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本章入V
    经过小会的自我谴责, 叶知秋的情绪已然稳定下来。她重新回到阿弥的房间, 坐在床边, 帮阿弥把松散的袍子拉好:“现在还早, 你睡吧。”

    阿弥还在想着她刚刚打了一下叶知秋的事情。

    凭着感觉摸到了叶知秋的脸:“我是不是打痛了你。”

    叶知秋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是我不应该离你那么近。”

    阿弥松了口气,不痛就好, 然后她就想起来问叶知秋:“你是不是一个人害怕,想和我睡觉?”

    就像唐果一样, 害怕的时候总会偷偷地跑到她爸爸的床上。

    叶知秋总不能坦白说我只是一时神, 看你可爱便不由自主地亲吹了你的额头。她只好顺着阿弥的意思点点头:“嗯, 我很少在外面睡觉。”

    阿弥捋了捋被子往旁边挪出些位置, 一脸和善地说:“没关系的,你和我一起睡吧。”

    这么多年,阿弥也就只和叶知秋同过床, 还是三年前的事情。

    阿弥没有问到亲她额头的事情, 叶知秋才完全放心下来。幸好阿弥没有很介意什么, 或许她根本也不知道亲吻这件事情本身是多么暖昧的事情吧。

    叶知秋进了被窝,躺得平平的, 眼睛瞧着天花板上的灯有些恍惚。

    “我小时候开始就一个人睡觉了呢,外婆不跟我睡。”阿弥想起她和叶知秋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自然而然地就又想到了外婆。

    阿弥顿了下,她担心叶知秋困了, 要休息。

    叶知秋转过头来, 看着阿弥的侧脸, 微微一笑:“没有关系,你说,我听。”

    阿弥已经睡了好一会,现在叶知秋在她旁边,她觉得很开心,就不由得想要和叶知秋说好多话。和电话里不一样,叶知秋就在她枕边,真实而温暖。

    “知秋是第一个和阿弥睡觉的人。”阿弥越说越开心:“我喜欢和知秋睡觉。”

    “你身上的香味都还是和以前一样,我记得很清楚。”

    叶知秋一直没舍得闭眼睛,人正躺着,脸侧贴在枕头上,目光始终停留下在阿弥耳畔。

    几乎很少出门晒太阳的阿弥肤色特别显白,耳廓的软骨组织看起来又嫩又白,在灯光下有些透,可以看见细微的血管。耳侧还有小小的绒发,短短的,很可爱,应该也会很好摸。

    “我也喜欢和阿弥睡觉。”这是叶知秋的真心话,虽然三年前那个夜晚的感觉于她而言并不清晰了。可是她自小就不太喜欢与人过度亲密,每回林殊爬上她的床,她都会自动跑去客厅沙发上,现在睡在阿弥身边却觉得格外舒服。

    阿弥说起了千欢的事情。

    “千欢说原本喜欢的人突然不喜欢她了。”阿弥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千欢的难过:“既然喜欢又怎么会突然不喜欢呢?”

    完全不能理解。

    阿弥对喜欢的理解,无非就是像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天气,什么样的颜色那样。她觉得对人也是这样的。

    提到千欢叶知秋又是有些拧眉头,她真想叫阿弥不要再和千欢好了。

    可阿弥统共也没几个要好的朋友,突然去让她远离以往的好朋友,对于她来说不只是难,也近乎于伤害。

    想了想,叶知秋告诉阿弥:“这种事情很难说的,每个人的喜欢都不一样。”

    “就比如大家买衣服,最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喜欢这件衣服的颜色,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她会觉得衣服的款式不好看了。所以就慢慢不喜欢这件衣服了。”

    阿弥将脸侧过来,向着叶知秋:“知秋也会这样吗?开始喜欢,慢慢又不喜欢了。”

