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离得并不远
    家里三姐弟,林殊和林成都极少回家,能陪着林岚的也就只有叶知秋,所以每个月她都会特意抽出些时间来专门陪母亲。

    娘俩在家也就是做做卫生,聊聊天。

    林岚起得比叶知秋还要早,这会前来拉开了叶知秋的窗帘

    叶知秋的房间在一楼,直接可以通到别墅的院子里头,窗帘一拉开,外边的晨光便一缕一缕懒洋洋地爬进来,落在柔软的床铺上,沙发上,梳妆台上。

    其中的一抹光,正好映在叶知秋的发丝间。

    叶知秋坐在床头,拿着正振动的手机确认了下当前的时间,不过六点半而已,阿弥居然提前打了电话过来。

    阿弥很少在闹钟前醒,她也一直不喜欢比闹钟更早,那样会因为不清楚当下的时间而感到困惑。

    “你醒了就太好了,我有点怕吵到你。”阿弥在那边很开心地道:“因为我现在要出门,怕一会在车子上不能给你打电话。”

    听到阿弥又是要出门,叶知秋心便提起了一半:“嗯?那阿弥今天要去哪里呢?”

    昨天晚上也没听阿弥说过要去哪里啊,怎么会这么突然,还是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她都不愿意说的?

    叶知秋心里小小地郁结了下。

    阿弥仍旧很是兴奋:“唐叔要带唐果奶奶去庙里,唐果来叫我一起去。”

    “庙里啊……阿弥以前去过吗?”叶知秋倒是有经常陪母亲去本市人常去的寺庙,和阿弥提到的是同一个。

    阿弥没有去过庙里,对于唐果她们说到的菩萨有些陌生,说神仙她倒还隐约有点印象。不过她都不在乎,只是唐叔难得带她出一次门,心里头特别高兴。

    长勺街的长辈中,阿弥最喜欢的就是唐叔和唐奶奶。今天唐奶奶七十岁生日便想去寺院里礼个佛,唐叔专门叫了个车子,唐果觉得没有伴,便硬是要拉着阿弥一起。

    嘱咐过阿弥注意安全后,叶知秋便挂了电话,仍是满脸忧心。

    旁边林岚已经刮过了大半块的玻璃,此时侧身对着叶知秋。从刚才接电话,到挂电话,她看见叶知秋连着换了好几种表情。

    “又是阿弥吗?”林岚轻的声问道。

    叶知秋跟家里关系向来要好,知无不言,阿弥的事情也一直都大致和家里说。接电话也从来不避开。久而久之,林岚和叶定山也跟着一起叫阿弥了。

    叶知秋点点头:“嗯,她今天去寺庙里玩。”

    “是不是很担心?”

    叶知秋双手捏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又是嗯了声。

    林岚手里的动作顿在原地,片刻她便坐到了叶知秋身前:“最近阿弥好像天天都跟你打电话。”

    “是。”叶知秋心不在焉地摸了摸大长卷发,抬眼方才注意到母亲此时面色有些严肃:“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容易害怕,没有安全感。”

    每天有个人说说话,道道早晚安,心里会踏实些。

    主要听习惯了,叶知秋倒真怕哪天阿弥突然就不再用那种带点迷糊的声音每天给她说做了什么梦。

    林岚问:“最近有和林殊联系吗?”

    叶知秋想了想,接着便有些头疼地拍了拍脑门:“还没,晚上我给她聊视频吧。”

    要怪还是得怪林殊,上次中心广场的事情,叶知秋有意想要冷落她一阵子,让她好好反思下的,结果最近她总想着阿弥,到头来竟一个月没和林殊说句话。

    林殊估计也闹脾气了。

    向来都是她这个当姐姐的去哄妹妹,再说平常一个月,两姐妹至少也会视频或得电话联系上个三四次。

    林岚一脸责备,又问:“林成呢?”

    也没……,陆北南那边倒是主动来过两次电话,约吃饭的——因为忙着给阿弥跑资料,补检查,都推了。

    细回顾这个月,很多计划都因着阿弥的事情给推掉了啊。叶知秋摸了摸额角,有些心虚:“好像都没?”

    “你还知道没?”

