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像是背叛
    和阿弥通完电话, 叶知秋坐在床边深呼了口气, 脸上的笑意未褪, 眉眼里竟显露出几分孩子气。她放下手机走到落地玻璃前蹲了下来。

    隔着玻璃可以看见摆放在花圃里安静盛开的太阳花。太阳花总是在早上的时候慢慢开起来, 一朵朵小小的,带着点露水,就像因为奋发而流的汗。这种向上的力量真让人欢喜。

    叶知秋就这样带些痴迷地蹲在玻璃后边, 双手枕在膝上,脑袋的托在臂弯上, 卷发披散在肩颈间。

    她很迷人。

    林成进门便看到叶知秋在晨光中动人的模样, 仿若头次认识眼前的人般, 像电影里的少女。

    叶知秋从小便很懂事, 向来稳重,在初中的时候便开始学着做计划,课时安排, 作业安排, 业余时间的安排一样接一样, 基本不出什么偏差。

    周边的每个人都说,叶知秋是把命运安排得很好的人。她的人生, 只能用完美来形容,完美到连大致的结局都安排好了。

    林成也这样认为过,因此而格外敬佩她这个姐姐。可是在这一刻,林成发现叶知秋身上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动, 她往日给人的那种精干和强大, 似乎完全被柔软所取代。

    “姐。有事情。”林成打小就不苟言笑, 天生的冷酷脸,也就和家里人话会多些,此时提起正事,面色更显严肃。将手里的手机递到叶知秋面前:“是林殊又闯祸了。”

    林殊打小就是家里的事儿精,没少给家里人添麻烦,不过若是没有她这一份子,叶宅总又显得过于冷清。所以只要能过得去的事情,家里基本很少刻意去责备她,只是口头教育教育就算。

    长此以往,林殊慢慢就变成了家里的捣乱份子,偶尔闹个小事情出来已经见怪不怪了。

    林成的手机上播放出一段烟花视频。圆月之下,巨形的彩色烟花在黑暗中一朵接一朵盛开,周边有很多人欢呼。

    叶知秋看出来这是青云山的大露台,心里微是惋惜。昨夜本来可以带阿弥参与其中的,即使阿弥看不到,她也会仔细地给阿弥讲解,告诉她最高处的那朵的烟花红色的,炸开后又变了颜色。

    视频进度条到末尾的时候,天空中显出了一行字。

    “叶知秋,我在很认真地喜欢你。”

    视频下边的标志叶知秋是知道的,是本地收视较高的热点频道,再往下边是一长列的相关视频。

    转发量很高。

    叶知秋微是皱了下眉头,点开了评论列表。网友们都是一副吃瓜心态,各种调侃。

    这些倒还好,不过其中有几条评论便有些扎眼了,而且被一直往上顶。

    重点在这里。

    这两条评论引起许多人参与推论,甚至有人专门做了视频猜侧,虽然没有用林殊和叶知秋的照片名字,不过话语台词配得都很猥琐,讽刺调侃应有尽有。

    叶知秋沉默着,抬起头看向林成时,已然恢复了平时的那副和气和镇定:“爸妈他们是不是也看了。”

    叶定山和林岚都是早年的间的知识份子,最热衷的就是本地一些小打小闹的新闻。清早起来便看到了各种标题以知秋姐姐为噱头的热点。

    林成点了下头,他不急着出去:“爸妈正和林殊谈话呢,把我支开的。”

    意思就是叶知秋现在也最好不要出去。

    姐弟俩在沙发上并排坐着,木色的桌子上边放着一束花,还有一只拳头大的小泥偶,泥偶脑袋上顶着两个夸张的卡通字体——吱啾啾。

    花是昨天林殊带回来的,泥偶是林殊小学的时候亲手给叶知秋捏的,这么多年一直摆在这个荼几桌上。

    没怎么动过,也没怎么变过,有朋友来时,叶知秋总是简单介绍说,我妹妹送的。

    “林殊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有所觉察吧。”

    林成弯着腰,坐在沙发上,肘子分搁在膝盖上,双手十指反复交叠,话语里透露了他的紧张:“就是,特别的那种喜欢。”

    这次是做得太过份了。

    小时候林殊便总会说些最爱姐姐的话,大一点也仍旧时不时地说,爱你哟,最喜欢你之类的话。

    若是过了度,叶知秋便言语上责备几句。

    心底里叶知秋也一直觉得只是姐妹关系要好而已。现在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她在桌上的那束花里发现了一个盒子。

    不像往时,盒子里通常是耳钉或者手链。这次是一枚戒指。

    林成也怔怔地盯着那枚钻戒有点惊慌,指节发僵,失了节奏:“我不知道这件事情。”

    林成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林殊对叶知秋不一般的感情,再怎么说,他和林殊都是亲姐弟,又自小一块成长,林殊会告诉他心里话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戒指这件事情,林成毫无准备,他没想到林殊已经激进到了这个地步。

    当然,他很就想到叶知秋和陆北南的订婚预计明年春就会进行——

    此时叶知秋无言以对,内心一阵翻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双手掩面,指尖慢慢从前往后,钻进发丝里,最后抓着发根。

    头皮被拉的紧了些,叶知秋才稍稍从恍惚里回神:“有点想吐。”

    林成被她的样子吓到了。叶知秋表情里有生气,愤怒,还有……厌恶?他有些不敢相信心里的猜想,犹豫了下,问道:“你很反感的同性吗?”