    阿弥不知道,她和叶知秋此时正面对面离得很近。

    叶知秋甚至能明显感觉到阿弥呼吸时带动的气流,她抿了抿唇慢慢侧过了身子,仍旧认真地盯着阿弥看。

    这种时候,叶知秋居然丝丝庆幸。

    幸好阿弥什么也看不见,她才可以这般自如地观察着她,分析她的眉色,对着她发际细小的绒毛发呆,看着她的嘴唇轻抿的样子。

    “有时候突然的不喜欢,可能不是真的不喜欢,只是无能为力。”叶知秋想起来之前在儿童公园坐小蓝马的事情。

    “就好像你一直很喜欢坐摇摇车,现在也喜欢对不对?可是你现在长大了,坐不进去,那你就不能还是和小时候那样去喜欢和去玩一样的摇摇车。”

    “如果非要坐的话,你也不得不选择适合你自己的摇摇车。”

    这次阿弥大概听懂了,不过她关心的不是答案。

    阿弥问知秋:“那我呢,知秋喜欢我吗?”

    “喜欢啊。”叶知秋眼眉一弯,笑笑的伸手在阿弥脸上点了点:“你这么可爱,当然喜欢。”

    可爱,美丽,乖巧,懂事,单纯,天真……

    似乎每一个能想到的夸奖词都能用到阿弥的身上。

    阿弥仍旧很是认真,并没有因为叶知秋的话而觉得开心:“会喜欢很久吗?”

    还是在某一天就又觉得突然不喜欢了,就不再联系,也不会再来找阿弥了。

    叶知秋没有再笑,重新睡正了身子,纤长细嫩的手拉着被子的边,双眼望着水晶顶灯发呆,她本身是个重承诺讲究细节的人。

    阿弥问她会喜欢多久的时候,她便意识到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天知道她和阿弥的缘分能进行多久,她们的生活圈子到底也没多少交集,现在她们可以天天电话,可以偶尔见面。

    叶知秋想到她迟早会结婚,会有属于她的家庭需要照顾,那个时候,她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心思和时间来陪伴阿弥。

    如果彼此的联系就此断了开来,就等同于不喜欢了吧。

    “阿弥,我不知道。”叶知秋说,话出口的时候,人犹如陷落在了孤海之中。深感抱歉,对这么相信她的阿弥说了这样的大实话。

    原来知秋也和那些人一样,会突然就不喜欢。

    阿弥转过身子背对着叶知秋,身子微微弓了起来,她难过极了:“知秋,我们睡觉吧。”

    被子有些耸动的痕迹,阿弥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哽咽声也有些明显。

    叶知秋一时无措,伸手将阿弥环在手臂里:“我很喜欢阿弥,可能会一直喜欢,即使以后不能陪着你,也会时常想起你。”

    “可我不能确定是多久。”叶知秋的双臂越收越紧,将阿弥有些发抖的身子完全地摁在她怀中:“我不能对阿弥说谎的对不对?”

    阿弥努力了好一会,才从喉咙里挤出来一个嗯字。声音哽咽:“我没有怪知秋。”

    “不要哭好不好。”叶知秋已然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应该再婉转些。

    “阿弥也没有哭。”阿弥努力将眼泪逼回去,眼眶胀胀的:“在唱歌那里,千欢不理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哭。”

    阿弥超厉害的,医生说要好好爱护眼睛,不能哭。

    “知秋你说的都对,可听起来就是很难过。”

    很伤心,阿弥挣开叶知秋的怀抱,她转过身,紧紧偎在叶知秋怀里说:“阿弥和你们不一样,喜欢知秋,就会一直喜欢,永远喜欢,不会突然不喜欢的。”

    想想要是连知秋都不喜欢,这个世界好像就也没什么的好喜欢的了。还能有什么东西什么人会比知秋更重要,更值得喜欢。

    在阿弥看来,连光明都比不过知秋的身上的温暖。

    叶知秋大概是在难过中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手臂有些发麻,身上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阿弥依在她避弯里轻声地呼吸,身子软软的,香香的。

    想了想夜里的对话。

    叶知秋伸手刮了下阿弥的鼻子,笑了:“小小年纪懂什么叫永远。”

