阿弥的短袖,长袖基本都是这个色。

    款式还是有点土,打开衣柜瞧了会,叶知秋得出这个结论,继而轻轻地关起了柜门,再看了眼时间。

    白天睡两个小时就可以,不能睡太久。

    一片晚霞偷移进了小窗,叶知秋伸手轻握住阿弥的手,俯身温柔地在阿弥耳边唤她:“起床了,小懒虫。”

    阿弥五指微收,便抓住了叶知秋手,她茫然坐起:“知秋?”

    “是我。阿弥。”

    叶知秋帮阿弥把头发顺到耳后,笑着说:“原来你白天在家也偷偷睡觉。”

    叶知秋今天的晚班轮值,上午约了朋友出聊天喝荼走了圈商场,买衣服的时候不知不觉便想到了阿弥。

    阿弥瘦瘦高高的,穿少女风的衣服应该会很好看吧。

    和朋友逛完街后,叶知秋一个人回到商场,买下了看中的几件并不适合她的衣服。

    衣服的颜色比较鲜艳,款式比较寻常。

    “到时候天再冷些就可以穿这件毛衣,是深蓝色的,搭这条裤子。”叶知秋把手里的衣服拿给阿弥:“一会你自己放起来,不要忘记了。”

    “最近的天气,可以穿这个背带裤,配这个条纹t恤,和你的帽子刚好可以一起。”

    阿弥有些惊讶,同时也很开心,手不停地在新衣服上摸索着。这些衣服和她衣柜里的完全不一样,摸起来很柔软。

    除了外婆,知秋是第一个给她买衣服的人。阿弥连连点头:“我记住了,知秋你对我真好。”

    叶知秋笑了笑,笑里有一丝无奈:“阿弥开心就好。”

    其实也没开心多久。

    阿弥刚把衣服好好地藏进衣柜里,就听见知秋在她身后说:“阿弥,我要休长假了。”

    知秋说:“去很远的地方,可能暂时不方便和你联系。”

    一个是会有时差,一个是各种不确定性,叶知秋没办法保证每天可以按时和阿弥联系。

    阿弥前对着叶知秋,好一会都没转过身来:“你和我说过,是和陆先生吗?”

    前些天叶知秋就说过,她中秋会有个假期应该是和未婚夫国内玩几日,可是科室帮排的时候,叶知秋是最好说话的一个。所以她的中秋长假紧接着便排了国庆的假,加起来有大半个月的时间。

    因此和陆北南说了后,两人敲定了去欧洲的计划。

    陆先生就是陆北南。吉知秋称呼她为北南,偶尔会用未婚夫来形容,阿弥有和陆北南说过那么两句话。她不知道称呼陆北南为什么,是知秋教她说,可以叫陆先生,也可以叫陆总。

    陆先生是个有钱人,还很聪明,会做生意。这是阿弥对陆北南的定位,她不讨厌陆北南,甚至有点羡慕。知秋会和陆北南结婚,然后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一辈子的那种。

    “好啊,知秋不用担心。”阿弥转过身,步履轻盈,走到床边挨着叶知秋坐下:“你回来后我还是会给你打电话的。”

    即使你不和我联系,我也会和你说,早安,晚安,每天都安。

    叶知秋点点头:“好。”

    刚才还红得赤橙的晚霞忽就变得暗淡,夜幕来临。

    凌晨叶知秋回到家,母亲林岚还没有睡,她专门等着叶知秋回来,还亲手给叶知秋下了碗面。

    “你和北南两个人也就一年里出去玩的这几天像在谈恋爱,到时候多给我发些照片,还有。”林岚直入主题:“听北南说,这次你还是要求订套房?”

    叶知秋前前后后和陆北南出国游起码也有有四五次了。每次都是订两个房间,分房睡。女人,尤其是像叶知秋这般慎重的女人,矜持些倒也没什么。

    可长期这般,林岚这个当妈的就急了。

    “你们明年都订婚了,关系还没点进展,像什么样子。”林岚絮絮叨叨的一边说,一边不断把面里边的肉丝都挑给叶知秋。

    叶知秋情绪不大好,不过想着要离开一段时间,她努力保持着温和的语气和母亲交流:“不是说过了吗?这些都应该发生在婚后,北南都没意见,就你天天想的什么呢。”

    倒真没见过几个当妈的天天催着你上男人的床。

    尽管忙了一天,很累很疲倦,叶知秋仰躺在床上却少见地失眠了,也少见的在床上看起了手机。

    手机上是阿弥的照片。照片上的阿弥趴在床子上,被窗格子切分的光线就静静地映在她手边。大概像是个打盹的天使,双眼上的纱布在折射的光线中显得更加雪白,雪白之下是她粉色的唇。

    只有这一张照片,还是没有笑的照片。

    叶知秋放下手机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总也想到明天早上就不能听到阿弥起床的声音,睡意顿消,她起身拿着杯子从客厅里倒了杯水,遇见刚收拾好打着哈欠准备回房睡觉的林岚。

    “怎么还没有睡?”林岚见叶知秋一脸愁色,立时关切地走前来摸了摸她的脸:“不舒服吗?”

    叶知秋摇了摇头,避开母亲的手。

    她不是很喜欢别人碰她,也不大习惯与人同床,林岚有点责怪的意思:“跟妈也这么生份,不知道你哪里养成的这种坏毛病,谁都近不得身。”

    叶知秋原本转身要走的,听到林岚的话,后背一僵,稍事,她重新转过身与母亲林岚说:“妈,你抱抱我。”

    “嗯?”林岚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往周边看了看,像眼前站着个陌生人似的:“秋儿,你怎么了?”

    忽然这么主动,林岚反而不敢抱:“是不是受委屈了?这两天你心事很重的样子。”

    叶知秋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想你抱抱我,比较亲密的那种。”

    母女俩也不是完全没有拥抱这种动作的,但都只是轻轻拥揽一下。

    林岚无法,只好上前抱住叶知秋,轻轻拍了她的后背:“真的没事吗?难得让妈跟你这么近。”

    ……

    一点也不舒服,亲密的距离让人难以忍受。

    叶知秋伸手轻推开母亲:“妈,你去睡吧,晚安。”

    “别管我了,明天七点的航班,你也就只能眯小会,赶紧回房去。”林岚满眼都担忧。

    叶知秋重新躺回床上,想的仍旧是阿弥。

    阿弥拉过她的手,阿弥环过她的腰,阿弥拥抱过她,甚至……亲过。叶知秋指尖停在嘴角被阿弥无意碰到过的位置,心律再次乱了。

    这一刻,她在想念她,无比的,夜不能寐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