    叶知秋狠狠摇头:“和性别没有关系。”

    胃有些痉挛。

    “我只是觉得好像被背叛了。”

    缓了口气,叶知秋抽过旁边的抱枕捂在怀里边,仍旧有些难受地摇头,面色苍白:“从里到外的背叛。”

    叶知秋第一时间想到的并非同性恋这个词,她只是觉得被欺骗了。

    林殊从小开始,一年一度,一时一刻对她说的那些亲密的话,此时都变成了带有恋爱色彩和不正当关系的标签。

    原以为的单纯瞬间就变了的味道。叶知秋即有种上当的反感,又有种领悟太迟的后悔。她自以为完美的姐妹关系如今变成了一团混沌。

    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计划好的人生走向,她所建立的完美人生崩裂了一块。

    清早的太阳又往上蹭了蹭,透过窗玻璃的金色线条透过钻戒,散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刺到了叶知秋的眼睛。

    “是我不好,总以为她向来如此,习惯了。”叶知秋将盒子盖上,收敛心神,稍事喝了口水,低头看了眼屏幕上仍旧在往上攀升的那两条评论。

    现在不是难受的时候,事情还是应该及时面对和处理。

    若是早一些懂得林殊的本意,或许就可以及早地纠正她的感情。叶知秋走出房间,远远看见坐在餐桌边的林殊时,这样想。

    餐桌上气氛可不怎么好。

    “这件事不能张扬出去,见报对林殊不好,对爸爸也有影响。”叶知秋气色已然恢复如常,很平静用刀子切着盘里的火腿。

    林殊也以同样的姿势低头切着火腿玩,并不往嘴里送,她只是一块一块地切分着属于自个盘里的东西。

    花里的戒指是昨天放的,林殊原本打算早起时装作不经意在叶知秋面前打开。

    可是早上她到叶知秋房门前时,正好遇到叶知秋盘腿坐在床上,一口一个小阿弥。

    “小阿弥,不能再继续说了,你最近越来越懒,有点赖床的坏毛病。”

    “不过呢,看在你昨天喝多了的份上,让你再休息十分钟。”

    她安静的关上了门,没有打扰。

    叶定山附和地点点头:“嗯,问题不大,毕竟还没有人知道是林殊在背后弄的。”

    “如果会被深挖的话。”叶知秋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注视着坐她对面的林殊,口吻平淡:“就说是北南安排的吧。”

    林殊也抬了头,她们看着彼此。

    连着好几天,叶知秋都没能忘记林殊看她的这一眼。只是一眼,往日倔强高傲的林殊在她面前掉了泪。

    斗大的泪,带着绝望和愤怒。

    而叶知秋当即便平淡的加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胡闹,我不生你的气,爸妈也不会怪你,但是,林殊,你记得,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叶知秋并不顾忌父母在场,开诚布公,她喝了一口牛奶,不急不缓地用纸巾擦干净唇边的湿气就地站了起来。

    她只要站在那里,就是高贵一词的实体对照,她居高临下,眼里没有半分波澜,微是抿唇,淡淡吐字道:“林殊,我是你姐姐。”

    “如果你要喜欢我,就以妹妹的名义吧。”

    “我和你之间,只有亲情,超过的部份,我一分都不想要。”

    说完该说的话,叶知秋便回了房间,门合上的那刻,人便靠在墙上瘫软了下去。

    疲惫到了顶点。

    超出叶知秋预料的事情,总会让她失措。她是习惯了规则和计划的人,就像每台手术,虽然是突然的闯入,看似像意外,可她已经花了许许多多的时间练习如何开刀,如何进行,如何结束。

    人生没有演练。

    其中的不可预料总让人难以忍受,叶知秋低头把脸埋在双手里试图重新平静。

    可是电话响了。

    过了好一会,叶知秋才捡过手机。

    是阿弥啊。

    情绪很低落,不知道和阿弥说什么,叶知秋只是静静地接起来,勉强地喂了一声。

    阿弥的情绪是相反的,隔着手机信号都能感觉到她细眉弯弯,露出小白牙得意而自豪的模样:“知秋,我没有赖很久的床,现在我已经洗漱好了,吃了一个你送的月饼,很好吃。”

    “知秋……,你是不是不方便说话,我不要紧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赖床。”阿弥没听到回应,热情便慢慢消减下来。

    “没关系,阿弥说话给知秋听吧。”

    光是听一下声音,心底的无助感便消了大半,真是神奇。

    叶知秋抬眼刚好看见外边被太阳完全罩住了的小太阳花。

    一朵挨着一朵,都是些容易知足的植物,一沾阳光便争相绽放,以最美的姿态回报着光明和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