    叶知秋小心地下了床穿戴衣服,接着帮阿弥将衣服都一齐拿到了床边,又顾自盯着阿弥看了起来。

    越看越欢喜。

    尤其是一个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阿弥。

    那些话让叶知秋有过稍瞬的感动,感动过后,她的理智仍旧认为阿弥不过是一个人在黑暗里成长得太辛苦。所以才会把她叶知秋当成生命里的唯一。

    假若阿弥有机会面对这多姿多彩的世界,或许就不再这样想了。

    “小阿弥,小阿弥,小阿弥,快醒醒。”叶知秋半个身子趴在床上,脸凑在阿弥耳边,笑笑地一直重复着阿弥的名字。

    阿弥被痒醒了,一边推开叶知秋,一边咯咯地缩脖子往旁边躲,昨天晚上的难过一扫而光。真想每个清晨都会这样醒过来。

    很多事情也只能是想想。

    九月份来临,中秋前后许多同事都纷纷调休,叶知秋的排班因此而变得很乱,每次手机打开,都有阿弥早七点,晚十点打来的未接。

    尽管有空的时候叶知秋会给阿弥回电话,可除了抱歉什么也做不了。

    阿弥也不想每天都给叶知秋打电话的,只是每次早上醒来她都会忍不住去按手机上的那个数字1。

    晚上不按一次,总也睡不踏实的感觉。

    好怕知秋这么快就不喜欢阿弥了。

    “阿弥,我最近真的很忙,等我忙完,我就来找你玩好吗?你想去哪里,我都答应你。”叶知秋刚从手术室出来,就急急忙忙给阿弥回电话。

    头一次,她对自己的选择的职来产生了倦怠还有些许怀疑,她也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很多前辈经常会说,因为事业而对不起亲密的人了。

    大概眼下就有几分这个味道吧。

    阿弥在电话那边连忙摇头:“没关系的,我就是想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也没关系,我不会生知秋的气。”

    知秋已经这么累了。

    不过阿弥仍旧请求叶知秋在八月十五那天记得陪她看月亮。

    叶知秋头一昏就答应了下来。

    幸好这次她提前和科室里打了招呼,中秋不值夜班。她可以陪阿弥看月亮,可是她不可能为了阿弥而不理会家人。

    中秋前一天叶知秋大夜班,到第二天两点下的班。

    阿弥抱着收音机在听新闻,她一个人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就不停地转着收音机上的旋钮,听着里边人的声音不断地变化。

    有时候会有音乐,有时候会有当地新闻。

    新闻里说有女孩坐人家的车子,被残忍杀害了,死了,没了。阿弥想,幸好知秋会自己开车,不用坐别人的车。

    阿弥发现,外婆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

    男人总是很坏。

    阿弥在心里边,不由得对男人生出来更多畏惧。刚才她还去找千欢说话呢。千欢没有在她叔叔家做事了,而是捡起了她爸妈的老本行,推了个小车子在公交站那里卖烤串。

    阿弥告诉千欢,她喜欢叶知秋,而且会一直喜欢,不会忽然去喜欢别人。

    千欢哈哈大笑。

    千欢说,你要是眼睛好了,就不会这样想了,你会喜欢男人,跟男人结婚生孩子。

    阿弥很不开心。

    连千欢都不相信她,阿弥现在还有点生气,她才不会喜欢外婆说的坏男人呢。

    叶知秋到的时候,阿弥的收音机里放着歌。

    “人事纷纷,你总太天真。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女生纯粹而厚实的嗓音透过窗户,从拥簇的花朵里洒落在下午的阳光里。

    叶知秋就站在向着窗口的地方微微仰头,从旋律里仔细分离出歌词。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也是你。