    林岚这便开始了她的管教:“在家里,林殊就喜欢和你说话,你倒好,一个月没理人家,都上我这里哭鼻子了。林成也常年在外,他是性子静,不爱说话,可你也不能总不搭理他呀,虽然不是一个姓,但再怎么样也是弟弟不是。”

    “秋儿,我这两天觉得,你对阿弥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林岚话语小心:“她是个盲人,她需要帮助我理解,可那是残联的事情,你就是想当个热心的公民,也得有个度。”

    叶知秋带阿弥上医院的事情,家里也都知道。

    叶定山倒是一脸自豪,直对叶知秋竖大拇指说做得好,不愧是市长家的千金。母亲点头同意,倒也没多说什么。

    叶岚主要是总觉得叶知秋最近变了太多。

    “你是医生,帮助她治眼睛,这是你心地和善。”

    和天底下所有母亲一样,林岚是年纪越大,话越多:“可每天早晚都陪人家说话,像哄个孩子似的,人家出门你也担心这担心那,会不会有点关心过头了。”

    叶知秋虽然性子平和,温柔,可到底也和天底下的女儿一个样,母亲说的话,多半都听听就算,她在旁边连连点头,并适时打断母亲的话:“要不我们也去寺院吧,你好久没去了,顺便见见阿弥,她真的特别乖。”

    林岚:“……。”

    寺庙在市区外边的回转峰上,不是什么名寺,都是本地香客们常去的地儿,人流不多,上山的路也平坦不堵车。

    唐果奶奶前几年开始便靠着轮椅出入,身子很是不便,唐叔专门借了个三轮摩托来载她,阿弥和唐果跟着唐果奶奶道挤在后边。

    阿弥上了车子手便一直往两边摸,她有些吃不准这个三轮车长什么样子,就是觉得和知秋的车子坐起来感觉差很多。

    摇来晃去,晃来摇去,阿弥脸都摇白了唐果在旁边却开心得很,时不时叫阿弥看这看那。

    路边有大片的青禾,远处有连绵的山脉。

    比坐公交车还要难受,终于等到车停,阿弥一落地就吐了起来。唐果奶奶说这叫晕车,让阿弥喝点开水,然后让她在一块石头上坐着。

    周边有车子的声音,也有人的声音,休息的时候,阿弥偏着头细听周边的动静,她还闻见了香烛的味道。

    风过来的时候,鼻息间全是烟火味,有些熏熏的。

    忽然,阿弥身子一颤,她忙乱地伸手往身上的布包包里摸,今天出门,她特意背上了小时候背的那个布书包。

    书包是外婆给她缝的。那大概是外婆给她做的唯一一件手工的品了,方方正正的,两本书那么大,阿弥一直记得书包是亚麻色,上边缝着好几朵蓝色的花,很漂亮。

    唐果说现在的学生不背这种书包,像个乞丐袋似的,阿弥丝毫不在意。

    “喂?”

    “阿弥,你现在到寺庙了吗?在干什么呢?”叶知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阿弥有些晕晕的,要不是周边这么多人声,她差点以为现在是晚上十点说晚安的时间。

    不然知秋怎么会打电话。

    叶知秋比阿弥她们早到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她连着打了好五六个电话给阿弥,全都没接。

    急都快急死了。电话接通的时候,她又怕问得太急会吓到阿弥,只能拨着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小心翼翼:“到了寺庙了吗?寺庙哪里呢?我也在的,我过来找你好不好?”

    两人离得并不远,一个在寺里,一个在寺外。

    叶知秋找出来的时候,阿弥还坐在石头上,一动也不肯动。阿弥也说不上来她在哪里,反正唐果刚才在电话里告诉叶知秋,她们在有很多石头的地方,她就坐在最外边的那个石头上。

    阿弥不敢乱动,她怕离开石头,叶知秋就找不到。

    其实坐在石头上的人并不多,叶知秋从寺里出来,转了圈看见了戴着个圆边软帽端坐着的阿弥。

    应该就是上次和发夹一起买的帽子了。

    叶知秋下意识地摸了摸别在脑勺后的蓝色的发夹,粉唇抿出条微小的弧度,她走上前冲正要大叫的唐果作了个嘘的手势。

    阿弥感觉到眼部忽然就热热的,有些小吃惊,不过很快便闻到了那阵熟悉的香味,她咧开嘴笑起来,格外地开心。

    大家觉得她是瞎子,从来都不会和她玩这种猜猜的游戏。

    其实她也喜欢的,尤其当察觉到眼睛上那双手是叶知秋的时,她忽然便闪过一个念头。听说和神仙许愿有可能会实现。这一刻,阿弥心里想着,要是知秋的手一拿开,便有光照进眼睛里,心海里,那该有多好啊。

    “是知秋。”她将叶知秋的手摁在眼睛上不肯放开:“嘿嘿,我猜对了。”

    叶知秋双手并不急着拿开,她弯腰俯身在阿弥肩膀边也跟着笑:“帽子很好看,小心被风吹走。”

    “不会的。”阿弥微是侧了侧脸,凭着想像,冲叶知秋所在的方向凑去,她也想悄悄地告诉知秋,她的帽子有用小夹子夹在头发上的。

    可是她没算准叶知秋这个时候正想偏下头看她的笑脸。

    黑暗中,阿弥感觉嘴唇碰到了什么,有些软,有些暖,还有些香——

    唇角被碰了下的叶知秋像被点了穴似的有些动弹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