    略带凉意的风拂过披散的卷发,使女子的面容完全暴露在倾斜的阳光下。

    叶知秋双眼微眯向着窗台上那束开得灿烂而鲜艳的花,眼睫边的卧蚕轻弯,似怕眼里星辰会滑落般。

    等到音乐声止叶知秋才点了手机上的拨出。

    阿弥一直在屋里等着叶知秋来。烧腊店的老板今天送过来一整份她最喜欢吃的烧鸡,她等着知秋一起吃,都没敢把这事儿告诉贪吃的千欢。

    阿弥下楼给叶知秋开了门。

    叶知秋进门便将礼盒递到阿弥手里:“节日快乐,这个月饼是我们医院发的,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到时候尝尝。”

    叶知秋还顺便告诉阿弥:“刚才那首歌叫往后余生,我挺喜欢的。”

    “主持人说,人们结婚的时候会唱。”阿弥有些惆怅,她也喜欢这个歌,可是主持人提到结婚她就有些难过。知秋会和她的男朋友结婚。然后阿弥就会一个人,难怪知秋说不可能一直陪着她。

    叶知秋笑了笑,她结婚可不会唱这种歌。她和陆北南应该会在国外结婚,一个是避嫌,一个是最近都流行这样,歌曲什么的按流程应该会放一些比较的经典的曲子。

    说到这个,叶知秋拉过阿弥在椅子上坐下来:“我得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阿弥有些紧张。

    知秋显得很严肃,她很怕知秋又要说她很忙,一会就要走了,不能陪她去青云山看月亮。

    “阿弥,今天是中秋,我弟弟妹妹都回来了,我得陪着她们过节。”叶知秋说:“不过我也会陪阿弥去青云山。”

    叶知秋想要说的事情,无非就是希望阿弥可以跟她一起去叶宅过节。

    叶宅和阿弥去过的那些地方都不一样,今天晚上会有叶知秋的家人,还会有陆北南的家人,人虽然都还好,但对于阿弥来说却都是全然陌生的。

    “有很多人吗?”阿弥很难掩饰有面孔上的失落,她本来想和知秋两个人过的。

    “嗯,有我的爸爸妈妈,弟弟妹妹,还有……。”叶知秋停了下,说不上来的心虚:“还有我的未婚夫和他父母。”

    在这么多人中间,阿弥只能安静地扮演好一个瞎子的身份。

    “好吧。”阿弥最终还是点了头,她知道知秋能专门抽时间陪她已经很不容易了:“这里有烧鸡,你吃一点吧,还有这个,我买了一个有颜色的月饼给你。”

    阿弥一样一样地把她这些天积存下来的东西拿出来摆到桌子上。

    东西用箱子好好的存着。

    “这个是粉色的发夹,还有这个有水晶的手链,还有这个你看。”阿弥举过一个护颈枕:“店里的人说,这个可以放在脖子上睡觉,你晚上班休息的时候就能用上了。”

    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小玩意,基本上都是寻常少女喜欢的东西。

    阿弥对于物质这个词没有太深的理解,只是跟着千欢出去玩,听千欢说什么好,她就总想着买来给叶知秋。

    阿弥以为千欢喜欢的东西,叶知秋也会喜欢的。她以为叶知秋也是个小女生,她并不大理解,女生和女生之间的区别。

    这些都是阿弥以为最好的东西,叶知秋不好拒绝,她一一收下,将包包塞得满满当当:“以后不要再给我买东西了好吗?”

    叶知秋当然知道阿弥现在用的都是外婆的血泪钱,不说够不够用这个问题,单是件数便显得有些多了。

    更何况,这里边很多东西并不适合她。

    “我以为知秋会喜欢。”阿弥有些惶惶,唐果喜欢收礼物,千欢也喜欢,她其实也喜欢,不过除了唐果和千欢偶尔分给她一些别人送的礼物,她没收过什么人的东西。

    叶知秋摇头,拉着阿弥的手告诉她:“我很喜欢。但是假如我有一个护颈枕了,你又再送我一个是不是就有点多了呢?”

    “而且你上次不是送了我一个发夹了吗?”叶知秋很耐心地与阿弥解释:“要是太多,我就会用不过来对不对?”

    阿弥这才点了点头:“那以后,你缺什么就告诉我好吗?我给你买。”

    叶知秋摸着额角,憋着笑。

    “知秋什么都不缺的。”她说:“真的。”

    听着像是好事。

    阿弥嗯了下:“好吧。”

    叶宅离顺着先峰大道往市区方向走,并不是很远,路上叶知秋一直在和阿弥介绍今天家宴会见到的人。

    主要都是家里人,没多少外人亲戚,毕竟都忙。

    “我妹妹叫林殊,是个演员。”提到自家的两个小名人,叶知秋语气里,无不满是自豪:“最近参演了一部偶像剧,收视还不错,你这个年纪的应该喜欢,可以看……。”

    说完叶知秋便有些卡壳了。

    车内安静了小会。

    “会有机会看的。”在红灯路段,叶知秋转头看着了阿弥安静的面容说。

    阿弥仍是点了点头:“你妹妹肯定也和你一样好看。”

    “可能比我还要好看呢,毕竟她是明星。”

    叶知秋笑着说:“林成也好看,是个小帅哥,他是模特,比较高冷,不太爱说话。”

    叶知秋到家的时候,叶宅里边人并不是很多。

    叶定山亲自开车去接林殊和林成两个了。

    客厅里只有陆北南和她母亲在。

    “伯母好。”叶知秋礼节性地上前问候陆夫人,又与陆北南默契性地点头问好,全程她都一直紧紧牵着阿弥。

    阿弥能感觉到四下有人在走动,还有人不时与叶知秋说话,她有些紧张地往叶知秋身上挨。

    走动的人是忙着上前倒水的保姆,叶知秋见她急匆匆的,便与她说:“刘姨,你走路轻声一些,会吓到阿弥。”

    叶知秋拉着阿弥坐到沙发上,然后才与陆北南母子介绍说:“这是我朋友,姓成,成阿弥。”

    阿弥手摸着膝盖,面向着前方,局促的露出一个笑脸:“你、你们好。”

    陆北南绅士的笑了笑说:“阿弥好,我是陆北南,知秋的未婚夫,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北南她妈,你叫我陆阿姨就好啦。”陆夫人也跟着乐呵呵的:“知秋心地真好,我来之前她妈就跟我提,说有个小姑娘形单影只没人照顾,知秋看着怪可怜的,就特意去接了,我还纳闷是什么情况呢。现在一看,这事儿做得对。”

    叶知秋脸色微是有变,站起来,拉着阿弥打断了正打算继续往下说的陆夫人:“伯母,您先喝茶,我带阿弥去我房间坐坐。”

    气氛一时转变,林岚赶紧接话道:“你去吧,正好我和你阿姨正说着过段时间出去玩的事情呢。”

    叶知秋拉着阿弥进房间。

    “阿弥,有些人的话听听就算了,不要当真。”叶知秋张开手,手心里有浅浅两道指甲印。陆夫人刚刚说到可怜两个字时,阿弥指尖没留神,一时用力留下下的。

    她很在意。

    叶知秋正是因为这点,所以将阿弥带离了陆夫人面前:“我不可怜你,阿弥也不可怜,只是运气不太好而已,知道吗?”

    可怜这个词,阿弥听得够多了。

    叶知秋的话并没有对她起到安慰作用:“知秋,那好运气是什么呢?”

    阿弥想起手术的事情,齐博士说还有机会手术复明时,知秋说是好运气。可是命运让她失明是坏运气,再让她复明便算好运气了?

    叶知秋也不知道怎么说,说她完全没有用怜悯的心态去对待阿弥是不可能的。

    落地窗外的花不知道什么时候顾自开放的,叶知秋这段时间没上心这些花,都是让家里保姆帮着浇浇就算。

    现在一看,长得倒比她初种时开得好。

    “阿弥,你来。”叶知秋转移了话题,领着阿弥出了房间门外。

    两人在窗台下蹲下身子。

    叶知秋拉过阿弥手轻轻抚在花瓣上,她说:“你闻,我种的花。”

    阿弥闻到了一股浅浅香味,她熟悉这个味道,和她的家窗台上的花香一样,淡淡的,使她一下子便想到了黄艳艳的花朵。

    “嗯,不过我种得要多一些。”叶知秋将阿弥的手放在白色的花叶处,仔细与她说:“这个是白色的桅子花,你闻到的香味就是它。这些小一点的,黄色的是太阳花,太阳花是没有香味的。”

    原来是这样。

    想着知秋家的窗边开放着和她的窗边一样的花,她自然而然就开心了。不开心的事情不要记,也不要琢磨。这是阿弥一直以来的想法。

    有开心的事情就赶紧说出来,让自己开小会也好。

    “知秋,我知道阿弥的好运气是什么了。”

    阿弥闻着身边的栀子花香,两个酒窝深深地陷了下去,她说:“好运气就是遇到了知秋。”

    总是她一句话,叶知秋便能笑到腹痛感觉,她伸手捏了捏阿弥还未收起来的小酒窝。

    傻不傻。

    叶知秋笑得有些不能自禁,想要走动,有些兴奋不已,手肘往落地玻璃上靠去,头稍是往这上边一侧,便对上玻璃里边的人。

    叶知秋被吓了跳:“林殊?”

    站在落地玻璃后边的人满脸疑惑,慢慢遁着门边走出来,有些不可置信般的拿手指着阿弥,问叶知秋:“这……是你朋友?”

    叶知秋将林殊的手拍开:“认识一下,成阿弥。”

    林殊很高挑,比叶知秋小三岁,身高却有一七五,每次出境高跟鞋都用不上,这次被选作女配的原因就是由于身高和五官看起来较为强势高傲给导演挑中的。

    刚从机场回来的林殊一身休闲打扮,上身穿着件格子衬衫,里边穿件背心,外边随意地穿着格子衬衫,下身牛仔裤搭帆布鞋。

    头顶上的棒球帽反戴着,露出松散的深棕色卷发。林殊发型发色和林知秋都是一样的。林殊用的香水,沐浴露,洗发水牌子型号和叶知秋全都一样。

    身旁两个人身上的香味很像,不过林殊身上的香气好些更浓。

    阿弥没等到林殊和她打招呼,便先开了口:“你好,林殊。”

    笑起来的样子倒有点像无公害天然水……纯净。

    “我不好。”林殊没怎么理会阿弥,而是冲叶知秋鼓起了腮邦子:“某人居然没有来接机,也没有在门口等我。”

    叶知秋轻翻了个白眼,她这个妹妹可不是一般的难哄。

    “姐。”林成也走进来抱了下叶知秋,然后看向怔怔站着的阿弥,淡淡说了声:“你好。”

    阿弥:“你好。”

    林成专门来叫她们上桌吃饭的。

    一到桌边,林殊就先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还有意拉了下阿弥:“你坐我旁边。”

    桌子是很传统的家庭十人座,林殊和陆北南中间留着一个空位谁都知道那是让叶知秋坐的,林殊和林成之间也是一个空位。那是给阿弥的。

    长辈父母都在,叶知秋不能在这个时候强迫林殊让位置。

    大家都各自落了座。

    阿弥坐林殊和林成的中间,伸手摸了摸面前摆着的东西,有杯子,有碟子,有筷子。对于别人来说,都是些很常见的餐具。

    阿弥摸到了筷子,却不敢拿起来,害怕碰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用餐前,大家都提议先干一杯庆祝节日。

    林殊将高脚杯塞到了阿弥手里:“大家都要喝哦,阿弥也要喝。”

    “你别逗她。”叶知秋对林殊今天的行为有点生气。

    原本阿弥可以坐林殊的位置。

    可林殊却使性子,说那个位置一直都是她的。

    一个位置而已。

    林殊也说,对啊,一个位置而已,你又为什么要生气?

    姐妹两个现在还有些拧。

    叶知秋大概没意识到,这么些年,她们姐妹俩头次吵得这么认真,谁也不低头。

    听到林殊和叶知秋又像要起争执,阿弥小心翼翼地捧着杯子学旁边林成和林殊的样站了起来说:“没事呀。我会喝的。”

    她在唐叔家喝过酒。

    会有点苦涩,她一直不喜欢,可大家高兴的时候,好像都喜欢喝酒,长勺街上总有人喝到夜深人静时。

    醉了的人会在街上大声嚎叫。

    阿弥只祈祷她不会喝醉。

    叶知秋没办法专心和陆北南说话,她时不时地都想着要给阿弥夹菜,还总不忘跟她讲解菜名和菜式。

    一桌子的人注意力慢慢都被叶知秋吸引了,手上的动作渐渐变慢。

    中间隔着个林殊,叶知秋,每次都要微微站起将菜放落到阿弥面前的小碟子中:“这个是鱼肉,没什么骨头,很鲜的,你尝尝。”

    阿弥低头吃着叶知秋夹给她的菜,听着耳边的世界慢慢安静。

    刚才她还听到陆北南正在和叶定山谈论什么汽车租赁平台整改之类的事情,提到什么女乖客受害事件,还说要加强安全管理。

    现在桌上只有林岚和陆夫人的低语声。

    她的听觉很好。

    陆夫人的声音显得比较老气,有些沙哑:“跟侍候小孩子似的。”

    林岚声音很温和,说话的方式同语调和知秋有些像,说话里总也有染着少许笑意:“阿弥看不见,确实会比较麻烦,回头我也说说知秋,像这种家宴确实不适合带无关紧要的人。”

    “我都快吃饱了,知秋,你也吃吧,不用给我夹的,林殊不是会帮我吗,还有成哥哥。”阿弥连连摇头,示意叶知秋不用管她。

    林成冲叶知秋点点头说:“我坐得近,我帮她夹吧。”

    叶知秋这才转而想起来身边还有未婚夫,还有未来的婆婆,光顾着担忧阿弥,她今天都没怎么同他们说话。

    大家又继续说着当下的时事。

    除了新闻类的事情,叶定山又提到教育管理,说起了学校,说着说着,他看眼阿弥,便噢了声:“对了,阿弥,你怎么不去上学啊。”

    阿弥刚吃完一片林成夹给她的凉拌牛肉,嘴唇发麻,下意识就端着杯子喝了口酒。

    叶知秋想阻止都没来得及。

    嘴巴感觉刚好一点点,阿弥便赶紧回答叶定山说:“我看不见,上不了学。”

    “你可以上盲校。”

    叶定山来了劲,像平时指导工作那般,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最近全国评先进单位,我市就有残校入选,说明我们市在这一方面成绩还是不错的,资源差不了。”

    林殊瞄了眼阿弥,摇着手里的玻璃杯,眼睛看着叶知秋:“她这么大年纪,基础文化都没有,去上几年级?”

    阿弥捧着酒杯低下了头。

    她感觉现在好像都在盯着她看,观察她,谈论她。

    这顿家宴糟糕透了。

    叶知秋也这样觉得,餐后她和父母亲一同前去送陆北南母子离开。

    “今天对不起,没能好好招待你们。”像往常那样,叶知秋和陆北南并肩走在后边一些。

    陆北南总是笑着的,他摇摇头:“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

    两人谈到了叶知秋假期的事情,她中秋有三天假,加上本身的正常轮休,能休息五天。

    “去漠北看看秋景?”陆北南停下来,向叶知秋伸出手:“或者去浪漫的巴黎。”

    很明显,他在示意叶知秋将手放进他的掌心。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过。只是这次当叶知秋的手被握住的时候,她有些别扭起来。

    陆北南的手掌很宽厚,也很温暖,大而柔软。毕竟也是打小娇养出来的公子哥儿,肤质自然不会差。

    两走了几步,叶知秋便将手抽离出来,摸着额角说:“你该上车了。”

    陆北南看了眼空落落的手心,笑里有些无奈:“晚安。”

    “晚安。”叶知秋没敢看陆北南,她莫名就觉得有些狼狈。

    林岚也这样说她:“你看看今晚,你像什么样子。”

    往日的大大方方,今天全变了味。

    客厅里仍旧有散发着酒肉菜香,叶知秋进门一眼就看到了仍旧坐在桌边不挪步子的阿弥。

    林殊站在阿弥旁边摊了摊手,有意靠近阿弥说:“我扶你去沙发上坐吧。”

    阿弥一把拍开了林殊的手:“我要等知秋。”

    叶知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觉得阿弥状态有些不对,说话有点凶巴巴的,和平时的乖巧懂事大相庭径。

    “我在这呢。阿弥。”

    一听到叶知秋的声音,阿弥便吸了下鼻子,然后点了下头:“嗯,知秋,带我回家。”

    阿弥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她已经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站直,却仍旧没能成功,她碰落了手边的杯子,人不受控制地往旁边倒。

    叶知秋接住了她:“阿弥。”

    杯子掉在地上,发出了砰裂的声音,没用了。

    阿弥很抱歉:“对不起,我是个麻烦精。”

    没用的家伙。

    阿弥喝了一杯葡萄酒,这就醉了。她怎么也站不起来,只好等知秋来,知秋来了,她就想着,或许仅存的一点点力气可以支撑她回家的。

    不仅失败了,还打坏了一个杯子。

    “没关系的,阿弥。”叶知秋一把将阿弥横抱在怀里:“我带你回家。”

    因为身份敏感,叶家三姐弟从小就要求学习防身术,常年练习散打,体力和耐力都比普通人好许多。

    阿弥很轻,叶知秋抱着她,站在叶宅大厅的水晶灯下,向着叶定山和林岚站的地方淡淡说:“我先送她回去。”

    心疼和内疚在她眼眶里闪烁着。

    月亮很圆,很亮。

    叶知秋走得很慢,不时低头看看阿弥的样子,月光阿弥,像一块明玉。

    她原本答应了阿弥,今天会陪她去青云山看月亮的。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林殊跟了上来抢先一步坐到了驾驶座,她今天没喝酒,餐前也只是假装挨了下杯子。

    她的酒都倒在阿弥的杯中了。

    后座上,阿弥整个人都窝在叶知秋怀里,叶知秋一双眼睛都在阿弥身上。

    林殊表情有些僵硬:“刚刚,你和爸妈说话的时候,我差点以为你要哭出来。”

    全身上下都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笼罩着,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一个餐桌上的小女生醉倒了而已。

    “是有点。”叶知秋现在也仍旧是这种感觉。

    难过。

    没有让阿弥开开心心的,没有实现阿弥看月亮的心愿,还让阿弥醉倒了。

    明明已经醉得失去了理智,阿弥却仍旧坚持要等她,明明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却仍旧还想着要站起来,仍旧担心会给别人添麻烦。

    “我没照顾好她。”

    林殊没有说话,她有些后悔把自己的酒倒给了阿弥。

    她才是需要大醉一场的人吧。

    车停在长勺街上,林殊没有上楼,她和叶知秋说:“我在这里等你。”

    这条街真烂啊。

    林殊倚在车上,从口袋子里摸出烟,咬着点上,眼睛从长街尽头回望到二楼亮着灯的窗口,那里长着一簇黄色的太阳花,几朵骄傲的桅子花。

    有点眼熟,她想起来叶知秋窗下也种着大片类似的植物。

    这两种花,怎么能种在一起。

    一个那么骄傲,纯白而美丽。一个那么卑微,卑微得连香味都没有只知道追着太阳的温热,不断地开花和死去。

    林殊接了个电话:“嗯,取消吧。那些烟花不放挺可惜的,就当是娱乐大众。照片剪辑就算了,放出来挺没面子,搞不好弄个烂头条。”

    第二天本市头条——青云山顶的万人大露台,有人燃放高价电子烟花表白。

    表白内容为,叶知秋,我在很认真的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